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名人與山西:在山西被俘的史澤波

 

 

 

 

 

  史澤波,河北獻縣人,1899年生,1918年考入保定軍校步兵科,19226月畢業,分到晉綏軍第十五混成旅,開始近三十年的戎馬生涯。后任十三集團軍第十九軍軍長,在上黨戰役中被俘,194711月被釋回。回去后,寫了《匪區近日之情形》呈送給集團軍司令王靖國。(匪:內戰時期,國民黨對共產黨的誹謗性稱呼——編者注)

  19軍軍長在上黨戰役中被俘

    上黨戰役是抗日戰爭結束后,國共兩黨發生的首次軍事沖突,由此成為第二次國共內戰的序曲。這次戰役,我八路軍殲滅敵人19軍、23軍、8311個師共三萬多人,戰役總指揮7集團軍副總司令彭毓斌自殺,將官以下被俘虜27人,而且閻錫山損失了自己兵力的三分之一,從此一蹶不振。

    史澤波時為19軍中將軍長,之前閻錫山派他去上黨地區時,他就有疑慮,“去是能去得了,但是站不住腳。因為如果把兵力集中起來,無法占領那么大的地方。如果把兵力分散開來,又會被一點點吃掉”。但閻錫山說:“只要你能去,我就有辦法。”史澤波只好說:“會長有辦法,我就去。”這番轱轆話,顯示了史澤波的無奈,但史澤波并不是個無能的軍人。著名的華靈廟戰役,晉綏軍暫3737338連的24位壯士渾身綁滿手榴彈沖擊日寇陣地,與敵人同歸于盡,受到了蔣介石的通令嘉獎,而當時指揮戰斗的,正是時為師長的史澤波。抗戰八年中,這樣的惡戰并非一例,他一路從團長升到軍長,正是緣于這些戰功,成為晉綏軍中名噪一時的猛將。閻錫山后來為更嚴密掌控部隊,建所謂的鐵軍組織,史澤波名列發起人,是所謂“二十八宿”之一。

    上黨戰役中,史澤波率三個師被重兵包圍在長治縣城,突圍出來,逃竄到沁河下游的山里,然后被俘,同時被俘的還有37師師長楊文采、68師師長郭天辛、參謀處長戴秉章等。史澤波回憶說:

    l013日早上一出廟門,對面山上就有民兵打槍,我們趕緊順著山梁的小路,向西南行進。下午4點鐘,我們走到下坡的一個石坎處,忽然飛來5顆手榴彈,幸虧只有兩顆爆炸。同時右側山坡上也有輕機槍向這邊掃射。我們急忙躲進左側的柳樹叢里,驚魂未定,就有二十幾名八路軍沖上前來,將這片柳樹叢包圍,其中一人高喊:“我是太岳十三團的參謀長,我們不殺俘虜,放下武器就是朋友。”值此之際,的確走投無路,我們只好乖乖地做了俘虜。(據解放后泊頭市政協整理的《史澤波自述》)

  被關押的兩年多里,他用一切機會觀察解放區

    對于這樣的高級將領,即使被俘虜,生活上同樣享受優待政策。而且,我黨還希望把他們爭取到人民這邊來。高級領導人薄一波、劉伯承、戎伍勝(晉冀魯豫邊區副主席)和在邯鄲戰役中率先起義的高樹勛將軍還分別與他們座談,勸他們棄暗投明,能站到人民這邊來。但史澤波想:“國共交戰,勝負未卜,現在投降了共產黨,將來何以自處?又覺得跟了閻錫山十幾年,閻待我不薄,哪能回過頭來又打閻?”一直沒表明態度。

    非但如此,史澤波還用一切機會,觀察解放區,了解虛實,為自己將來的“反攻”盤算。他在呈送給十三集團軍總司令王靖國的《匪區近日之情形》中,說了許多自己的觀感。例如:

    各縣在擴軍,故沿途鑼鼓喧天,歡送新兵入營,人數每縣約二三十不等,其成分是貧農;

    潞屯間故縣村正在建筑兵工廠,計劃三年完成,其高十余丈之煙突兩個已竣工,聞系造炮廠;

    浮山城關駐有匪部四十六團,沿途各地再未見到其他部隊,內部之空虛可想而知;

    太岳匪之二分區駐翼城北治區,司令員為景瘋子,轄有步兵三團,番號為四、五、六,還有獨立營及警衛連等(太岳區二分區司令員曾為王近山,打仗勇猛,毛主席說是“王瘋子”,但當時已經調職。二分區姓景的領導人有景仙洲,也許是史澤波弄錯了——編者按);

    交錯區有民兵活動,匪云地雷布滿,縱深約十里,實則是鬼話,并且埋設技術不精,稍行注意即可看出。

    被關押期間,肯定沒有自由,史澤波浮光掠影的窺探,也不知道能給閻錫山提供什么有價值情報。而這些情報,換一個角度看,也許卻會令閻錫山心驚膽戰。比如說我“內部之空虛”,何嘗不是因為解放區形勢穩定,人人安居,根本不需要過多的部隊駐扎,而且,由此也可看出,解放區是有信心“御敵于國門之外”的。

    除了軍事方面的布置,史澤波對政情民事也有所觀察:

    被匪押到軍區司令部后,適匪徒縣級干部以上各機關負責人開會,主要是研究新土地法大綱的具體做法……其毒辣、慘酷之手段,較前更甚,新頒布的土地法大綱,不過是外衣,是欺人的宣傳品而已。

    古話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史澤波所說的新土地法,即19479月頒布、10月實施的《中國土地法大綱》,這個大綱廢除了千余年來的“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剝削的土地制度”,剝奪了地主的土地所有權,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實行了“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由此極大地刺激了廣大農民革命和生產的積極性,為保證解放戰爭的勝利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但站在史澤波的立場上,卻是“毒辣、慘酷”的,他所不知道的,他所見到的鑼鼓喧天送新兵入營的盛況,正和此互為表里——廣大的農民正是為了保住自己的革命成果,才慨然送子弟上戰場。在某次戰役、某場戰斗上,史澤波們還能討論些技術細節的得失,但對于天下大勢來說,他們敗局已定。

    而其余“洪屯公路大車往返不絕”,“高翼公路,汽車往返不絕”的這些景象,如此欣欣向榮、生氣勃勃,史澤波實在不知說什么好,再沒有評論。

  徐向前叮囑他回去后啥也甭說

    史澤波被關押兩年多,中共確實已經做到了仁至義盡,決定放回他后,還在為他考慮。如餞行的酒席上,薄一波讓他警告閻錫山的特務頭子梁化之,留下些見面的余地,但徐向前立即阻止,說“他(史澤波)說了這話就了了他的命了”。特意叮囑,“你回去后,就說吃的喝的都很好,別的啥也甭說,有個政治影響就行了。如果有知心朋友問你:為什么別人早就回來了,你卻住了二年多?你就告訴他們:打得不厲害的放得早,打得厲害的放得晚。”戎伍勝也告訴他,解放太原時,挖個小地洞藏起來,別被我們的炮彈炸死。

    細說起來,史澤波和中共是有血海深仇的——陜北紅軍領導人劉志丹同志犧牲的那次戰斗,與之正面交鋒的,正是少校營長史澤波率領的晉綏軍二零六旅四一二團二營。

    但當時史澤波并沒有想及這些,他認為中共放回他,一是他沒有價值,不需要了;二是改造他“心勞日拙”,殺了又怕增了他們的“敵愾心”,留著他影響“新戰俘訓練”,不如放回去增加點政治影響;三是能“陰謀離間”,他這樣一個被俘虜過的人,上級總要懷疑。再派給一點任務,無論做與不做,“叫你心里存著個鬼”,“使你終日疑神疑鬼的心情不安,減低工作效率”。

    今天從史實來看,史澤波想得有些偏了。在他走之前,晉冀魯豫軍區副參謀長王士英與他談話,和他說,“因你們有個家庭的顧慮,我們才決定了呈請,準你回家”,而且,看個人意愿,回臨汾(他家在臨汾)回太原都可。提的一些要求——回去后不要謾罵,留些將來相見的余地;見了親朋好友,把解放區的作風和土地改革的情況介紹給他們,增加他們的了解,降低他們的恐懼心;今后可以戰場起義,率部來投,最低限度不要堅決抵抗——也是常理,更非強迫,而史澤波一概虛與委蛇,表態“以后一定站在人民立場,為人民立功”。和另外一位干部,聯絡科的田科長的談話,大概也是這意思,史澤波依舊唯唯而已。

    但照他在《匪區近日之情形》中所述,他想法大概是:

    我為早日脫離虎口計,我為雪二年之恥計,你說個什么,我就答點什么。反正我們有我們的目的,絕對與敵不共戴天的。

    這話半真半假,首先不如此說,過不了閻錫山、王靖國這一關,再則作為一個軍人,被俘虜終究是不光彩的事,史澤波想雪恥,也在情理之中。

  解放后,回河北老家行醫

    然而,史澤波雪恥的想法,歷史證明完全是個泡影。不獨天下大勢已經分明,國名黨政權摧枯拉朽般被推翻,即使是在閻錫山那邊,也并沒給他“雪恥”的機會。

    回到太原后,史澤波去見閻錫山,說“這一回給會長丟人了”,閻錫山說,“丟了人,雪恥嘛”,由此以被俘虜又放回來的官兵為主,編了個“雪恥奮斗團”,史澤波任總指揮,下設五個團。

    中間還有個小插曲,閻錫山在被放回來的官兵中搞刺字活動,以示效忠,史澤波就刺了個“反共”,但有人說,“反”字加上個坐車旁,就成了“返共”,于是史澤波只好改成“滅共”。這是小事,但也說明他們對史澤波等人已經不放心了。史澤波說,他出來進去都有人監視,開會的時候,也沒人理睬,他只好獨自坐在角落里。

    不獨如此,這個“雪恥奮斗團”還遭到別的部隊的歧視,矛盾不斷,官司一直打到閻錫山那里。這種情況之下,如何能有戰斗力?1948年六七月間,史澤波率部參加晉中戰役,8月,他部下以李佩膺為團長的團投降了。這讓閻錫山等人更不放心,立刻撤下了他的部隊,史澤波也找借口辭了職回到太原。不久,“雪恥奮斗團”撤編,官兵打散充入其他部隊,高級官長都被送往南京。

    這時,人民解放軍還在勢如破竹攻城略地,史澤波和他曾效忠過的政權卻前途暗淡江河日下,他能做的,只能像當初戎伍勝告誡他的一樣,等解放太原的時候,挖個洞藏起來,以免被炮彈炸死。

    馬上,太原解放了,新中國成立了,史澤波先在太原一個私營磚廠當了幾天會計。1952年回了河北務農,因家傳有針灸技術,開始給鄉親看病,久而還有了些名氣——曾經殺人的武夫,變成了救人的大夫,令人感慨萬千。

    1983年,史澤波被選為交河縣政協委員,第二年又被選為泊頭市政協委員。癱瘓在床后,政府還每月發給補助,并撥款給他治病、蓋房。史澤波最后說:

    我感激黨和政府對我的關懷,雖已垂暮之年,但我愿為四化建設和祖國統一大業奉獻微薄之力。

    1986924日,史澤波去世。(完)

 
 


 

晚年史澤波

 

 

 

史澤波的陸海空軍登記官籍

 

 

 

史澤波所寫《匪區近日之情形》中的一頁

本文來源:;本文作者:李遇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4-12-09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