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在昔陽夫子巖想念夫子

 

 

 

 

 

  作者簡介:孔瑞平,女,196812月生,中共黨員。山西省作家協會會員,晉中市作家協會理事,《虎頭山》雜志副總編。1984年在昔陽縣稅務局工作至今。性喜買書、讀書、藏書,作品多為散文、隨筆,間有歌詞、劇本創作,散見于《山西日報》《山西文學》《晉中晚報》《鄉土文學》《楚風》等全國各大報刊,并獲各種獎些許。已出版散文集《歲月書簽》《霜落蒹葭》。

   

    我們沿著一條河水走,這是昔陽的母親河——松溪河。松溪河挨公路的這一端清淺,靠山的那一端幽深。翡翠似的水面之上,有個天然石窟,名叫“夫子巖”。

    夫子,古時候指飽學之士,若無特定的語境,人們一般默認是指孔子。《論語》里那么多“子曰”,只能是“孔夫子曰”。然則,這里出現的石窟為什么要以“夫子”來命名呢?

    無獨有偶。夫子巖下有個村莊,叫“孔氏”,奇的是,全村大小人口中,卻沒有一家姓孔。再細推問,敢情這村原先的名字,更加古色古香,叫“孔子里”。這個“里”,可不是現代漢語中里外的里。在古語中,五家為鄰,五鄰為里。五五二十五戶人家,這是一個古村落的規模啊——孔子里,直接就是 “孔子村”。

    夫子的老家在山東,地理距離遙遠,翻閱史籍,孔子周游六國,似乎沒有路過晉國的記載,那么,是鄉間野史、口頭傳說年深日久的訛誤嗎?訪問鄉間老人,對我這種懷疑很是不滿。他們不僅言之鑿鑿,而且故事的軌跡也很是圓滿:當年孔圣人的的確確從此路過,當時風雨大作,他老人家帶著弟子們在夫子巖里避雨來著。因為隨帶的典籍著作被雨淋濕,老人家就在巖前一塊石頭平臺上把書一頁一頁地拆開來曬,石面上從此留下字跡,亙古不滅,此臺就叫“曬書臺”;而夫子問道于村民,感于此處古禮猶存,民風溫良,慨然以姓相贈,是故,這個無一家一戶姓孔的小村從此得名“孔子里”。

    涉河,踏著荒蕪的小路,我這個夫子的第74世孫走進了夫子巖。這個天造地設的石廊廡,兩頭通透,一陣帶著松溪河氣味的風,正穿洞而過。它出現在此處,仿佛專門是為夫子遮擋一下2500年前的風雨,除此,并沒有別的用處。窟中有碑一通,題為《重修夫子巖敘》,是清代嘉慶年間一個士子所立,字跡尚未完全漫漶,不僅記載“洞內塑先師及四弟子像”,還描述“……于是修抱廈一楹,洞口仍石砌而筑月窟焉,即有暴雨而圣像免浸剝矣。”那么,遙想當年,窟底有塑像,洞口有擋水石階,這個所在還是蠻看得過去的。

    世間許多事物都會在時光的流轉中消失,特別是建筑。它從修好的那一刻起,就選擇了一條通往坍塌的道路,結局總是寂涼而困惑。現下不僅窟內空空,就連窟前那鼎鼎有名的“曬書臺”,也因拓挖河道而崩坍,化為了零碎一堆,不知是砌入了誰家院墻,還是填補了誰家臺階。想來不勝傷感。這永恒的殘缺,也許只有以夫子那樣的胸懷,才能安詳地閱讀。

    時光雖然洗劫了硬性的建筑,夫子的影響卻穿破時空一直留了下來。昔陽是老區,人道是“民風淳樸”,孔氏村所在的龍巖一帶,是老區中的老區,有著淳樸中的淳樸。異鄉的發財夢和光怪陸離的夜生活跟這里沒有絲毫關系,這里的人不能想象、也不奢望財富支配下的那種高速、暈眩、奢糜而殘酷的生活方式。該走的人走了,如似風吹走了一片兩片樹葉;該在的人還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偶爾可以聽到勞動者的歌聲。陽光下的田野如同堆繡,田野里原生態的出產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這已經是很幸福的生活了。龍巖本屬丹霞地貌,山間公路精選本地自產的紅石鋪砌、白灰勾縫,宛如一條巨大的花蟒在山間蜿蜒,全石砌的紅石房一般都沒有院墻,屋前整齊地堆垛著做飯用的柴禾,每到飯時,炊煙四起,令人看了鄉愁彌漫,仿佛自從夫子來過,這里的格局就原樣保留著,再也未曾改變。山巖,還是那時的山巖,而人,也還是那時的子民。

    我想象著夫子坐牛車、攜弟子奔走于途的情形。夫子是圣人,不是神人,所以不得釋、道高人的那般瀟灑,不可能“朝游北越暮蒼梧”,更不可能“朗吟飛過洞庭湖”。讀萬卷書,他一行行地讀,走萬里路,他一步步地走。他帶著門人弟子,奔走衛、曹、宋、鄭、陳諸國,走一處敗一處,受了多少白眼和閑氣,甚至經歷“斷糧七日”的窘境。而夫子過龍巖,在此避雨、曬書、問道,都受到了尊敬和禮遇,老人家該是如何的感喟啊。

    我想象著夫子站在窟里仰頭看雨的情形,經常可見的“萬世師表”和“文宣王”的畫像支持了我對于夫子的想象。我想他是個身材高大但態度和藹的老者,因為謙遜,難免帶出些駝背。他樸素而又高貴,在對人的平常生存和情感的體認中,呈現出一種深刻的睿智和寬厚的仁愛。他善于將高深化為平凡、理論化為細則,就如揉開了一朵驚艷的大花,把細碎的花瓣一瓣一瓣地輕輕撒入農家的茅屋和學者的書齋,使書頁間和犁鋤下都散發出相同基因的香氣,使耕者和讀者都具有了一種東方式的細膩和安詳,使后世的中國人擁有了一種獨特的、異于其他民族的思維和智慧。他給后世留下的,是土地的哲學、河流的美學、雨水的倫理學。

    從我開始向上逆行74代,夫子站在那里等我,即使我身生羽翼,我也永遠飛不出他的精神磁場。隨著“孔子學院”開在越來越多陌生的國度、隨著“漢字聽寫大會”吸引了千萬個家庭、隨著國學的振興,我中華民族必將找回自己失落的精神之父,跟著他回歸和諧、優美、規矩、清潔的生活。中國人,必將成為全人類最優秀的范本。(完)

 

本文來源:山西日報20150318;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05-0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