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韓振遠:大河出龍門

 

  黃河水在狹窄曲折的晉陜峽谷里一路南行,經過壺口瀑布的飛舞張揚后,南行64公里,來到了峽谷的南端出口——龍門。

 
 

黃河龍門(禹門口)地理位置示意圖

 

 

 

 

 

 

  龍門又稱禹門口,兩個名字都大氣磅礴,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意義卻不盡相同。前者將中華文化中最神秘霸氣的圖騰崇拜與黃河聯系在一起,雖然龍是帝王之象征,至少還相對含蓄,形象上與黃河相關。后者則干脆明明白白以帝王之名命名,分明是要超越自然力,表現出人的意志。我更喜歡龍門這個名字。黃河從青藏高原奔流而下,又在晉陜峽谷中盤桓騰躍,恰若一條巨龍受困多時,到了這里,早就急不可耐躍躍欲試破門而出。因而,龍門,分明就是龍騰之門,龍躍之門。

 
 

航拍龍門,攝影:王俊杰

 

從黃河北側遠眺龍門

 

從山西一側俯瞰龍門,可以看到鐵路、公路、鋼索三橋并立

 

 

 

 

 

 

  來到龍門,最令人感嘆的是山勢與河水渾然一體,山的險峻與河的驚險交映生輝。壺口帶給人的是激越,龍門帶給人的則是大氣。黃河在晉陜峽谷中奔流千里,沒有哪一處將山水結合得如此完美。在龍門行駛,只覺得河岸好像朝河水攏來,向人頭頂壓來。大河開始涌動,兩岸的山崖也隨之涌動,伴隨大河行走千里,峽谷好像決心在這里掠去河流的風光,用險峻、奇絕、壁立千仞將狂放桀驁的黃河擠壓成一縷。人在河中,便忽略了河水的湍急與洶涌,看到的只有懸崖峭壁造成的大河之門。

 
 

龍門北側的黃河峽谷,轉自岱巖的博客

 

龍門的黃河河面

 

 

 

 

 

 

  即使行駛在河水中,也忘不了山陜之分。龍門兩面,一側是陜西韓城,一側是山西河津。有如此勝景險關,兩地都因龍門而顯得格外矜持驕傲。而在龍門兩側,兩地也將自己的個性表現得格外分明,山西這邊重實際,在峭壁上開出一條公路,名龍虎路,滿載煤焦的重型車輛帶起塵土隆隆駛來。陜西那邊重韻致,山崖陡峭得像刀砍斧斫一般,直直插入河中,讓游客震撼的同時,又能想到大禹的神力。

 
 

陜西一側的大禹廟遺址碑

 

新龍門客棧

 

 

 

 

 

 

   河水來到這里,被山西陜西兩省的山崖緊緊束縛,激起狂傲本性,騰躍咆哮,翻滾奔涌,先涌過狹窄逼仄的石門,好像感覺到即將奔出與之搏擊了一路的峽谷,神情更加激昂,歡呼跳躍,若即將得勝的將士,又像一群狂燥的漢子,不顧一切向前涌來,河水便開始沸騰了。山崖不動聲色,用更加高峻險絕的峭壁迎上去,河水顫抖著,號叫著,激起層層巨浪,又重重摔向谷底。拐過一道彎,兩崖壁收束得更緊,那便是龍門了,河水好像已然忘情,再也顧不得什么,一起涌動歡呼,躍出龍門。

 
 

 

龍門的抗日烈士紀念碑

 

 

  龍門寬不足40米,是黃河在晉陜峽谷中最狹窄的地方,也是山陜兩省離得最近的地方,到了這里,山陜兩省如若即若離又情投意合的情侶般,險些擁抱在一起。

 
 

 

從山西一側回望龍門鐵路橋

 

 

 

 

 

 

  龍門出口處東西兩側分別有兩塊巨石,早年,兩塊巨石上分別建有兩座廟宇,都是禹王廟,供奉的都是大禹,都在用另一種形式向后人講述大禹鑿龍門的故事。西面的叫西禹廟,東面的叫東禹廟。兩座屬于不同省份的廟宇,用同一種文化,同一種信仰和同一種方式隔河相望。如今,兩座廟早已不存在,一座現代橋梁飛跨東西,橋基正好就在廟址上,不由分說地用這種方式將兩省連在了一起。

 
 

1907年9月22日,法國漢學家沙畹一行來到黃河邊的龍門,第二天,他們在這里結束了對陜西的考察,進入黃河對岸的山西。

沙畹鏡頭下的龍門,雖然拍攝于陜西一側,卻真實的記錄下了黃河對岸山西一側當年殿宇輝煌的盛況,

為毀于戰亂的龍門建筑群留下了歷史的記憶。

 

上世紀初,一群年青人騎著自行車來到龍門合影

 

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山陜龍門全圖

 

 

 

 

 

 

   

出了龍門,河谷豁然開朗,兩岸的山崖悄然后退,似乎畏懼河水的瘋狂。而河水像長途跋涉的軍士,殺過最后一道關隘后,滿面滄桑,一身疲憊,不由得放緩了腳步,用一種勝利者的姿態睨視著怯懦的河岸,從容向南流淌。 

龍門又是司馬遷的故鄉,兩岸都有司馬遷遺跡。站在河岸,望激流翻滾,看山崖逶迤,會不由得想起司馬遷正用如椽巨筆,記錄著兩岸故事,描繪著兩地風貌。 

黃河出龍門至潼關這一段,按照水利術語,叫小北干流,全長133公里,流經山陜兩省的29()。西岸分別是陜西省渭南市的韓城、合陽、大荔、潼關;東岸分別是運城市的河津、萬榮、臨猗、永濟、芮城。 

這一段也是黃河河谷最寬的一段,有的地方東西兩岸相距近20公里,由最窄驟然變為最寬,最緊束變為最隨意,最激越變為最安詳,黃河在一張一弛,一寬一窄之間,創造出了古老的黃河文明。經過晉陜峽谷中滔滔1000多里的行程,黃河似乎沉穩了,成熟了,中華民族來到這里,也變得沉穩了,成熟了。 

 

黃河出龍門不遠,就是我的家鄉,這一段河流是我來過最多的地方,也是我最熟悉的地方。 

每次來到黃河邊,總會被河水的雍容感動。河水在不緊不慢地流淌,泛起一波波水紋,好像根本不在乎什么,也不擔心什么,像一位飽經風霜、歷經磨難又成竹在胸的將軍,按照自己的節奏,緩轡而行,信馬由韁。對岸的山崖遠遠躲在蘆葦后面,在霧靄中露出一絲神秘。從這邊看,那個霧蒙蒙的地方是陜西,從那邊看,這個霧靄遮掩的地方是山西,兩片古老的土地,被黃河這么一隔,便都化做模糊朦朧的意象。 

某一日,乘上突突冒著黑煙的機船,在黃河里逐浪而行,踏上對岸的土地,在濕軟油亮的河灘留下一串串腳印,再在蘆葦叢中穿行良久,登上對面的河岸時,才真正明白,原來,大河孕育出的兩岸并沒有什么區別,一樣的黃土地,一樣的藍天白云,一樣的村落人家,碰上一位在田間勞作的老鄉,一說話,話語里也一樣帶著黃河的氣息。

 
 

黃河流凌,攝影:韓中生

 

 

 

 

 

 

  說起黃河,隨意的話語像在說一位鄉親或者伙伴,熟絡親熱中帶著漫不經心。只有談到河水大漲時,才微微露出一絲恐慌。 

平靜的河水并不總像看上去那么溫文爾雅。出了龍門后,兩岸不再是晉陜峽谷那樣堅硬的石岸,相對松軟的黃土崖遠遠地躲開黃河,退到遠處,給河水讓出了寬闊的河道。黃河便有了更多的選擇,任性恣肆,自由馳騁,忽東忽西,搖擺不定。河谷中,有時是蔥綠的灘涂,有時是洶涌的河水,有時又是綿延不絕的沙洲。一片河灘有時屬于河東,有時又屬于河西,“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說法便來自這一段黃河。 

常去河邊的人都知道,黃河好像是個性情古怪喜怒無常的人,經常大起大落,大開大闔,放著河谷中央不走,偏偏喜歡劍走偏鋒,沿著河岸沖刷,主流不是偏在西岸,就是偏在東岸。有時又多路出擊,分出許多支流,讓人即使走到河邊,也弄不清哪條是主流,那條是支流。 

舊時,每當大水來臨,沙土河岸的慘狀會讓人驚心動魄。河水卷起浪濤,撲向岸邊,大塊大塊的土崖瞬間會帶著碧綠的青草與即將成熟的莊稼坍塌到河中,化成渾黃濃稠的泥水,卷著綠草涌向下游。專業人士把這種現象叫河水側蝕。在河水的不斷側蝕中,黃河無情地吞噬著兩面的河岸,擴展著自己的領地,于是,這段黃河就有了寬闊的河谷。于是,黃河在這里就成了最無拘無束的一條河流。 

曾經問過不止一位祖輩居住在河邊的鄉親:原來村子的位置在什么地方?無一例外地都朝遠處一指,說:在那里。我朝他們指的地方望去,只見陽光下的河水泛出金波,流光溢彩,哪里還有村莊的影子。曾經的村莊,早就變成了一種傳說,隨著河水流向遠方。 

都知道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卻少有人知道,大河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擺動中,曾經孕育出多少文明,又毀滅了多少文明。 

在黃河的擺動中,曾經矗立在大河西岸的梁山崩塌了。在我的想象中,兩千多年前,黃河初出龍門時,河谷并不像現在這樣寬闊。兩岸的高崖甚至像晉陜峽谷一樣挺拔壁立。有一天,河水猛烈地沖擊著河岸,山體轟然坍塌,激起巨大的水柱,河道因之壅塞,黃河因之斷流。對于黃河來說,這是一次空前絕后的災難。《竹書紀年》記載:“定王十二年(595),梁山崩遏河水三日不流。”古籍中簡單的一句話,給了我們無限的想象,那該是怎樣一種景況?滾滾河水從狹窄的龍門流出,被堵在河道里,三天三夜不能流過,幽深狹長的晉陜峽谷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湖泊,水位快速上升,逼近溝沿。三天后,峽谷中水位越來越高,水勢越積越大,終于出現像《尸子》中所說的:“大溢橫流”,漫過坍塌的山體四方流溢。這可能是歷史上黃河第一次斷流,而且一斷就是三天。這一次,作為晉國的望祭名山——梁山塌去一塊。黃河則用這種方式又一次擴大了地盤。 

 

黃河仍然不舍晝夜地流,擴張的腳步一刻也不停息,摧枯拉朽,一路狂奔。兩岸的黃土崖在轟鳴聲中,不斷地塌到河水中。而黃河好像根本不在意崖上有什么,村落、城池、亭臺樓閣、軍事重鎮統統席卷而去,即使人類付出了巨大心血、悠久的歷史、文化,也毫不憐惜。

河水轟鳴狂舞,一出龍門,首先將遠離河岸、曾經高聳于斜陽野草間的魏長城卷入河中。

《竹書紀年》(卷下)載:周顯王四十五年,梁惠成王十二年“龍賈帥師筑長城于西邊”。掠得秦國土地,在河西修筑長城時,梁惠成王該是多么志得意滿,然而,河水并不理會君王的心思——它才是黃土地上的帝王,河谷里的主宰。沒用多長時間沖刷,這條軍事設施便塌進河里,隨著濺起的水花,君王意志化作濁流,流向遠方。 

劫掠了魏長城后,黃河甚至沒南行幾許,扭頭由西岸撲向東岸,這一回,遭受劫難的是大名鼎鼎的汾陰脽。何謂汾陰脽?簡單地說,就是一塊河中高埠,漢、唐、宋歷代皇家的祭祀地,上面供奉的是中國人的土地之神后土大帝。九五之尊的漢武帝、唐玄宗、宋真宗都曾心懷崇敬親自來這里祭祀,在祭拜后土之際,表露著帝王們對土地的崇拜與畏懼。汾陰脽背汾帶河,坐落在黃河與汾河入口之間,長四五里,廣2里有余,高10余丈。汾陰脽南2里處有座古老的城池,系戰國、秦、漢時期的汾陰城,然而黃河根本不把人間的皇帝和天上的神靈放在眼里。如今,登上幾經遷徙改建的秋風樓憑欄遙望,大河之中,煙霧迷離,滾滾洪濤,不舍晝夜,汾陰脽早就坍塌到河里,后土塑像與帝王的尊嚴一齊化作泥漿,“圮于河水”,“湮為洪流”。陰汾城也垣陷城毀不知去向,當年店鋪林立、城垣高聳的古城,早就被河水滌蕩為一片沙灘。

 
 

 

秋風樓

 

 

 

 

 

 

  秋風樓是專為貯藏漢武帝《秋風辭》刻石而建的一座高樓,原建的秋風樓與汾陰脽一樣,早就隨黃河滾滾流去,其遺址已在大河之中。為保護帝王之碑,秋風樓在遠離河水之地一再重建,然而河水窮追不舍,明代萬歷年間所建的秋風樓沒有了,清代康熙年間所建的秋風樓也沒有了,連同治年間所建的秋風樓也被湮沒河中。不得已在離河岸六七里處的峨嵋原上再建起現在的秋風樓,沒想到,河水又窮追而來,現在,兩里外就是滔滔河水了,“千尋嵋嶺演天亙,一曲黃河卷地來”,站在樓上,就能看到河水奔流。 

 

河水滔滔,迅猛激烈,沿河之物無不席卷而去。這一路,黃河肆虐狂暴,不知有多少村莊轟然塌陷到河里,不知有多少百姓望河興嘆。據著名歷史地理學家史念海先生統計:明代隆慶四年(1570)一次洪水過后,僅龍門到汾陰寶鼎鎮一段,短短40公里內就有18個村莊傾圮到河流之中。 

古人在河邊建村筑城,最害怕的就是河水沖刷,因而,所筑之城,所建之村,或在隆起于河畔之原面,或在高起于河水之階地。但是,古人往往低估河水的威力。河水攻略之法甚多,最常見的不是漫溢,而是釜底抽薪取其根基,用日復一日的沖刷崩塌河岸。古書中“每日崩岸十丈”,就是這種方式的記載。用這樣迅疾的速度、如此殘暴的形式攻城掠地,沿岸村落城池無不“岌岌危殆”紛紛陷落。 

古老的蒲州城也陷落了。黃河自山西臨猗的吳王渡與陜西合陽的夏陽渡南下15公里,就是赫赫大名的蒲州城。這里山川秀麗,土地肥美,是中華民族發祥地的核心區域,司馬遷在《史記》中稱之為“天下之中”。蒲州古稱蒲坂,曾經是虞舜之都,中華大地上最古老的城池,唐代,又曾作為中都,起著連接都城長安與河東的作用,在政治、軍事、經濟上有著重要位置。城外,一座鶴雀樓巍峨雄壯,登上去遠望,可見黃河濤濤,奔流到海。王之渙的名句“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就誕生在這座樓上。天寶年間,唐王朝曾在大河間架起一座氣勢恢弘的浮橋,兩岸分別用4只重達數十噸的鑄鐵牛鎮守橋頭。以后,這里曾是河東郡、河中郡、蒲州府治所。然而,黃河來到這里后也格外肆虐,不斷沖刷兩邊河岸,最終沖刷出寬廣的河谷。有人測算,從河東的蒲州城到河西舊朝邑縣城的兩原之間,河谷竟寬達43公里。歷史上,蒲州曾是軍事重鎮,不知令多少精兵良將鎩羽而歸。黃河仿佛看準了這座堅城,一年年、一波波沖刷、漫溢,將所有能用的手段都用上,終于將繁華的城池變作一片廢墟。鎮河鐵牛陷落河底,鶴雀樓沉淪河中。至1948年,不得不將縣治撤離,人類在這場曠日持久的守城戰中輸得一塌糊涂。

 
 

 

 

 

清末民初的蒲州老照片

 

 

 

 

 

 

  在攻打蒲州的同時,河水兵鋒一轉,連同對岸的舊朝邑縣城也一并掠取,千年朝邑古城從此化作河中沙灘。 

接下來,黃河水兵進天下險關——潼關。秦漢至隋唐,潼關是關中東大門,京城門戶。西接華山,南依秦嶺,北傍黃河,中間只有一條羊腸小道,容一車一馬通行,進可窺視中原,退可堅守關中,所謂“關門扼九州,飛鳥不能逾”,被稱為天下第二險關。整個冷兵器時代,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不知有多少名將在這里建功立業,也不知有多少將領在這里折戟沉沙。然而,無論多么能攻善戰的將領,都沒有黃河之水有耐心,更沒有黃河之水來的兇猛決絕。從東漢末年潼關城在瀕臨黃河的黃土原上建立之日起,歷代將領都只將防衛注意力放在敵對一方,誰也不會想到在黃河日復一日的沖刷下,潼關會徹底淪陷。黃河水浪一波波砸向關隘,漢代的潼關淪陷了,隋代的潼關淪陷了,唐代的潼關也淪陷了,連明清兩代的潼關也不見蹤跡。如今,穿越橫跨黃河兩岸的風陵渡大橋,來到老潼關舊地港口鎮,哪里還能找見昔日險關的影子,出現在眼前的只有滾滾而去的黃河之水。 

上天把一群命運多舛的人民安置在了大河兩岸,在暴猛的河水沖刷中,他們頑強地生存著,進退失據,屢敗屢戰,一直延續了數千年。如果史圣司馬遷在世,坐在他的家鄉龍門山崖頭,記下黃河與黃土高原這一段段慘烈的歷史,不知會是怎樣的心情,發出怎樣的感嘆。

 
 

掃描二維碼,關注太原道微信公眾號,了解更多三晉文化

本文來源:;本文作者:韓振遠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6-02-09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