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一座都城,定位華夏文明主脈——山西古文化“三個一”之陶寺遺址

 

 

 

 

 

 

襄汾陶寺遺址是帝堯都城,使堯文化由傳說成為信史,樹起5000年中華文明的偉大豐碑。

2015618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在北京國務院新聞中心舉行了“山西陶寺遺址考古成果新聞發布會”,一系列考古重大收獲和研究成果的公布,讓全世界開始重新認識和定位陶寺遺址。陶寺,這個坐落于晉南襄汾縣東南隅、塔兒山西麓黃土塬上的普通村落,竟令人驚訝地隱藏了一座改變中華文明起源傳統認知的上古都城,一部鐫刻著中國早期文明格局的歷史書卷,一個從傳說中穿越到我們面前可以觸及的上古文明。

1978年開始一直延續至今的考古發掘,讓陶寺最真實的面容和最深厚的底蘊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在世人面前。考古工作者們用近40年的不倦努力,在破碎的陶片和殘損的遺跡中仔細而謹慎地拼對出越來越不容置疑的歷史事實:中華文明最早、最有根據、最完整和最龐大的社會文明遺跡,就在這里。

陶寺,帝堯的都城

陶寺遺址,一座存在于4000多年以前的城邑,一座面積達280萬平方米、規模空前的城址,其由宮城和外郭組成的雙城制模式,奠定了后來中國歷代王朝都城的構架。現代人也許根本無法想像,在生產力極其低下的上古時代,在沒有大型設備輔助的當時,如此宏大規模的都城究竟怎樣構建,更無法想像這樣一座上古時期的城邑,外圍聳立著高大的夯土城墻,內部已經規劃分明地布局著雄偉壯闊的宮殿區、規模龐大且等級森嚴的墓葬區,獨立完善并有專門守備的大型倉儲區,階級和階層區劃嚴明的居住區,技藝嫻熟并由官方管理的手工業作坊區,以及無比神圣莊嚴的祭壇和天文觀象臺……功能區劃齊備合理,儼然已成氣勢宏大的中土“王都”,成為鄉野敬仰的權力中心,四方向往的首善之地。

在陶寺的墓葬區,王級的墓葬中出土了制作精美的彩繪蟠龍紋陶盤,蟠龍以紅白彩描繪,周身遍飾紅鱗紋,巨口張開,利齒畢現,既是帝堯邦國的圖騰,又是典籍所載“赤龍生堯”的注釋,被認為是中原地區最早的龍形象之一;遺址中,考古學者找尋到書寫于扁壺殘片之上、迄今發現的中國最古老最典型的文字,“文、堯”這兩個比甲骨文還早500多年的漢字,成為帝堯邦國文明的原創標志和初始記錄;在宮殿群的夯土中發掘出的裝飾戳印紋的白灰墻皮和陶板瓦殘片,彰顯了當時宮殿建筑裝飾的恢弘奢華,而后者更是到目前為止所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建筑板瓦;除了質地精美、制作考究的玉鉞、玉琮、玉圭、玉璜、玉獸面等代表著軍權、王權和神權的禮器,陶寺貴族大墓中還埋藏著用以“通倫理、明禮儀”的鼉鼓、土鼓、特磬、陶鈴、銅鈴、陶塤等上古樂器,其中鑄造精美的銅鈴是目前中國歷史上第一件金屬樂器,標志著構成古代音樂文明重要內涵的“金石之聲”時代的來臨。它的鑄造方式表明在4000多年以前,陶寺先民就已經可以用內外模具組合鑄造結構比較復雜的器物,成為后來中國青銅文明的技術基礎。

陶寺城址及墓葬中的考古發現,呈現出前所未有的豐富和精致,是中國文明演進歷程中中原地區出現的第一個崇尚軍權和王權的王國。充分的考古發掘和研究證明,陶寺遺址不僅是目前國內文化內涵最豐富、研究期望值最高的一座古城遺址,而且從物質文化到精神文化,越來越多地同有關堯舜的文獻記載相印證。《水經注》言:“堯都平陽”。沒有任何一個遺址能像陶寺遺址這樣,在年代、地理位置、規模和等級以及文化內涵等諸多方面與唐堯之都如此契合,與“古平陽城”如此一致,“堯舜禹傳說時代”已不再僅僅是傳說,而是真實存在的確鑿歷史。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考古研究所所長、“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首席負責人王巍表示: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沒有哪一個遺址能像陶寺遺址這樣全面地擁有所有的文明要素和標志,“堯都平陽”已成定論。

陶寺,最早的中國

承載著帝堯邦國的百年滄桑,陶寺遺址作為目前黃河流域發現的史前最大的城址,是黃河中游地區能夠確認的最早進入到初級文明階段的都邑性遺址。城,就是某個區域乃至國家的政治中心,在這個意義上,城就是國家的物化標志。陶寺城址規模宏大,它的存在表明,當時已經形成了一個比氏族部落領導集團更為強大的管理機構,證實早在4300年以前,當時社會就已經突破了氏族部落階段而進入初期國家階段。因此,是迄今為止最符合“中國”本初概念的政體——地中之都,中土之國。

據塔兒山兩側、汾河以東陶寺遺址群宏觀聚落形態調查結果判斷,陶寺文化遺址群以陶寺都城為核心分為南北兩大群,拱衛陶寺都城京畿。南北兩大下屬分布區各有百萬平方米以上的地方中心聚落統領,而這些中心聚落是由自上而下的分支發展起來的,并且發現有驛站型遺址,表明了中央與地方行政關系的存在,凸顯了陶寺遺址的都城性質和陶寺文化的國家性質,標示“帝王所都曰中,故曰中國”的地位。

陶寺貴族墓中出土的木立表和王墓中出土的漆圭尺,可以構成一套完整的觀測日影的天文儀器。圭尺通身漆彩繪綠黑相間的色段刻度,第1號至第11號色段長約40厘米,合1.6尺,正是《周髀算經》所記載的“地中”夏至晷影標準。以此理論夏至影長,表明陶寺很可能對外宣稱其地為“地中”,使得陶寺城址順理成章地成為“地中之都”,進而使陶寺文化所代表的邦國成為“中土之國”,開創了“中國”最初始的含義,成為“最早中國”所在。此外,陶寺圭表還可用于大地國土的測量,以陶寺城址“中表”為中心基點,按照陶寺城址的經緯線作為測量基線,對陶寺所在大陸的東西南北四至進行夏至晷影測量,以確立陶寺文化的四表。而基于此,圭尺也便作為王權的象征,被元首所壟斷,下葬于王墓,并被先秦文獻描述為堯傳位于舜、舜傳位于禹時的諄諄囑托“允執其中”。

■著名考古學家、我國考古類型學奠基人蘇秉琦先生曾這樣評價:陶寺文化不僅達到了比紅山文化后期社會更高一階段的方國時代,而且確立了在當時諸方國中的中心地,亦即先秦史籍中出現的最早的“中國”,奠定了華夏的根基。

陶寺,華夏文明的起源

中國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也是其中唯一未曾中斷、延續至今的文明。中華文化的發展綿延不絕,從萌生至今一直環環相扣、步步相銜,特別是我們今天所沿襲的文字、歷法、禮制,我們今天所遵從的道德規范和審美矩度,可以說有相當一部分早在堯的時代就已經出現了雛型。考古發現結合相關文獻記載可知,在唐堯之時,中華早期文明的國家觀念、王權觀念、私有觀念、禮制和歷法等均已形成,成為中國古代國家政治制度或統治模式的主源。我們有理由認為,堯舜禹時期的華夏早期文明為后來的中華文明奠定了基礎,是多元一體的中華文明的主脈。

陶寺遺址作為帝堯的都城,使世人看到,早至距今4300年之前,在晉南地區就已經形成了一個早于夏王朝的政治權力中心,形成了一個具有金字塔式社會機構、有一定分布范圍、擁有公共權力、工官管理手工業、擁有彩繪陶藝術、使用文字的初期文明社會。特別是被考古發現的陶寺觀象臺,更顯示出陶寺文化與國家社會相匹配的精神文明所達到的當時最高水平。

陶寺觀象臺通過1個觀測點和13根石柱間間隙的12道觀測縫,與東南7公里外的塔兒山山脊線構成一套完整的列石觀測系統。觀測者立于觀測點核心,透過石柱間的縫隙,觀測早上日切于塔兒山山巔時是否在觀測縫正中,如果日切在某縫正中,則是陶寺歷法中某一特定的日子。12道觀測縫,每個縫隙為1個節令,7號縫居中,為春分、秋分;2號縫為冬至;12號縫為夏至……從觀測點可觀測到一個太陽回歸年的20個節令,既展現了我們的祖先為農時服務,為社會生產生活服務,還體現出當時王權對于天文歷法的控制。陶寺觀象臺是迄今考古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觀象臺遺址,比位于英格蘭索爾茲伯里平原的巨石陣早了近500年。而史前陶寺人據此制定的歷法,是當時世界已知最縝密的太陽歷法,代表著當時天文學發展的最高水平,也是今天中國二十四節氣的直接源頭。觀象臺的發現同時也證明了《堯典》“歷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的真實性。

事實上,在陶寺考古發掘中所發現的宮殿形制、農時節令歷法的發明、漢字的使用、“天下之中”觀念的確立等等,都被后來的夏、商、周王朝的王國文明所繼承,都是我國年代最為久遠的最具代表性和最典型、最豐富的發現。這些遺存,在唐堯古老王國的肌體上迸發著文化精神的光芒,有力地資證著中華民族悠久而燦爛的歷史,決定著中國歷史的長度和文明的時段,成為實證華夏5000年文明的重要支點。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歷史研究所副所長王震中認為:陶寺是目前不可多得的將歷史與考古有機結合在一起的遺址,在中國文明起源的歷程中,作為帝堯陶唐氏文化遺存的陶寺文化,是中國正式踏進文明社會的界碑石,也是中華民族的主體華夏民族正式形成并由此不斷推進民族發展的奠基石。它表明晉南、陶寺才是華夏族、華夏文明的直接源頭。

我們從歷史中走來,它是我們存在的依據和理由,它是我們成長的沃土和甘露。我們找尋上古的歷史,就是在發掘華夏文明的根系脈絡,探索傳統文化的最初起源。盡管,帝堯和他的那個時代早已被湮沒在歷史長河中,但創制于堯且沿襲至今的歷法、禮制等諸多精神財富,早已融入我們中華民族文化傳統的血脈之中。陶寺,這片隱匿于廣闊田野中的史前遺跡、塵封京華,用大量的考古發現和堯文化的豐富遺存,給山西所擁有的極其豐富的歷史文化寶藏以最充分的理論詮釋和最合理的歷史定位。歷史悠久、文化燦爛、人杰地靈、資源豐富……諸多美好的詞語,都是山西從遠古傳承、從祖輩繼承、從世代秉承而來。陶寺,便是根源,便是發端,便是始祖。

至今,我們的教科書里古老中國有信史可循的起源,仍被界定在了夏商。唯愿,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課本能夠重建中國的上古史,把帝堯所創造的文明昭告世界——告訴人們,不僅最豐富的古代文物留存在山西,最早中國在山西,華夏文明的起源也在山西。一如國家文物局在其編撰的《文物三字經》中對陶寺遺址的描繪:北陶寺,有大墓。出龍盤,出鼉鼓。擊石磬,配樂舞。持玉鉞,興軍旅。古國家,正崛起……

 

本文來源:山西日報;本文作者:張軼慧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10-16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