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懷念馬烽

 

 

 

 

 

   馬烽是中國當代文學史上重要流派“山藥蛋派”的代表作家之一,他對中國及山西文學的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他的人品和文品,堪稱楷模。他的作品可以稱之為中國農村40年歷史的晴雨表,每個階段農村工作的成就與問題、農民的思想與生活,都可以從他的作品中找到反映。 

“呂梁英雄”數馬烽

                                  馮古宣

    汾陽,作為馬烽同志的第二故鄉,不僅是他幼年讀書和成長的地方,更是其眾多優秀作品的主要創作基地。上世紀50年代中期,他以唐興莊的抗日英雄蔣三為原型,與西戎共同創作了《撲不滅的火焰》;上世紀50年代末,他以賈家莊農民孫玉良等為原型創作了《三年早知道》、《飼養員趙大叔》、《韓梅梅》、《青春的光彩》、《老社員》等一大批膾炙人口的小說和《我們村里的年輕人》等經典影視劇本;從上世紀60年代到21世紀,由他創作和以他小說改編的《我們村里的年輕人》、《淚痕》、《太陽剛剛出山》、《呂梁英雄傳》等一系列影視作品相繼在汾陽取景拍攝。特別是掛職汾陽縣委書記處書記期間,他居住在賈家莊體驗生活、擷取素材,在與社員們共同勞動、參加會議的同時,創作完成了很多優秀作品。可以說,汾陽的鄉土人情給予了馬烽創作的靈感,馬烽也同樣以其彌足珍貴的作品不斷回報著這塊深情的土地和勤勞的人民。

    修建馬烽紀念館,是汾陽人民和所有研究馬烽、喜愛馬烽的人們的共同愿望,這不僅是為了更好保存馬烽同志的居住遺址,更重要的是要進一步宣傳他對中國文學事業發展做出的重要貢獻,學習他對文學創作精益求精的認真態度和對人民群眾密切關注的不朽精神。

    馬烽紀念館是以馬烽故居為基礎建設的。它位于汾陽市賈家莊村,建筑面積約600平方米,共有上房3間,二層閣樓一間,東、西房各6間,至今已有100多年的歷史。

 

別樣視角看馬烽

                                  毋世朝

    得知作家馬烽的賢妻段杏綿老師逝世是在今年的農歷正月十四,當時我和書法家王津泰先生在一起。電話是段老師的女婿范永強先生打來的,他說老太太在正月初九這一天因心臟病突發而謝世,不想打擾大家,所以沒有通知我們。這個消息帶給我們兩個人的先是吃驚,后是長久的惋嘆。因為,我們與段老師仲冬時節剛見過面,盡管是第一面,也是唯一的一面,但她卻留給我們難以忘懷的記憶。

    就在這一面之前,范永強請王津泰為在汾陽賈家莊正修建的馬烽紀念館書寫對聯,津泰先生將周宗奇先生所撰的對聯轉發給我,我也附和了一副對聯回發給他,從而有了與段老師的一面之緣。

    周宗奇的對聯是:上聯:根兮情兮黃土地兮那心胸牢記民間疾苦;下聯:功也名也作家夢也這筆墨謹系三農壯歌。橫批:中國馬烽!我附和的對聯是:上聯:馬行千里伏首馱重;下聯:烽火連天以筆為戎。橫批:呂梁英雄!不料我即興而作的這副對聯卻引起了永強先生的注意,這便有了我和他的相識。記得初次見面時,永強說馬老夫人看了以后,感到有點沉重,看是否能改一改,也用在紀念館。我沒有想到他們認真了,所以萬般推辭,但最終還是卻不過永強的誠意,遂將對聯改為:上聯:馬蹄聲聲懷抱不滅火焰;下聯:烽煙滾滾歷數呂梁英雄。橫批:人民作家!

    對聯發去后,永強很快有了回音,說段老師看過后,感到有很大的進步,決定用此聯。

    接著,我們相約去了趟正準備布展的紀念館。院兒不大,但基本保持了解放前后古建筑的原貌,馬烽先生當年下鄉時有好長時間就住在這座院子里,《撲不滅的火焰》等作品就是在此創作的。我仿佛看到了先生當年置身小院那樸實、勤奮、矯健的身影!

    后來,永強約津泰和我去一趟太原高新開發區,說山西省雕塑家協會主席張衛東教授為馬烽紀念館設計和創作雕塑作品,請馬老夫人和大家去參觀并提意見。

    那是個星期天,天氣不冷,風和日麗,我們分乘兩輛車到了三江和盛酒店,上了最高層,教授的工作室就在酒店的閣樓里。同去的還有馬老的兒子、女兒以及裝修紀念館的幾位年輕人。段老師盡管被人攙扶著,但精神和身體都很好。脫掉大衣,她和大家都圍在馬烽雕塑小樣前,仔細端詳著,品味著。永強和他的夫人夢妮、大兄哥馬小林不斷地發表著意見,但段老師久久未開口。只見她靜靜地凝視著,白皙、清癯的臉上,偶有紅暈透過面龐。我想,可能是馬烽雕像形神兼備,勾起夫人對往事的回憶,令其進入了一個幸福世界的緣故吧。就在大伙兒請她發表意見時,她說老馬有個習慣,經常是一邊拿著一只套著塑料繩編織的杯套的玻璃杯子,一邊與人談話;還說,老馬總喜歡穿一雙她親手給做的布鞋,只在開會等正式場合穿皮鞋,這與雕塑上穿著皮鞋是不一樣的。人們請她坐下來談話,她說,總體雕得不錯,謝謝你們!我知道,這個感謝,不僅對雕塑家,還有書法家、裝修工作人員,也有我這個對聯撰稿人。

    坐在沙發上,端詳著老人,我發現她身材纖巧勻稱,面容祥和,說話總是輕輕地、柔柔的,就像她的名字一樣。眼看就是85歲的人了,思維還是那樣清晰,形象還是那樣姣好,年輕時的她一定是出眾的美女!果然,后來有人對我說,老人年輕時那真是一枝花,隨馬老在北京的那些年,在中國作協大院也總是因為出類拔萃而備受贊美。而我想,一個女人的美,不僅僅表現在她有一個美好的形象,還體現在她具有溫和的性格和純真善良的心靈。眼前這位中國著名作家馬烽的妻子,就是這樣的女人。就在她站在丈夫雕像前的那一刻,我意識到,她是一位多么偉大的妻子;再看看她的子女個個都頗有成就,我感受到了一位善良母親的情懷!妻賢子孝,這是人們對于成功男人的褒獎之詞,馬烽先生應該是真切地感受了這個幸福的境界。而更讓人欽佩的是,段杏綿老人不僅是作家馬烽的妻子,而且她自身就是一位勤奮的作家和出色的文學編輯;幾十年的文化和性情陶冶,使得她氣若幽蘭。

    時光易逝。傍晚時分,永強提議一起吃個晚飯,但段老師婉拒了。她說,你們年輕人一起吃吧,熱鬧熱鬧,我回去吧;謝謝你們了!我們只好將她送出工作室,目送老人在女兒的攙扶下,一步一步地下了樓梯……

    原指望馬烽紀念館開館時,我們還會和段老師再見面的。但萬沒有想到,這一面竟成為永訣!

    段杏綿老人也許并沒有遺憾!因為與兒女們歡度了這個癸巳蛇年的春節,她又和九年多沒有見面的丈夫在一起了。

 

十五年寫成一副對聯

                                 段杏綿

    1982年馬烽和孫謙到雁北下鄉訪問。一天,在蒙蒙細雨中驅車前往另一個地方。當穿過路兩旁的白楊樹時,特別清新的空氣,使馬烽精神振奮,抬頭看著眼前這高大粗壯的白楊樹被雨水沖刷的非常漂亮,碧綠的葉子,白白的樹干。這新奇的景象,突然使他冒出一句:“春雨洗綠白楊樹”,他請老孫對下聯。他們二人琢磨一路,也沒想好下聯。

    老馬和老孫雖然有共同的寫作愛好,但他們二人也有不同的生活情趣。老孫寫作之余,愛種花草。我們兩家共處鄰居幾十年,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老孫家住我們前院時,小院里種滿了樹木花草,紅花綠葉的樹木和盆景,襯托的小院生氣盎然,機關的人們路過他家時,都要駐足觀賞著吸幾口花香,飽一飽眼福,會感覺心曠神怡。

    后來,我兩家一同搬進了新房,又成了左右鄰居。剛搬進來時,房前有一米寬的一片空地,老孫立刻利用起來,撒上了一些花籽兒,到了夏天,一片郁郁蔥蔥的綠葉,生出串串鮮紅的花朵,這花就叫串兒紅。這串兒紅,紅的耀眼,紅的醉人,老馬也產生了羨慕之心。第二年,他也在我們這邊同樣的空地上種了一片串兒紅,還在串兒紅的靠墻一面,種了一排牽牛花。他積極澆水、間苗兒,這些花也不辜負他的用心,花開以后,果然特別漂亮。牽牛花也很不普通,花朵有小碗口那么大,顏色有深紅的,還有血清色帶白邊的,在綠葉襯托下,特別好看。老馬還得意地向老孫炫耀:“看我種的花多好!”但老馬種花的耐心不長,到秋天,他已經不管這些花了,又離不開他的寫字桌了。只好由我來摘取種籽,收割秸稈。從此以后,我再不見他種花。可是他離休以后,除了寫作,還始終保持著欣賞花和畫花的愛好。

    幾年以后,我們房前都有了一個小院兒。老孫的院里總是花草樹木滿堂紅。我也跟著老孫學種花。種了月季,又種上一棵香椿樹,還有我父親種過的絲瓜和豆角。于是老馬的業余畫里就有了這些內容。那年秋末,他畫了一幅老絲瓜畫,是兩棵留作種籽的絲瓜。他對我說:“你看,這就是咱們兩個。”他還在畫旁寫上:“嫩瓜可佐餐,老瓜可潔身。”因為絲瓜絡不僅是藥材,還是洗澡擦身的好工具,它對皮膚好,又不沾臟東西,比那些化纖用品優越多了。

    我向親戚要了一棵葡萄苗,也種在院子里,第二年竟長出新枝和葉子。小葡萄藤不可能結果,老馬卻等得不耐煩了,他在紙上畫了兩大串兒葡萄,還畫了一條繩子把葡萄串起來,拿到我面前說:“你種的葡萄不結果子,我畫了兩串兒,安慰安慰你,你掛到樹上去吧。”我笑著沒理他。

    葡萄藤終于長大了,也結出了葡萄,這葡萄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粉紅太妃”。結的葡萄串兒很大,成熟以后是紫紅色的。每逢秋天采摘時,我就把全家人叫來吃葡萄,大家都說好吃,比街上賣的都好吃。

    老馬也覺得這葡萄又好吃又好看,有一天他在院里散步,看看葡萄,突然腦海里涌出一句:“秋風吹紫紅葡萄。”這就對上了十五年前在雁北下鄉時產生的那句上聯。他非常興奮,這就是他當年寫下的對聯和旁白:

    “春雨洗綠白楊樹,秋風吹紫紅葡萄。”“一九八二年春,與孫謙在雁北農村訪問。一日乘吉普車從金沙灘一條砂土公路經過,路旁是兩行挺拔的白楊樹,在蒙蒙的細雨中,樹顯得更綠,枝桿顯得更白,偶得一句上聯:‘春雨洗綠白楊樹’,我請老孫對下聯。他想了想說:‘這聯看似簡單,卻不好對。因為除了名詞、動詞外,還要有季節、色彩。’我倆一路上思忖良久,也沒有想出合適的下聯,此事就揭過去了。

    我妻老段,前些年總要在院里栽葡萄,可惜是每年只長葉子不結果。后更換了新品種,又經過她培植、剪枝,去歲竟然累累果實吊滿枝頭,像一串串紅色的瑪瑙,煞是好看,葡萄早已成熟了,但她不讓采摘,一心要等到中秋節,兒孫們回來共同享用她的勞動成果。

    有天傍晚我在院里散步,只見微風吹動枯葉沙沙作響,夕陽下紅葡萄上泛出紫色的光芒,我忽然想起十五年前那句上聯:‘春雨洗綠白楊樹’。依據當前的情景可編為:‘秋風吹紫紅葡萄’做下聯。正打算到隔壁向老孫求教,猛然想起他已離開人世一年半之久了,立時感到悵然。這副對聯并沒有什么特殊處,因是依據當時真實情景編寫的,是以記之,留念。”

    他寫好這段文字,就裝到個紙袋里放起來了。我理解他這種做法,一個人失去了可交心抒懷的朋友是非常苦惱,這是他無奈的一種釋放方法,一種心理寄托。

    (段杏綿, 馬烽夫人,2013218日去世,此文未發表過)

 

本文來源:;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08-14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