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作家許大雷和他的長篇小說《夏》

 

 

 

 

 

  20147月,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山西作家許大雷90萬字的長篇小說《夏》。《夏》寫的是河東人,反映的是華夏魂,醞釀的是偉大的中國夢,被譽為中國版的“百年孤獨”,小說一出版便引發文學界的關注。許大雷則被譽為“中國的米蘭·昆德拉”。

  記者在某圖書網上看到這樣一句評論——該書堪稱華夏文明經典名著,是比《百年孤獨》《平凡的世界》《白鹿原》更具價值的傳世小說。

  也許您會覺得好奇,評價何以如此之高?

  那么,就來聽聽評論家們是怎樣品評這部小說的吧!

  1129日,首都北京,冬意盎然。在中國現代文學館內,中國作協創研部、文藝報社、人民文學出版社、山西省作家協會共同舉辦了許大雷長篇小說《夏》研討會,有近30位專家、學者出席了此次會議。大家不約而同,紛紛贊揚這部作品的創意、魅力及深遠意義。

  “小說的主題是反映中華民族根祖精神,但寫作上選取的是當代題材,與時代聯系緊密。”專家們表示,長篇小說《夏》題目取自“華夏”和夏朝的“夏”,象征著華夏文化中“夏天”般的核心性格,同時小說的主體故事也發生在夏天。

  從表面上看,《夏》寫的是山西晉南“河東人”,但它并不是一部反映地域人生的地域小說,而是在精心塑造和挖掘中國人的文化人格。“河東”是作者心目中“中國”的一個“切片”,“河東人”則是他心目中“中國人”的鮮活“標本”。

 

他是在“思考”故事

 

  許大雷喜歡著名捷克裔法國作家、小說家米蘭·昆德拉的作品。《笑忘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不朽》等作品,曾奠定了這位當代大師的地位。

  米蘭·昆德拉把小說分為三類,即講述一個故事,描述一個故事,思考一個故事。有人說過,昆德拉的小說很明顯已經不滿足于第一二個層面,“思考”貫穿了小說始終,他的小說無時無刻不在思考并引人思考。

  思考什么呢?人類的存在。

  乍聽起來,這好像是哲學家的任務,小說家怎么在一個故事中討論人的存在呢?

  研討會上,沈陽師范大學教授賀紹俊說,長篇小說《夏》非常厚重,內容也極其復雜,“作者對當下的感觸,通過幾個主要人物讓人看到了官場、商場和社會復雜交織的關系。作者是一位有追求的作家,與米蘭·昆德拉一樣,不是純粹講故事,是在思考故事。而當今大部分作家只是在講述故事。”

  長篇小說《夏》,正是作者多年思考的文學表達。

  許大雷,中國“文革”后第一批大學生,生長在華夏文明最早的發祥地,即今天我們所說的晉南地區,幾十年一直從事期刊編采出版工作。創作出版小說《農歷七月》《傾盆大雨》《疼痛》《干燥》《最后一場大雪》《面癱》《解救》《清晨的鬧鐘為什么不響》《打開門,家里坐著一個人》(公寓系列)、《女兒的三種表情》多部,并創作出版報告文學及其他類型著作多種,文字數百萬字。

  他主張“文以載道”,堅持“為人、為社會、為民族、為天地大道書寫大故事”。這樣的文學觀促使他寫下了這部90萬字的長篇小說。

  山西省作協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張明旺說,許大雷能以一個作家的敏銳眼光和現代人的思維,審視河東文化的長處與局限,進行理性的分析和事實的印證,評判河東文化的積極意義與負面影響,由此得出與眾不同的結論。

  記者注意到,許大雷性格直爽,說話干脆利落,思考時愛皺起眉頭。而且,在言談間,他的話語中總會包含著一絲哲學意味。他喜歡將自己的小說定位于“思想小說”。

  “從情感上講我是熱愛故鄉的,但從理性角度講,并不喜歡故鄉,我認為故鄉主要是指人而非土地。為什么說不喜歡呢?因為常年在外學習求知,讓我看清了故鄉人及自身的劣根性。情感雖可貴溫暖,但也是自私的,而只有理性是公正的,比如說‘愛’分為小愛和大愛,前者屬于情感,后者便屬理性,理性是可以產生思想的。”他坦承,自己最喜歡的就是思考、發現與創造,喜歡體會那份為讀者和社會提供第一感知與智慧的幸福感。

  許大雷認為,《夏》是一部典型的中國社會人文小說,寫的是中國精神和文化的內在力量,“其他兩部也已謀劃好,等合適的時候動筆。”

  他還透露,已有多位著名導演愿將該小說改編、攝制成電影、電視劇,目前正在溝通洽談中。

 

他寫活了“活著的祖先”

 

  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閻晶明贊嘆道:“許大雷能夠創作出這樣一部具有很高美學抱負的作品,非常不易,值得肯定。他將生于斯、長于斯的根祖文化進行了徹底充分的表達,且有著很強的當代感,寫作思維縝密,語言細膩。”

  “寫根祖一般是寫歷史和尋根,但他是通過現實寫歷史,溶解于當代人物的身上,寫出‘活著的祖先’是作者的一個重要理念。我覺得《夏》是一部社會小說、世情小說、人文小說,作品涵蓋面相當大,涉及政治、經濟、鄉土、文化等眾多層面,各色人物皆有。核心人物即裴黃、馬衛東、郭笑這三位高中同學,其關系具有復雜性,而作者將真實性放至第一位,并未特意區分正面或反面人物。”著名文學評論家、中國小說學會會長雷達先生談了他的感想。

  雷達表示,許大雷寫出了人物的靈魂,寫出了人物內心與人格,很多情節都非常精彩,會讓人情不自禁發出大笑,“書中有一些個人化的經驗,也是我以前讀小說時從未遇到過的,非常有價值。”

  與許大雷同鄉的中國作協副主席張平表示,當他看到這部《夏》時,心里頗為驚訝高興,并感到欣慰,“家鄉在歷史上被叫作河東,是華夏民族產生、繁衍、成長的根祖之地,優秀的傳世文學作品層出不窮,但近現代至今,全國以河東根祖內容為題材的文學作品卻少之又少,常常使我有一種河東這片根祖之地被國人淡忘的悲切感。”

  因此,許大雷幾十年來鍥而不舍地關注思考這片土地和這片土地上的人,使張平感到陣陣溫暖與感動。

  “他在作品中精準地抓住了河東人普遍以利他、利家國、利天下為榮的精神特性,生動鮮活地編織了一個河東人為擔負這一崇高榮譽以至世世代代為之較勁的精彩故事,力圖提示中華人文精神為什么千年不朽的根因,進而以體現和象征‘中國力量’這個重大而宏偉的主題。這既是一種大文學的嘗試,也是一種積極的人文情懷,同時也是對民族和國家的一種健康而善良的態度。”

  為此,張平為許大雷這一文化擔當叫好,認為該作品的問世“本身就是一次奮力的呼喚”,并“呼喚文壇正氣的到來,呼喚以關注人生人性、民族家國和人類命運前途的大文學時代的到來”。

 

河東人有“夏天”般的性格

 

  夏,在中華文化中是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概念。在商代甲骨文中已有“夏”字出現,其本意是“人”。今天,我們較多地使用的含義是作為“夏季”來使用的,也常指夏朝。但是,夏也是中國歷史中一個族群的標識,更表示文明程度高的地區。

  在中華文明發展的歷史進程中,“夏”與“華”共同代表了中華民族的先祖華夏族及其影響的地區。考古學家、歷史學家如蘇秉琦先生等認為,“華族”應該是發源于汾河流域南部地區以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為代表的族群。而夏族則是在同一地區發展起來的。這兩個民族在特定的歷史時期成為最具有先進意義的文明,逐漸形成了華夏文明,并進一步形成了中華文明。

  山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作協主席杜學文認為,當我們討論“夏”的時候,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在討論我們文明的初始形態,而許大雷在他的小說《夏》中也表達了同樣的意思,“對華夏文明有著深切情感的他,也力圖在小說中表現這樣一種生長、發展、延續了5000余年的文明在今天有怎樣的呈現。可以說,作者企圖通過對今天的人與事的描寫,來展示華夏文明的某種存在狀態。”

  許大雷發現,河東不僅是華夏文明的搖籃之一,而且是世界上生產和培育不死之文明和文化的圣土,是中國人的精神家園,是人類文明和文化的一個不死標本和奇跡,它埋藏著中國人和人類很多秘密,“要弄清什么是真正的中國人,就一定要解剖河東人這個華夏文化人種的活標本,這是我破解河東之謎的角度。通過當今活著的人寫先祖精神和華夏文化,給我提供了充分的猜想、想象、發現、挖掘、整合、思考和表達的空間,我能體會到創作的快樂。同時,反映華夏人文根祖主題的現實題材小說在中國是空白,我想嘗試一下。”

 

中國文壇必須關注許大雷

 

  “這部作品如同運載火箭一般,將大雷送抵至應有的地位。可以說,中國文壇必須關注許大雷這個人!”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研究員、著名評論家白燁在研討會上作出很高評價。

  他認為,《夏》已成為一部不可忽視的作品,在近幾年看都是比較獨特的,其敘事宏大,富有雄心,“從人物層面看也比較獨特,令人印象深刻,我對四個人的印象最深,包括郭笑、馬衛東、裴黃、小桃,每個人的性格雖不同,但總體來看也是有共性的,每個人都不甘落后,皆為能人。正是通過他們,作者將歷史與現實打通了。”

  中國作協小說委員會副主任胡平稱贊這部作品本身就是一個絕佳“創意”,寫出了當代堯舜禹式的人物實現天下為公、為民造福的理想,“馬衛東利用金錢實現自己的價值,塑造道德大廈;郭笑作為一位清官,確實有堯舜之風。總之,其人物各有特色,頗具亮點,體現出一種英雄氣概。但他在寫英雄人物時并無顧忌,也展現出很多真實的陰暗面,這是一種‘接地氣’的現實主義寫法,引人深思。”

  《中國作家》主編王山同樣表示,《夏》在文學表現上有很好的創意與實踐。

  評論家、出版家劉水晶說,許大雷曾講過他是“最懂人性”的,“最懂人性的他出手不凡,這一長篇小說帶來的是前所未有的沖擊,從很多方面在文學史上都將留下光彩的一筆。但《夏》僅僅是‘大河東三部曲’的第一部,之后是《水》和《中》,待其全部完成后,價值不可估量。”

  劉水晶覺得這部小說有一個非常大的貢獻,即人物形象的塑造,“我感覺書中所寫的農民人物是我從未見過的,太出人意料了。其人物文學形象創下了不可磨滅的功績。”

  “對于我們出版社來說,《夏》是2014年非常重要的一個品類,也是非常重要的成果,探索性與時代特色都很強,值得大家關注。作者從大處著眼,小處入手,講述了民族性與國民性,在處理大胸懷和小人物的融合方面頗有建樹。”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管士光欣喜地表示,“很榮幸能夠出版這部作品。”

  面對眾多專家、學者的厚愛與贊揚,許大雷深受感動,真誠致謝:“原本沒想到人民文學出版社會出版這本書,而且從社長管士光到責編付艷霞,其認真程度令我震驚,封面也設計得很經典,讓我特別感動,非常感謝!感謝大家為我舉辦這次研討會,并給我如此之多的鼓勵!”

 

本文來源:三晉都市報141203;本文作者:李尚鴻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4-12-09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