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遠眺水神山,憑吊奇烈的后周公主

 

 

 

 

 

  在盂縣,有許多久負盛名的歷史遺跡和文化名勝,水神山即是其一。據資料介紹,水神山位于盂縣縣城東北5公里,此地蒼松翠柏、奇花異草,清秀幽靜。山上有古代建筑,曰烈女祠。未有烈女祠之前,是否有別的建筑,我們都不知道。姑且認為有吧,否則,柴花公主何以到此地仙逝呢?那么,當時是什么建筑呢?我以為是抱泉樓——或者是與水神有關的廟宇吧,否則,為什么叫它水神山呢!現在,卻因為烈女祠的名聲和規模,使抱泉樓之類的建筑地位發生了動搖,人們更多地把感情賦予了后周的烈女子柴花,對于抱泉樓之類古跡所謂何來,卻不甚了了啦。

作為一名盂縣籍的文化人,至今卻沒有拜謁過水神山的水神和奇烈的后周公主,這使我感到十分遺憾!但對于這處名勝的仰慕,卻不是從今日始,早在年輕的時候,我就曾經知道,并動過到此一游的念頭,只是世事滄桑,歲月弄人,忙忙碌碌中,幾十年就過去了,直到現在,盂縣藏山文化研究會的同仁讓我寫一篇關于水神山的文章的時候,我依然沒有成行——或許是機緣未遇、時節不到吧。

水神山,按理應與水神有關系。盂縣歷史上屬于少雨多旱地區,而農業又是當地的主要產業,遇到荒旱年景,本地的官員里正、鄉紳大德就會組織鄉民祈雨救災,水神自然是主宰這一進程的重要人士,或許,抱泉樓之類就是為水神修建的居所也說不定。

對于這樣的臆測,心中總有些不安,為了弄清真相,我們還是先翻一翻歷史好。找到乾隆版的《盂縣志》一讀,原來書里也是一筆糊涂賬,甚至說,柴花走到此地,因為口渴,居然掘地出了泉水;這樣說來,那水神應是柴花無疑了。可緊接著,修志人發了一通議論,說,柴花也許是宏女,因為柴榮的榮與宏音相近,但涉及帝胄之后,不敢妄加猜測。

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水神與公主是否為一人?如果是一人,山就不應稱水神山,或許稱烈女山更準確;廟也不該叫烈女祠,應該稱水神廟才對頭。如果不是一人,問題似乎要容易解決一些,但柴花掘泉的傳說,顯然就帶上了演義的色彩。

歷史總是云遮霧罩的,還是讓我們說說這個柴花公主吧!

時間要穿越歷史,回到唐末五代,回到大宋開國之初的時候。那是個怎樣的年代呢?那是個動蕩不安的年代,那是個兵戎相見、生靈涂炭的年代,政權的更迭像走馬燈一樣迅捷,可謂是“城頭變幻大王旗”“你方唱罷我登場”“各領風騷幾十年”。在這樣的現實中,如果有一位弱女子敢于抱定自己的理想,為自家的江山,甚至黎民的生計不惜一搏的話,她一定會受到人們的崇拜和景仰。柴花應運而生了,她充當了那個時代的楷模,成為了我們今天紀念的對象。

回憶歷史總是令人唏噓、教人感嘆呢!

在五代后周顯德六年,剛剛做了六年皇帝的周世宗柴榮突然病死,七歲的梁王柴宗訓繼承了皇位,是為周恭帝。周恭帝登基不到一年,據說有契丹入侵,朝廷就派了趙匡胤北上御敵,但軍隊出發不久,就在距離都城汴京(今河南開封市)不遠的陳橋驛發生了嘩變,將士們將早準備好的黃龍袍給趙匡胤穿上,擁戴趙匡胤做了皇帝。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陳橋兵變”。陳橋兵變后,后周皇帝雖被貶邊地,生活待遇似乎還算優厚,但亡國的后周舊臣和皇族中人卻遺恨在胸,先后有后周檢校太尉李筠在澤州堅守,拒不承認趙宋政權;據兵揚州的李重進,也與趙宋分庭抗禮。傳說后周世宗柴榮的女兒柴花公主從小習武,性格剛烈,父親尸骨未寒,幼弟被廢,心中憤恨,于是就帶了幾名貼身侍女逃出京城,投奔澤州李筠。然而李筠并未堅持多久就被宋太祖親征所破,李筠本人也被人灼燒而死。柴花公主只好繼續沿著太行山北逃,最后逃到了盂縣水神山。她把東山再起的希望寄托在了李重進的身上,可沒有多久,李重進也城破身亡。希望破滅,她遣散了侍女,自己則在水神山抱泉樓側的一棵棗樹上自盡了。柴花公主死后,其剛烈氣節深深感動了當地老百姓,大家捐錢捐物,為她在水神山建了一座烈女祠。

這又是一種傳說。

一者,柴花一弱女子,怎么可能與同樣柔弱的幾個女子長途跋涉,跋山涉水,走如許遠的路?二者,盂縣屬北漢地界,后周、北漢互為敵國,她為何要到虎口送死?三者,史志上說柴花是不愿嫁人才出逃的,那她有必要跑這么遠躲藏嗎?或者,她是修行之人,有掘地為泉的神通,那她有必要到盂縣嗎?種種疑問,讓千年后的我們莫衷一是。

以我的猜想,應該是這樣:后周國破,公主出逃,投奔澤州;事情不濟,為逃追殺,深入盂縣。水神山距縣城較近,便于打探消息;而且山上有泉、有剎,便于飲食起居。待揚州兵敗,公主復國無望,在萬念俱灰的情況下,以身殉國。百姓感念其忠貞剛烈,遂為其造祠以示紀念。

雖然疑問多多,但盂縣每年農歷四月初四,山上的廟會還要如期舉行,廟會的唯一任務就是為了祭祀這位忠烈女性。此風已延續千年,至今不絕。然而,這些都不見于史籍,只是當地老百姓的口口相傳,不過,我卻相信這是真的——因為在千年前,我們的先人還沒有如我們今天這般愿意、敢于而且樂于造假;當時的名勝也不會如今天這般能給當地帶來GDP的提升和官員職務的升遷。

烈女祠依山而筑,由低而高,從山腳拾階而上,遠遠望去,卻有幽靜、神秘的感覺。可惜沒有親見,難以置喙。倒是讀到過許多前人對山和祠的吟詠、題刻,說明著這里的歲月滄桑,記錄著歷史的跫然足音:“亂山深處有靈湫,三載傳聞志未酬。今日敬焚香一炷,春風十里水神頭。”“樓抱清泉松抱樓,泉中交影斗龍虬。草縈危石柔苔滑,云幕飛檐曲徑幽。但使貞心留五代,豈知山色秀千秋。芳名惆悵埋青史,藻井朱欄任眺游。”

“眺游”,古人的用詞,正應了我今日的行蹤。在壬辰年正月十四,到陽泉北站接從北京來的中國攝影家協會客人的時候,我有幸“眺游”了這座千年古祠。那時已經接近中午,但離客人到站的時間還有段距離,忽然心血來潮,想拜謁一番水神山。開車在新建的盂縣植物園兜了好幾個圈子,最終竟然沒有找到去水神山的路,只好作罷。回到車站,其心不死,在候車室打水的時候,詢問一位上了年紀的清潔工師傅,師傅用手一指說,往東再往北,過橋一直向前,沒岔路,開車也就三兩分鐘。按照師傅的指點,我們開車又走進了植物園,這次沒走多遠就看到一座橋,上橋的坡很陡,不像是常有人走的路,但為了這次機緣,我還是堅持讓司機師傅開了上去。上去一看,傻眼了,眼前是高低不平且很窄的山間土路,第一個感覺就是又走錯了;回頭向西,發現那里還有一橋,那或許是正路。看表,離客人到站只有20分鐘了。我們好不容易從橋上掉頭退下來,師傅問,去還是不去?我說,去,不就幾分鐘嘛!師傅把車開上了西邊的橋。這回走對了,前面發現有通往水神山的路牌,我們沿了路牌指示的方向開進去,真的不遠。

車停在山門口,大門上的小門沒鎖;走進去,也不見人。走到不遠的山凹處,抬頭便見到了渴慕已久的烈女祠景觀。站在山下,聽著松濤陣陣,一種走進歷史的陌生感油然生起。祠內似有人語,想想,記起山門外的一輛小汽車,或許是與我一樣,有“發思古之幽情”的人已經捷足先登了吧。對著祠的方向我鞠了一躬,便匆匆返回,真應了古人“眺游”的預見。

一面往車旁走,一面想,下次,一定走進水神山、走近古人,從容拜謁一番!

 
 

 

 

 

 

 水神山抱泉樓

 

 

 

水神山壁畫

 

 

 

 

 

夜拜水神山

 

 

 

 

 

 

 

2015年5月16日水神山報國寺開光盛典

水神山風景圖片轉自百度盂縣吧,報國寺開光圖片轉自大佛山美博客

 

掃描二維碼,關注太原道微信公眾號,了解更多三晉文化

本文來源:山西日報20160105;本文作者:侯詎望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6-03-01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