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之痛

  對于山西的印象,去之前就知道的大概是山西有太原、大同、佛教名山之首五臺山、北岳恒山、大寨、汾河、汾酒、老陳醋、一首《誰不說俺家鄉好》,還有到處都產煤。去過了山西之后,特別是去了幾次熟悉了以后,我才知道,山西最多的不是煤,而是痛,痛得讓人有點絕望。 

  我第一次去山西是1995年12月31日晚,夜色里到了山西太原,空氣有點干冷,灰塵在燈光里跳舞。當時的太原,出租車很多是昌河面的,喊了一輛,報上來之前聯系好的賓館名字,由于這是個行業賓館,司機有點不清楚,他說上車去找找吧,司機挺不錯,一路上又是問訊,又是轉來轉去找道路,最后找到了,車錢很公道很便宜,對太原的第一印象不錯。 

  第二天是元旦,一早就去長途車站往下趕,正是因為元旦我才對第一次去山西的時間印象深刻,否則肯定記不住的。我的目的地是晉中地區的靈石縣,現在已經有點名氣的號稱中國最大家族建筑群的“王家大院”位于它下屬的靜升鎮,不過,那時剛剛開始搞修復工程。 

  汽車開出太原沒多久,路邊出現一條小河,水很淺很臟,浮著白沫。我對地理一直比較感興趣,按照地圖,這條路邊有條汾河,也就是歌里唱的‘你看那汾河的水呀,阿嘩拉拉的流’的那條汾河,是黃河第二大支流,是山西人的母親河。我以為這是汾河的支流,就問車上的山西人這條是什么河,回答這是汾河,當時的感覺很吃驚,第二大支流怎么就這樣的?第一次看見黃河的時候,黃河水也是很淺,但是有寬闊的河床,讓人可以想象水大的時候,黃河依舊是雄渾的。可是眼前的這條河,怎么還養育得了這么多的百姓呢? 

  一路上,冬日的晉中大地萬物蕭疏,最有山西特色的是來來往往很多運煤的大卡車。冷清的大地上唯一熱氣騰騰的是什么?是煉焦的廢氣!而且大多數是土法煉焦。大概四個小時后,到了靈石。這時候是中午了,天上的太陽是一種淡灰黃的顏色,感覺陽光是好不容易才穿透了嚴重污染的空氣照在大地上。太原被列為世界上污染最厲害的城市之一,但是,跟這個縣城比,太原顯然是個‘環保模范城市’。第二天起床有點晚,已經是八點多了,走出賓館,發現天上的太陽居然是灰白色的,感覺太陽在這里工作起來真是不容易,還好沒‘下崗’。工作的地方要到鄉下去,冬日的鄉鎮除了無處不在的運煤車,空氣不錯,一天下來都有種不想回縣城的感覺。 

  第一次去山西,時間不長,四五天也就回南京了。從靈石縣回到太原時,感覺終于又回到了繁華的都市,等回到了南京,感覺是回到了天堂。 

  后來的四年里,大概去了六七次山西,前后加起來應該也有個四個月吧。我是個喜歡聊天的人,和很多階層的山西人聊過。在山西的流水帳就不多說了,自認為對山西還是有一定的了解,下面是我總結的山西之痛,山西出煤,山西人是被煤害慘的,山西所有的痛幾乎都跟煤有關:

  山西之痛,第一是缺水和污染。缺水的省份在中國遠比不缺水的省份多的多,就算是江蘇,也有缺水的地區,甚至蘇州無錫等靠著太湖、長江的城市都屬于水質型缺水城市。但是山西確實是太缺水,河道大多數都是干枯的,因為下的雨基本都是攔蓄在水庫里,如果沒有水庫,農業、工業、生活都是無法想象的,只有汛期河道里水才多一點。省會太原的主要水源就是上游的汾河水庫,這也正是汾河水很少的原因。 

  水少已經夠難的了,山西境內的河流還全部已被污染。整個山西省幾乎就是躺在煤田上,挖煤挖斷了山西的水脈,60、70年代的山西還是象歌里唱的那樣,人說山西好風光,汾河的水嘩嘩流,二十年過去,全國的生態環境都嚴重惡化,但是山西是惡化得最慘的幾個省之一。地圖上標出的河,許多根本不能叫河,因為壓根沒水,叫河床更準確一點。有水的河流,水量很小,而且很多都是‘黑水河’,這是煤窯、工廠排水造成的。山西人也在想方設法找水,黃河上搞的萬家寨水利樞紐,是山西的引黃工程,可以稍微緩解一下,目前也只能這樣了。對這個工程,山西人自嘲‘別的地方都在掃黃,我們這里居然引黃’。據說這些年是華北的連續干旱期,真的希望干旱期能快點結束,不要再折磨山西人民了。 

  除了水污染,還有嚴重的空氣污染,對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來說,對空氣污染的關心程度更高,山西目前的工業體系,煤煙形污染幾乎遍及全省所有工礦城鎮,空氣不臟是不可能的,治理之難,我看是甲于天下。 

  江蘇和浙江在水量方面總體上是不成問題的。二十年來,污染也有,部分地區比較嚴重,太湖水經常爆發藍藻,淮河前些年被小造紙弄的慘不忍睹,相對來說,因為地理原因,浙江的環境比江蘇要好。經過努力,我相信是可以搞好的。看看山西的情況,對環境好壞的影響,感覺會很深刻。我們這一帶,真的是要好好保護自己的環境,不能去做殺雞取卵的事情。山西人現在已經是羞于再唱‘人說山西好風光’了,千萬不能有一天江蘇人也羞于唱‘太湖美’啊。 

  山西之痛,第二是輝煌的古代文明和粗陋的工業文明的強烈反差。江浙都是旅游大省、文化大省,文物古跡眾多,但是跟山西比,加起來都不如山西多,山西是全國重點文物最多的省份。江浙可以說是遍地是旅游景點,山西卻是遍地是國寶!山西輝煌的歷史,留下了眾多的古建筑,山西的氣候干燥少雨有利于磚木結構建筑的保存,當然,山西的古建筑很多在山里頭,毀于戰火的比較少,也是個原因。唐代建筑全國只剩四處,全在山西,最出名的是被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婦發現的唐代建筑佛光寺;宋以前建筑全國只有一百多,70%在山西;山西還有明清古建筑一萬多。 

  五臺山、恒山、平遙古城、應縣木塔、大同云崗石窟、懸空寺、晉祠、永樂宮、。。。,談到山西的文物資源,我總覺得是數不過來。有句話叫‘地下看陜西,地上看山西’,陜西的歷史屬于帝王,也就留下了數不盡的帝王陵,單單一個秦始皇兵馬俑,就讓陜西人受用多多;山西的歷史屬于平民,山西境內也有過都城,但是時間很短,這個歷史的好處是戰火少,毀滅少,留下來的就多。可惜的是,山西這么多的旅游資源,卻沒有帶來多少收益,在專家中知名度極高,民間的知名度就低了很多,旅游收入遠遠低于陜西。環境的污染、煤炭工業的粗陋是山西旅游業不景氣的重要原因之一,一個旅游者,如果到一個景點去的公路上到處是飄著煤粉、噴著黑煙的大卡車,路邊到處是煙霧騰騰的小煉焦廠,你的感覺會好嗎?有的景點,寶塔邊上居然就是煉焦廠的大煙囪,那種反差,實在是太強烈。這種痛,不單單是山西人有,還有很多地方也有,只是山西實在是太痛苦了,整個省的工業體系居然幾乎都是煤炭工業,是全國唯一的,造成的后果也是全國最慘的。 

  不能否認山西人的努力,緊靠云崗石窟,原來有條公路,來來往往的運煤車把眾多菩薩弄的黑咕隆咚,后來公路改建到了較遠的地方。平遙古城在成為世界文化遺產后,清理了古城周圍的大量煙囪。但是這只是少數,只是把重點旅游區整治了一番。對于大量受苦受難的古建筑來說,因為沒錢,好日子還早的很。 

  談到旅游景點的治理,江浙由于條件優越,經濟發達,旅游客源多,做的當然要比山西好,但是不足之處也是很多。象蘇州,由于歷史遺留問題,雖然已經頒布了《蘇州市禁止開山采石條例》,但是蘇州西部的很多山體仍然在被開采,太湖邊的青山逶迤,邊上卻是個裸露的大口子,可能山西的文物價值雖高,畢竟不是自己家鄉吧,對自己家鄉的破壞,感覺更心痛。雖然蘇州為了發展旅游業,已經做了不少工作,比如把太湖島嶼上的水泥廠都關閉,煙囪炸平,但是我覺得,以蘇州的條件,本應該做的更好。哎,可能這利益的協調放在哪里都是個難事吧。 

  山西之痛,第三是商業精神的丟失。中國歷史上,做為商業群體,最出名的就是山西晉商和安徽徽商。直到清末民初,山西人的商業精神仍然很強。后來卻讓人有點費解的開始封閉保守起來,形容山西人保守,著名的例子是閻錫山修的窄軌鐵路:你不要到我山西來,我也不到你們那里去。其實閻錫山在山西的名聲不錯,在他手里,發展了山西的現代工業,修了條縱貫山西南北的同蒲鐵路。直到解放時,山西仍然是全國比較富裕的省份,商業精神雖然淡了不少,仍然不錯。解放后的政策徹底害了山西,山西煤多,被定為能源重化工基地。從那時到現在,山西的工業做了五十年,說簡單點就是挖煤和加工煤。挖了五十年的煤,我的感覺,山西人已經不會經商了,至少再也不是擁有良好商業素養的省份了。跟山西朋友聊天時,很多朋友痛心的說,如果山西沒有煤,日子肯定比現在要好的多,都是煤炭惹的禍。 

  山西的地形,對商業是不利的,山西的省界跟地理分隔線幾乎是一致的。東面以太行山為界與河北、河南隔開,西面以呂梁山和黃河與陜西隔開,南北也都有山與鄰省隔開,這是個對交流很不利的地形。但是山西人歷史上并不封閉保守,這是因為歷史上的山西跟現在并不一樣,以前的省界并不是這樣的。黃河流過那么多省,其他省份都是內河,偏偏在流經陜西山西時,是這兩個省的界河,這一點,不要說計劃經濟年代,就算是市場經濟,由于不在一個行政區,也會帶來交流的不便。 

  說到這里,我又想到部分網友,因為江蘇省內的經濟不是很平衡,文化有差異,就認為應該南北分治,我也知道大多數人只是開玩笑的,但是這種餿注意還是少說為好。當年江南省分成江蘇和安徽時,就是為了避免南北落差大,避免南北交流不暢,才這樣豎切的。部分朋友,總是強調長江的影響,其實歷史上,對江蘇影響更大的是京杭大運河,看看吧,從最東南角的蘇州到最西北角的徐州,蜿蜒的運河,象一條玉帶把江蘇串起來,整個江蘇的地理分布、行政區域安排,是基本符合江蘇省交流、發展需要的。長江太寬,以前沒那么多錢,水運衰落后,對江蘇南北有一定的分隔作用,但是這一點,座座大橋即將解決這個問題。總的來看,這是個南北合則兩利,分則兩敗的省份。 

  山西之痛,第四是輝煌的歷史文化與落伍的現代文化的反差。山西在歷史上,是個文化發達的省份,歷史上的名人極多,但是到了近代、當代,從原來的群星閃耀變成了寥若晨星。現在的院士,山西人少的可憐。山西歷史上有:藺相如、 胰 杰、衛青、霍去病、關羽、薛仁貴、王勃、王維、王昌齡、柳宗元、白居易、司馬光、關漢卿、羅貫中、米芾、。。。。。,山西的歷史名人一點不少。中國四大美女,山西出兩個,一個是閉月的貂禪,一個是羞花的楊玉環,還出了唯一的女皇帝---武則天。到了現在呢,真的不知道有幾個名人是山西的。 

  我有一個觀點,不敢說對不對,只能算是說出來大家看看。晉商和徽商盛極一時,后來卻都衰落了,這是為什么。據說山西人當年是覺得科舉太黑暗,才去經商的,商業的成功,造成了社會風氣重商輕學。按照現在發展經濟的觀點,重商輕學好象有道理,但是在我看來,一個地方如果專注于商,是長久不了的。不管怎么樣,讀書總是重要的。浙江商人現在名動全國,后來居上,我不知道是不是跟浙江人歷史上重學有關。事實上,全世界最有名的商人---猶太人就是不單單只重經商,出的文化名人數都數不清。

  我在很多文章里,夸口過蘇州的優勢里,分量很大的一個就是文化,雖然蘇州的歷史文化并不重商,但卻是種比較綜合比較平衡的文化,最終是對經濟發展、社會發展有利的。 

  山西之痛,第五是被國家剝奪的無奈,工業轉型的艱難。我們國家,建國后實行的是礦產資源屬于國有,表面上好象是大家都平等的,其實,對于資源豐富的地方,是極不平等的。象江蘇,礦產資源少的可憐,事實上從這個政策里是得到巨大的好處的。由于法律的剛性,這一點,改起來很難。更殘酷的是,現在就算改成按市場價出售煤炭,得到的好處基本歸山西,對于山西來說,也已經晚了。當年起步的時候,剝奪的資金是很可觀的,到了現在,已經是不夠山西大發展之用了,只能說那樣可以改善一點。 

  八十年代初,國家能源很緊張,當時的能源結構完全是以煤炭為主的。國家要求山西多出煤,同時也考慮到照顧山西的利益,允許山西開辦地方小煤礦,我相信當時的山西人是高興的,因為幾乎被無償剝奪的煤炭資源,終于也可以由山西人自己來享用一部分了。卻不知道,山西打開的是潘多拉魔盒,山西人又一次走錯了路。 

  當廣東、江蘇、浙江等地的輕工業蓬勃發展時,山西人在埋頭挖煤,黑黑的煤炭遮住了山西人的眼睛。等到回過神來,山西已經形成了全省幾乎完全一樣的煤炭工業,幾乎完全污染的河流。從挖煤中得到的一點可憐的地方收入,遠遠抵不上山西付出的代價。如果說,當年煤炭供不應求的時候,山西人還有點自豪感,覺得全國大多數地方都用咱山西的煤炭,效益也還可以,那么,等到后來 禾 價格暴跌的時候,山西人徹底蒙了:黑亮亮的烏金居然越挖越賠,人均收入越挖越低,河流、空氣越來越臟。山西人犧牲了環境,如果得到了發展倒也罷了,結果卻很殘酷:1999年山西人均收入全國倒數第一。 

  山西人心里很清楚,這樣挖下去肯定不行,但是山西經濟轉型之難,我不知道還有哪個省更難的。山西現在在資金、交通、人才、工業體系、人文環境等方方面面都不占優勢。國家不可能大規模的投入資金到山西,山西還不算是西部地區,幾乎一切都要靠自己。目前的山西,除了重化工等極少數行業,想搞高科技項目是不現實的,普通產品已經沒有先發優勢,現在又是結構性過剩,就算上新項目,出來的東西賣給誰?現在的山西,已經陷入了不搞項目是等死,搞項目是找死的程度。 

  山西之痛,第六是社會環境的糟糕。大量的小煤礦,不但破壞了山西的自然環境,還破壞了山西的社會環境。開始小煤礦是國家鼓勵的,后來因為出的事故太多,當然最本質的還是煤炭供大于求,國家開始治理小煤礦,但是已經為時已晚,小煤礦已經跟地方各種勢力相結合,已經是個牽一發動全身的東西。現在還開著的小煤礦,就象電視里說的一樣,大多數都是腐敗的產物。要知道這幾乎是全省性的,你說怎么治理?全關了,說的容易,那么多地方勢力吃什么?何況,部分老百姓也不愿意關掉,靠著煤礦的微薄收入,可以勉強糊口。山西這幾年出的事情真不少,今年好象又是‘全國領先’了,這些事情,大家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地方惡勢力的猖狂,這個惡勢力,完全包括地方政府,因為地方政府的利益,說的更明白一點是地方政府里的官員的利益,幾乎是跟礦主一致的。 

  以現在山西的社會環境,招商引資是件艱難的事情。如果沒有較多的外來資金進入,山西的產業調整是注定萬分艱難的,弄不好,就是個惡性循環。如果想要避免惡性循環,山西人第一要加緊做的就是快點對內開放。山西目前的當務之急不是對外開放,說白了吧,除了部分國家主導的大能源項目,其他的項目,外資進入山西的極少,這一點,在五六年內,沒有改變的可能。 

  我知道很難,但是山西人真的應該注意發揮民間的才能,不要再搞政府主導了,山西政府主導了這么多年,事實已經證明,是徹底失敗。 

  山西之痛,第七是山西人變的膽小怕事,有口飯吃就不怎么愿意出去。我曾經到山西長治地區的一個煤礦去過,由于煤礦離城較遠,來回不方便,而且那個煤礦不錯,有自己的賓館,條件還可以,就住在礦上了。賓館里很多小姑娘,都是20歲左右,有幾個長的相當漂亮,干活也挺勤快。時間長了,大家熟悉了就跟她們聊天,我問她們,這里的收入這么低,為什么不出去打工。她們說,這里收入雖然低,但是本鄉本土的安全,出去了不知道會出什么事,看電視上外面亂的很,女的更是危險。我說電視里說的當然是特殊點的事情,普通打工妹拍她干嗎,外面打工是辛苦,但是可以長見識阿。她們笑笑,沒說什么。 

  我發現,封閉性社會必然導致百姓對外面有恐懼感。因為她們不了解,很多人不敢邁出第一步。剛改革開放的時候,中國農民剛開始進城時,村里先走出去的人到哪里,往往后出去的人就也去那里。他們需要有自己熟悉的生活圈子,而且他們的意識里,肯定認為本村已經有人去過那個地方,估計那個地方問題就不大。 

  我還發現,封閉性社會必然導致部分百姓狂妄自大。山西因為有煤炭資源,很多最危險的挖煤工作是外地人去做的,因為老板不愿意找本地人,那樣出了事情代價太高。就因為這個,部分百姓還認為山西很不錯,認為很多人到山西來打工。這一點,總讓我想到改革開放前的中國百姓,認為西方國家的百姓吃不飽穿不暖,等著我們去解放,這個當然有政府惡意宣傳的原因,但是社會極其封閉顯然是個重要原因。 

  從山西的例子可以看出,一個地方,如果經濟發展道路選擇失誤,如果不重視教育,如果不重視民間的能動性,如果社會秩序混亂,利益分配不公,思想保守封閉,會產生多么嚴重的后果。 

  談了山西的不少問題,有些很黑的事情,我這里沒談。第一寫累了,第二山西人是對得起全國人民的,解放這么多年,貢獻那么多煤,不容易,留個面子吧。可能有山西的朋友看到,我并不是要跟山西過不去。只是想談談山西存在的問題,山西人是被剝奪的一個省份,我作為江蘇人,有時候都覺得有點歉意。文章里寫山西不正確的地方,山西的朋友請指正。

本文作者:,摘自北大未名BBS站 http://bbs.pku.edu.cn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05-11-09 )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山西紀實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