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名震天下寧武關

 

 

 

 

 

  流傳于今天晉蒙地區的民間小調“漫瀚調”《寧武關》,有這樣幾句唱詞:

  塞上寧武關,天下早知名。
  昔日楊家將,在此扎大營。
  這里是個好地方,老百姓多安寧。
  哎嗨哎嗨喲,老百姓多安寧。
 

  楊家將“守三關”的故事人們耳熟能詳,而民間故事總是在歷史敘事中加進自由的想象,其實無論是楊家第一代老令公楊業的戰歿之所,還是第二代兒郎們所鎮守之邊,都留下了眾多傳說故事。傳說將寧武關與楊家將故事聯系起來,顯示了后人的“集體記憶”中寧武雄關巋然崛立的突出地位。 

  建城史前的“寧武” 

  寧武關位于山西省中北部“內長城”一線的中部。雖然“寧武”這個地名起得較晚,但就其地理位置而言,一直都是“塞上”要地,經常成為不同朝代的分界之地。這一點從寧武周圍幾十公里的范圍內分布著從戰國、東魏、北齊到明代各個時期的長城即可看出。 

  清代寧武知府魏元樞在《寧武府志·序》中概述了古代寧武地區變遷的歷史: 

  雖帝都冀州之北鄙,而林胡、婁煩,實獯鬻、獫狁之南境。傳稱代北多氣節之士,然而風俗弇野,文獻無稽,歷考史傳,惟元魏始基,雄踞于此。往往村落數十家者,列為郡縣軍府,而朝更暮改,曾不歷時。及南齊,始一并省。上溯秦漢魏晉,下逮唐宋元明,又或紛紜數易,加以匈奴、烏丸、鮮卑、突厥、韃靼、瓦剌,前后侵擾,殆無虛日。 

  戰國時人所作《尚書·禹貢》,將天下劃分為“九州”,只是一種理想圖景。其實寧武名為“中國”冀州的北邊,毋寧說是“戎狄”的南境。寧武地區由于地處游牧與農耕民族的交錯地帶,在歷史時期屬隸關系及其界域變化極大。周代,這里為西戎的一支燕京戎所據。春秋時又為“三胡”之一樓煩的領地。樓煩在寧武的歷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跡,樓煩成為寧武的代稱,如乾隆《山西志輯要·邊防》云:“寧武,古樓煩地。”戰國末期,在“胡服騎射”中強大起來的趙國“破(林胡、樓煩)以為縣”,這是包括寧武在內的晉北地區郡縣制的開始。但寧武并沒有就此成為中原王朝的腹里內地,在兩千年的時間里,匈奴、鮮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滿洲等部族勢力相繼進入這一地區,各民族在此長期沖突、融合,形成一個夷夏雜糅的邊疆地帶。 

  寧武西南的管涔山是山西境內兩條主要河流汾河與恢河的分水嶺,以嶺為界,寧武南北的地形及自然條件差異很大。明代以前,今天的寧武縣域幾乎從未形成一個共同的政區,其邊界也極不穩定。大體言之,寧武在秦漢時代,郡屬雁門,縣屬樓煩。在東漢末年以后200多年的分裂時代,這里常成為割據政權相爭的邊防之地。即便在大統一王朝時期,這一片地區也經常被分割,如隋時分屬樓煩、雁門、馬邑三郡,唐時分屬朔、代、嵐三州。 

  五代十國時,后晉“兒皇帝”石敬瑭將幽云十六州割讓給契丹,寧武地區再次成為朝代的疆界,這對后世的影響非常大。太平興國四年(979),北宋在武州(在今朔州境內)設寧武軍,這是“寧武”作為地名第一次出現;次年又在其南設寧化軍。宋遼兩國最初未能勘明界址,為此經常發生領土爭端,直到神宗熙寧十年(1077),始以分水嶺為界,其北進入為遼土,宋朝則付出“東西失地七百里”的沉重代價。 

  金、元時期,寧武地區較少軍事活動,元朝在此設屯(今寧武縣北黃花嶺),沿用了寧武的舊名。明朝建立后,在晉北武、朔諸山谷間,乘隘設兵戍守,以備御蒙元勢力,如著名的雁門十八隘皆設守備。此時的寧武屬太原府崞縣管轄,保留了前元的屯堡,明朝只在其南面的寧化開設了守御千戶所,分水嶺以北并無戍卒。這表明在明初的戰略部署里,處于萬山之中的寧武其地位仍不如寧化,盡管它更靠近北邊。 

  寧武“建城為關”與“外三關”防御體系的形成 

  明初,在從遼東到甘肅的萬里北邊構筑起一道以都司衛所為中心的堅固防線。但在蒙古勢力的壓迫下,不斷向內收縮,尤其是大寧、開平、東勝等地相繼棄守后,這條戰略國防線出現巨大的缺口:大寧、開平之失,使得遼東與宣府、大同兩鎮失去聯絡,京畿直接暴露在敵人的兵鋒之下,定都北京的明王朝被迫形成“天子守邊”的形勢;東勝(在今內蒙境內黃河向南大轉彎處)失守后,北方部族可以自由進入河套地區駐牧,常趁黃河封凍,渡河側擊山西。特別是正統十四年(1449) “土木之變”后,明、蒙攻防關系發生根本性轉變,此后蒙古鐵騎南侵日亟,或拆墻破關,直入大同,橫掃雁北,或擁眾渡河,西犯偏關(今山西偏關縣黃河邊),甚至多次大掠晉中州縣。外長城的防守已不再可靠,過去的“腹里”,如今已為國門。 

  寧武之建關,正是在此背景下發生的。乾隆《寧武府志》云:“寧武據雁門、偏頭兩關之中,其始未顯也,至明中世而始為要地,遂稱重鎮。”當時有官員指出,山西北部的防守已無法依賴大同鎮,應在其后的雁門關與偏頭關之間新設一關,使東西兩路聯為一體,形成第二道藩籬。新關之址,擇中的便是居于“朔、應、忻、嵐、保德諸州之會”的寧武(時為軍屯地)。成化元年(1465),巡撫山西都御史李侃奏言:“寧武北臨云、朔,西帶偏、保,虜入要沖,請設關防守。” 

  在寧武設關有兩個必要:首先,寧武一帶“雖山勢磅礴綿亙,而原隰平衍,有道可通,非若彼二關(按指雁、偏二關)之峻險回阻也”,故常成為虜寇入境之徑。而從大同經寧武到太原一線,是一連串的盆地與河谷,地勢較為平衍,利于“虜騎”突進;寧武以南幾乎無險可守,戍兵唯有寧化一千戶所兵力,其利害不言自明。其次,寧武居于雁、偏兩關之中,在此設關屯卒,便于東西呼應,首尾相顧,長城內線防衛力量將大為增強。 

  經兵部議準,成化三年(1467)三月,關城正式開工建設,“伐石于山,采木于林,陶甓作冶,而工徒則取兵民之當調戍者”。次年四月關城建成后,就沿用原屯之名,稱為寧武關。新城依華蓋山而建,北高南低,東南下臨恢河,沿河的走勢形成一個南北窄,東西長的不規則延伸。新城周圍四里許,高三丈有奇,環以埤堄,辟東西南三門,翼以甕城,城內守帥廳事、藩臬行署、驛傳倉場及兵舍戰守之具畢備,歲調太原、平陽等府衛班軍、民壯4000 人,分兩番輪戍。這是寧武關最初的規制,它由守備一員負責守衛,屬于軍堡的層級。 

  自寧武設關,便與雁門、偏頭合稱三關,又稱“外三關”。 

  這時的寧武關,“官無額置,人無土著,非所以壯兵威而攝虜膽也”。此后,明朝不斷加強它的防御,寧武關在內長城及“外三關”中的地位也持續提升。弘治十一年( 1498),在寧武關正式開設“寧武守御千戶所”,寧武乃由軍堡升格為千戶所城,從此其守戍“皆與二關同”,有了額定的官軍員數,不再依賴輪戍的班軍。同年,開始對關城進行擴建,新城展拓為周7 120 步,城上有敵臺,城下有壕塹,四隅有閣,垛口1702,城門9,城市規模幾乎大了一倍,奠定了寧武城以城中心鼓樓為核心的基本格局。 

  寧武關的城防體系也得到完善。正德九年(1514),右都御史叢蘭總制邊務,“至寧武,周覽河山險阻,城隍修廢,駐西廓之山,俯視城內”,認為“賊若據此,乘高下射,則城不可守”。按照他的建議,守臣“ 隨山筑城,因澗為地,名之曰寧文堡”。堡成后,“東望舊城,巍然對之于二山之上,如左右手”。在寧武周圍要害之處陸續修建的軍堡有12 座,形成了一個以關城為中心的立體防御體系。即便在“隆慶和議”之后,邊疆軍事形勢大為緩解,明朝仍沒有放松對其防衛設施的增修改建,過去的土堡多在萬歷年間包砌磚石,并營建東、西關城墻,加筑了北關護城墩——“屹然金湯之險,觀形勢者咸稱‘鳳城’”。寧武又被稱為“鳳凰城”,這里至今還流傳著它肇城之始,一只彩鳳助其定址的傳說。

  當雁門、寧武、偏頭三關防御東西連貫,形成一體后,寧武關的地位持續上升。 

  嘉靖十九年(1540)以原駐偏關副總兵為總兵官,兼領三關。山西總兵平時駐節寧武關,防秋時移駐陽方口(寧武關北的長城隘口,是寧武的門戶),防冬則移駐偏關。此為山西設“鎮”之始,標志著山西由原來的內地一省(布政司)兼而為“邊鎮”,正式加入“九邊”的序列。新的山西鎮又稱“三關鎮”,寧武從此成為鎮城和山西中北部的中心城市。嘉靖三十九年(1560)又增設寧武兵備道及管糧通判,建學立倉,“規制大備,屹然稱雄焉”。 

  寧武關建置的不斷完備,是三關防御力量整體加強的組成部分。嘉靖中,三關鎮又添設協守副總兵一員,將原“整飭雁門等三關兵備”一員析為三路兵備道(寧武道、雁門道、偏關道),每路并設參將一員分守,使三關既為一體,又是能分路獨立防御的戰區。 

  明國子監祭酒傅德新在評論寧武關的戰略地位時,說:“余惟寧武,北扼云中,東聯恒岳,西接岢嵐,與偏頭、雁門二關犄角相逐,銜尾相隨,為常山蛇勢,蓋全晉之北戶。”類似的議論還有很多,均是將寧武放在整個晉北防御的大節目中來加以認識。所謂“常山蛇勢”,反映了明代北邊防御的特點,即順應狹長的山勢,依托險要地形,在重要的關隘和路徑騎線布點(或為城或為堡),形成一個首尾聯絡、相互支援的綜合防御體系。當外長城“大邊”防守變得空虛、漏洞百出時,明朝通過寧武建關及內長城邊墻墩堡烽燧的建設,將內線原來渙散的國防力量凝聚起來,形成被稱為“二邊”的三關防線。 

  寧武關“東西援雁平、偏老,北控三云,南藩全晉,蓋山西鎮之要害也”。這是寧武之于三關的利害。寧武等三關又稱“外三關”,在明代京畿(約當今河北省)的西北,還有居庸、紫荊和倒馬三關,是為“內三關”。所謂“內、外”,是相對于京師北京的遠近來說的。這表明寧武三關的意義不止于防護山西,它與宣、大二鎮聯為一體,三邊互為聲援,亦共為京畿屏障。這樣,外長城復之以內長城,外三關繼之以內三關,環環相扣,層層鎖鏈,共同捍衛著明王朝的腹地及京師“根本”的安危。 

  從雄關到府治——由軍事堡壘向地方治所的轉變 

  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明代兵部檔案《為修山西雁平等三道要工以固疆圉事行稿》記載,直到崇禎十三年(1640),還在寧武兵備道劉涓等人的主持下,對寧武城及周邊長城的敵臺烽堠進行了維修,計用銀8500余兩。這或許是寧武關最后一次大修。然而僅僅4 年之后,它就陷落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攻破它的不是來自北方的蒙古騎兵,而是從山西內地一路殺來的農民軍。崇禎十七年二月,闖王李自成親率大軍從陜西渡過黃河,一路北上,勢如破竹。山西總兵周遇吉在代州初戰失利后,退守寧武。闖軍追擊,繞出陽方口,十八日,主力出現在寧武東門,兩軍展開血戰。這是明朝覆滅前的最后一場大戰,由于雙方實力過于懸殊,不過4 日,寧武即失守。在拔除這根釘子后,李自成繼續北進,大同、宣府、居庸關,這些昔日的雄關巨鎮,披靡而降。三月十九日,崇禎帝縊死于北京。 

  寧武關作為軍鎮的歷史,在吐放了一朵如此血艷之花后,就黯然凋落了。值得一提的是,周遇吉雖然兵敗被殺,但他在“寧武關大戰”中的英勇表現給后人留下深刻印象,在許多民間故事里,他與李自成一樣,都是響當當的英雄,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京劇《寧武關》。可以說,寧武關前的生死對手,殊途同歸了。

  入清以后,長城不再為天塹,邊境之民也擺脫了兵燹之苦,“晏然于休養生息”,真正實現了“老百姓多安寧”。昔日的雄關,除了以其歲月壯山河,軍事價值已不復存在,寧武的歷史也步入一個新的時期。順治三年(1646),裁山西鎮,為寧武營,改總兵為副將(后移駐殺虎口)。康熙六年( 1667)又裁文臣寧武兵備道缺。世易時移,昔之所加,今則漸漸剝離。 

  雍正三年(1725),以寧武之地設府,下轄寧武、偏關、神池、五寨四縣。這標志著寧武衛所時代的終結,它從此成為晉西北的行政中心,民國初,廢寧武府改設為縣,乃為今制。新寧武利用它“近邊”的優勢、交通的便利和豐富的林木資源,成為晉蒙邊貿易的主要中轉站,逐漸形成一個區域性的商業中心。 

  寧武由一個缺乏文獻記載,沒有大型聚落,人文不盛的“荒裔要害之地”,到明代始建城池,其城先為軍堡,漸升為守御所城,再升為鎮城,易代之后,甫脫去軍事色彩,轉變為府縣。寧武的興衰及其城市建置與功能的減加,是以長城為中心的亞洲內陸邊疆地區歷史變遷的一個縮影。 (完)

  更多有關周遇吉與寧武關的文字與圖片,請看:將軍死戰哀寧武——明末山西總兵周遇吉與《別母亂箭》明末山西總兵周遇吉頭骨之謎鳳鳴閣下周遇吉孤寂的靈魂名震天下寧武關

 
 

抗戰時期的寧關縣城樓

 

 

抗戰時期的寧武城內街道

 

 

抗戰時期的寧關縣城樓

 

 

民國時期寧武縣城遠眺

 

 

寧武關文保碑

 

 

寧武關鼓樓

本文來源:;本文作者:胡丹 作者系三峽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副教授、博士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05-0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