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省足球隊的崢嶸往昔與復活努力

 

 

 

 

 

   一個失傳了很久的念想,隨著一紙文件的出臺,再次被點燃。

   一個剛剛不得不放手的夢想,隨著一次全力以赴的出征,再次有了希望。

   前不久,山西省公布了《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逐步恢復三大球專業運動隊,帶動全省三大球運動的廣泛普及。”

   對,山西省要恢復三大球的專業隊了,白紙黑字,就掛在山西省政府網上。

   從當初山西足球為了奧運戰略被cut,到今天足球戰略上升到國家高度,進而推動包括山西在內的全國各地足球運動的發展,《意見》的誕生,就像是在湖中心投入的石子,漣漪而來,水過土濕。當然,不敢奢望綠樹成蔭,只要生根發芽。

   在為復活做努力的還有一支球隊,龍城至盛,這支志在打入職業聯賽,撐起山西職業足球的俱樂部,此時已經在廣西防城港,差不多一周后,2015中國足球丙級聯賽大區賽西區的比賽將打響,每個賽區的前兩名將獲得下賽季中國足球乙級聯賽的準入資格。俱樂部頂著巨大的資金壓力全力備戰,不是為了去廣西吃正宗的米粉,而是為了回到那個曾經的賽場。

   一年前的此時,應該是山西足球迷最興奮的時候吧。

   有些陌生的專業隊,夢寐以求的職業隊,終歸是要匯成一條大河,共同承擔山西足球復活的歷史使命——除了記錄山西足球正在進行的這兩個歷史性進程,本期策劃還將用專門的篇幅,探討究竟如何才能夠幫助山西足球真正完成復活,真正完成從無到有的歸來。

   前方荊棘叢生,我們一起努力。

 
 

這就是1979年那支打進全運會八強的山西隊,榮立集體一等功。

前排右三是邊文洪;后排左一是領隊白龍章,左二是徐根寶,右一是趙學賢,

后排正中間靠前的是傅淳——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依然活躍在山西足壇。

 

 

這是1969年“文革”時期的山西男足全家福,第一排正中間的就是曲光新教練。遺憾的是,這支隊伍在第二年就解散了

 

 

 

 

 

 

  猶記當初,專業隊三次解散  

  當哨聲響起時,很多山西隊員沒緩過神來,怎么可能在最后3分鐘、算上補時最多56分鐘的時間里被河北隊扳平比分。沒想到更郁悶的還在后頭,加時賽河北隊越戰越勇,并最終完成了大逆轉。山西隊被擋在了4強的門外,比分是23

   那場和河北隊驚心動魄的大戰發生在1979年的第四屆全運會上,當時邊文洪是山西隊的主力球員,時光飛逝,20159月,邊文洪想起當時的場景依然非常后悔。如果應對得當,山西男足的全運會歷史最佳戰績何止是8強——那支山西男足,是山西足球專業隊歷史上最耀眼的團體,即便是傳統強隊,也不敢輕言拿下。

   然而,浪花淘盡,幾經起落,山西男足全國8強的歷史早已被很多人忘卻,同時被淡忘的還有這支專業隊多舛的命運——短短30多年,竟然經歷了三次解散。

   在《意見》發布的今天,我們決定翻開那段山西足球激情燃燒的歲月,不為復古,只為緬懷,緬懷那個征戰四方的年代,緬懷那段風華正茂的青春。向山西足球的先驅致敬。 

A 再見了1988 

  1988年對于山西足球專業隊來說是個命運的節點,自此以后,山西沒有了專業足球隊。山西足球進入了沒有主心骨的時代。

   邊文洪所在的1979年全運會山西男足,可以稱得上是山西男足專業隊歷史上的黃金一代。身體素質出眾,主打長傳沖吊,雖說在全國聯賽中無力殺進前幾名,但也是其他強隊無法忽視的力量,屬于很難纏的對手,有點小辣椒萊切的感覺。在全國聯賽的分區賽中處于中游略微靠后的位置。打個可能不太恰當的比喻,應該是中超保級集團中的一員。

   1979年全運會,山西隊由中國足壇名宿徐根寶,以及趙學賢、田新友教練組帶領,坐擁太原賽區這個預賽東道主(共四個賽區)的優勢,首場比賽就擊敗了實力不俗湖南隊,最終拿到了小組第二的名次,殺進了決賽階段的比賽。

   于是就有了1/4決賽中和強隊河北男足的大戰。山西隊以20的比分領先了大部分時間,遺憾在最后遭遇逆轉,之后58名排位賽,球隊已經沒了心氣兒,連丟兩陣,最終位列第8。“但至少這說明我們還是有實力的。”邊文洪說。

   本來,這樣的一支隊伍如果繼續傳承下去的話,應該會有值得期待的未來,也許比不上北京、遼寧、廣東這樣的傳統強隊,但至少,能在中國足壇占據一席之地。可是沒想到,遺憾的事情何止是被逆轉。

   1988年山西男足專業隊解散不是因為成績不好,而是山西省為了響應國家奧運戰略進行的主動調整——撤掉三大球專業隊,將這些集體項目專業隊的編制向容易出奧運會成績的項目傾斜,直到今天。《意見》中提到“逐步恢復三大球專業隊”,也是自1988年之后,省級文件首次提到恢復三大球(足球)專業隊的事情。而如果真的實現了恢復,那么這也是山西省足球專業隊時隔最長的一次“復活”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除了1988年,上世紀60年代,70年代,山西省足球隊還曾經有過兩次解散的經歷,只不過那時候解散沒多久,就又恢復了。 

B 困難的1961 

  說到最開始的兩次解散,就不得不提到一個人,趙學賢,山西足壇元老。

  其實你根本看不出來現在的趙學賢已經70歲了,他沒事了還去太原市管道橋足球場踢球,不過很多球友已經不是他當初的隊友了。

  老趙在1957年進入太原市少體校,他說,那時候他就知道,山西省有一支專業足球隊。不過因為在足球領域比較落后,當時的山西隊中有相當一部分不是山西人,而是大連人。

  大連號稱中國足球城,在日據和前蘇聯托管時期,足球運動就已經開始了,所以在新中國成立后,那里涌現出很多優秀的足球運動員,1959年的第一屆全運會,這些支援山西的大連球員就擔當起了球隊的大框架——太原建筑公司的殷宏明、武業治、太原市冶金學校的孫曉成,也因為僅僅是支援,首屆全運會打完后,這些球員很多都離開了山西。這就是山西隊在全運會的首秀。

  也就是全運會的這一年,在少體校訓練了兩年的趙學賢得到了升級的機會,他進入了山西省體育干部學校的專業足球隊,算工齡,還有工資拿!那時候趙學賢只有13歲,有這樣的待遇已經相當不錯了,而且因為出色的表現,他已經是省二隊中的一員。

  沒想到兩年后,小趙再次升級了。1961年,正是全國困難時期,飯都吃不飽,哪還有多余糧食用來踢球,再加上當時省一隊中的很多人都是來自于外地,思鄉心切,山西省男子足球專業隊一隊就這樣解散了。“這是山西省專業隊第一次和解散掛鉤。”趙學賢說,“我就升入了一隊。當時省專業隊也就只有我們這一支隊伍,沒有梯隊”。 

C 郁悶的1970 

  三年苦難時期過去后,山西足球進入一個平穩的發展時期。之前大連的優秀球員雖然只打了一屆全運會,卻讓足球的星星之火在山西燃燒起來,山西足球專業隊終于進入了山西人的時代。

  當時中國也有全國聯賽,但參賽隊伍都是各省的專業隊,基本是每個省一支隊伍,再加上解放軍等專業隊,全國的聯賽還是比較紅火的。最開始十多年的全國聯賽是不分級別的,只分賽區,每個賽區的前幾名晉級決賽階段的比賽,中間幾名打中間的排位賽,末尾是末尾的排位賽。山西隊的位置在中游水平,反正成績不難看。

  到了1965年,山西足球已經進入了一個非常不錯的發展階段,太原的太重,太鋼、大眾機械廠、221廠(太航)、太原礦機廠、晉機廠,大同的428廠(大同機車廠)、616廠(大同柴油機廠),晉中榆次的經緯廠,都有了自己的足球隊,全省足球的運動開展也非常不錯,至于趙學賢,則參加了自己球員生涯中的第一次全運會——全國第二屆全運會。

  也正因為山西省足球的快速發展,1966年上半年,山西省專門從遼寧隊請來了曲光新當教練,支援山西足球發展。曲光新是新中國成立后遼足的第一批運動員,是遼寧足球的元老。曲光新到位后對山西足球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抓技術、抓身體,一些先進的技戰術在山西生根發芽。

  緊接著,文化大革命就爆發了。“那時候山西隊陣容齊整,我也是20歲的小伙子,當打之年,技術和意識都很不錯,卻無球可踢了。”趙學賢說。“文革”爆發后,全國的足球聯賽基本就停止了,包括曲光新在內的所有隊員都下放到廠子里工作,曲光新和趙學賢是在太原礦機廠,還有一些球員離開了山西。4年后的1970年,隊伍正式解散了。“其實那個時候正是現代足球快速發展的時期,中國足球卻停滯不前,甚至還有倒退,實在是太可惜了。”趙學賢說。 

D 曙光1972 

  就像當年“文革”突如其來一樣,山西隊的恢復也十分突然。

  1972年,國家突然恢復了之前中斷了6年的全國聯賽。山西體工隊隨之開始招生,曲光新、趙學賢等人回到隊中,曲光新繼續擔任球隊主帥,趙學賢則是球員兼助理教練——全新的山西隊開始組建。

  因為長時間缺乏系統訓練,而且加入了很多新人。最開始球隊的能力很一般,但慢慢開始有模有樣,再之后,前文的邊文洪、現省球類運動管理中心主任沈廣晉等人加入了山西隊,隨著徐根寶的到來,“黃金一代”完成合體。這就有了最開始的那個8強之旅。對了,8強不光是山西足球在全運會的最佳戰績,還是山西省三大球的最佳戰績。 

不忘初心,志在重返職業聯賽 

  合住歷史的書本,回到2015年。

  在恢復三大球專業隊的具體規劃正在著手制定時,龍城至盛已經飛赴廣西防城港。2015中國足球丙級聯賽大區賽西區大戰將至,壓力和信心并存。

  這是一支業余足球隊,資金和壓力從來就沒有小過,從910日離開太原踏上熱身之旅開始,開支就直線飆升,要想拿到像樣的成績,職業級別的后勤是必須跟上的;而緊張的熱身賽安排,也讓球隊出現了疲勞和傷病的問題,說來不怕大家笑話,龍城至盛的隊醫,前幾天才剛定下來。

  很多事情并不像朋友圈中圖片所表現的那樣光鮮,一群大老爺們也不善于矯情訴苦,相對而言,大家更善于向前看,在補充了幾名攻擊型球員后,龍城至盛的整體實力比之前確實強了。

  球隊希望拿到西區的前兩名,讓山西足球在中國職業足壇復活,就和當初俱樂部成立時說的那樣。 

A 一天得花8000元左右 

  都知道職業足球燒錢,其實業余足球的燒錢能力也不差。

  910日,龍城至盛踏上的熱身賽之旅,也是燒錢之旅。粗略算下來,俱樂部每天的開銷在8000元左右,也許對于職業球隊來說這根本就是毛毛雨,但對于業余俱樂部來說,就是要命的壓力。

  每天都干啥?需要這么多錢。

  在外吃、住、訓是大頭,這個跑不了,就以吃為例,雖然是業余球隊,但在吃方面龍城至盛是講究的,酸奶、水果等飲料食品是必需的,必須要保證隊員的能量和營養,在吃上的標準,俱樂部向職業球隊看齊。

  再有就是醫療方面,球隊專門聘請了中超級別的隊醫,而且需要大量的藥品、繃帶、膠布。可別小看這個,價格可都是實打實的。“奇正貼膏26盒,戴芬5盒,扶他林腸溶片5盒,扶他抹乳膏5支,酮洛芬凝膠3支,云南白藥膏5盒。”前幾天,龍城至盛的負責人王晟展示了一下他手機里的清單,“得2000多塊。這還只是一部分,所有的下來得1萬多。”在外熱身這段時間,球隊基本保持了兩到三天一賽的頻率,如此高的負荷也讓隊員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疲勞和傷病,藥品就顯得更加迫切。

  說到買藥,就不得不說下球迷朋友們的可愛了。王晟是龍城至盛的負責人,也是龍城球迷協會的負責人,當他找到協會中的“傳說哥”(網名)買藥時,“傳說哥”瀟灑扔下一句話:“你不用管了。”沒幾天藥品按時到位,可是當王晟準備給“傳說哥”報銷時,后者說啥也不要這錢。最關鍵的是,“傳說哥”平時是個很節儉的人,據周圍的朋友說,以前出去看球,都是坐硬座,臥鋪都不舍得買。

  這讓人想起了當初中宇球迷給中宇男籃宿舍自費裝窗戶的佳話。這就是熱愛吧。

  那么中丙結束后一共得花多少錢?大概是40萬吧。為了緩解資金的問題,目前俱樂部正在和省內一家大型民營企業洽談合作,如果成功,壓力將會小很多。 

B 補充了兩名“本土元素” 

  離開太原之后,龍城至盛先后和石家莊永昌預備隊、中國農大、北京理工大學等球隊進行了熱身,互有勝負,但熱身賽結果從來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磨合陣容和熟悉戰術打法。

  對于龍城至盛來說確實需要磨合陣容。當初代表球隊征戰了足協杯首輪的老將劉健等人并沒隨隊一同出征,取而代之的是新鮮血液,比如鄭磊和邊峰就是其中的代表。

  鄭磊就是太原人,有過職業隊的經歷,今年也就20歲剛出頭,司職前衛,進入球隊后逐漸和主力前鋒郭園同擦出了火花,據說兩人經常在球場上來點。這也讓在場的各位十分欣慰;而邊峰則在長春、山東有過職業隊經歷,實力也不容小視,當然如果你對邊峰不是很熟悉的話,他的父親你一定聽說過,就是前文中提到的邊文洪。子承父業。

  對于龍城至盛來說,吸收入這兩名球員是雙贏的效果,既補充了前場的實力,又增加了球隊的本土元素。俱樂部成立之初就強調自己是土生土長的山西球隊,將不斷增加具有“山西味道”的球員。

  本土元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當初中優嘉怡出走內蒙古,其中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缺乏對于山西這片土地的認同感,隊中基本沒有山西人,所以,為了謀生出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汾酒集團攔下中宇的故事,也只能在特定球隊身上發生。

C 重返職業聯賽

  龍城至盛這次出征中國足球丙級聯賽,可不是打到哪算哪。俱樂部就一個目標,拿下前兩名,“殺回”中乙,讓山西足球重返職業聯賽。

  說到和職業足球聯賽的關系,山西比較可憐,中國職業足球這么些年,山西參與其中的總共也就67年的時間,看著兄弟省份玩得熱火朝天,這里只能看看電視。去年,中優嘉怡沖甲成功,山西一度擁有了一支甲級足球隊,不過這種興奮沒持續了幾天就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走了。

  王晟說,當時很激動,走了一個?那再弄起來一個。

  先業余,擇機轉職業的思路就這樣定下來了,漫漫征途,邁出了第一步。好在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一切還算不錯,除了比較缺錢。省內的業余比賽是沒啥意思的,著眼國內,龍城至盛參加了今年的足協杯。

  雖然首輪就被淘汰,但球隊可以大部分時間占據主動的。事后想來終于釋懷,剛剛成立的俱樂部,面對老油條一般的對手自然劣勢不少,輸球,是理所應當的學費。不管怎么說,這是龍城至盛在全國比賽中第一次亮相。

  如今戰中丙,說實話,球隊壓力很大。要比當初踢足協杯時大很多。原因無外乎“期望”二字,如果成功,不光創造歷史,而且球隊也會豁然開朗,如果失敗,只能從頭再來。所以在這里,在比賽開始之前,希望這家還不到一歲的俱樂部,能夠放松心態去比賽,如果能夠把比賽當成是享受,也許球隊會迸發出更大的戰斗力。至于結果,已是英雄,順其自然。

○聲音:佩服

  復活山西的職業足球,并通過努力讓山西的青少年足球也能夠蓬勃發展,是龍城至盛的最終目標。其他業余俱樂部以玩為主,龍城至盛是真刀真槍地干,當然,很多時候我們是小米加步槍,對手是飛機大炮。

  所以一直很佩服這支隊伍中的很多人,尤其是管理層,而隨著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關系從最初的采訪對象變為朋友,這種感觸就更深。

  就拿前面說到的錢吧,一支業余隊伍,連贊助廣告都很少,基本可以忽略不計,門票就更是扯了,那咋辦,成績總得有啊,兄弟們可不是玩玩而已可不是為了身體健康而已啊,想出成績,想回到職業聯賽,就得有錢,所以自己往里面得貼錢。

  傳說哥貼了2000元,王晟說他們管理團隊都在往里貼錢,前前后后已經有20多萬。20多萬,在太原都夠付房子首付了。

  還有,比如俱樂部的人員到位情況,比如在比賽分組中遇到可能有貓膩的情況,都得解決。過去俱樂部管理層的很多人都是“純種”球迷,以享受為主,如今,開始打理一家俱樂部,雖然是業余俱樂部,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啊,更何況是一只有老鷹夢想的麻雀。

  累,壓力大,是最直觀的感受,而事實上,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有著不錯的生活條件,根本用不著給自己沒事找事。換位思考一下,就知道他們有多么不容易了。

  承擔起本不應該是自己的責任,佩服。

道路艱辛,恢復足球專業隊絕非易事

  無論是《意見》中要求“逐步恢復三大球專業隊”,還是龍城至盛遠征中丙,目標殺入中乙,終歸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復活山西足球,讓山西足球重回中國足壇大舞臺。

  在重溫那些經典老照片,展望龍城至盛遠征中丙前景的同時,我們在思考中發現,恢復三大球專業隊,尤其是足球專業隊,絕非易事——屬于計劃經濟時代的專業隊將不得不面對市場經濟的種種規則,如何適應,如何發展,是最大的問題,也是頂層設計最需要重視的。 

A 薪酬如何向市場靠攏 

  收支方面的考慮主要來自球員的薪酬。給球員多少錢,這是最直觀的問題。如今的中超已經是金元足球時代,能夠在球隊中打上主力的球員都有著數額不菲的收入。以恒大為例,本賽季中超前曾有過一組數字,本賽季恒大亞冠聯賽采取“31031”的獎金方案:贏球獎金300萬元、打平獎金100萬元、輸球不獎不罰、一個凈勝球300萬元、每晉級一輪1000萬元。

  而如果恒大在本賽季三線通吃的話(聯賽、足協杯、亞冠),球隊的獎金總額可能會高達1.3億!光是獎金,就已經超過了很多小俱樂部的整體投入了。

  那么,如果成立專業隊,當然也得按照市場行情來辦事,除了工資,贏球獎、金球獎、晉級獎都是不可能少的,否則不可能有人才來這里踢球,而沒有人才,專業隊的水準將難以得到保障,恢復專業隊的意義也就不存在了。

  值得注意的是,恒大雖然單場獎金金額十分恐怖,但并不是中超最多的(主要是恒大不光聯賽贏球,亞冠也在贏球,所以總額看起來很多),在聯賽贏球獎金方面,媲美恒大的大有人在,恒大的聯賽贏球獎在中超屬于正常水平——河南建業、杭州綠城、重慶力帆的贏球獎都在100萬左右,而這已經是最低標準了。

  你以為中超燒錢?中甲也大有看齊的趨勢,中甲的河北華夏幸福贏球獎就超過了100萬。

  這樣一筆巨大的投入,是專業隊必須面對的。而我們知道,專業隊的性質就像我們口中的事業單位一樣,工資當然有,工作當然很穩定,但那都是有標準的,而且是經過嚴格審批的,就如同切蛋糕一樣。總之,在數額上,是根本無法和職業球員相比較的。

  與職業球員薪資方面的巨大落差,恢復專業隊時必須要解決。2014年,山西省機關事業單位曾有過一次漲工資的大福利,其中正省級在職人員也僅增資730/月,這已經是整個漲工資標準中最高的了。

B 如何保證人員自由流動

  我國各級職業聯賽,中超、中甲球隊配備有外援名額,中乙、中丙(業余聯賽)球隊不配備外援名額,關于外援名額多少對中國足球利弊的討論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如果恢復專業隊,山西隊將如何配置外援?首先的一個問題依然是編制,專業隊的隊員都是有編制的,如果引入外援的話,是否也應該給國際友人編制的待遇?而如果不引進外援,以全華班的形式征戰聯賽,山西隊恐怕難有太大作為。

  其實外援引進的尷尬還牽扯到另一個更加深層次的問題,就是市場經濟與體制內編制人員如何自由流動。

  這里有一個悲劇的例子,八一足球隊,就是當初曾將太原作為主場的軍旅八一。計劃經濟時代的八一隊是非常厲害的,先后多次問鼎冠軍,拿下亞軍、第三名,戰績相當輝煌,而且改革開放后,俱樂部還培養出包括郝海東、胡云峰在內的多名優秀球員,為中國足球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但隨著中國足球進入市場化改革,八一隊開始格格不入,球隊的行政體制在聯賽中十分扎眼,多次尋求從體工隊向職業化俱樂部過渡,都以失敗告終,最終形成的后果是,八一隊無論是待遇還是俱樂部投入,都無法和職業俱樂部相提并論,并最終以撤編的方式,從中國足壇消失,沒能搭上中超的末班車。我們知道郝海東在1997年從八一轉會至當時的大連萬達,當時他就是放棄了少校軍銜。而八一隊又收獲了哪些重量級球員呢?沒有!薪資是一方面,但八一隊的軍隊體制,可不是說進就進的,球隊遲遲無法獲得新鮮血液,只靠青訓遠水解不了近渴,是很難保證成績的。

  雖然地方專業隊和職業隊之間的溝壑,并不如軍旅球隊和職業隊那樣深,但球員的自由流轉依然是個問題,專業隊必須無縫加入球員流轉的這個大家庭,才能和大家處于同一個起跑線。

  在球員已經是世界性資源的今天,你很難想象,一支只出不進的俱樂部如何生存。 

C 如何明確球隊歸屬權

  其實這是山西恢復三大球專業隊最需要明確和解決的問題。今年,中國足球管辦分離進入實質性操作階段——國家體育總局和中國足協脫鉤,總局將不再參與足球事務。而前不久,山西省體育局就收到了國家體育總局的通知,要求上報本身足球管辦分離的具體方案。省體育局將通知傳達給省球類運動管理中心,可以預見,不管這個方案什么時候出來,什么時候實施,管辦分離,是大勢所趨。

  而按照過去的方式,專業隊的編制是屬于省體育局的,就是說,如果有了管辦分離的那一天,這支專業隊究竟聽誰的呢?

  中國的聯賽、國家隊,都“隸屬于”中國足協,按照管辦分離從上到下的思路,在各省市,也會是這樣的一種解決方式。如果山西恢復的專業足球隊依然是隸屬于省體育局的話,那么將無法參加中國足協“旗下”的各級聯賽。就是說,這支專業隊是游離于中國聯賽的存在。所以最可行的解決方案,就是將專業隊的編制,直接下發至省足協,由省足協來負責編制的去向。不過山西省還未進行足球管辦分離,人員還兼任省局相關部門領導和省足協負責人,編制的下發,可能不會太輕松。

聲音,只要山西足球好 

  專業隊,并不是誕生于市場經濟,而是計劃經濟時代的特定產物,在那個資源流動有限,社會資源匱乏的年代,各個省市的專業隊共同撐起了中國體育,可以說,沒有這些專業隊的存在,就沒有中國體育、中國職業體育的今天。

  可是必須看到,隨著國家體育戰略的調整,過去唯金牌論、唯成績論的指導思想正在發生變化,除了項目本身,中國體育更需要復合型的人才,過去專業隊的思路,應該進行相應的調整。

  而無論是恢復專業隊,還是重點打造職業足球隊,終歸是為了山西足球好,畢竟大家的愿望,是希望山西足球能夠重返中國足球大家庭。專業隊的思路可以嘗試,像龍城至盛這樣的民間隊伍,同樣需要大力扶持。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意見》公布的同時,一份時間表也同時公布,按照時間表的計劃,很多事情最晚將在今年年底有眉目:

  “足球項目中長期規劃”和“場地設施建設規劃”被要求在今年年底之前正式出臺;而“逐步恢復三大球專業運動隊”的工作,要求在今年年底之前就啟動。

  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來源:山西晚報20150926;本文作者:陳靖宇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10-19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