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哭泣的山西

  “山西,簡稱晉,位于太行山以西,是黃土高原的東部,習慣上叫山西高原,全省面積十五萬多平方公里,人口二千七百五十萬。山西省素稱煤鐵之鄉,是我國重要的煤炭基地,鋼鐵,機械,紡織等工業在全國均占重要地位。雁門關以南是我國主要麥棉產區,以北以谷子、莜麥、胡麻等作物為主。山西的旅游資源豐富,宋代以前的地上古建筑約占全國總數的70%多,被譽為古代建筑的博物館。另外,山西的土特產繁多,較為著名的有杏花村汾酒、竹葉青酒、老陳醋、清徐葡萄、平遙牛肉、柳林紅棗等。”這幾段話摘自中國地圖冊中介紹山西那一章。從文字上看,這里所描述的應該是一塊富庶之地。的確,歷史上的山西是塊人杰地靈的好地方。遠古時代的“堯都平陽”、“舜都蒲坂”、“禹都安邑”均建于此。隋末的李淵父子也正是從這里出兵統一中國并建立的讓漢民族引以為豪的“大唐盛世”的。到了清末民初時,山西票號的昌盛更使得山西富甲一方,成為了當時全國的金融中心。老天爺也似乎特別青睞山西,在這塊曾經誕生過王維、柳宗元、司馬光等文人墨客和重耳、關羽、武則天等諸侯將相的土地下面蘊含著讓其他地方的人們垂涎的礦產資源。山西已探明儲量的礦藏有煤、鐵、鋁、銅、鉬、鈦、鎵、鉛、鋅、金、銀、鈷、石灰石、粘土、石膏、芒硝、鎂鹽等49種,礦區達620處。其中煤、鋁土、耐火粘土、鐵礬土、珍珠巖、鎵、鉑的儲量居全國之首;金紅石、鎂鹽、芒硝的儲量居全國的第二位,鉀長石儲量位列第三;鈦鐵、熔劑石灰石的儲量居于第四;長石、石膏、鈷、銅、鍺、金的儲量在全國名列前茅。在過去的那些鄉土時代里,山西人憑借他們的勤勞智慧,讓山西成為了中國歷朝歷代經濟最發達的省份之一。新中國成立后,山西人開始無私的用這些原本屬于他們的甚至是那些應該屬于他們子孫的的資源支持著全國其他地方的建設,正如一個作家所說的那樣“山西用它的光和熱溫暖著全國。”解放后到改革開放前的那段日子里,得益于過去還算雄厚的工業基礎,山西經濟在國內尚能處于中等水平。但是現在,山西落后了。山西人均GDP排名在1980年到2001年的20年內下降了9位;城鎮居民收入長期滯后,1980年排位第23,1998年排到第29。1999年,2000年則連續2年全國倒數第一。曾經讓山西人引以自豪的歷史正在讓現今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隱隱做痛,也許只有那些散落在山西各地的歷史遺跡和已經敗落多年的廠房還在默默的講述著這片黃土地上曾經有過的輝煌。
  當汾河的水緩緩流入太原市的汾河公園,讓太原的這條短短10公里長的河道讓人看起來重新象條河的時候。太原的市民曾為這久違的河水歡呼,很多人爬在橋頭整整等了一天來迎接它的到來。改造后的汾河兩岸綠樹成陰,芳草萋萋。但除了山西人,沒有其他什么人知道這條景色綺麗的河只不過是個蓄水池而已。山西人用自己的智慧再一次粉飾了自己那本已破敗不堪的面子。山西真的太缺水了!規模越來越大的礦山開采已經讓山西的地層蓄水結構遭到了嚴重的破壞,其直接結果是地表塌陷和地下水位的迅速下降。現在山西全省河川徑流量僅為114億立方米,與全國各省比較,占倒數第二位,僅比寧夏多一些,人均占有水量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在2003年的10月2日,有過這樣的一條并不引人注目的報道,“北京首次從山西冊田水庫向官廳水庫調水5000萬立方米水,相當于25個昆明湖的水量。晉水進京是歷史上兄弟省首次向首都集中輸水。”嗚呼,山西,在自己瀕臨滅頂時還無私的將僅存的那點點給養奉獻給別人。這讓人不由的想起了1994年山西人為“引黃入晉”工程募捐時的那一幕,這些所謂的募捐款項均是從個人工資中扣除,募捐的原由很簡單,工程是山西的,耗費的巨額款項只能由山西自行解決。聯想到當前在建的國家歌劇院、國家體育場等等大型項目,山西人的生存似乎遠沒有些那些可以為國家增光的工程重要!用山西煤炭溫暖著的那些人恐怕難以想象山西相當一部分礦工家屬生活用水常年是靠礦井排出的廢水來維持的。在水資源嚴重匱乏的同時,山西境內幾乎所有的河道都受到污染,受污染河流長達三千七百五十三公里,其中超三類污染河道占百分之六十七點二,嚴重污染超五類水占總河長百分之四十五點八。山西僅有的那么點地下水不同程度的遭到多種有害離子侵蝕,礦化度,總硬度大幅度提高,有些有害物質甚至嚴重超標達26倍。新世紀的太原,那些曾經寄托著老太原們孩提時代美好回憶的沙河、虎峪河、玉河早已變成了一條條讓人掩鼻的臭水溝。而整個山西,除了一些河流的源頭部分,已經找不到象樣的河流了。當眼看著山西的子孫們即將需要借助圖片來認知什么是河的時候,作為他們的先輩,不知該作何感受。
  站在山西任意一條鐵路線旁都會看到一列列裝滿煤炭呼嘯著東去南下的列車。2003年開始的全國性缺電已經影響到了整個國家經濟的安全,國家需要更多的煤炭來保障不斷增加的發電機組的正常運行。北京、上海、廣州、杭州、所有你能想到的中國經濟發展的龍頭地區都在缺電。對于那里的人來講,如果山西的煤炭不能足量及時的運到的話,他們的幸福生活將會無情的離開他們,2004年的這個讓他們感覺到比任何年份都熱的夏天似乎正在驗證著他們的憂慮。電荒仿佛讓山西一夜間又重新成為了塊香餑餑。事實上,煤炭產量占全國的四分之一的山西,其調出量現已占到了全國的四分之三以上!為了保障電煤的外運,2004年上半年,山西其他貨物的請車滿足率通常都不到10%。太原鐵路分局現在每天有6400個車皮,去除必須保證的重點物資外,僅剩下300多節可用于運輸其他貨物。那些包括不銹鋼、儀表、電器、五金件等等在內運不出去的產品的附加值遠比電煤高出很多,山西在這方面的損失又能由誰去承擔呢?市場需求的擴大必定會刺激價格的上揚,這是市場不變的法則。而山西煤炭的價格似乎習慣了游離于這條法則之外,它的每一次提價企圖都會淹沒在那些使用山西煤炭的發達省份無盡的責難中。山西在那些正在使用山西煤炭的省份的心目中被定位為他們取之不完用之不盡的資源庫,他們在遭遇危機時總是會用計劃經濟的思維來審視山西。他們知道在與他們的沖突中,山西是始終如一的弱者。他們眼中的煤炭成本只是用計算機上那么簡單的一加,他們不會去考慮開采引發的生態災難,也不會去考慮大大小小礦難中的那些陰魂。或許是他們認為山西已經掙的夠多了,抑或是他們已經太習慣于山西的奉獻了。
  山西是個很奇怪的地方。與德國的魯爾區,澳大利亞的新南威爾士這些煤炭產地在所在國占有無可比擬的經濟地位相比,同樣以產煤聞名的山西顯的如此的另類——山西有資源,但卻如此的落后。在全國各省區農村貧困人口情況調查表中,山西省農村貧困人口的比例是8%,排全國的第五位;在各省基本生活保障線以下城鎮貧困人口規模的統計中,山西省城鎮貧困人口的規模占到了7.17%,全國排名第七位;在全國農村貧困發生率統計中,山西赤貧狀況的發生率是中部省份最高的,達到了24.3%;在全球化指數的對比中,山西的全球化進程指數是35.49%,而同期的廣州是364.93%,天津是208。78%;在全國生態脆弱程度比較中,山西屬于極強度生態環境脆弱區;中科院中國可持續發展報告中,山西的可持續發展能力排在全國倒數第五。山西落后的印象似乎在2003年有所改變,在這一年中,山西省GDP比上一年增長12.5%,增長速度在全國居第五位,創近十年來同期最高水平。但是,如果我們稍做分析的話,這組數字又是那樣的令人不安。在這一年里,煤炭、電力、冶煉、化工等高污染高耗能的行業為山西GDP增長的貢獻率創記錄的達到68%!山西的產業結構看來沒有什么改變,只不過我們采掘資源的速度更快了罷了。我們也不妨將山西與國內其他省份做個比較,當山西人為其GDP達到2445億元而振奮的時候,廣東省的數字是13449億元、山東12430億元、江蘇12451億元——這就是差距。當山西低價輸出資源,又高價輸入消費品的時候,這種差距是那樣的順理成章。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中央在確立西部大開發戰略的時候,山西居然沒有被列在內。難怪山西人自我調侃到“山西不是個東西。”萬幸的是,那個大開發戰略到目前為止除了修了幾條貫通東西、南北的高速公路和輸油管線外,還沒有其他什么更讓人注目之處,不然山西真的要被貽笑大方了。
  如果因為山西落后就說山西人都是窮鬼的話,那也的確冤枉山西了。山西歷來就不缺乏富豪,改革開放后的山西同樣如此。與先輩們走西口,闖關東歷經各種磨難進行資本的原始積累所不同,當代的山西的富豪只用了不到20年的時間就已經讓國內其他地區的人們所側目了。沒有什么秘密可言,工業社會對資源的巨大需求造就了山西的富人階層。在山西,哪怕是在最貧困的地方你都可以見到掛著當地牌照的奔馳、寶馬呼嘯而過的情景,車的主人們絕大多數是煤礦或是焦化廠的老板們。豪華的坐騎、堂皇的宅院與張狂的言語一道彰顯著他們的氣派。在這塊已經千瘡百孔的土地上,他們是那么的與眾不同。他們可以購買與他們身份相襯的任何東西,可以將他們只有十幾歲的孩子送到國外接受良好的教育,甚至可以為他們所包養的二奶一擲千金,他們再也不用象本鄉本土的其他人那樣為子女們上學或是家人醫病所需的費用傷神了。財富向這一小撮精英聚集的時候,他們不會去想他們賴以制富的這些資源是不會再生的,不會去想這些資源原本有屬于同樣生活在這里的其他人的一份,更不會去考慮應該為這片養育了他們的土地做些什么。當財富聚斂到一定程度時,他們開始厭倦這里的荒山,污濁的空氣和那些由于貧窮而日益呆滯的眼神。于是,在京滬等大都會或是蘇杭等花園般的城市里,屬于山西人的房產成倍增長著,每年從山西流出的資金居然高達了數百億元。這些已經或是正在舉家遷移的山西富豪們遲早會融入當地社會,最終他們的子孫們也不會再將自己歸為山西人,沒有人愿意去預測山西在那個時候會是什么樣子。但是就連山西人也開始放棄山西的時候,這塊具有三千年古老文明的黃土地上的希望會在哪里呢?
  黃河一直被譽為中華民族的搖籃,山西不正是守侯在搖籃邊的那位母親么?這位原本也光彩照人的的母親現今已氣息奄奄,無人憐,無人愛。我仿佛看到了她消瘦的身影,她在掙扎著為她的孩子們擠出或許是最后的一點點乳汁,她眼里分明含著淚水。是的,她在哭泣,默默的……

本文作者:以色獵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04-10-06 )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山西紀實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