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黃河從晉陜兩省間流過,它在黃土高原上深切出晉陜峽谷,孕育出中華文明最初的火種;它造就了壺口、龍門的奇觀,激蕩起國人無限的豪情與暢想;它在這里承接了數十億噸泥沙,變成了真正的“黃”河……黃河,從這里奔騰而過。

黃河,從這里奔流而過

  我有幸與黃河結緣。從小喝黃河水長大,那時沒想過它的意味深長。后來在老師的帶領下去“參觀”黃河,我被眼前這條氣勢磅礴的大河震懾,可還是不能相信,黃河,那條早已被神話的河流真的會從我“門”前流過。青年時代去西安求學,經過黃河大橋,我見到了黃河的另一番風姿——它是那樣寬闊、那樣溫柔,宛如母親的容顏。
  黃河,自內蒙古奔騰而來,從偏關縣的老牛灣進入山西,沿晉陜峽谷南下,在河東永濟繞過中條山,從垣曲縣的馬蹄窩東出中原,離開山西。從“牛”奔走到“馬”,黃河流經山西19個縣,全長 960多公里。如果你有幸站在壺口瀑布旁的高祖山上向下望,可見那條黃色的巨龍緩緩流動,耳邊可聽到壺口瀑布發出的轟鳴,你一定會被黃河感動,被這呂梁山的蒼雄感染。
  沿著黃河行走,穿越被黃河切割的晉陜峽谷,感受“黃河之水天上來”的氣勢,認識黃河兩岸的人與事,一直都是我的夢想,終于,有一天,我上路了。我自北向南,歷經半年,走完了黃河流經山西的河段。

  黃河岸邊的“天書”

  黃河水浩浩蕩蕩,奔流過內蒙古高原,在托克托折向南,進入晉陜峽谷,投入黃土高原的懷抱。晉陜峽谷是黃河在黃土高原上“切”出來的,可以說,經過了黃土高原,黃河才變成“黃”河的。
  黃土高原溝壑縱橫,在厚厚的黃土層上刻畫出這些溝壑的是水。晉陜交界處已屬半干旱氣候,蔥郁的樹木只有在河谷底部才能見到。這里下雨有一大特點,全年的雨水幾乎都集中在7、8月份的幾場大雨中落下。柱狀結構的黃土很容易崩塌,一場大暴雨來臨,黃土被刀子般的雨點割下來,沖到溝里。濁流滾滾,黃水翻卷,黃河水一半以上的泥沙都來自托克托至龍門河段。
  從河曲縣沿河岸南下,散落在兩岸的城鎮村莊被漫漫黃土包圍。這里是黃上高原的東緣,土層已沒有陜西那么厚實了,河谷底部露出了深色的巖石。聽老船工們說,黃河岸邊的石頭上有上古先人留下的“天書”。我們一路上已經經過了幾處女媧宮、炎帝廟,而且炎黃的傳說確實出于晉陜兩省,也許黃河岸真有古人的遺跡?我們帶著好奇,決定去一探究竟。
  來到被河水浸濕的岸巖邊,船工指給我們看石壁上凹凹凸凸的圖形。這些圖形看起來像是符號,但似乎又沒什么規則,大家研究半天,也沒看出結果。有人說是“蝌蚪文”,也有人說是泥水沖刷的痕跡。當地人告訴我們,曾經有北京的專家來此研究過,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不過,更多人傾向于這是自然形成的,我們一路上看到河水侵蝕河岸,不少岸邊的村鎮都被黃河“啃”掉了一半,岸邊的石刻恐怕也不能保存長久。

  曾經繁榮的古鎮磧口

  清一色的磚石窯洞是兩岸居民世代享有的堅固結實而又色調單一的住宅建筑。當我們順流而下,來到臨縣的磧口鎮,看到沿黃河而建的舊式建筑群落時,讓我感到十分驚訝。

patb.jpg (67529 字節)

磧口古鎮在明清時期是黃河航運最重要的碼頭之一

  車進磧口,古鎮規模之大和建筑格局的特殊,真讓我嚇了一跳。幽深狹長的街道和街道兩旁密集的商鋪,寫出這里曾經有過的不凡氣象。
  磧口鎮,于位湫水河和黃河的交匯處,也就是湫水河的入河口。“磧”字的字面含義是“由沙石堆積而成的淺灘”,湫水河帶來的泥沙石塊在這里堆積成灘,磧口這個名字因此而來。
  走在磧口鎮街上,古樸拙巧的房屋建筑、悠長狹窄的石板路面,這些在北方山區實屬罕見。臨街而建的鋪面式平房,分明有著江南小鎮的韻致,而幾乎一律為插板式的門窗設計,顯然是出于商業經營的考慮,令人想到紹興“咸亨酒店”的格局。
  磧口鎮內曲徑通幽,峰回路轉,具有相當規模。大約從一百多年前開始,磧口成為一個繁華的港口城鎮。來自西北的貨物通過這里運過黃河,在離石縣的吳城鎮發往華北各地。“拉不完的磧口,填不滿的吳城”,磧口成了山西、河北、天津連結陜西、內蒙古和寧夏的紐帶,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交易場所。
  在鐵路和公路運輸尚不發達的近代,船運一直是黃河兩岸經濟往來的重要手段和主要渠道。磧口因此而迅速發展,一時有“小都會”之稱。南來北往的商人在此云集,經營各種生意。走在今天的磧口街頭,各種字號、店名的牌匾依然可見,讓人遙想到當年的熱鬧景象。鎮內的臥虎山上有座黑龍廟,廟門上的楹聯對這一盛景有著這樣的描述“物阜民熙小都會,河聲岳色大文章”。當地的居民告訴我們,由于長期以來的習慣,磧口人最熱衷的職業仍然是經商,哪怕是開一間小門面,也覺得才是“正業”。后來黃河橋梁的不斷建設,現代交通的發達,才使磧口逐漸衰落。

patb.jpg (67529 字節)

斑駁的舊屋記載著當年繁榮商埠的輝煌

  永動的壺口,悲壯的壺口

  壺口瀑布,不親自來一回就不可能領略到它的風采。不說瀑布因季節、氣候的不同會呈現出不同的姿態,即使是同來的人群中,面對壺口,都會在內心深處激蕩起各不相同的感受。
  壺口瀑布,被印在50元人民幣的背面,為每一個中國人所熟識。它是一個說不盡的話題,在這里你可以體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可以體味到人類文明的漫漫蹤跡。
  壺口岸邊有一道長達75公里的長城,據說是清軍為防止捻軍東渡而設的,是全國建造最晚的一段長城。壺口附近又有很多與大禹治水有關的民間傳說,河邊的“禹帽山”據說是大禹治水時休息過的地方,瀑布岸邊因河水沖刷而成的小石窩,又被老百姓看成是大禹留下的足跡。
  長期以來,對兩岸的普通百姓而言,壺口瀑布是一個難以跨越、無法繞過的難關。在陸上交通不發達時期,黃河航運是溝通西北與華北的重要途徑,而任何船只行至壺口,都不得不棄水上岸,于是這一帶就是有“旱地行船”的奇觀。數十人直至上百人在靠岸船只下墊上滾木,拖牽著船只行走,拉至小河口入水,重新裝貨后再下水前行,以此避開瀑布的阻斷。對這些人來說,壺口并不是一個多么有詩意的地方,“旱地行船”記載著黃河人的艱辛。
  壺口又是藝術家們心向往之的地方。千百年來,歌吟壺口瀑布的詩文不計其數。現代詩人光未然、音樂家冼星海因受壺口悲壯、雄渾之勢的感染,寫下了著名的《黃河大合唱》,壺口所擁有的藝術靈氣已被激揚到了極致。
  壺口瀑布并不是一個固定的景觀,它是一處流動的風景。壺口瀑布今天的方位與《水經注》的記載相比較,由于河水的沖刷,在大約1500年的時間里,已經向后撤了大約5公里。撰于唐憲宗元和八年(公元813年)洪邁的《元和郡縣圖志》,距離酈道元的《水經注》成書時間(公元527年)為286年,專家根據兩書對壺口瀑布位置的記載推算,僅在這286年間,壺口就向上推移了1475米。最早壺口瀑布的方位據推測,應在今天的河津縣龍門附近。不過壺口的風采,卻不因它的變動而減損。不定的壺口,永動的壺口,悲壯的壺口,給軍事家形成防御、給藝術家帶來靈感、給船民們帶來艱辛、給現代人帶來美感的壺口,就這樣無所顧忌地奔流著,不知疲倦地呼嘯著。

  揭底,黃河的未解之謎

  “黃河西來決昆侖,咆哮萬里觸龍門”,心里還回蕩著壺口的轟鳴,我們又到了龍的出處——龍門。傳說鯉魚逆流而上,躍過此處就能變成龍,騰云升天。我們此次來這里并沒有追蹤龍的行蹤,而是來探訪黃河的又一奇觀——揭底。
  在黃河龍門河段,當河水流量很大、水里泥沙含量很高時,河床底部的泥沙會被大塊大塊地掀起來,拋出水面。當地人說,有一次大雨過后,黃河水猛漲,河邊的人看到1米多厚成塊河底被洶涌的河水帶到水面。我們沒有親眼看到,實在難以想象當時的場景,但在短短幾個小時里,這里的河床確實被沖刷深了近10米!
  這種現象的成因至今未能分析清楚,但它一定發生在河水含沙極多時。我們在老鄉家看到,從黃河打上來的一桶水沉淀后竟有一厚層黃土。我們正感嘆河水里竟有這么多土時,附近水文觀測站的工作人員笑問我們,知不知道河流揭底發生時的泥沙含量。他說,發生河流揭底時,1立方米的黃河水里往往有500—600公斤的泥沙,他們測到的最多一次有上千公斤!那感覺根本不是水里含沙,而是沙土里含水了。

  河東,人杰地靈

  山西,位于太行山之西,故稱山西,又處黃河之東,古稱河東。“河東”一詞在戰國、秦、漢時期特指山西西南部,以現今的運城市所轄區域為主,唐以后指山西全省。在山西本省人的心目中,河東,還是特指運城地區的市縣。運城諸縣的人們也都以“河東人”自稱。
  河東地區不但是山西農業經濟的重心,而且是文化積淀深厚、文化傳統悠久、文化名人輩出的地方,用人杰地靈做比喻,一點都不過分。我有機會走訪這些古代名人的蹤跡,從心底里對這土地產生尊敬之情。
  在萬榮縣的里望鄉,有一個叫平原村的村莊。那里的居民一多半姓薛。他們都是明代大學者薛(王宣)的后代,官至禮部左侍郎的薛宣,因秉公廉明而數度退隱和復出。他是宋明理學的傳人,又獨樹一幟,成為“河東學派”的創始人。如今的薛家后代,從薛宣算起,已傳至20幾代,僅在平原村就有兩千多后人。
  萬榮的通化鎮是王通、王績、王勃這幾位隋唐詩人的故里,王勃的一篇《滕王閣序》更使這祖孫三代的詩文世家名聲顯赫。鎮上的王氏后代們在努力搜尋和保護著先人的遺跡,村里還特地成立了民間“三王研究會”,組織大家一起來研究“三王”的詩歌。他們自費印刷了《“三王”學刊》,整理家故成為這些衣著樸素的村民們生活中的一項重要內容。
  名人輩出的河東大地,到處可以感受到這種文化傳承的氣氛。僅就黃河邊上的永濟市一地,就云集了眾多的人文古跡,養育了一代又一代文武名人。這里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詩品》
  作者司空圖的故里,中國古代四大名樓之一的鸛鵲樓正在修復中,開放在即,到此游覽的人們,可以登高遠望,體味“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的感覺。位于永濟市的普救寺是《兩廂記》故事的發生地。鶯鶯塔上傳出的奇妙回聲,還有那種清脆的蛙聲,吸引著四方游人。
  這就是黃河,它養育著一代又一代華夏兒女,傳承了中華文化的火種,北自河曲凄婉動人的民歌,南到河東如醉如癡的蒲劇,那種散發了民間的動人旋律,讓這片蒼涼的大地回響著生命的活力。古塔、戲臺、寺廟、樓臺,自然的勝景,先人的遺跡,無一不在告訴我們,黃河作為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中華民族的母親河,蘊含著巨大無比的魅力。而那巍峨的群山、溝川峁梁、羊腸小道以及裸露的荒原、漫起的風沙,又記錄著黃河兒女的艱辛與生命的頑強。時代的步伐迅猛向前,黃河人的生活在寧靜中變化著,只有那條黃色的巨龍,攜泥沙而卜,日夜不停地流動著,告訴你時間的永恒。“逝者如斯夫!”這千年的感慨,哲人的嘆息,穿越古今。

phh.jpg (67529 字節)

黃河在黃土高原上深切出的晉陜峽谷

摘自《中國國家地理》2002年第6期,本文作者:閻晶明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02-06-26 )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山西紀實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晉陽書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