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長治縣琚寨一個醫藥世家的傳奇

 

 

 

 

 

  賈府風云 

    325日,在長治縣琚寨村,賈世棟翻開自己的家譜,第一句話就是:“我們的祖先,因為逃荒,于元大定年間離開汾州,流落到潞州南鄉鳳凰村。”

    賈世棟的記憶恐怕不是很確切的,首先,元朝并沒有大定的年號,倒是元之前的金代有,號稱“小堯舜”的金世祖完顏雍在推翻著名的暴君完顏亮的殘暴統治后,即確定了大定的年號,它的時間段是1161年到1189年;在長治縣政協網上,郝建國先生一篇文章認為,賈家到達長治的時間是在元朝元統二年(公元1334年)。這幾個不同的說法,給我們留下了一百多年的誤差。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賈家的移民歷程要在大槐樹移民之前就開始了。

    那是幾百年前的一天,一個叫賈洪生的人離開汾州,跋山涉水,來到了“四百四十里”外的潞州,在琚寨定居,誰也不會想到,他的到來會在幾百年后衍生出一個龐大的家族。

    按照保守的說法,這是一個綿延至少678年的家族;按照開放的提法,這個家族有著851年的歷史。在多少代的傳承里,這個家族在長治縣琚寨村行醫用藥,成為了名噪一時的醫藥世家。

    這個醫藥世家是如此的特別,在山西這片土地上,晉商為我們蓋起了一座又一座的大院,但在這些大院中,以醫藥傳世的卻是屈指可數。它所濃縮的,不僅僅是一個家族的背影,也包含了數百年的歷史變遷。

    歷史總是在湮沒一些東西,而那些被湮沒的,恰恰是歷史中最有價值的成分。對賈家這個幾百年的醫藥世家也是如此。那本豎排版、繁體字且無標點的家譜,確實給我們造成了不少障礙,但當我們翻開的時候,一個又一個鮮活的先輩們出現了,他們帶著自己的夢想,在這片土地上耕耘不止、奮斗不息,在許多年之后,當我們再次回眸時,竟然發現他們距離我們是如此的貼近。

    歲月飄忽,光陰流逝,誰清晰了誰的記憶,誰斑駁了誰的紅塵,這個院落,這個家族,就在那個地方靜悄悄地訴說著一段傳奇。 

一個醫藥世家的奮斗三部曲 

起家

    賈世棟這一輩有兄弟四人,他排行老四,他和老三在故宅堅守,大哥和二哥則在他鄉謀生。賈世棟的大哥賈世政已經退休,現在在北京照看外孫。賈世政說在上世紀60年代的時候參軍,后來進入長治市環保局工作,在當地組織的多次“上黨環保行”中,他都是副團長。他回憶說:“我一直不知道我們家曾經有這么大的名聲,有一次去壺關的時候,遇到當地環保局副局長王蘭清,他一聽說了我的家庭背景,就給我講了很多故事,有許多,都是我不曾聽說的。”

    賈世政和賈世棟兄弟,現在都能將家族的這些歷史的大概記載下來,但說到許多細節時,由于年代的久遠,更多的他們已經無法追溯。

    醫藥世家興起的時間,即根據賈家后人的推測,一個說法是明初,賈世棟提供的一份資料說:“賈氏先輩在長期的勞動實踐中,結合《神農本草經》認識和了解了植物與中藥的知識,他們深刻鉆研藥理知識,采藥種藥、精耕細作,懂得了更多藥材對生命的價值和用途。經過了數輩的努力,終于在當地有了顯赫的地位。自明初開始,他們以醫治家,治病救人,代代出名醫,輩輩著書立傳。”他將這個醫藥世家的興起定格在明初;而在一個報道中,則認為是在“明正德年間開始行醫賣藥”,即1506年到1521年間。

    但是,一個明顯的問題是,如果沒有外力的幫助,賈家是如何對醫藥發生興趣的?很有可能的是,賈洪生離開汾州的時候,就具備了一定的醫藥知識,金元時代汾州的中醫藥水平是比較發達的,其中任東卿家族很有名氣,它是汾州孝義人,其父任志愈已是名醫,《閑居叢稿》記載說:“家傳之妙,其道大行,貧者施以藥,資以米”。任東卿本人也當過元代的太醫,官職是“都元帥行軍太醫提領”,就是隨軍醫師的領導。民間的醫生有名氣的有陳百祿,他“隱居河汾,世以醫名家,臨財廉,取與義”。

    這些扎根民間的中醫藥文化,到底給了賈洪生多少啟蒙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推測的是,賈家投身中醫藥事業的時間,可能要比我們能夠看到的要更為悠久。

興盛

    在賈家的家譜中,賈永福是一個開拓型的人物,賈家可考的行醫史就是從他開始的。他的生活時間跨越了兩個朝代,從明萬歷十九年(1591年)到清順治六年(1649年),賈家后人給他的評價是:“精通醫學,善于教子”。

    從賈永福開始,一代代賈氏先人行醫于此,家譜上對他們的事跡都有簡單的記述,這一段歷史的脈絡是相當清晰的:

    精通醫學、創建賈府“西大樓”的賈存恭(明天啟五年到清康熙二十七年)。

    康熙年間擔任忻州教諭的賈維潘;在賈世棟家的老宅里,至今還保存了一塊碑,記載了賈維潘的一生,明清時代縣設“縣儒學”,這是一縣之最高教育機關,內設教諭一人,多為舉人、貢生出身,由藩司指派。這意味著,康熙年間的賈家,有一個人取得了舉人或者貢生的地位,并且得到了藩司的認可。

    賈釮(音qi)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賈釮號翠云子,生卒時間分別是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和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他有著大量的著述,其中有《傷寒會心》一卷、《傷寒洗髓》一卷、《脈決》一卷、《醫方一隅歌》十二卷、《單方搜奇》二卷……賈世棟說他“善地理、善醫學、善養生”,這一點恐怕是沒有問題的,他有著80歲的壽命,這個年齡在當時的普通人中算是比較罕見的。

    在賈家兄弟眼中,雍正到乾隆年間的賈鳳翔兄弟(父親賈釮),帶有更多傳奇的色彩。賈世政講了關于他們兄弟的一個故事:“賈鳳翔兄弟典當了他們的所有家當,要下江南做買賣,老夫人聽說后,把他們叫到跟前,拿出所有的當票,當眾燒掉。讓他們兄弟出門沒有任何負擔。”賈鳳翔時年19歲,他臨走的時候還帶著年幼的弟弟賈鳳友,他們為什么要去遙遠的江南做生意以及他在江南都做過些什么都已經無法考證,賈世棟唯一知道的就是,幾年之后,兄弟倆回來了,他們真的取得了成功,他們在村子里求田問舍,買田地達300多畝。

    賈釮的時代,恐怕是賈家最為輝煌的時代了,從這個時候起,賈家“耕讀醫馨”的傳統就已然形成,賈釮的醫術和大量的著述在賈鳳翔那里得到了傳承,賈鳳翔回鄉后開始跟父親學醫,他也撰寫了一些醫學著作,如《針灸集要》等,賈家家譜記載,賈鳳翔尤善針灸。而賈鳳友則有難得的商業頭腦,他在不遠處的“鐵都”蔭城(在明清時期,長治地區以生產鐵器聞名,潞商們在晉南和晉東南之間開通了鹽鐵古道,這條古道西連陜西,東至河北、山東,而蔭城是重要的鐵貨生產地和集散地,是以有“鐵都”之稱)開設了面粉店,并且,他有很高明的種植技術,當地人都傳說他是“五谷神”下凡。

    在鳳字輩的歷史終結之后,錫字輩崛起,其中的佼佼者是賈錫爵,這是賈維潘之后,又一個在科舉中取得一定地位的賈家人,家譜上說,他是位“太學士”,明清時,在京師設立的國學就是國子監,也稱太學(最高學府),其監內肄業的學生統稱國子監生,就是所謂的“太學士”。

衰落

    在賈世棟的記憶中,他似乎沒有見過家里留下來的先祖給病人開的藥方。而賈世政則說,還是在上世紀60年代的時候,無意之間,他在縣衛生所看到先祖賈釮所開的藥方,可惜,當時他并沒有太在意。

    進入到賈家錦字輩的時候,中國已經迎來了一個轉折時期,賈錦城生活在道光年間到光緒年間,就是在道光二十年(1840年),改變中國歷史的鴉片戰爭爆發,這一年,賈錦城6歲。這個古老的家族依舊沿著幾百年來的傳統前進,深處內地的他們并不知道外界巨大的變化。賈錦城和接下來的賈尚忠、賈尚信,以及后來的賈子玉(賈世政、賈世棟兄弟的父親)依舊在行醫,其中的賈子玉還號稱上世紀50年代“晉東南四大名醫”之一。當時,賈家的名聲在長治地區依舊有一定影響力。

    所不同的是,賈家衰落的時代就從這個時代開始了。賈世棟回憶說:“先人們說,光緒三年(1877年),年景大旱,村中人民餓死大半。”賈家所不知道的是,這次災荒就是近代有名的丁丑奇荒,那年是丁丑年,當年,山西農田顆粒無收,蝗蟲鋪天蓋地而來,把樹葉野草都吃光了。旱情不斷發展,可食之物罄盡。在以后的幾年中,災情蔓延到9個省份,其中山西、山東、河南、陜西、直隸五省是重災區,尤以山西最為嚴重,剛剛來山西當巡撫的曾國荃說:“詢之父老,咸謂為二百余年未有之災。”這場浩劫使得山西全省死亡500萬人左右,還有幾百萬流亡或者被販賣他處。在賈家的家譜中,有著這樣的記載:“光緒三年之間……田苗大底旱而皆壞,每畝收籽不過斗上,途中餓殍之人不知其數,集上小米之價幾千有余,東村不能往西村行走,路上見人友且懼怕……郊外白骨見天,鳥獸相食人且惡之,不料更有人食人者。村中死人之數十有其六,雖有產業不能應一時之急。”這就是對那次浩劫最慘痛的記憶,賈氏兄弟以驚人的魄力度過了這次劫難,他們對全族實行供給制,男子每頓喝米湯三碗,女子則是兩碗。但無論如何,這個大家族在這次災難中還是遭到慘重的打擊。“雖有產業不能應一時之急”正是他們所發出的無奈嘆息。

    對一個家族來說,接班人的問題才是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問題,《紅樓夢》中賈家的衰敗,其根本就在于他們無法培養一個合格的接班人。而對琚寨真實的賈府來說,這個問題也是至關重要的。那時賈家的兩兄弟賈尚忠和賈尚信,一個跟隨父輩行醫,以醫術濟世,一個則具有經商的天賦。賈尚忠那時候在長治縣的好幾個城鎮以及壺關和長治等地,開設了好幾家藥鋪,這是賈家的經濟命脈。現在的賈世政兄弟回憶起賈尚忠來,都贊不絕口,說他不到20歲就開始去經營藥鋪,不幾年間,分店就開了好多家,賈家的前景一片光明。就在這個時候,年輕的賈尚忠突然得了癆病(即肺結核),不久去世。這對賈家的影響是相當深遠的。現在,賈世政兄弟用“禍福相依”的古老辯證法來評價這位先祖的死亡。賈世政說:“如果他不死,那么我們家在土改的時候就不會是貧農成分。我就不可能在上世紀60年代通過政審去當兵。”

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賈家還出過獲得了山西省五一勞動獎章的賈子賢,獲得全國勞模稱號的賈銀貴等。但是,這個以“耕讀醫馨”傳世的家族還是沒有了當年的盛況。 

大宅門里的古老故事 

東西大樓

與琚寨這個古老的醫藥世家密不可分的,是賈家達7000平方米的故宅。幾百年過去了,那些先人已經塵歸塵,土歸土,唯有這座宅子堅強地屹立著,默默地見證了人間的滄海桑田。

在很長的時間里,賈家的規模要比現在更大,它的建制還真有點像《紅樓夢》中的賈府。從賈洪生移民到此后,賈家經過數代的傳承,到了賈奉、賈磷、賈本兄弟手中分成了兩支:賈磷一門六子形成“東六門”,賈奉一門八字形成了“西八門”,賈本一門則不知去向。“東六門”在東大樓,而“西八門”則在賈存恭的時代興建了西大樓。時至今日,東大樓已經無影無蹤,所保存下來的,只有西大樓和它周圍的院落。

賈世棟稱:“東大樓早在一二百年前就沒了。”拆毀的原因,他也說不清楚。他記憶比較清晰的,是一位祖奶奶。賈存恭興建西大樓的時候,正是賈家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一方地基要出到白銀五兩,夫人侯氏主持家務同時兼任監工,當時有百余工人在勞動,侯夫人足不出戶,竟然看出兩個人在偷懶睡覺。

另一個故事則發生在賈世棟爺爺賈尚信的時候。1942年,這位經歷過丁丑奇荒的老人撒手人寰。可是,賈家為他挖墳的時候,卻發現選好的墓地下面已經有一座古墳。他的葬禮因此無法舉行。兒子賈子玉將父親的棺木放在二進院中的正堂,這里還擺放著歷代賈氏先人的牌位。幾年之后,賈尚信的兩位妻子先后去世,一位本家的老人也在同時去世。賈家終于選好了新的吉日和新的墳地,在一天之內,將四位死者一起安葬。這幾乎是琚寨歷史上最奇特的一幕。那些上了年紀的琚寨人都證明這真實地發生過。琚寨村村委一位姓楊的副主任就表示他聽說過這個故事。而更為奇特的是,此后的幾年間,賈子玉夫妻就在這間房間里陪伴父親,甚至他們的長子賈世政也是在這間房間里出生的。

古老的民間醫院

長治縣新聞中心主任李保宏經常來這里做調查,他對村里的古建筑有一種難以言說的熱情。對賈家老宅,他的定義是“一座古老的民間醫院”。對這個定義,賈世棟深以為然。

院門口地面上是一幅陰陽八卦圖,用砂石砌成,李保宏開玩笑說,這好比這家醫院的商標。而在大門的右側,還保存有拴馬的鐵環和喂馬槽,賈世棟說以前有十多個鐵環,現在就剩下殘缺不全的幾個了,同樣,李保宏形容這是醫院的停車場。在大門上,則寫著賈家引以為傲的一塊匾額:“耕讀醫馨”。

對“耕讀醫馨”四個字,賈世政兄弟認為是他們家族的家訓。賈世棟對它們的理解分別是:“耕者,民以食為天,辛勤耕耘獲得碩果乃生活之本;讀者,學知識明事理鑄造棟梁之材乃成功之本;醫者,懸壺濟世救死扶傷惠澤蒼生乃中醫世家之路;馨者,家族優秀文化子孫永恒傳承不時弘揚。”賈家人認為,只有把耕、讀、醫三件事真正做好,才能體現出人生的價值,才能得到社會的認可和贊譽,才不愧對祖先教誨。除此之外,“唯耕唯讀”、“和氣致祥”、“積善余慶”這些字樣也不斷出現在賈家的匾額上。說起“積善余慶”,賈世政兄弟不斷提起祖輩們從事公益活動的情況,賈家的家譜中不斷有給村里蓋廟修路的描述。有意思的是,賈世政回憶自己家堂樓窗扇缺失的時候說:“堂樓原來是有窗扇的,但是一對門扇現在都消失了。村里的玉皇觀曾一度改為學校,因為東北角上缺一副門扇,父親賈子賢就捐了其中的一副窗扇,由窗扇改為門扇;后來村里辦養豬場,另一副窗扇也被捐了出去。”

這的確像是一座古代的醫院,賈家大大小小共有13個院落,整體建筑群分左、中、右三翼,中翼為正院,以樓房為主;兩翼為偏院,以平房居多。

大門里面,有四進院,有的房屋已經坍塌,有的屋頂上長滿了雜草,賈世棟解釋說,二進院兩邊的平房,是進行初步診斷和開藥方的地方,同時要承擔病人住宿的功能;如果遇到什么疑難雜癥,就進三進院,這里有賈家醫院的權威專家負責接診。

但最為壯觀的,恐怕是四進院的四層樓了。這在太平時代是用來堆放藥材的,相當于這家醫院的倉庫。而一遇到戰亂,這里還擔負著保衛家族的責任,這時候樓上會堆放許多石塊,大樓的門用厚厚的鐵皮裹著,厚厚的門后還有一道木栓,一旦有人企圖進入,賈家人就會躲在樓內,青壯年則上樓往下面投擲石塊。

古老家族的傳承

在這個古老的家族中,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來吸引他們前赴后繼地從事到醫藥行業上來。而賈世棟至今還記得當年父親讓自己背誦脈訣的情形,“脈為血脈,百骸貫通,大匯之地,寸口朝宗……”這些話語至今他都能瑯瑯上口地背誦出來。也仍有賈家中醫傳人賈樹德承繼祖業,在從事中醫研究工作。賈世棟也有一個女兒正在河北的一所醫學院學習中醫。這個家族幾百年的傳統,并沒有中斷。

他們傳承家族的力量究竟來源于什么?在這座大宅院的背后,究竟有什么在默默地維系家族。

唯一的答案恐怕就在家譜中了,賈世棟稱先祖教子有方,在他們的教育體系中,除了所謂的“耕讀醫馨”之外,還有一種潛在的祖訓。

從賈家的家譜中,我們能夠看到這個祖訓的一部分:“祖父教:高祖仁菴公(即賈存恭)神主雖百世不得遷,以興家立業非易事也!”“祖父教:后世兒能著書立說有大功名,創立家業有大功勞,牌位概不得遷。”

這兩則訓示,是這個古老的醫藥世家家族為什么能夠傳承不息的內在原因。尤其是后一條,它是家族內部強有力的激勵機制,這也揭示了,為什么一代代賈家后人如此熱衷于著述。

賈家前人們的書,流傳于世的極少,這不能不說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在賈家的家譜上,記載了一次火災,“經焚過一次,而不盡知,為可悲耳!”“空余簡牘殘篇,無力以付梓,為可嘆耳!”

再一次回味這段歷史時,那些古老的片段終化為一聲聲嘆息,冥冥之中,又有誰能夠猜想到呢。

延伸閱讀

琚寨村由來

琚寨,古名“鳳凰村”,始于何朝何代,已無從考究,但其歷史的古老悠遠,卻無可置疑。據琚寨玉皇觀中的碑碣記載:“雄山古心正之,錚錚環海勝地,唯上黨之險峻,列土分封獨鳳凰,安孰是為記,鳳凰村之古名也。”

琚寨有個琚家大院,始建于元代,占地8000余平方米。大院背靠高崖,面臨深溝,東西有高墻阻隔,唯有東南和西南所開的羅圈門與外界相通,是一座典型的封建式堡壘,易守難攻。琚家大院分東西兩院,均為一進三院,樓房結構。

說起商賈文化,當首推世代居住在這里的琚家了。琚家何處來,何時來,已無確考,但琚家老祖先帶領 “七十二人下江南”的故事,在琚寨卻是婦孺皆知的。琚寨距蔭城不過五里之遙,村里以生產鐵貨為生的家庭作坊也不在少數,尤以盛產“荷花釘”享有盛名。琚家充分利用這一優勢,做起了販運鐵貨的生意,他們組織起村中的青壯年勞力,硬是靠肩挑、背扛、車拉,把周邊的鐵貨運往江南,從中獲利。后又在大江南北開設了多家鋪號,由單一的鐵貨專營,逐步轉化為多種經營,琚家的生意做得越來越大,勢力也越來越強,社會地位日益抬升,遂滋生了“率土之濱,莫非王土”之念,憑著在村中天字第一號的絕對優勢,將由來已久的村名“鳳凰村”,易名為“琚寨”,正如 《長治市地名志》記載:“鳳凰村中琚姓大戶人家于江南做生意,財勢極大,為官江南,后便以琚姓打頭,取寨堡堅實之意,更改名為琚寨村至今。”  

一個古老家族的救贖之路 

    回眸賈家歷史,一切已成追憶,那曾經的主角已成追憶,而現在的主角,他們還在故宅畔彷徨。那幾百年的歷史,那雜草叢生的老屋,是他們揮之不去的精神故鄉。

老人的心愿

    西大樓的幾百年間,最大的一次改變發生在土改中,那時候,賈家大院被分割,四進院的房子住進了不同的主人,賈世棟還記得父親的一次抗爭,當有人試圖拆掉四進院的幾間廂房時,父親竭力阻止,最終保證了這個院子的完整。

    進入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中國開始走出了昔日不間斷政治運動的時代,一切開始步入正軌,賈子玉也已然成了一位老者,這位曾在上世紀50年代擔任琚寨初級社和高級社副主任的倔強老頭,開始了他挽救老宅的征程。

    在人生最后的十多年來,賈子玉最大的手筆就是,用置換和購買的方式先后將分出去的房子收了回來。之后就是不停地維修。賈世棟說:“前后不下十多次吧。”

    1992年,他親自刻好一塊“耕讀醫馨”的匾額,掛在大門上,這似乎象征了他要恢復賈家傳統的一個決心。

    老宅中好幾間已經坍塌的房屋,賈子玉依舊沒有能力復原。老人離世的時候,對此事還是念念不忘。

    但是他盡力了。

家族的責任

    家族的責任現在落到了賈世政兄弟們的肩上,對他們而言,家族的輝煌是一個悠遠的傳說,每一次的發現,都會給他們帶來一種新奇和沖動。

    首先是賈維潘墓碑的發現,這讓賈世政和他的兄弟們看到,原來家族中還有一個遠在忻州做官的人物。賈世棟會不時翻閱家譜,當他看到賈錫爵曾進過太學的時候,因為不理解太學的含義,又專門請教了一些專家,這才明白,那是那個年代的最高學府,后備官員們呆的學校。

    2010年,著名學者錢文忠在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講《弟子規》,其中提到:“這本書原先并不叫《弟子規》,而是叫《訓蒙文》。一位名叫賈存仁(也有賈有仁的說法)的先生對《訓蒙文》加以修訂,并且將它改名為《弟子規》。可惜,我們對賈存仁先生知之甚少。”賈存仁,這個名字清晰地印在賈世棟的腦海里,他突然想到,在他的家譜中,曾有一個賈存仁的名字,對他的生平,家譜上的記述是“無考”。他為此買了本錢文忠的書,并且查閱了一些史料,賈世棟認為,《弟子規》的修訂者有可能是他的先祖。“但現階段人們對賈存仁普遍認識就是:賈存仁,字木齋,山西浮山人,生卒不詳,工書法,精韻學,著有《等韻精要》、《詩韻考源》、《音匯》、《弟子規正字略》等書。”兩個賈存仁是什么樣的關系,這恐怕還需要更深刻的考證。

筆墨官司

    327日,賈世政從北京發來一條長長的短信,這是一份在2011年就發出的聲明,聲明的內容是對《趙樹理研究》第58期——琚寨專期的質疑。這一期的一篇文章,講到琚寨的另一個顯赫的賈家——賈桂家族時,用了賈世政家西大樓的圖片,這引起了賈世政兄弟的憤怒。

    相傳,賈桂是明朝著名太監劉瑾的貼身太監,琚寨村委會主任楊偉兵說:“賈桂為光宗耀祖、樹碑立傳,偷繪皇宮之圖,仿皇宮規制而建。后被朝廷發現,賈桂即被處斬,工程也被停工,這座違禁建筑便是現存的玉皇觀。”除了玉皇觀,賈桂還留有精致的一進兩院,現在只剩下后院的主樓和東、西配樓了。

    賈世政的不滿是:“第一,我家現存的史料證明西大樓與賈桂無關;第二,我村賈姓歷史悠久,別有分支;第三,在無事實佐證的情況下,文章說賈桂用金錢購買兒子養育孫子,并附我家西大樓的圖片,這是對我家祖先和后人的侮辱。”他的不滿還包括,這篇文章在被兩家網站轉載,賈世政認為引發了不良的后果,當他致電這兩家網站要求撤下這篇文章時,一家網站接受了他的要求,但另一家卻遲遲沒有回應。

    這樣的筆墨官司至今沒有定論,這讓他們一家人都為之憤憤不平。

    但對賈氏兄弟而言,最迫切的,同時也是他們最大的心愿,恐怕就是老宅的復原工程遲遲沒有開展。當我們拍攝老宅圖片時,賈世棟不止一次表示,希望我們能夠幫他制作一幅平面設計圖,他好按照這個圖案重建倒掉的幾間廂房。然而,這個工作不是我們能夠完成的。在得到這個答復后。他顯得很失望。

發現賈家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20098月,長治市文物普查三隊發現了賈家的老宅,長治縣相關部門對賈家的院落也很重視。在此之后,一些媒體和參觀者相繼到訪,那個曾一度被歷史湮沒的賈家和他們幾百年的故事也開始重新被發現。

    這是一位網友在參觀過賈家老宅后寫的一段文字:“或許隔著漂亮的花窗望去,有時會恍惚回到那時的某一日,見那身穿馬褂長袍的老中醫坐堂,那無非也是望聞問切的過程,彌漫在空氣中多是中藥的味道,難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故事出現,最多也不過是治好一疑難雜癥后的喜悅。后院的高樓仰目處,閃過孩童稚嫩的目光和家眷飄飄的衣袂,那是賈家子孫滿堂、殷實富裕的小日子,但這些卻足以燦爛他們的生活了。“其實人們或弛騁商場衣錦還鄉,或沖鋒陷陣凱旋而歸,但結局都是為回歸家園,求一個安適,求一個安逸。“生活中每個人都愛看故事,為故事的曲折傷神,但誰真愿意成為故事的主角?”

    回眸賈家歷史,一切已成往事,那曾經的主角也成追憶,而現在的主角,他們還在故宅畔彷徨。那幾百年的歷史,那雜草叢生的老屋,是他們揮之不去的精神故鄉。

延伸閱讀:古宅

李保宏

    走進那古宅院,撫摸歲月的夢,一塊斑駁的門匾,傳承著耕讀醫馨。數百年的歲月,懸壺濟世,恩惠蒼生,數百年的故事,演繹傳奇,代代相承。數百年的風雨,根扎上黨,意堅志真,數百年的雨露,滋潤太行,杏園成蔭。醫德是家訓,醫術是根本,用心鋪下那誠信的路,鑄就了這民族的魂。

 

本文來源:網絡;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2-10-10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