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晉國源頭在翼城

 

 

 

 

 

  “唐”是讀懂中國文明的辭海,“晉”是詮釋山西歷史的字眼。然唐根植何處,晉又源自哪里?由于司馬遷的《史記》與班固的《漢書》記載殊異,“一代良史,班馬并稱”,后世學者各有所祖,爭論不休,成為久懸不決的歷史疑案。尤其是晉國的源頭,古代多半地理學專著皆祖《漢書·地理志》太原郡晉陽條下注:“故《詩》唐國,周成王滅唐,封弟叔虞。龍山在西北,……晉水所出,東入汾”之論,故而“晉陽(太原)說”長期占據統治地位。自顧炎武《日知錄》“翼城說”問世后,兩說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尚爭論不下。隨著天馬(翼城)——曲村(曲沃)遺址北趙晉侯墓地的發掘,“翼城說”已在史學界形成廣泛的認同,但仍有個別學者對此頗有微詞。為澄清這一問題,筆者認為有必要就“晉國的源頭在翼城”這一本應塵埃落定的結論再做一番考辯。

    晉國是在夏商時期遺留下的古唐國廢墟上建立起的屏藩周室的軍事藩國,其源頭可追溯至帝堯時代。也就是說,叔虞所封的的唐國與帝堯時代的唐國屬于同一地理方位的歷史延續。唐是晉的前身,晉的早期都城稱“翼”,燮父改晉是因古唐國范圍內的“晉水”之故。所以探討晉國的源頭首要問題是必須搞清楚堯受封唐侯的“唐”和早期都城“翼”以及燮父改晉所因之的“晉水”的地望所在。然這一問題單純依據文獻記載和當地的一些遺跡、傳說去探究只能是山重水復,必須結合考古資料的相互印證,才能柳暗花明。

“古唐國”的地望

    襄汾陶寺龍山文化遺址的發掘不但證明帝堯陶唐氏的活動區域在臨汾盆地的崇山(塔兒山)一帶,而且為堯始封、夏商因之、周成王滅之封其弟叔虞的“唐”的政治中心在翼城提供了標界。

    唐堯亦稱陶唐氏。陶和唐均為地名。史書上關于堯受封的陶地和唐地傳統上多半認為在山東定陶和河北唐縣。

    1978年,襄汾陶寺遺址的發掘,引起考古學界和歷史學界的高度重視。學者們就其文化特征、地望和年代以及發展階段等方面進行了廣泛深入的研究和探討,一致認為這一遺存是帝堯時代文化遺存。尤其是彩繪蟠龍紋陶盤的出現,學者們認為是帝堯陶唐氏時代的實物。再結合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考古工作者在崇山一帶發現的翼城南石——方城遺址、曲沃東許和臨汾下靳等與陶唐氏部族相當的文化遺存,證明陶寺遺址不僅是堯居的陶地,而且就是堯即天子位定都的平陽,崇山一帶當為帝堯陶唐氏及其部族活動的中心地帶。

     堯初封的“陶”已有定論,徙居的“唐”又在哪里? 據考,位處于臨汾盆地的崇山在夏朝以前曾名“唐山”,《山海經》載:“狄山,帝堯葬于陽,帝嚳葬于陰……一曰湯山。”郭璞注:“狄山即崇山,湯山即唐山,亦今之崇山。”這就不得不讓我們把視線投到崇山腳下的翼城縣里砦鎮唐城村。唐城西距天馬——曲村遺址2.5公里,北距南石龍山文化遺址3.5公里,隔崇山與襄汾陶寺相鄰,相傳為堯子丹朱封唐侯時所都。正如《都城記》、《括地志》所云:“故唐城,在絳州翼城縣西二十里,堯裔子所封,成王滅之,而封太叔也。”1989年,唐城村曾出土“古都唐城”、“陶唐遺風”城門額刻石,近年又發現了篆刻“守唐風”門額。

    其實,翼城以“唐”冠名的村落很多,這是在臨近其它縣(市)所沒有的。今南唐鄉有一條長達20余里橫貫南北的土嶺,相傳為丹朱避舜處,因丹朱陵在其上,被稱為“古房陵”,上有“五唐村”,即今之南唐、北唐、龍唐(后訛為云唐)、東唐、中唐(已消亡)五村。據舊志載: “……凡五村,皆近故唐城,蓋丹朱時所封其同姓者。叔虞時為‘五正’所居……。”至今房陵上的南唐鄉北史村仍遺有丹朱墓,墓高兩丈,周圍一百六十步,俗稱“金井”、“西老墓”。清江蘇太倉人王愫《故唐城吊丹朱》詩云:“迢遞房陵下,賓虞舊國荒。當年曾祠帝,次日尚名唐。古廟唯秋草,孤村伴夕陽。人今稱不肖,懷古恨偏長。”

    由此我們可以推斷,堯初居之陶在襄汾陶寺一帶,堯徙居之唐在翼城唐城一帶,形成了由陶國和唐國組成的陶唐氏聯盟國家,地域在今襄汾、曲沃、翼城的汾澮之間,循著崇山、橋山、翔山之陽分布。堯最終將陶寺作為國都,經過不斷的擴建完善,營造成了最早的“平陽”,而古唐國作為陶唐氏族系的延續在以翼城為中心的汾澮之間沿襲了1300余年,直到周公滅唐封叔虞于此建立起屏藩周室的“新唐”政權,古唐國的歷史才告結束。

    中國社科院研究所研究員張永山先生發表在<殷都學刊》中的“卜辭中的唐與唐堯故地”一文中按照卜辭中有作邑于唐和商王關心唐地吉兇的記錄,也認為唐與商為臣屬關系,地在晉南翼城,堯都平陽,為堯的活動重心,后因堯族退出政治舞臺,繼之者舜或禹封其后于唐,平陽與唐才不在聯在一起。

    我們無需引錄歷代《翼城縣志》的記載,南宋史學家鄭樵所著《通志》中載:“帝堯,高辛氏第二子,母帝嚳四妃陳豐氏曰慶都。……年十三佐帝摯受封于陶,十有五封唐為唐侯,合翼與浮山南為國,十有六以侯伯踐帝位,都平陽,號陶唐氏。”;康熙四十七年《平陽府志·建置沿革》翼城縣條下云:“古堯始封國。虞封堯子于此。夏商因之。周唐亂,周公滅之,成王封其弟叔虞于此,是為唐叔。”其實,讀者翻閱一下國內大型權威辭書都認為今翼城縣西的古唐城是古唐國的中心,后為周成王所滅,作為其弟叔虞的封地。

晉都“翼”的地望

    天馬——曲村、葦溝——北壽城、南梁故城三處晉文化遺址的發掘,不但揭開了晉都“絳”的神秘外紗,也為尋找晉國早期都城“翼”提供了物證。

    “翼”是文獻記載晉國最早的都城。先前,大多學者認為“絳”與“翼”是一地的異稱。天馬——曲村遺址的發掘,尤其是北趙晉侯墓地的問世,考古工作者根據墓中出土的青銅器上的銘文,初步斷定墓主是從晉武侯至晉文侯8位前后相繼的晉侯及其夫人,歷時約250余年,絳都當在其附近。而翼城的葦溝——北壽城遺址曾出土一紅陶鬴,上有“降亭”二字,“降”應是“絳”的同音字,顯然是地名。且天馬——曲村遺址、葦溝——北壽城遺址與侯馬晉國遺址從出土的器物上有首尾相銜的關系,侯馬是晉國晚期的都城“新絳”已被考古所證實,那么,天馬——曲村遺址、韋溝——北壽城遺址一帶一定是故絳所在地了。

   “翼”早于“絳”都,唐叔虞和其子燮父應都于“翼”。翼的地望在哪里?歷代《翼城縣志·城邑》載“故翼城,周叔虞所都,在邑東南十五里故城村,即《括地志》所云:‘絳邑縣東翼城者’。絳邑縣即今翼治,而翼城即故城也。至子燮更國號曰‘晉’,又名晉城焉。方伯陳翼詠以詩。”這里的故翼城即今南梁鎮的故城村。村東的翔翱山如鳥舒翼,其西與絳山相連,是翼城的東南屏障。故城村得名“翼”賴乎此山。宋司馬光、清顧炎武等大學者都曾游歷此地。1958年,興修農田水利時,在這一帶出土了一批較完整的春秋時期的器物和夯土墻,中科院著名考古學家裴文忠、賈蘭坡先生,省文物工作委員會的著名考古學者張頷、王澤義等先生,先后來這里考察。張頷先生認為這是一座故城,是諸侯領地域。1979年北大考古專業鄒衡教授曾到此考察,對這一遺址的晉文化研究給予充分肯定。1982年,北大考古專業的王占奎、張辛按照鄒衡教授的安排對故城遺址進行了局部試掘,在其所撰寫的《山西翼城縣故城遺址調查報告》中認為這里是晉國早期都城“翼”的可能性很大。

    在故城村有一座小城叫“桐城堡”,在桐城堡與古城之間有唐叔虞祠,系天圣初年趙宋王朝敕建。抗日戰爭前,這座古祠堂還在,殿上懸有“剪桐開國”的匾額。舊時,翼城設有四坊,城之西北有唐城坊,是丹朱叔虞之舊號也;東南有剪桐坊,取成王戲剪桐葉封其弟也;東北叫同穎坊,是嘉禾所由獻也;西南叫興賢坊,意即文事興盛,賢士迭出。

    山西師大晉國史研究室主任李孟存先生在其所著《.晉國史》中談到“叔虞封唐”時說:“……經考古工作者調查,在今翼城縣東南7.5公里處的故城村,發現有夯筑的古城墻暴露于田間,夯土層中包含有豐富的文化遺存。……這很值得注意,唐叔虞始封地唐,很可能就在這里。至于長期以來流傳的叔虞封于太原之說及后來出現的永濟、虞鄉、安邑、趙康、永安、平陽之說斷不可能。”

“晉水”的地望

    晉國得名實緣于古唐國范圍的晉水。晉國始封的中心地帶,據北京大學考古系鄒衡教授估計:“在翼城的翔山以西,曲沃縣的汾水以東,澮水以北,翼城、曲沃二縣的崇山一帶,東西長約三十,南北廣約十五公里的狹長地帶。”燮父時期的疆域仍當保持此水平。一些文獻曾記載“堯墟南有晉水”此范圍正在堯墟南,即“河汾之東方百里”的古唐國。

    舊說晉之得名源于其地有晉水,而這晉水在太原。因太原的“晉水”與叔虞封唐的地望差之千里,絕然不是燮父改晉因之的晉水。由于在地處晉南一帶的古唐國范圍內找不到晉水,許多專家學者將“晉”字與唐叔虞的武功和政績以及當時的生產方式結合起來,衍生出諸多晉國得名說。如“善射說”、“獻嘉禾說”,甚至還有“族徽說”、“圖騰說”和“晉地卦說”。

    其實,筆者認為班固所說的“晉水說”較為妥當,只是地望與古唐國不符。太原的晉祠、晉水,皆以子晉得名,這里的“子晉”即周靈王所封的太子晉,也名王子晉。有人說,今平水即晉水,而《水經注·汾水》認為平水“經平陽城南,東入汾,俗以為晉水,非也。”否認了平水即晉水之論,且當時古唐國地望在今翼城、曲沃、絳縣、襄汾、侯馬之間,而其政治中心在翼,平水的方位與這一地望也不甚相合;也有人認為澮河即晉水,如劉澤民等主編的《山西通史》卷一《晉的來歷》說:“晉國實緣于晉水,但這里所說的‘晉水’絕不是太原西南之晉水,而是地處古唐國范圍的晉水。一些文獻中曾記載在堯墟南面有晉水。唐堯之墟在考古上已證實即今襄汾縣的陶寺遺址。如果考慮到唐堯部落的活動范圍是以陶寺為中心的汾河河谷地帶的話,那么,翼城及其西北,包括曲村遺址在內,都屬于堯墟范圍,堯墟南側的大河也只有澮河,所以可能澮河就是晉水。”也有人說晉水即指今翼城、曲沃交界處的天馬——曲村遺址附近的滏河,疑其古名晉水,據考今天馬一曲村一帶當為晉都“絳”。但也有學者認為燮父繼位后,嫌“翼”都交通閉塞,曾營建絳都,因其規模逾制,“康王使讓之”,未敢遷都,至其子武侯時才都絳,故而燮父改晉的晉水,仍應在今南梁故城一帶尋找。

    降大任在其所著《山西史綱·晉國建號地望》中所言:“另有學者認為即今翼城之澗水,澗晉音近,澗水即古時晉水”。若果真如此,此水恰在南梁鎮故城一帶。據考證,在今翼城縣南梁鎮故城村附近有座小城叫“桐城堡”,在桐城堡的南邊有一水環繞,名曰天河。河的上游為灤水,灤水和翔翱山上下來的洪水匯合為“天河”,成為澮河的支流,這股常流之水被當地人們稱為晉水。距此不遠的絳縣仍有村名“晉峪”。至今這里仍流傳著“澗峽自古是晉峽,灤水老早是晉水”的說法。

    其實,澗水曾被稱為灤水,是為了紀念死于晉哀侯之難的晉大夫欒成。清代翼人王世家在其所著《唐晉辯》中說:“余以謂之灤水,即晉水也。灤水所經,今有晉峽二村焉。晉古音箭,今土人讀為澗峽,而訛寫為澗下耳。”清乾隆十九年任曲沃縣令的湖南湘潭人張坊對晉國史頗有研究,在其《詠晉都》詩中云:“故城城外看流泉,唐叔初封始卜遷。改國昔因池浩瀚,作宮曾愛水回旋。陽陽似相居豳舊,兆吉還同定鼎年。漫羨太原懸甕出,何如此地涌清漣。”

    我們在對“古唐國”、“翼”、“晉水”的地望作了一番考辯后,再回味一下顧炎武先生對晉國的論斷:“晉之始見春秋,其都在翼,今平陽翼城縣也……所謂成王滅唐而封大叔者也。北距晉陽七百里,即后世遷國,亦遠不相及……況霍山以北,皆戎狄之地,自悼公以后始開縣邑,而前此不見于傳。”其筆墨簡練,根據充分,可為定論。因此,翼城是古堯始封的唐地,晉國真正的源頭,享有“唐堯故地,晉國舊都”實屬名至實歸,當之無愧,兩千年的爭論應該畫上句號了。(完)

 

本文來源:;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05-05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