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舊高速公路太原武宿收費站

2500年,誰的太原城

  2500年的意義

  2003年,太原市建城2500年,這已經為很多太原人乃至山西人知曉和樂道了。對于歷史,人們有計算著時間紀念的習慣。距今較近的,紀念1周年、2周年、3周年……遠一點,紀念10年、20年、30年……再遠,便紀念100年、200年、300年……以至于1000年、2000年、2500年……這種紀念日確定的方式本身就意味深長。譬如我們把今年所有與我們這座城市有關的紀念日全部列出來,我們會發現,由近及遠,自古到今,我們在一年內集會、歌舞、研討、作文以紀念的,有2000年前的一場戰爭,200年前的一次瘟疫,20年前的一項法令,兩年前的城市改造……在看似無關的各種紀念中,我們會逐漸找到今天我們存在的由來。今天的城市,今天的生活,今天的我們自身,都是歷史的積淀,我們別無選擇地生活在對歷史對傳統的繼承中。兩年前留下來的大多是物質,兩千年前留下來的更多的是精神,這些對于我們都是同樣重要。

  2500年,對于一個個體的人來說,也許太遙遠、太渺茫了;如果從一個古老家族的家譜上去解讀,我們便可以看到一個漫長的血脈相承,生生不息的過程,看到造化和先祖賦予每一個生命的艱難和期望。而我們現在是將這2500年和這座古老的城市,這塊滋養了一方文明的山川土地聯系在一起,以我們生命的短暫去理解她的久遠,以一輩輩傳承下來的間接的記憶去揣摩她的履歷,于是我們發現了這座城市的生命,發現了她的精神和性情。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許會發現屬于我們自己的過去和未來,因為,生命之間的包容對小的生命意味著一種宿命。

  所以我們紀念太原建城2500周年,我們回顧、解讀這座古老城市的文明歷程,并不是為古人擔憂,或是向世人炫耀,它的意義在于站在城市文明、民族歷史的角度對我們今天城市的再認識,對我們白身的再認識,以及對我們民族、社會思考。

  帝王太原

  據說全國共有三座龍城,廣西柳州、河南濮陽和山西太原。與另外兩座城市得名于美麗動人的傳說不同,太原,這片曾經凝聚著王者之氣、成就帝王霸業的龍興之地則是因為造就了一個又一個真龍天子而被當之無愧地譽為龍城。龍城太原,因帝王而建,與帝王一起咤叱青史,也為帝王所累而屢遭兵燹甚至毀于一旦。

  上世紀的最后一個龍年,在太原金勝村出土了一座是迄今為止所見春秋時期等級最高、規模最大、隨葬品最豐富、保存最為完好的墓葬。春秋時代,九鼎象征著周天子的王權,七鼎代表的是諸侯王,但這位擁有兩組七鼎的墓主人,卻并不是晉侯,三重漆棺里沉睡著的無冕之王,是晉國正卿趙簡子。

jyyz.jpg (20855 字節)

太原金勝趙簡子墓發挖現場

  在晉國六卿專權的激烈角逐中,深謀遠慮的趙簡子為了使歷經苦難的趙氏家族避免重蹈“下宮之役”的復轍,命令家臣董安于在遠離其他五卿勢力范圍的懸甕山下、晉水之濱建造城池,因其位于晉水北方,而稱之為晉陽。這一年,是公元前497年,距今整整2500周年。

  晉陽城剛剛誕生,就接受了戰火的洗理,晉國六卿中的范氏、中行氏在晉陽城下走向了覆亡。40多年后,同樣是在晉陽城下,秉承先父遺志的趙襄子將另一位晉國正卿智瑤的頭顱漆成了酒具,從而確立了三家分晉的政治格局。

  趙簡子與趙襄子,以他們共同澆鑄戰國時代近200年光輝燦爛的趙文化基業的“簡襄功烈”而使后人問心無愧地將他們列入帝王的行列之中。

  雖然是問心無愧,但趙簡子與趙襄子畢竟是無冕之王,太原成就第一位真龍天子,卻是在200多年之后。當年,八歲的劉恒依偎在母親薄姬的懷中來到晉陽做代王時,絕不會想到17年后他會從這里入主漢宮,開創了“文景之治”的煌煌盛世。

  漢文帝將太原稱為“龍潛之地”,而另一位亂世梟雄而視太原為“霸府”,他就是高歡。這個騎著岳父的戰馬參加鎮軍的窮小子在南北朝軍閥混戰的烽煙中脫穎而出,最終憑借晉陽左右北魏朝政,奠定了北齊基業,被他的子孫尊崇為高祖神武皇帝。

  雖然北齊定都于鄴城而晉陽只是別都,但歷代北齊皇帝每年都有很長時間在晉陽宮處理政事,晉陽成為北齊實際的政治和軍事中心。從史書上我們可以頻繁地看到:北齊皇帝一次次從晉陽出發征討北周和北方的幾個游牧民族,又一次次在戰爭結束之后率軍返回晉陽。

  高氏家族也如同后世晉商們不遺余力地建設自家大院一樣營建著別都晉陽,高歡建設了晉陽宮;高緯在春秋時代的古晉陽城中建設了大明宮,城中之城的古晉陽城因此被稱為大明城;幼主高恒修建了壯麗的“十二院”,其豪華程度超過了鄴城的皇宮。晉陽城中的霸府風云早已在那場沖天的大火中無處追尋了,但晉祠的山水、天龍山上的石窟、蒙山的大佛、童子寺的燃燈塔前,我們依然能夠憑吊到高家子弟的故園春夢。

  如果說劉恒入主漢宮得益于上天與命運之神的垂青,那么,李淵起兵太原定都長安則完全是其勇敢接受時代的召喚積極進取的結果。當世襲唐公的李淵被隋煬帝任命為太原留守而來到晉陽不久,就意味深長的對次子李世民暗示道:“唐公是我的封號,而太原正是過去唐國的屬地,現在讓我來這里,真是天意呀。”僅僅一年之后,李淵就與他的將門虎子們率領三萬精兵誓師起兵,進取長安,為歷史留下了光彩奪目的盛唐氣象。

  太原起兵30年后,唐太宗在東征高麗的班師途中回到了晉陽城。感慨著“飛鳥過故鄉尚且躑躅徘徊”的李世民沒有忘記少年時代在晉陽城中游歷過的一景一物,晉陽城也不會忘記這位杰出帝王在這里贏得的“太原公子”的雅稱,晉祠的貞觀寶翰亭內,《晉祠銘》行書碑與“文章千古事,社稷一戎衣”的對聯將永遠彰顯他的文治武功。

  “王業所基,國之根本”的太原得到了唐朝歷代皇帝的垂愛,做為“天王三京”之一的北都,晉陽城被營建成僅次于長安、洛陽的全國第三大城市,沿汾河兩岸形成一個古代罕見的巨大的城市集群,整個城市周長四十二里,僅城門就多達二十四座,東、西二城并列汾河兩岸,中城跨汾居中,西城內囊括大明城、新城、倉城三座子城于城中,民間所謂“里三城、外三城”。北都太原,成為唐王朝的政治之都、軍事之都、文化之都。

  太原軍事之都的戰略地位集中表現在唐末五代的紛爭亂世。憑借擊敗黃巢、克復長安中的首功,沙陀將領李克用受封晉王來到太原,隋煬帝、唐高宗即位前都曾被封為晉王統領并州的史實激蕩著他的壯志雄心,李克用以此為根據地與以汴州為根據地的朱溫展開了長達四十年的晉汴爭戰。

  “雄名凜凜振沙陀,為國功深奈老何。多少三垂岡上恨,伶人哪進百年歌。”華發早生的李克用壯志未酬便病逝晉陽,彌留之際以三支箭代表三件未能完成的功業托付給了愛子李存勖。李存勖,這個中國古代皇帝中少有的個性鮮明、生氣勃勃、光彩四射、極具個人魅力的傳奇人物,不僅實現的父親的全部遺愿,并且建立了后唐,追謚父親為武皇帝。

  李唐從太原起兵創立了三百年基業,朱溫篡奪唐室江山之后,李存勖又是憑借晉陽根據地攻滅后梁,因此在史學界留下了太原為唐朝復仇的說法。

  從后唐開始,三任北京留守石敬塘、劉知遠、劉崇前赴后繼,先后憑借太原建立了后晉、后漢、北漢王朝,從底層士卒走入了真龍天子的行列。一些學者認為,一部紛爭五代史,實際可以當作建都于開封或洛陽的中央政權同以太原為根據地的割據勢力激烈斗爭的歷史來看,這種一次又一次的激烈斗爭,在相當長的時期內,都是以太原割據勢力的勝利而告終的。

  北宋王朝的建立使得結束戰亂重歸一統成為可能,但弱小的北漢小朝廷在趙匡胤、趙光義兄弟“三下河東”灼灼逼人的攻勢下卻依托晉陽頑強地抗爭了19年。然而,孤城難拒百萬雄兵,北漢皇帝最終在四面楚歌之中納表稱臣,當志得意滿的宋太宗踏入了這座桀驁不馴的城市時,“薛王出降民不降,屋瓦亂飛如箭鏃。”此時他才發現,自己可以擁有晉陽,但卻永遠無法征服頑強不屈的太原百姓,宋太宗開始認真審視這座千古重鎮。

  “表里山河”、“拊天下之背而扼其吭”的地理優勢和過去以北方為重心的政治結構決定了山西在中國古代史中的重要地位。是故,“天下形勢,必有取于山西。”,“京師之安危,常視山西之治亂”,而“東帶名關,北逼強胡,年谷獨熟,人庶多資,斯四戰之地,攻守之場也”的太原,自古就是“河東之根本”,因而山西之形勢,必有取于太原,山西之安危,常視太原之治亂。是故,春秋晚期、十六國北朝時期和唐末五代三個混亂的分裂時代,軍事重鎮太原,對于黃河流域的中原地區,以至于全國的政治、軍事局勢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最令宋太宗不能容忍的,是太原“龍城”的美譽,要知道,謀反與叛逆自古以來就是封建王朝視為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京城里自視為龍的真龍天子們最害怕的就是別的地方出現他們的同類,屢屢抗拒中央政權、成為封建軍閥割據中心、“盛則后服,衰則先叛”的太原,越來越不容于統一的新王朝。龍城太原,在劫難逃。

  晉陽失陷不到半個月后,宋太宗下令火燒晉陽。新城、倉城、大明城,西城、東城、連城,里三城外三城的四十里繁華都市燃起了熊熊烈火,火燒之后,宋軍又引晉水和汾水沖灌晉陽,最終使這座歷經1476年的千古重鎮在太原百姓的血淚與后人無奈的感慨之中化為了一片廢墟。豪華壯麗的大明宮與晉陽宮,銘刻著唐王功業的起義堂和受瑞壇,血肉鑄就的澄空大佛,那么多輝煌的建筑和燦爛的文化,如此輕易地化為灰燼永遠地消失在歷史的煙塵之中,只剩下一千年后一腔無人共鳴的悲憤。

  不僅如此,宋軍還削去了系舟山的山頭,稱為拔龍角,以破壞太原龍脈,后來重建太原城時,也只修丁字街不修十字街,為的就是要“釘”死太原龍脈。

  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晉陽古城在經歷浩劫之后,依然為我們留下了古城營村、南城角村、城北村、羅城村等一些依稀可以追尋到模糊線索的地名。漫步于古城營村,我們仍然可以找尋幾百米的晉陽古城墻遺址,那綿延的夯土殘垣和它身上茂盛的灌木叢,一如當年太原百姓不愿屈服的鐵骨脊梁。

  將相太原

  公元前497年,戰爭的烽煙無情地籠罩著晉陽城。這一年,董安于剛剛完成對晉陽城的修建,為了索還用以充實晉陽的500家衛國奴隸,趙簡子與邯鄲趙稷發生內訌并最終引發晉國六卿之間的第一輪權力兼并。晉國大臣沒有人不知道刑鼎上“始禍者死”的律法,董安于也不例外,但為了避免“下宮之役”的悲劇重演,他向趙簡子請纓決戰。就在范氏、中行氏與趙稷的軍隊圍困晉陽的時侯,共同的政治利益使得其他四卿結成聯盟,始禍者范氏、中行氏逃亡朝歌。與此同時,智文子也向趙簡子發出了追究董安于責任的要挾。董安于坦然道:如果我的死能夠換來晉國的安寧和趙氏的安定,我又何必吝惜自己的生命。董安于修建的晉陽城能夠解救趙氏于危難卻救不了自己,他自縊之后還被曝尸街市,成為權力斗爭的犧牲品。

  董安于去世近半個世紀之后,在新一輪的兼并戰爭中,智、魏、韓三家聯軍兵臨晉陽城下。當時城中的物資儲備不足以支持長期戰爭,張孟談告訴趙襄子,當年董安于修建晉陽城時,城內建筑全部以銅為柱,以荻蒿主竿做墻骨,而銅柱可以用來鑄造兵器了箭頭,荻蒿可以用來制作箭桿,深謀遠慮的董安于再一次拯救趙氏于倒懸。堅守一年之后,智瑤決開汾水、晉水沖灌晉陽,洪水淹到距城頭三版的地方。就在晉陽危在旦夕之時,張孟談星夜縋城而下,乘一葉扁舟潛入韓、魏兩家軍營,陳述唇亡齒寒的道理,一夜之間便完成了利益集團的重新組合。智瑤最終在晉陽城下身死族滅,趙、魏、韓從此奠定了三分晉國的基礎。

  三國兩晉南北朝是繼春秋戰國之后的又一個亂世,西晉王朝曇花一現的短暫統一沒有維持多久,匈奴貴族劉淵就橫掃山西,昔日的軍事重鎮晉陽,在匈奴軍隊與饑荒的雙重攻擊下,成為一座淪陷異域的空城。

  時勢造英雄,板蕩識忠臣,一個太原歷史永遠銘記的英雄——劉琨就在這個時候橫空出世。接任并州刺史的劉琨結束了金谷園里呤風弄月的詩人生活,擦去眼角的英雄淚,告別京城,率領一支千余人的孤軍一路輾轉,進軍晉陽,去實現聞雞起舞時立下的錚錚誓言。

  劉琨完成對晉陽城的擴建之后,擊退了匈奴軍隊的一次次進攻,并以此為根據地開始組織反擊,這樣的努力,直到西晉滅亡、北方八個州全部淪陷之后也始終不曾懈怠。但是,無法選擇時代的劉琨注定就是一個悲劇人物,西晉皇族的暗弱無能,東晉皇帝的偏安一隅,晉末北方群雄并起的混亂,都決定了任何人身陷四面胡歌之中很難有更大的作為。從劉琨朝辭廣莫門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決定了他的悲劇命運,他所有的努力都只不過是使自己的結局更為悲壯。

  雖然晉陽城在堅守十年之后最終淪陷,始終不愿離開的北方的劉琨灑盡了一腔熱血,但無論是當初的臨危受命,義無反顧的進軍,還是后來的孤城喋血,一次次克復中原功敗垂成的不懈努力,詩人劉琨,樹立起了一座英雄的豐碑。

  同樣是困守孤城,同樣是無法選擇時代的李光弼顯然就幸運得多。當太子李亨靈武自立之后,為了打通進軍朔方的道路以徹底擊毀流亡的唐朝廷,安史叛軍三路人馬共十萬人會攻太原,而此時,河東節度使李光弼麾下精兵都已經趕赴朔方護駕,太原只剩下團練不足萬人。

  但安史叛軍昔日勢如破竹的虎狼之師卻不得不停下了他們的腳步,這得益于晉陽的宏偉城池與李光弼的治軍嚴謹和指揮有方。不久,安祿山被他的兒子安慶緒殺死,叛軍軍心動搖,李光弼率領唐軍全線反攻,歷時一個多月的太原保衛戰以唐軍大獲全勝而告終。李光弼后來又擔任過太原尹、北京留守等職,這位大唐名將與太原還是頗有淵緣的。

  在協助李光弼堅守太原的幕僚中,當時擔任太原少尹的并州祁縣人王縉后來兩度出任宰相,他的兄長就是著名的大詩人王維。

  五代亂世是太原歷史上最為輝煌的時代,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概括這一時期的太原,那一定是“龍騰虎躍”。亂世出英雄,與層出不群的真龍天子交相輝映的,是五代與北宋初年弛騁沙場、叱咤風云的太原虎將。晉陽城高大的城墻下,當初和晉陽城中的百姓一樣平凡的他們或富貴,或貧賤,有的甚至只是游蕩于古城街巷之間的市井無賴,他們相互之間或許早已熟悉,也許擦肩而過卻無緣相識,但這個令人熱血沸騰的時代為他們創造出如此之多的機會,使他們一朝崛起于衢陌之間而功成名就,以至于五代頻繁的戰爭中,攻守雙方常常都是各為其主的太原籍將領,正是他們個人的傳奇故事為這個亂世增添了光彩,他們戎馬倥傯的攻戰征伐書寫了五代史中的極為耀眼的一部分。

  李嗣源、石重貴、郭威、慕容彥超、慕容延釗、李筠、李重進、吳庭祚……這些都是五代史中咤叱風云的人物,但他們卻集中在短短幾十年的時間里或涌現于太原或成名于太原,不能不說是一個令人贊嘆的特殊現象。

  公元 919年,孟昶出生在藏龍臥虎的晉陽城,這一年,12歲的太原人王全斌從岢嵐回到晉陽,他們的父親,都是李存勖的麾下大將。四十多年后,孟昶已經是后蜀皇帝,而王全斌則率領三萬精兵揮師入川,與他正面交鋒的,很多都是當年隨同孟昶父親孟知祥入川的太原籍將領。王全斌自開封出師到后蜀投降,前后僅用六十六天,進軍之神速,為歷代所少見,只是不知王全斌與孟昶的他鄉相遇是否會回憶起當年晉陽城的依稀往事。

  雖然這些太原虎將的戰功煊赫于青史,但他們在民間的影響,卻不及另外兩個太原籍將門世家,那就是家喻戶曉的楊家將和呼家將。有趣的是,當年宋太宗三下河東時,楊家將與呼家將卻分別是攻守雙方,楊業是北漢小朝廷最后卸甲的將領,而呼延贊則四次從攻城云梯上摔下,血染征衣。在攻城的宋將中,不乏太原籍將領,這其中還有后來跟隨楊業戰死在陳家谷的王貴,宋真宗章穆皇后的父親郭守文等。

  毀滅晉陽三年之后,出于國防的需要,宋太宗命潘美在晉陽故城東北三十里汾河對岸的唐明鎮新建城池,這也正是今天太原市所在的位置。宋代這座沒有包磚的太原城周長不過十一里,只有四座城門,當年周長四十二里共開二十四道城門的晉陽城此時已成為后人夢中再也難以觸摸的海市蜃樓。但趙宋王朝統治者不曾想到的是,他們處心積慮防備的太原卻在此后的戰爭中堅強地護衛著宋室江山。

  當六萬金朝西路軍一路暢通無阻地直抵太原城下時,駐節太原的宣撫使童貫望風而逃,行伍出身的王稟率領三千弱旅與太原知府張孝純義無反顧地肩負起阻擊金軍的重擔,但他們艱苦卓絕的抵抗得到的卻是趙宋王朝的無情嘲弄,面對金朝東路軍兵臨城下的威脅,宋欽宗下詔割讓太原、中山、河間三鎮。太原軍民拒絕接受這道屈辱的詔書,金軍開始了對太原的長期圍困,在此期間,宋朝禁軍和地方部隊多次組織救援太原,但一次次占盡優勢的救援都在宋軍可笑而不可思議的荒唐指揮下大敗而歸。人相食,意味著一座孤城的堅守已經支撐到了極限,八個多月后,太原最終陷落,張孝純被俘,三十余名太原官吏殉國,王稟背負著宋太宗御容突圍出城,被刺數十槍后投汾河殉城。

  有句俗語說:山東出相,山西出將,這是因為山西包括太原重要的戰略地位為將帥們提供了比文官們更廣闊的表演空間,以至于大唐名相鄭從讜與他治理晉陽的“小朝廷”都相形見拙,但這并不妨礙太原出現一位又一位震動朝野的名宦。

  古城太原衢陌縱橫的幾百條街道中,只有一條是以人名命名的,它就是狄梁公街,當年的狄公祠,就座落在這條長不過二百米的小街上。大唐名相狄仁杰的故事為人們所熟知,清代的《狄公案》和荷蘭作家高羅佩的《狄仁杰斷案傳奇》更使他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狄仁杰留給今天太原人的印跡還有很多,在太原狄村,有一株相傳是狄仁杰母種植的古槐,在距狄村三公里的王家峰村,則出土了狄仁杰四世祖狄湛的墳墓。

  太原的另一位名臣是王瓊,明武宗這個浪子皇帝當政的一片混亂中,正是他慧眼識得王陽明,從而迅速平息了寧王叛亂。王瓊在年過花甲之時因為政治斗爭而遭受排擠,因此產生回故鄉頤養天年的想法,王瓊之子于是在晉水之源修建了“晉溪園”,其原址,就是今天晉祠的晉溪書院,晉溪書院后,建有王瓊祠,祠前兩株高大的銀杏樹,相傳為王瓊親手所植。

  說到太原的歷史,閻錫山是一個絕對無法回避的人物,他既是國民政府在山西的封疆大吏,同時又是行割據之實的亂世諸侯,從1911年太原起義到到1949年倉皇辭廟,對山西38的統治時間超過歷史上的任何一個軍閥。閻錫山的割據統治,客觀上也為山西提供了一個相對安定的發展環境,為山西贏得“模范省”的稱號的同時也給太原留下了“小北京”的美譽,太原的工業基礎也正是在那個時期奠定的。

  百姓太原

  太原建城的歷史有2500周年,太原百姓也就有2500年的故事流傳。在中國歷史上,太原百姓是一個非常特殊、極具個性的群體,北地近胡的地理環境和頻繁的戰爭使得他們精于騎射、任俠尚武,并最終鑄就了勇武、勁悍、頑強不屈的精神品格,很少有一個城市的居民能象他們這樣擁有如此鮮明的群體特征,即使晉陽城被毀滅了,太原百姓在殘酷的戰爭中幾次被屠戳一空,但這種精神依舊傳承了下來,與這座英雄城市共存天地間。

  關于太原百姓的這種精神品格,為歷代朝野所公認,史書上也屢有記載,它甚至出現在朝堂國政的激烈辯論之中。唐武宗會昌三年,一支途經晉陽調防的軍隊因為封賞不足爆發兵變,在皇帝與高官們的決策討論中,馬元良稱:“太原人剽悍尚武,人人可以從軍上陣。”他的這番話也得了殿上官員的一致認同。在南北朝與五代亂世,封建軍閥的謀臣與部將們多次向主帥提及太原百姓的勇武,“和平時期耕種勞作,戰亂一起便加入行伍”的太原百姓成為他們割據稱霸的有力保障之一。

  在漫長的封建年代里,太原子弟戍邊者極多,他們豪情迸放,馳騁沙場,千里覓封侯,這也正是太原名將輩出的原因。隨手翻開詩集,我們就能得到印證。唐代常建《塞上曲》中有云:“翩翩云中使,來問太原卒。百戰苦不歸,萬頭怨秋月……”太原詩人王昌齡《塞下曲》中有云:“從來幽并客,皆向沙場老。莫學游俠兒,矜夸紫騮好。”梁虞羲《詠霍將軍北伐》中有云:“涼秋八九月,鐵騎入幽并。”唐代劉濟《出塞曲》中有云:“倚是并州兒,少年心膽雄。一朝隨百募,百戰爭王公……”

  在唐代,以太原籍士卒為主力的河東軍就是一支勇猛善戰的勁旅。會昌三年的那次兵變中,朝廷準備調集客軍平叛,駐屯在榆社的太原籍士卒擔心客軍擾亂家鄉,留在晉陽城中的妻兒老小受到牽連,于是自發出兵回師晉陽平叛,并將生擒的叛軍55人押送京城,把京城顯宦們搞得焦頭爛額的心腹之患就這樣被輕而易舉地解決。

  這些河東軍士卒身上,同時又充滿著桀驁不馴的叛逆精神,在唐末頻繁的兵亂中,他們頻繁地回師晉陽爆發兵變,連續殺死兩任河東軍節度使。為此,宰相鄭從讜出任河東節度使,率領因為聚集名士之多而被時人稱之為“小朝廷”的領導集團親自坐鎮晉陽,這才徹底平定太原兵亂。

  而普通的太原百姓的勇武勁悍較之身經百戰的太原士卒來也是絕不遜色。豫讓石橋刺趙的故事,漢代大俠魯公孺的青史留名,西晉民歌《并州歌》的史實,都為此做出了生動的注解。唐朝末年,開赴云州征討李克用的昭義鎮兵在晉陽城爆發兵變,大肆劫掠,晉陽居民自發組織起來,殺死昭義鎮兵千余人。普通百姓能夠殺死如此之多成建制的訓練有素的職業軍人,這樣的史實恐怕也只會發生在太原。

  太原2500年的歷史也可以看做是一部戰爭史,而這部波瀾壯闊的戰爭史詩里的每一個城市保衛戰,我們都可以尋覓到太原百姓的奮勇不屈的堅強身影。漫長的歷史也證明,越是在戰亂年代,越是在戰爭進行到殘酷絕望的階段,越是太原百姓人性光輝極度迸放的燦爛時刻。

  史書中關于太原兩次“人相食”的記載,就都發生在困守孤城的戰爭中。

  早在春秋時代的水灌晉陽之戰中,城外是滔天洪水,城內是一片澤國,百姓的灶膛內蛙蟲滋生,他們就懸釜而炊,長達一年多的圍困使得糧食斷絕,他們就易子而食,太原百姓寧愿噙著眼淚痛失親生骨肉也絕不彎曲自己的鐵骨脊梁。史書中對太原百姓的第一次正面描寫,就是如此的可敬可嘆!

  靖康之恥中,宋京汴梁被金兵輕易攻陷,而太原城卻與六萬虎狼之師做了九個月的殊死抗爭。同仇敵愾困守孤城的三千弱旅和疲敝百姓拒絕了金軍的勸降也抗拒宋欽宗割地求和的屈辱圣旨,矢志不渝地決心以死報國。當存糧用盡之后,士卒烹煮弓弩皮甲以充饑,百姓則用糠秕和干草來果腹,直至人相食也要抗爭到底,最終全城殉國。

  太原百姓頑強不屈的精神品格更是集中體現在宋太宗三下河東的戰爭中。僅有三萬士卒的北漢政權,在三萬五千二百二十戶百姓的支持下,“以一座孤城抗拒百萬雄師”,并頑強地支撐了五個多月。北漢的皇帝投降了,北漢的將帥卸甲了,頑強不屈的太原百姓卻仍在負隅頑抗,“薛王出降民不降,屋瓦亂飛如箭鏃。”太原百姓因此被趙宋王朝斥罵為“頑民”。

  事實上,殘暴腐敗的北漢政權并不得人心,那么,太原百姓拼死抵抗的原因是什么呢?有人說,這是因為宋軍水灌晉陽、火燒平遙、動輒裹脅數萬百姓遠離故土的暴行所致,這未嘗不是原因之一,但更為重要的卻是太原百姓勇武勁悍頑強不屈的民風使然。正因為如此,在太原兩千余年的頻繁戰爭中,很少有軍隊能夠從正面交鋒中攻破這座英雄城市,自古以來每一場以奪取太原為目的戰爭都進行得極為慘烈。“并人守意益堅”、“并人猶欲堅守”、“城中人猶欲固守”……合上史書,不由得感慨嘆息,這些可敬可愛的先輩們!

  一家報社曾組織過一個關于太原人文化素質的討論,一位學者開口便說:太原人是金人的后代……。而持這種觀點的并非他一個,還有人認為太原人的血管著流淌著少數民族的血液。

  雖然太原百姓在靖康之難的屠城后“萬中存一”,盡管金朝統治太原長達九十余年,但金代太原居民仍是以從太原附近遷入的漢族人為主,女真人及其它遷入的少數民族微不足道。而且,在金末的三次戰亂與饑荒中,太原又是屢遭涂炭,城中人口銳減,況且,這些為數不多的女真人更是蒙古軍隊入城后屠殺的主要目標。就如同太原后來也曾被蒙古族與滿族占領,但我們不能就因此說如今的太原人是蒙古族或滿族人的后代一樣。后來駐守太原的蒙古族和滿族人也不多,全都聚居于韃靼巷和滿洲城,到辛亥革命時期,全太原的滿族居民只有五千余人。而且,太原在元末又多次遭受戰亂,城中居民非死即遷,據郝樹侯先生《太原史話》載:太原居民都是明朝以后從外地遷移來的,明朝以前的太原土著居民,只有小剪子巷的陳氏一家。因此,說太原人是金人的后代是對歷史的錯誤理解。

  而關于太原人的異族血統論,也是一種不科學的說法。太原地區,在歷史上最初就是一個少數民族活動的區域,而此后的兩漢、三國、南北朝時間,這里又成為民族大融合的前沿,內遷的少數民族與漢民族雜居同化,但不能就因此認為今天的太原人是少數民族的后代或者擁有少數民族的血統,因為民族的形成過程同時也是與其他民族同化融合的過程,而這種民族的融合早已在千百年前就已經完成,它的結果是太原地區少數民族的漢化而不是漢民族的少數民族化,無論從科學的角度還是從文化的角度,今天的大多數太原人,都是我們漢民族的子孫。

  人們說,時間能夠改變一切。一切,也就包含了精神品格與民風,歷經歲月的流逝與苦難的磨礪,太原人的群體性格已經不再那么鮮明,在這樣一個張揚個性的年代里,還有多少人會去懷念先輩們的漸漸消逝的精神品格呢?

  文化太原

  大唐開元二十三年初夏,結束了“摧輪不道羊腸苦”的漫長旅途,一座雄偉瑰麗的城市出現在了李白與元參軍的眼前,他們之所以不辭勞苦的千里遠游,因為這座令人向往的城市不僅是政治之都、軍事之都,更是文化之都。

  乘著一葉扁舟,李白逆晉水而上,在佳人的陪伴下游歷了晉祠的良辰美景。十幾年后,這一切依然歷歷在目,倒映著美人倩影的碧玉般的晉祠流水還在眼前蕩漾,更唱起舞的羅衣仍舊隨風飄動,暮年凄涼的李白感嘆著“此時行樂難再遇”,為晉祠寫下了膾炙人口的佳句。

  讓李白垂愛的晉陽早已隨歷史的烽煙化為黃土,但在占盡晉陽之勝的晉祠里,我們依然能追尋到李白當年的足跡。“剪桐封弟”的美麗故事締造了輝煌燦爛的泱泱晉國,也為我們留下了唐叔虞祠——也就是今天的晉祠。蒼蒼郁郁的周柏,永錫難老的晉水,今天的你我與昨日的李白面對的是相似的景物,不同的只是笑語嚶嚶的圣母殿和輕盈奇巧的魚沼飛梁。

  “清水明鏡,不可以形逃”,水鏡臺寂靜的戲臺不再唱古演今,當年無論是閑庭信步的高歡高洋,還是來去匆匆的范仲淹、歐陽修,無論是為民祈雨的于謙,還是考古探幽的梁思成林徽因,以及禱于祠下的李淵和題寫《晉祠銘》的李世民,他們留在晉祠的故事使得水鏡臺上演出過的任何一出戲劇都要為之遜色。

  最早對晉祠進行大規模營建的是高歡高洋父子,不過,更讓他們鐘情的是晉祠后的天龍山。“掛鏡臺西掛玉龍,半天飛雪舞東風。寒云直上三千尺,人道高歡避暑宮。”獨具慧眼的高歡選擇天龍山這塊風水寶地,構建了他的避暑行宮。

  高歡的避暑行宮早已隨著北齊的皇圖霸業湮滅于歷史的云煙之中無處追尋了,高氏父子在這里為后人留下的永恒印跡是精美的天龍山石窟。適度的比例,寫實的形象,濃郁的生活氣息,它們無疑代表著我國石窟藝術的最高成就,專家學者也用“天龍山樣式”來命名類似的藝術造型和藝術特色。

  天龍山不遠處是龍山,當年,邱處機十八侍行弟子之一的宋德芳在這里發現了兩窟史無可考的道教造像,于是,宋德芳在龍山開始了大規模的石窟開鑿,元始天尊、張陵、張衡、張魯以及全真七子都成為造像主題,宋德芳也沒有忘記為自己留下一尊臥像來陪伴祖師與師長,這便是我國現存的唯一道教石窟——龍山石窟。

  蒙山也是太原西山群峰之一,蒙山曉月是為古晉陽八景之一,北齊時代開鑿的高達66米的蒙山大佛,今天依舊慵懶地坐在山石間。

jyyz.jpg (20855 字節)

蒙山大佛

  太原西山一線不僅集中了如此之多的文化遺存,它緊靠晉陽古城和風水絕佳的先天條件,也為后人留下了大量古代貴族墓葬,二十余年來,這里的每一次考古發掘都挖出震動史學界的驚人發現。

  這其中,文物價值最高的當屬金勝趙簡子春秋大墓,這座墓葬內出土了壯觀的車馬坑和兩千多件青銅器,僅代表諸侯王身份與地位的七鼎就有兩套,其中的一尊鑊鼎是迄今所見春秋時期最大的鼎。

  藝術價值最高的是王郭村北齊婁睿墓。婁睿的姑母是高歡的夫人婁昭君,因為這層姻親關系而被封為東安王、并州刺史,駐守晉陽。北齊的壁畫藝術成就后世評價極高,遺憾的是卻沒有作品傳世。婁睿墓中精美壯觀的大型北齊彩繪壁畫填補了我國美術史上的空白,它不僅是珍貴的文物,具有高度的藝術價值,同時更成為重要的歷史時代的見證。

  1999年,隋代虞弘墓在王郭村的出土再一次震驚了史學界,它也成為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之一。墓主虞弘是中亞虞國人,曾擔任隋朝的外事官員。這座古墓的漢白玉石槨四周,雕刻著內容豐富的浮雕圖案,圖中人物、服飾,器皿及花鳥等,都帶有強烈的中亞民族文化色彩,是迄今為止中原地區發現的唯一具有準確紀年的反映中亞文化的考古資料,它對研究中亞地區民族文化與民族交往都具有重要意義。

jyyz.jpg (20855 字節)

虞弘墓漢白玉石槨浮雕

  史學家和美術大師們還沒有從發現婁睿墓的驚嘆中回味過來,2002年,又一座精美的北齊壁畫墓在太原東山腳下的王家峰出土了。墓主人為北齊武安王徐顯秀,其墓道中的大型壁畫場面宏大、色彩艷麗、保存完好,其內容為迎送墓主的儀仗隊列圖。考古專家認為,這是我國北朝考古的又一重大發現,其藝術價值完全可以與婁睿墓相媲美。

  同樣是在王家峰村,兩年前剛剛出土過一座北朝古墓,墓主人名叫狄湛,而此地距狄村僅僅三公里,難道只是巧合?通過對墓志銘與史料的研究終于證實了考古人員的推測——墓主人是狄仁杰的四世祖,狄仁杰的祖先是羌人這一史實也得到最終確認。

  東山腳下的王家峰村,緊鄰著郝莊村,做為太原標志的雙塔,就座落在郝莊村。

  趙宋天子焚毀晉陽城后,如愿以償的移除了太原王氣、破壞了太原風水,昔日文化之都的瑰麗風采煙消云散無復追尋,只留下平淡的歷史和平庸的文采。馬背民族統治下的金、元亂世,沒有人會去在意這些,烽煙散盡,當華夏重歸一統之時,文化的衰落為一方士紳平添了淡淡的哀愁,他們渴望重溫盛唐風韻,他們力志振興太原文化。

  按照風水家的解釋,太原西北高于東南,“奎星”所處的方位地勢較低,文運難以興盛,必須在太原城東南一帶建造高塔,才能彌補地形上不利于文化發展的不足,興盛士風,也就是所謂的“開山川之形勝,創文運之興盛。”

  萬歷二十七年,太原士紳推舉深孚眾望的傅霖為首事,集資在郝莊的向山腳畔興建文峰塔,同時還依塔修建了永明寺。幾年后,高僧妙峰又在文峰塔西北新建了一座佛塔,并將永明寺更名為永祚寺。

  盡管風水學中含有天人合一、順乎自然的科學成分,但是,讓一座寶塔來背負繁榮文化的愿望也未免過于迂腐了。文峰塔對于太原文化的振興起了多大作用不得而知,但對于傅家來說,他們的仁德與義舉卻因此得到回報,傅霖去世五年之后,他的孫子,傅山先生誕生了。

  在中國思想史上,明末清初是一個可媲美于春秋戰國的繁榮似錦、群星璀燦的偉大時代。傅山先生,就代表了十七世紀思想解放、個性解放的歷史要求和時代要求,成為那一時期最著名的愛國學者和啟蒙思想家之一。這位山西歷史上最偉大的學者是一個世所罕見的全才,哲學、儒學、詩歌、書法、繪畫、金石、考據等等無所不通,并且都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一部《霜紅龕集》使我們至今仍能領略他的博學多才。

  在太原市康樂西街瀕臨汾河的盡頭,有一座傅山碑林公園,與其隔濱河東路遙遙相對的,是汾河公園的雁丘。

  當年,金末元初的著名學者元好問在參加科舉考試的途中來到太原,就在汾河岸邊,一位張網捕雁的農夫告訴他,這天早晨在河灘上網到兩只大雁,殺掉其中的一只后,另一只脫網逃走的大雁在空中悲鳴哀叫,始終不愿離去,最后竟然一頭撞向地面殉情而死。聽完農夫的訴說,元好問唏噓長嘆,向農夫買下了這兩只大雁,將它們埋葬在汾河岸邊,用石塊壘起一座墳丘,稱之為“雁丘”。與元好問同行的學子們紛紛賦詩,元好問也寫下了一首流傳千古的《雁丘辭》:“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是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景,只影為誰去。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臺依舊平楚。招魂楚些嗟何及,山鬼自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恨,來訪雁丘處。”遺山先生畢竟是大家手筆,同樣感天動地的題材,同行者的詩作早已被人們淡忘,唯有他的《雁丘辭》傳唱至今,到成為千古不朽的愛情絕唱。

  另一部產生于太原的愛情悲劇是十九世紀言情小說的代表作《花月痕》。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介紹說,魏仁秀為太原知府教子時,閑暇之時百無聊賴,于是著書消遣,以“韋癡珠”自況,借美人知遇抒寫英雄末路之牢愁,以青樓風月玩味人生悲歡離合、榮辱窮達的感慨。“一夕之盟,終身不改”,在這部小說中,魏仁秀將名士美人青樓之遇的情感關系推向了一種理想化的極致。《花月痕》也在清末和民國年間名著一時,成為研究十九世紀中國小說的必讀之作。魏仁秀在書中描述了純陽宮等許多舊太原的風景街市,而作者著書的“四美園”也就是小說中有過細致描寫的“愉園”更是因此而聞名。

  以“良辰、美景、賞心、樂事”而得名的四美園如今已經不復存在,而雁丘卻重現于汾河公園。從雁丘的重建,我們可以看到地方政府對挖掘文化積淀與恢復文化自信心的重視,昔日的晉陽曾是政治之都、軍事之都、文化之都,2500年后的太原,并不需要它完全重現舊時風采,但歷史與現實要求我們,一定要將它建設成為一座文化名城。

jyyz.jpg (20855 字節)

汾河公園雁丘

本文作者:張珉、董樹昌,刊載于2003年第二期《山西青年》,發表時有刪改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03-02-25 )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山西紀實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