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晉陽書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尋訪閻錫山在臺灣的故居

  上世紀90年代末,我曾應邀訪問了臺灣。在參加了所有活動之后,我們決定探訪閻錫山在陽明山的故居,于是來到臺北文獻委員會的大樓,企望從山西同鄉會能找人引我們前往。
  我們上了12樓,看到了“山西同鄉會”的牌子,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推開虛掩的門,是個面積不小的“ L”型大廳,靠近門口這一廂,放一些簡易桌椅,權當會議室,墻上還掛了一些字畫,其中一幅很醒目的書法作品有“汾水長流”四個大字,落款為山西省黃河文化經濟發展研究會會長李修仁。再向左轉墻上有一畫匾,以剪紙的形式將中國的版圖繪成一條金色的龍,上方剪貼著“中國”兩個紅色大字,抬頭寫著“敬贈臺北山西同鄉會”,落款為山西赴臺花燈藝術團。在一個墻角,用厚玻璃隔出的一間小屋里有幾位長者正在議事。當我們自我介紹后,那幾位老先生驚喜地上來抓住我們的手,搶著說話,大廳里回響著一陣陣爽朗的笑聲。一位叫楊同達的老先生(臨猗人氏,《山西文獻》編委)寒暄一番后,忙別的去了。原馥庭(萬榮人氏,84歲,同鄉會常務理事,《山西文獻》編委)、張其祥(永濟人氏,82歲,《山西文獻》雜志社副經理)二位老人給我們斟好茶,坐下聊起來。邊吃邊聊。原馥庭先生說:“我當年是閻先生的侍從秘書,抗戰時開始跟著閻先生一直到了臺灣,又在陽明山陪了整10年,直到他去世。還有一位先生叫盧學禮。當年跟閻先生的秘書,現在只剩我們倆了。他近來身體不好,一年前胃部還做過手術,一直在家休養。”原先生說,他回過兩次老家萬榮縣,“現在萬榮還有個兒子,生活也不錯,還是縣政協委員,孫子在太原上大學。這邊有兩兒兩媳,家有4部車,這是生活工具,出門就離不了。”
  中午1時半,我們走出古色古香的北平稻香村,叫了一輛計程車前往閻錫山生前的居住地陽明山。
  陽明山原名大屯山,因茅草甚豐亦稱草山,當地居民以割草售與紙廠造紙而維生。1949年蔣介石到臺北將此地改名為陽明山,按原先生的解釋是蔣崇拜王陽明,故更其名。此地屬臺北市士林區。1950年3月閻錫山卸任行政院長,8月由麗水街寓所遷來建于此地的菁山草廬。這里日據時代是茶園,后來荒廢,道路也是簡陋的砂石路,現代社會基本的生活條件,如電、電話、自來水都沒有。當時的生活十分艱難困苦。閻與其部屬來這里后,住進了簡易的木板房,由于臺灣夏季臺風多,往往一場颶風就能把房頂掀走。我不禁問道,那為何不把房子蓋得結實點呢?原先生答道,閻先生還惦記著大陸,本不打算在此長住的。
  計程車行駛半個多小時后,終于來到一座鐵柵欄大門口,這座大門之簡陋寒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它不到一人高,用普通的圓管焊接而成,上面刷有灰色的油漆,門垛是用紅磚壘的,一人多高表面無任何裝飾。這樣的大門在大陸鄉下都可以隨處見到,而且絕對是一個很不起眼也很不景氣的村辦小廠。我不知道這門是否就是當年的模樣。原先生默默下車,踏看泥水,拄著一柄長傘,取鑰匙開了旁門,我們跟著魚貫而入。門里向前是一條還算寬敞的柏油路,起碼汽車通過沒有問題,路兩側是自由生長的竹林和灌木叢,時值嚴冬,這些樹叢與竹林顯得破敗了些,殘枝東倒西歪,枯葉填滿了路邊的溝壑。我們沿著濕漉漉的修補過的柏油路前行。突然,一聲犬吠打破了這里的蒼涼與冷清,緊接著,犬吠之聲此伏彼起,聽聲音這里養了不少狗。原先生一一把原來的車庫、廚房、秘書室指給我們看。這些建筑均已破敗不堪,有的連門窗都沒有了。再往前走地勢漸低,我們踏著臺階往下走,來到一座小小的鐵柵門前,從這里再往前看,眼前豁然開朗,遠處居然是臺北市區的景色。就在這座小小的鐵柵門的門垛上,有一塊高不過2尺、寬不逾8寸的水泥抹成的黑色牌子,上面五個描金黑體字“閻院長故居”。大概是犬吠聲告訴這里的主人來了稀客,從旁邊的水泥小屋中走出一位笑瞇瞇的老人。此君壯身材,大臉盤,頭戴一頂鴨舌帽,身穿一件及膝的瓦灰羽絨服,黑色皮鞋擦得干干凈凈。經原先生介紹,方知這位先生叫張日明,朔州人,原任閻錫山侍從警衛副官,19歲開始跟隨閻錫山,從1950年來到這里,一直再沒離開過。張先生不善言辭,客氣幾句就沒詞了,只是笑瞇瞇地看看這位,再看看那位。開了小鐵柵門,我們繼續踏階而下,來到一個沒有門扇的門前,這個門的位置是閻居右側的山墻邊了,水泥砌的門柱上架一根木梁,上面釘有一塊綠白相間的門牌,上有“永公路245巷34街277”的字樣。進入此門即到了閻居的房前,往左一拐,一排建筑盡顯眼前,這就是赫赫有名的“種能洞”。此名何解。據說指的是宇宙本體演變萬物,人類繁衍演變萬事的根本,我聽了似懂非懂。張先生引導著原、曹二位向屋門前走去,我則爬上了種能洞右側1米多高的土臺,這里種滿了綠色植物,但并不是侍弄得很好。我站在這個角度這個高度這個距離,是想仔細端詳這座建筑———臺灣的閻錫山故居真實的外貌,聆聽它所傳遞出來的歷史回聲,審讀它在諸多方面與我在大陸供職的河邊鎮閻錫山舊居那個地方所維系所關聯的某種人文意義。
  這是一座石砌墻、水泥頂的建筑,依山背風一溜五間,頗為結實,檐前的出廈是另外加的,紅磚壘了柱,架起了一排塑壓瓦楞板,可遮陽擋雨。房子的頂是平的,四周又加了女兒墻,從外觀上看不出是窯洞。在窯洞的石砌前壁上,有一大理石小碑嵌在其中,上面的內容因時間倉促未及細看,但落款是主人的名字與圖章,時間是民國39年11月11日,我想它應該是建筑碑記。當我在這里端詳這座建筑的時候,原、曹二老并未進屋,他們在屋前的坪壩上來回走著,傾心交談著什么。這座建筑從東數第二間是朝前突出的,突出的部分自然形成了一個進屋的過道,我們就是從這個過道的側門進入種能洞的。屋內給我最突出的感受是陰暗、潮濕、憋悶,這可能是所有經常無人光顧的房子所特有的吧。但屋門上鮮紅的春聯又使人產生一種居家的溫暖,后來聽張先生講,他是天天要過來看看的。一進屋的正廳,或者可稱為堂屋(其實很小)是祭奠主人的地方,屋內雖然打開了電燈,但光線依然昏暗。張先生急忙找來一盞臺燈插上,室內頓顯亮堂起來。正面墻上,主人慈祥的遺容十分搶眼,遺像的兩側是一副挽聯,上聯書“主政近四十年三晉人心思舊澤,遺書逾百萬字中華國運展新圖”。落款人為張維翰,云南人,做過臺灣當局“監察院”副院長。遺像前的供桌正中,擺放著主人的靈牌,靈牌的前面立著一幀當年主人去世后家屬致祭的照片,供桌靠前的位置上擺滿了主人一摞摞的遺著,有《世界大同》、《三百年的中國》、《感想錄》等等。供桌上還放了一束紅色的塑料玫瑰花,插在一只我們這里常見的汾酒瓷瓶里。屋子的四壁掛滿了一些名流的題詞和主人的照片,題詞有孫中山題寫的“博愛”(復制于大陸閻故居),黃少谷題寫的“日星河岳”,孔德成題寫的“勛望長昭”,郝柏村題寫的“耆德之勛”。
  我們穿過堂屋,來到東側的一間。一進屋迎面就是一支很大的書架,上面堆了落滿灰塵的遺著和要電集,有的打包齊碼,有的則散立在那兒。原先生說這是主人會客室兼著述室。我說:“就是書房吧。”原先生馬上認真地糾正:“不是書房,是會客,著作。”巡脧四周,一些零落的書櫥倚墻立著,原先生指著靠門的一側告訴我們:“這就是閻先生坐的位置,他的對面呈半圓放四個小沙發,我們幾位秘書坐在這里,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室,在這里工作了整整十年。”原先生頗為自豪地打著手勢。在房子稍靠后的位置,兩山墻間凌空有一木架,木架的兩側墻上都掛有壁柜,原先生站在木架下兩臂一伸:“這里原來是一排書架,繞過書架,可通往旁屋的洗手間。”
  我們穿過堂屋,向西側的幾間房子走去。這些房子都是通著的,門均開在近窗的山墻上。第一間房子不很大,是主人的臥室兼書房,屋內也散放有一些書架、紙箱,以及一堆堆包了塑料薄膜的著作,顯得較為零亂。正面柜頂上立著一面鏡框,里面裝了主人當年去世時蔣中正的親筆挽軸:“愴懷耆勛”。因年代久遠,紙色已呈灰黃。原先生講,閻平時在這屋睡覺,枕邊要放紙筆,想起什么來,可隨時記下,第二天再口述給我們整理,當時我們一共有8位秘書幫他工作。我們提到了大陸的李蓼源先生,原先生高興地說:“我們是好朋友,40年代初一起到吉縣二戰區工作。好人哪,40年代后期差點送了命。”原先生講的是1945年至1948年,李蓼源先生被閻以“通共”之罪名抓捕囚禁三年、差點兒秘密處死的可怖經歷。再穿過一道門,是主人的起居室,放有一些藤椅、桌子和書架,由于無序,更顯零亂。書架的背后,可通往又一處洗手間,那里的潔具已十分陳舊,但還算齊全。在正廳墻上掛著蔣經國為主人誕辰100周年的親筆題詞:“永念耆勛”。在一張桌子上立有一幅主人的肖像,畫像的上方空白處寫有一溜大字:“閻公伯川鄉尊七秩晉一大慶”,畫像的下方空白處則是一溜20個人名并“敬獻”。就在這張桌子上還放有一疊33密紋唱片,唱片由臺北鳴鳳唱片股份有限公司于1964年l月出版發行,唱片第一面的內容是閻的講話錄音,第二面是由閻親自編寫的歌曲《洪爐歌》、《公務員歌》、《希望將來歌》,這些歌曲均由軍中康樂總隊演唱灌制,唱片的紙質封套上印有主人肖像。這排房子都有后窗,不大,現在全用磚頭封死了。所有房子稍靠后的兩山墻間,均凌空有一木架,上置頂柜,頂柜兩側山墻均掛有壁柜,室內空間的充分利用透著主人的細致與精明。
  我們一行人默默無言,原路返出,爬上臺階,向左行數十米,來到一斷壁殘垣處。經原先生介紹,方知這就是著名的菁山草廬,原先生說,這里曾經接待過好些要人名流,如蔣介石、宋美齡、蔣經國、何應欽、張群。其中蔣經國每年春節都要來給閻先生拜年。張日明先生插話,這一片陳水扁要搞什么土地同化,規劃了商業區、住宅區,要征用。我們指著這一片零零散散的建筑問,那這些怎么辦呢?二位老人均搖搖頭嘆氣,不再說什么。我們來到一座二層紅磚樓房,這是當年菁山草廬的警衛室,那時共有30名警衛人員,蔣介石還另派一個排的憲兵駐在門外負責外勤,再加上主人與隨從勤雜,這里當年共駐有百余入,也不算太寂寞。
  我們又來到大門口,大門外的左側是連綿起伏的土路,可通閻氏陵園。此時雨下大了,腳下略顯泥濘,我們決定乘坐等候在大門口的計程車前往墓地。車行不遠,因道路實在不好走,只好棄車而行。這條路并不十分狹窄,但由于兩側是土塬,歷年經久,泥沙淌流,路面成為V型。加之冬雨連綿,腐葉敗枝絆腳磨踵,天低林密,深幽靜寂,真要孤身行走于此,怪瘆人的;我仗著年輕,急切前行,隨后跚跚而行的是腰腿不佳的張日明先生,原、曹二老則攜手而行,邊走邊聊得怪熱乎的。前行數百米,來到一較為開闊處,向右望去,4組石階直通山頂,每組10階左右,左側還安有鐵管扶手(后來我看圖片,得知這是墓園一側的登高臺階,另一側有呈對稱的另4組臺階)。在此中間的山坡上還砌有“世界大同”、“種能”等大型字雕,現已因植被覆蓋看不清了。爬上這4組臺階,是一帶形平臺,往左行,向上仍是兩組臺階,這兩組臺階分左右砌置,中間約45度斜坡,用水泥雕成一個碩大的“中”字。登上這組臺階,就來到閻氏墓地。此墓地南北約50米,東西約70米,周圍山坡拱圍,茂林修竹,雖是寒冬,萬物肅殺,但比起大陸北方來,這里還是算作郁郁蔥蔥的。閻氏墓為圓形,周邊出沿,頂部微隆呈穹拱狀,坐北朝南,依山面陽,其直徑3米有余,邊高1.3米左右,頂部中心處高約2米,墓墻墓頂均由灰綠色的馬塞克貼面,墓頂用水泥塑有“世界大同”四個大字。墓頂的邊沿,即“世界大同”四個字的間隙處下方,分別嵌4個“中”字。據介紹,墓為閻氏與原配夫人徐竹青合葬墓(徐辭世遲于閻4年),當年閻下葬時,就在墓后面留下活口。墓穴底到墓地地面高度約2米。墓冢的前面是高達5米的巨大石碑,碑陽鐫有“閻伯川先生之墓”7個大字(碑陰沒有看),碑頂飾有蛟龍、海水圖案。墓碑的前方置有石質供桌、香爐,供人祭奠。在基地的東側有一株巨大的桂花樹,張日明先生介紹說,這樹是先生下葬時栽的,當時只有一朵花,現在數不清了。我抬頭觀望,樹上的黃色桂花確實很多,空氣中彌漫著淡淡清香。我問,閻先生最后到底是什么病讓他過不去的?張答:“肺炎,哮喘,心臟也不行。”張先生一臉沉痛,“那一天病已經很危險了,臺大醫院內科主任蔡醫生上來也不行。閻院長讓我問醫生還能不能去臺北?醫生同意了。我便用藤椅把院長抬上汽車后座,我也坐上去雙手抱著他。汽車轉了幾個彎,還沒到山腳,我聽到院長喉嚨里咕嚕一聲,口中溢出一股臭氣。我心想壞了,大叫‘快停車,叫醫生過來!’醫生又是打針,又是人工呼吸,最后還是趕到了醫院。其實路上就不行了。唉,我們沒把院長照顧好,他一輩子甚也沒落下。”張先生眼淚汪汪地念叨著。我說:“他的兩個兒子還好吧?”“院長去世時,志敏、志惠回來奔喪,然后就再也沒回來過。”我又問:“真的再沒回來過?40年了?”“再沒有回來。”我沒繼續追問,一陣冷風襲來,樹上的殘雨灑了一身,我們挪個地方,默默立著。
  晚6時半,我們一行人又在臺北市區海霸王餐廳相聚了。這次除了我跟曹先生、原先生、張先生,又加了劉宣云先生(河邊籍人士,滿口五臺腔)。晚宴由張先生作東,他還特意帶了一瓶珍藏多年的法國白蘭地。大家坐定了,依次上了菜斟了酒,頻頻舉杯互相祝福,濃濃鄉情溢于言表。張先生尚未開言,眼睛已經潮紅:“50年沒見到家鄉的人了……,小時候我們朔縣城是什么樣子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城南有條恢河,城北有個圪塄,哪里有棵大柳樹,哪里有塊大石頭,我都忘不了啊……”張先生熱淚盈眶,哽咽著說不下去了。我又問志敏、志惠的情況。張先生道:“不孝之子啊,從來不回來看看,我也不跟他們聯系。小時候閻院長對他們多好,現在他們看也不看,快40年我連個信也沒有。”“多年以前聽說志敏夫人偷偷來上過墳,也沒跟我們聯系。”原先生道。張先生接著說:“志敏這輩子沒受過苦,志惠曾到巴西混過,遭了人騙,慘得很。回到美國后生活困苦,還幫人開過運貨的卡車以維生,這輩子混得不好。不過再怎么樣也不該對他的父親如此不聞不問吧?前些年市里要征這塊地,我趕緊告訴原先生,原先生給他們兄弟倆寫了信,又托人捎了話,都沒回音,好像這和他們無關,叫人心寒啊。”原先生接過話題說:“這地方陳水扁市政府要征用,消息是今年4月份傳出來的,8月份中處們請了八位教授研究論證,大家說閻先生是歷史名人、國民黨元老,這里不該拆毀的。報告到行政院,9月份批下來了,不征用了。”
  很晚了,我們才回到劍潭。極目遠眺,圓山腳下的圓山大飯店依然燈火輝煌,猶如玉宇瓊樓,飄緲在淡墨色的夜空中。臺北的夜,很美的。
 

 

閻錫山故居內靈堂里的供桌,桌兩端整齊地碼放有閻錫山著作

 

閻錫山墓地就在故居附近

本文來源:《文史月刊》2005年第01期;本文作者:張建新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07-11-01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閻錫山史料專輯

Google
 

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晉陽書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