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童謠憶舊“忽搖搖、坐車車”

  晚飯后,閑坐。隨手從書柜中抽出一本《論語》,一翻,是《子罕》篇,看下去:“達巷黨人曰:‘大哉孔子!博學而無所成名。’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吾何執?執御乎?執射乎?吾執御矣。’”孔子在聽到達巷的人對他“博學”的夸贊和“無所成名”的惋惜時,不無自嘲地對弟子們說的那句話頗為有趣:“我該堅持自己的哪個特長呢?是趕車呢?還是射箭呢?我看還是趕車吧!”幾千年來頗受尊崇的偉人孔子,竟愿意把趕車當作自己的職業,這恐怕是誰也想不到的吧。而事實是,就在并不甚遙遠的二三十年前,趕車的,或叫“車把式”,在農村仍是一個非常有誘惑力的職業。

    小時候,有一則歇話是這樣講的:“忽搖搖、坐車車,麻狐咬了趕車的。留下二兩紡花牛。紡下的線,勻調調;織下的布,平展展;……”其中前兩句,說的就是趕車的。“養車掛馬”,曾是舊日農村殷實人家的重要標志。一掛馬車,既是富裕生活的象征,更是一種重要的生產運輸工具。選一個好的趕車的,遠比現在挑一個汽車司機重要。新中國成立前后,我們這個近千人的村莊,也僅有四五戶人家養有馬車。趕車的,是清一色的精壯小伙子。頭上,是用兩三塊花毛巾擰的圪棱子,腰間,是細棉布綴了穗子的腰帶,褲腰帶上掛一個魚兒刀刀,裝扮就顯得精神十足。大鞭子一甩,的!的!的!馬車出村、回村,都會引來一群半大小子攆著跑,對神氣十足的趕車的羨慕得不得了。

    記憶中,就享受過一回“忽搖搖、坐車車”的樂趣。大約五六歲時,農歷七月初二,父親與一個本家大伯說好,讓我和母親搭他家的馬車去晉祠趕過一次廟會。天剛麻麻亮,馬車就拉著我們出了村。趕車的是大伯家兒子,我稱呼人家“貴海大大(哥哥)”。大人們坐在前后轅上,我和幾個小伙伴被圈在車倉里。一路上,貴海大大嘴里“駕!駕!駕!”地吆喝著,手中的鞭子不時在空中一揮,脆脆地甩出一聲響來,二十多里地,只覺得一會兒功夫,馬車便停在了晉祠廟門口北側的一棵大樹下。由于年紀小,當時逛廟會的情景已全無印象。但坐馬車出行,卻是一生中唯一的一回,故爾尚有點滴記憶。

    麻狐,就是狼。把麻狐和趕車的聯系起來,并不奇怪。別看趕車的挺風光,但這個職業的苦和累及其肩上的擔子之重,卻也是其它農活所少有的。那時候,上西山拉煤,出車常是半夜三更,沿途不僅山路崎嶇,而且荒郊野外孤車一輛。要知道,那時候的麻狐是極為常見的。我小時候,村南是一大片上千畝的荒草灘,野狼出沒,羊被叼走的事時有所聞。趕車的半路遇到麻狐,確是一件讓人提心吊膽的事。不過,麻狐要咬到趕車的,卻也不容易。光是趕車的手中那桿鞭子,三五只麻狐就近不了身。因而,除了歇話外,我還真沒聽說過麻狐咬了趕車的。

    大幾十年過去了。我騎過丁零零的自行車,坐過嘀嘀嘀的汽車,乘過嗚嗚嗚的火車,也搭過無聲無息的飛機。而“忽搖搖、坐車車”仍值得我回憶。

本文來源:太原晚報20120125;本文作者:郝妙海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年06月24日 )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民俗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