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明霞晚照字里相逢——張頷與著名文化學者的神交貞誼

 

 

 

 

 

往事舊友 欲說還休

1213日一大早,我省著名古文字學家張頷先生的學生、35歲的薛國喜前往太原南華門東四條省作家協會宿舍大院。他此行是要到董大中、李國濤兩位年逾八旬老作家家中專程送“天人合一——慶賀張頷先生九十六生辰暨著名學者藝文展”請柬的。

薛國喜到達董老家中時,董老向他講述了與張頷先生的深情交往。

“十六七年前,還是上世紀末,我住醫院輸液,偶見病人名單上有張頷的名字,在我病房旁邊。張頷早就知道,也早想拜訪。張頷是山西前輩學人中我最佩服的學者之一,于是到張頷的病房去,他正準備輸液。我說了名字,他也知道我。第二天,我帶了在市場購回的《三國水滸合刊本》和兩個手抄本,請他鑒定和欣賞……張老看得非常仔細。鑒定舊書,看避諱是方法之一。這本書上劉玄德的‘玄’概不避諱,說明它是康熙之前的印本,我跟張老都是這樣看。有一個抄本是《光緒三四五年年荒論》,是寫那年山西旱災給人們帶來的苦難的,說唱形式。張老一看,即說是他們介休一帶人寫的,因為里邊寫到‘莜麥’‘蕎麥’。”

“此次住院十多天,我和張老幾乎每天都要見面,都要談一陣。我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收藏寶卷,恰巧張老上世紀50年代初就收藏過寶卷,寫過有關寶卷的文章,這成了我倆談話的一個重要題目。我給張老看了《還魂寶卷》《琵琶寶卷》等四本寶卷。先翻《琵琶寶卷》,內有蔡伯喈的名字,張老說這是根據《琵琶記》改編的。張老輸液期間通讀了《還魂寶卷》,又告我說,‘這是我們介休的’,他舉了兩個方言詞作為證據。張老住醫院,每天都回家。有一天,張老從家里來帶給我一本《老鼠換貍貓》,后來說‘那可不是寶卷’。”

“以后每逢過年,我大都要到張府去拜年,有時跟李國濤一起去。李國濤以前因為所買的一套《魯迅全集》出自張老,已經有了聯系。我們見面,都是談學問上的事。我后來研究《二十四孝》,跟張老說起,他說他也研究過《二十四孝》,并把他收藏的一些資料送給我。交談中得知,上世紀40年代末張老在智力展主辦的《青年導報》當總編輯,我恰好收藏有《青年導報》和智力展主辦的另一種報紙,叫《戲劇日報》,我拿去請張老鑒定,張老看了很高興。《戲劇日報》,他竟忘了,所有山西新聞史、太原新聞史一類著作都沒有記載這個《戲劇日報》,可見它是一份孤本。另外我跟張老還談到衛聚賢,談到衛聚賢《中國統計學史》中一張‘九九消寒圖’,衛聚賢書中的圖是空著的,張老把那個圖填起來了。我收藏一張有關《馬關條約》的手抄稿,正是那個手抄稿傳出以后,引起國內大嘩,掀起兵車上書運動。張老看了這張手抄稿以后,說他想起一首有關《馬關條約》的詩,他寫在一張小卡片上。這首詩是他背下來的,可見張老的記憶力驚人。”

李國濤先生與張頷先生是老相識,說:“張先生是山西最受人尊敬的學者。”談到展覽,李先生表示十分想去,但因年齡大了,行動不便,于是托薛“帶個便條吧”。李國濤先生寫道:“問候張頷老師,請多保重。晚李國濤百拜。”201211月,發表在《名作欣賞》上的一文《讀張頷老人的書畫題跋》,李國濤先生寫道:“200911月逢張老的九十大壽,我得到通知,前往祝賀。看到他坐在輪椅上,精神還是很好的。在那次會上獲贈一冊《著墨周秦》,書的副題是《張頷先生九十生辰文字集錦》,其中收入的全是書法作品,有少數國畫和篆刻。我于書畫都是外行,我的欣賞辦法是看題跋,由題跋而識畫意。看到最后一幅山水,我覺得有點神奇。再讀題跋,一下子明白了,而且明白了所有的畫。跋曰:‘余幼時曾學畫山水,青壯年后,不復溫習。今已衰老,年近古稀。筆荒數十年,無絲毫長進,可嘆。’原來在畫上,張老是有過童子功的;他又愛寫毛筆字,所以達此境界。1973年,他作《讀書燈圖》,一只長頸油燈,墨畫,上面燈盞里的燈芯探出,有一點通紅的火,極精細,燃在那里照亮。更妙的是題跋:‘孤檠秋雨夜初長,愿借丹心吐寸光。萬古分明看簡冊,一生照耀付文章。’那是1973年作,在‘文革’中,他還從事他癡心以赴的考古和古文字研究,寫他的巨著《侯馬盟書》。一個人,孤燈下,那心情,那滋味,全在畫里了。”

遇合相知 學人風范

饒宗頤先生今已百歲,他與張頷先生相識于上世紀70年代末在長春召開的中國古文字研究會議上,自此二人往來無間。有一次,張頷先生參加古文字研究會議,遇到同去參會的饒宗頤先生,饒先生問張先生:“能否與您合影?”即便相熟,兩人仍禮貌連連。張先生笑答:“當然可以。”饒公西裝領帶,張老一身“中山”,二人比肩而坐,合影留念。自此,鴻雁傳書,筆墨交誼,情深誼厚。

馮其庸先生是著名文化學者,今年93歲,他以前與張頷先生不相識,但彼此耳聞。2006年,薛國喜編輯《張頷藝文集》時,想請馮先生為該書作序。電話聯系后,馮先生爽快地答應了。不到20天,馮先生的序就寄到了太原。序中稱,張先生是一位具有杰出成就的學人,是一位淡泊名利、品格高尚的人。他不喜張揚,隱于市,隱于學。馮先生評價“張老是古文字專家,古史專家,考古專家,由于他的專業,也使他的書法呈現了與眾不同的特色。”馮其庸先生對張頷先生書法選用的詞句也很佩服,稱其書法中蘊含著文化、歷史、文采,乃“學人之書,格高韻古。”

馮先生說這些年老成凋謝,在北京也難以找到可與張老匹配的學問家,并多次說過張老是國寶。2006年、2007年,馮先生曾兩次來到太原,專程看望張頷先生。張先生以東漢建初約束石卷拓片及《越人謠》書法答謝。張老說:“我為馮先生做不了什么,書贈《越人謠》以志今世相知之感。”

張頷先生家中靠墻的條幾上擺著一尊先生的青銅塑像,那是200810月由馮其庸先生的弟子、雕塑家紀峰遵馮先生之囑專門制作的,其形似神似,栩栩如生。張先生家墻上還有一大畫軸,上有詩作5首,題為《效庭堅贈半山老人詩體呈作廬老》,那是馮其庸先生以行草書抄錄的,而馮老寫給張老的共有7首。這個大畫軸做好后,馮老又用上好宣紙將7首詩寫成手卷,特意送到沈陽故宮的裝裱店裱好。

翰墨詩心 靜水深流

今年十一期間,薛國喜看望張頷老時,提出為先生96歲大壽辦個展覽,先生說:“算了吧。”但是先生的詩稿、手札,其中的一脈文心,君子之風氤氳起伏。應該為先生做些事。打定主意,薛國喜就設法聯系周退密、饒宗頤、馮其庸、霍松林、傅申五位著名文化學者。11月初,薛國喜致電周退密老。沒想到,已近103歲的先生親自接聽了電話。薛國喜向老先生道賀:“再過一個月,您老就103歲了。”聽筒里傳出周老呵呵的笑聲,溫馨感人:“103歲了,提不起筆嘍。”隨即周老讓其學生以他98歲時創作的5首詩贈展。

陜西師范大學文學研究所所長霍松林曾與姚奠中先生相交甚厚。95歲的霍老聽說“藝文展”時,很高興,也讓其學生拿出數幅書作合展。

傅申先生今年80歲,研究中國美術史繞不開書法,因而他與張頷先生彼此互知。當提出邀請他參加張頷老藝文展時,傅先生提供了近十幅書法作品。

談到在此次藝文展的籌展過程中與諸文化大家的密切接觸,薛國喜說感受最深的就是他們身上充溢的文化仁愛氣息,他們都是真正的文人、學者,是真君子,具真情懷。他們真正是“仁者壽”。“這些老先生身上那種中國傳統文人的光芒已不多見。他們之間的對白與相互尊敬之情,更可以說是當代文人相重的最好范本,反映了大學者之精神世界。”1218日,“藝文展”在山西省民俗博物館(文廟)布展。當一件件作品被小心翼翼布置、安頓,薛國喜心里突然涌出“字里相逢”四個字。看著總年齡逾566歲的六位耄耋文化學者的藝文作品第一次聯袂,看著這些把生命的長度和新鮮的歲月吟誦成美好的存在,感覺一字一詞都有著生命的重量,文化的重量。

觀看雅集,書卷多情。就一直做這樣的文化追隨者吧。至于給這個世界留下什么,那是時間的事情。

 
 

 

張頷與著名文化學者的神交貞誼

本文來源:太原晚報;本文作者:董昕李曉勤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12-2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