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被遺忘的晉綏軍,曾經的三晉子弟兵!(上篇)

 

 

 

 

  晉綏軍,一段落滿塵埃的陳舊記憶,一個讓年青人倍感陌生的歷史名詞,但是,做為山西人,我們不能也不應該將他們遺忘。這支縱橫闔捭近半個世紀的地方軍事集團,肇始于辛亥革命的太原起義,終結于太原戰役的隆隆炮聲,它的歷史貫穿了民國的大陸歲月,對當時的政治和軍事形勢都產生過舉足輕重的影響。

 
 

前方是殺戮戰場,身后是吾土吾民,他們吹著軍號義無反顧的前行,

只留下漸行漸遠的模糊背影,消失在歷史的深處。1936年,方大曾拍攝于綏遠抗戰前

 

 

 

 

 

 

  顯著的地域性是晉綏軍最重要的特征。山西百姓,是他們的衣食父母;三晉子弟,是這支軍隊的主要兵源;保境安民,是他們義不容辭的職責。無論盛衰強弱,晉綏軍始終根在山西。草創之初,軍閥環伺,強敵覬覦,晉綏軍先后擊退了眾多軍閥的進攻,牢牢掌控著山西這塊根據地;鼎盛之時,晉綏軍坐擁晉冀察綏平津六省區市,但他們的大本營始終沒有離開過山西;民族危亡的之機,山西大部淪陷,晉綏軍“寧在山西犧牲,不到它鄉流亡”,始終戰斗在表里山河。

 
 

1936年,參加綏遠抗戰的晉綏軍士兵,方大曾拍攝

 

 

 

 

 

 

  晉綏軍的另一個重要特征是一位強勢領袖貫穿始終。從太原起義當天被擁戴為山西都督開始,閻錫山就成為這支軍隊無可替代的唯一統帥和精神領袖。這個民國政壇罕見的不倒翁,集謀略權術與個人魅力于一身,他對部下控制之嚴密、部下對他之忠誠都是其它軍閥所不能比擬的。閻錫山一生中只有兩次離開過晉綏軍,一次是中原大戰失利之后避居大連,一次是太原決戰前夕飛往南京商討和談條件,即使是在晉綏軍最后的謝幕時刻,遠在千里之外的閻錫山也依然牢牢掌控著這支身陷絕境的孤軍。

 
 

閻錫山,晉綏軍的唯一統帥與精神領袖。1948年,美國LIFE雜志記者Jack Birns拍攝

 

 

  顯著的地域性與領袖的唯一性,使得晉綏軍雖然服從于中央,接受中央的編制番號和統一軍令,但卻長期保持著相對的獨立性。即使到了國共內戰時期,軍務處副處長雷良如還因為將晉綏軍編制機密泄露給軍統,而被冠以私通共產黨的罪名處決。

 
 

1925年1月26日,山西陸軍第21團第1營第3連全體官兵祝賀楊連長榮升營長合影留念

 

 

 

 

 

  晉綏軍的這種獨立性,雖然并不等同與歷史上的封建割據,但也使它成為一個與政治緊密捆綁的政治軍事集團。這種政治性,既主導了晉綏軍的大多數軍事行動,也扭曲了它在大陸的歷史評價。對于大多數晉綏軍官兵而言,他們不懂政治也無意政治,他們只是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職業軍人,但諸多在戰爭與運動中幸存的官兵們,卻被貼滿了伴隨終生的政治標簽。

 
 

1936年,綏遠抗戰期間,晉綏軍士兵向國旗宣誓,方大曾拍攝

 

 

 

 

 

  在晉綏軍的發展壯大過程中,太原雄厚的軍工基礎功不可沒。太原兵工廠與沈陽兵工廠、漢陽兵工廠并稱民國三大兵工廠,這個軍工體系一直支撐著晉綏軍直到最后關頭。太原兵工廠生產、仿制了大量武器裝備,山野炮使晉綏軍建立了遠超其他軍閥的炮兵,沖鋒槍裝備到了基層連隊,大號手擲彈、大口徑駁殼槍等武器更是成為晉綏軍的標志。

 
 

晉綏軍炮兵,圖中的“一三”式山炮和山寨版“湯姆森”沖鋒槍均由太原兵工廠制造

 

太原兵工廠仿制的16式105毫米山炮,陳列于北京軍事博物館,張珉拍攝

 

太原兵工廠仿制的38式重機槍,陳列于北京軍事博物館,張珉拍攝

 

太原兵工廠仿制的“湯姆森”沖鋒槍,陳列于北京軍事博物館,張珉拍攝

 

 

 

 

 

 

  閻錫山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他格外重視正規化軍事教育,為晉綏軍建立了系統的軍事教育體系。晉綏軍的中高級軍官基本都是科班出身,楊愛源、孫楚、梁培璜、楊澄源、傅作義、王靖國、趙承綬、李生達、李服膺、楚溪春、魯英麟、董英斌、陳長捷,這一批畢業于保定軍校晉綏軍軍官曾被稱為“十三太保”。這些以卓越戰功從學員、基層軍官一步步擢升的青年將領,既感恩于晉綏軍這個平臺,也忠誠于閻錫山這位長官。

 
 

晉綏軍建立了山西軍官學校(后改稱北方軍官學校)、學兵團等一批軍事教育機構,晉綏軍后期軍官多畢業于此,

上圖為1935年元旦第68師留學晉綏軍軍官教導團學兵隊同學合影

 

晉綏軍憲兵傳習所第八期學兵畢業典禮紀念照

 

1922年,山西陸軍第四混成旅步七團二營七連同人拳術攝影紀念

 

 

 

 

 

 

  “會說五臺話,就把洋刀挎”,這不過是民間的一句戲言,真實的晉綏軍擁有海納百川的氣度與包容,各級軍官來自晉綏各地、天南海北。晉綏軍甚至接納過土匪出身的軍閥孫殿英,孫殿英也以堅守孤城亳州三個月的行動報答了知遇之恩。擔任過晉綏軍高級將領的還有孔庚、商震、徐永昌、張培梅、張蔭梧、郭宗汾、郭景云、續范亭、董其武等人,真可謂將星閃耀,名人輩出,他們或入主民國軍事中樞,或成為新政權的開國上將,或因為非凡表現名噪一時,都以不平凡的經歷在民國軍事人物志中為自己占據了一席之地。

 
 

晉綏軍后期主要將領王靖國與孫楚,西北電影公司拍攝于抗戰時期

 

 

 

 

 

 

  民國之初,軍閥林立,城頭變幻大王旗,中華大地成為他們你方唱罷我登場的舞臺。喧囂之后,這些軍閥大多成為曇花一現的匆匆過客,強盛一時的東北軍、西北軍等地方軍事集團,最終不是分崩離析就是成為一盤散沙。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晉綏軍卻表現出一種超乎尋常的凝聚力,無論內憂外患,始終保持著完整的體系和統一的指揮。與某些地方軍事集團盛產“三姓家奴”不同,晉綏軍在歷次戰爭中鮮有叛將。中原大戰失利之后,西北軍各部大多望風而降,晉綏軍眾多高級將領也收到了故舊甚至蔣介石親筆寫來的勸降信,但他們無一例外的選擇了回歸山西。在這次大撤退中,最后接到撤離命令的,是扼守運河渡口的一支連隊,在確認不再有友軍通過這個生命通道之后,他們才踏上了艱難而又充滿傳奇色彩的歸鄉之路。兩千里的行程危機四伏,這支弱小疲弊的百人孤旅穿行在陌生的土地上,一路先后遭遇西北軍、紅槍會、地方民團、東北軍的圍追和緊逼,但無論前方的道路多么漫長和險惡,都無法阻擋這群普通士兵回家的渴望和對于晉綏軍的歸屬感。

 
 

1936年,參加綏遠抗戰的晉綏軍,方大曾拍攝

 

 

 

 

 

 

  那么,晉綏軍的戰斗力究竟如何呢?這卻是一個尖銳而尷尬的問題。的確,在這支軍隊的征戰史上,既創造過輝煌的戰績,也有過不可思議的失敗,筆者也曾憤懣地掩卷感嘆:“這仗是怎么打的?!”。不過,有一點似乎是得到了大家的公認,那就是晉綏軍的善守之名。曾有軍史愛好者評議民國十大經典守城戰,晉綏軍十而有其三,涿州、臨汾、太原榜上有名。這一評議未必全面和客觀,但至少從一個側面映證了這支軍隊的防守能力。一些人習慣將晉綏軍稱為“頑軍”,看來,這“頑軍”之“頑”,并非浪得虛名。

 
 

1948年,閻錫山向美國LIFE雜志記者Jack Birns展示五百顆毒藥,表示將死守太原

 

 

  在前些年熱播的電視連續劇《亮劍》中,很多人因為358團團長楚云飛而第一次知道了晉綏軍,但他們卻不清楚這支山西的軍隊為什么要在名稱中加上一個“綏”字。

 
 

電視連續劇《亮劍》中的楚云飛,堪稱晉綏軍的當代形象代言人

 

 

 

 

 

 

  晉綏軍之“晉”,指的自然是山西,而“綏”,指的是當時的綏遠省,這個省直到1954才被撤銷,劃入內蒙古。 

綏遠省的疆域,大致相當于今天內蒙古中西部,呼和浩特、包頭均在其范圍內。早在清代,綏遠道做為山西四道之一隸屬于山西。民國初年,袁世凱出于自身利益的權衡而實行了“晉綏分治”。1926年,閻錫山在與馮玉祥國民軍的戰爭中獲勝,取得綏遠的合法控制權,從此,晉軍更名為晉綏軍。

 
 

 

1936年,參加綏遠抗戰的晉綏軍,方大曾拍攝

 

 

 

 

  抗日戰爭時期,綏遠另設戰區,山西再一次失去了綏遠的控制權,但綏遠仍由原晉綏軍將領傅作義、董其武控制,綏遠,依然是山西人的天下,正是因為這個原因,1949年從太原突圍的晉綏軍官兵,很多都選擇投奔綏遠。

 
 

 

 

1936年,參加綏遠抗戰的晉綏軍,方大曾拍攝

 

 

 

 

 

 

  需要說明的是,晉綏軍并不是一個規范的名稱,通常只用于口語或非正式文本。除了中央授予給各部隊的番號之外,也有人統稱他們為山西陸軍或第二戰區,日本人稱他們為山西軍,還有人稱他們為閻軍或頑軍。雖然民國時期山西對綏遠的控制只有短短十幾年,但晉綏軍這個稱呼卻習慣性的延續下來,本文也依循慣例,無論是綏遠歸晉之前還是離晉之后,均統一稱之為晉綏軍。 

 

太原起義,打響建軍第一槍

 

晉綏軍的前身是晚清的山西新軍。

得益于閻錫山等一批同盟會成員的多年布局與臨陣決斷,太原在辛亥革命中成為第四個響應的城市。套用人們耳熟能詳的一句話:太原起義,打響了晉綏軍建軍的第一槍。

 
 

19111029日凌晨,起義的山西新軍由承恩門攻入太原,

承恩門后來改名為首義門,其位置就是現在的五一廣場。1914年美國人Clapp, Frederick G拍攝

 

 

 

 

 

  1912918日,孫中山先生訪問太原,在演講中肯定了太原起義的歷史功績:“去歲武昌起義,不半載竟告成功,此實山西之力,……使非山西起義,斷絕南北交通,天下事未可知也……”

孫中山的贊譽雖有溢美之嫌,但晉綏軍在歷史舞臺上的第一次亮相,就展現和預示了它在這個風云亂世里的歷史擔當。

 
 

1912918日,閻錫山在太原率晉軍官兵迎接孫中山

 

1912918日,太原首義門外正太火車站,列隊迎接孫中山訪問的晉軍官兵

 

 

 

  保境安民,無愧三晉子弟兵 

北洋政府時期,在閻錫山的苦心經營之下,山西成為全國少有的安定之地,初具“模范省”的表征。

 
 

民國初年的晉軍軍官

 

1914年,美國人Clapp, Frederick G在晉祠圣母殿拍攝的照片中,出現的兩位軍人

 

這張上世紀二十年代末拍攝于應縣木塔的照片,里面那些模糊的面孔,是奉軍?還是晉綏軍?

 

1929年,在海子邊自省堂參加太原市工人衛生展覽會開幕典禮的晉綏軍官兵

 

 

 

 

  木秀于林的山西遭到眾多軍閥的垂涎,馮玉祥國民軍為了激勵進攻山西的士氣,甚至編出了“北地胭脂大同女,銀子窩窩府十縣”的軍歌。成長中的晉綏軍,先后擊退了國民軍、奉軍、郭堅、樊鐘秀等大小軍閥的進犯和滋擾,無愧于保晉安民的誓言和三晉子弟兵的榮譽。

 
 

1925年,樊鐘秀建國豫軍進犯山西,晉軍在遼縣全力抵御,小鋼炮是他們的致勝法寶,

一左一右那兩位士兵,以其拉風的圍巾引領著民國時尚。

 

1925年,在抵御樊鐘秀進犯的戰斗中陣亡的晉軍士兵,不要忘記他們是為了保衛山西而犧牲的。照片由遼縣外國傳教士拍攝

 

 

  中原大戰,晉綏軍的巔峰與噩夢 

北伐戰爭時期,改易青天白日旗的晉綏軍率先進入北京,使得閻錫山坐擁晉冀察綏平津六省區市而風光一時。

 
 

中原大戰四巨頭:蔣介石、閻錫山、馮玉祥、李宗仁

 

 

  全國完成形式上的統一之后,卻因為縮編軍隊而引發各利益集團之間的激烈沖突,并最終引爆了民國史上規模最大的軍閥混戰,史稱中原大戰或蔣馮閻戰爭。

 
 

生死存亡之際,將晉綏軍以基本完整的建制帶回山西的徐永昌

 

 

 

 

 

  中原大戰期間,經過四次擴軍的晉綏軍憑借25萬兵力成為反蔣陣線的主力,以問鼎中原的實力和野心登上了它的歷史巔峰。然而,表面有利的形勢卻迅速急轉直下,隨著張學良揮師入關,反蔣陣線土崩瓦解,閻錫山宣布下野,晉綏軍雖然被徐永昌以基本完整的建制帶回了山西,但卻無法逃脫被大規模裁軍的結果。

更多內容,請點擊鏈接閱讀被遺忘的晉綏軍,曾經的三晉子弟兵!( 下篇)

 
 

掃描二維碼,關注太原道微信公眾號,了解更多三晉文化

本文來源:本站原創;本文作者:張珉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6-04-13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