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民歌戲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戲臺聯:形象生動充滿哲理

 

 

 

 

 

  中國戲曲一向重視觀演場所的設置,最早的演出場所稱露臺、勾欄、樂臺、樂樓或舞樓,后來才稱戲樓、戲臺或劇場。尤其從清代中葉起,地方戲曲蓬勃興起,演出場所逐漸擴大,戲臺在城鄉很普遍。全國保存完好的元代戲臺共有8座,均在山西古平陽府。元代是戲劇也是戲臺的成熟期。明清以后,戲臺家族大為繁盛,打破了一廟一臺的舊格局,出現了對臺、二連臺、三連臺、品字臺、水上戲臺等多種樣式,其發展令人矚目,主要表現在:一是構件的精巧,層層收縮酷似鳥巢的藻井,別具匠心,臺基柱的精美雕刻令人贊嘆;二是實用的延伸,增加了巧布雕飾的耳壁、實用美觀的看樓;三是豐富的文化含量,作為文化載體,戲臺是傳統文化的凝聚,匾額、楹聯、楣辭、壁畫、圖雕,無不展示文化的張力,無論簡樸、華麗,都展示了戲劇文化特有的美感。尤其是戲臺楹聯,更是一座戲臺或整出戲的靈魂,蘊藏著豐富的思想含量和人生追求。

    山西古戲臺非常多,在不少鄉村、小鎮(亦包括一些城市)多建有永久性的戲臺、戲樓,至于應對臨時演出而搭起的臺子更不計其數。這些戲臺的兩旁,常懸掛有對聯,這就是戲臺聯。

    戲臺聯是研究戲曲的一種特殊文獻,單從建筑角度而言,屬于建筑裝飾的一種,戲臺聯使得戲臺美觀而又富有文化內涵。每逢廟會演戲,都會貼上對聯來裝點戲臺、營造氣氛,貼戲臺聯成為一種戲曲演出風俗。從戲臺楹聯的內容上看,有的描繪戲曲藝術特點和演員的高超技藝,有的真實再現戲場氣氛、觀眾對話,有的描寫看戲人的各種感受,如悟透人生的萬般感慨,有的渲染特定時代的鄉風民俗、農業節氣、地域特色,有的以戲劇為例教人勸世,還有的借題發揮,將戲場比官場,嘲諷封建權貴,含義深遠,令人解頤,折射出世態人生,很像高臺教化、高人指路的處世格言。這些戲臺聯在藝術上往往評古論今,恢宏大氣,形象生動,幽默詼諧,借戲論世,充滿哲理,給人許多美的享受與人生啟迪。

 

戲曲的原始功能:祭祀娛神

  襄汾縣汾城鎮社稷廟元代戲臺木雕聯:求福準諸禮禮以取其赤白青黑辨其方位報功合于樂樂之施于金石絲竹越于聲音上聯說的是:祈求福祉要合乎禮,禮是選取朱雀、白虎、青龍、玄武,分別代表東、西、南、北四個方位,以此來辨別方位。進而言之,禮就是制度、規范。下聯說的是:報答上天的功績要合乎音樂,音樂使用樂器來演奏,可以超越一般的聲音。這副戲臺聯體現的是中國戲曲的原始功能,即祭祀娛神功能,通過戲曲演出來祈求福祉、報答功績。

    娛樂神靈是人類自然神崇拜、圖騰崇拜等一系列的信仰和祭祀行為,通過對神明的歌頌和取悅,對神的事跡的禮贊和模擬來獲得福祉。主持這項工作的主要是巫。在中國的原始祭祀中,很早就打上了禮儀的痕跡,我國很早就建立起完整的禮樂規范,它所起到的精神作用是實現人們對禮法制度的敬畏與遵循。禮的規范與樂的神圣使儀式更加規整和崇高,其最終目的是對王權的徹底承認與服從。

    所以,我們能夠理解,為什么百姓祈求神靈,許愿應驗后要以唱戲、說書來還愿。

    再比如萬榮縣太趙村后稷廟戲臺石柱聯:慶豐作樂吹豳飲蠟樂鈞天教稼得人解慍阜財歌實德戲聯大意是百姓慶祝豐收,演奏音樂,吹豳歌,飲蠟酒,為使上天歡樂;后稷教導稼穡,深得民心,解決民疾,增加民產,歌頌他的恩德。

    相傳,炎帝后裔有邰氏的女兒姜嫄,因踩巨人足跡而生子,認為是不祥之物,三棄不死,便給孩子起名叫棄。棄從小就喜歡農藝,長大后遍嘗百草,掌握了農業知識,就在教稼臺講學,指導人們種莊稼,傳播農耕文化,成為遠古時一位大農藝師,被尊稱為農業始祖后稷,后稷廟是為祭祀后稷而建。這副后稷廟的戲臺聯非常貼切地表達了百姓對后稷的歌頌。

    老百姓心目中,只要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就是好世道;只要人人有事做,發展生產,豐衣足食,解決人們心中的煩惱與怨恨,增加人民的收入,就是太平盛世。誰能做到這些,人們就會給他設廟祭祀,用演奏音樂的方式紀念他,千年不絕。

    再比如,洪洞水神廟戲臺聯:明德惟馨香兩縣人民盼水澤應天補雨露萬年祀典報神功戲聯的大意是神靈的美德能夠散發出香氣,洪洞、趙城兩地人祈盼著您布施雨水恩澤,誠心感應了天帝神靈而降下雨水,千秋萬代祭祀典禮報答您的神功。

    水神廟,又名明應王殿,在今洪洞縣境內。上下聯分別嵌殿名“明”“應”。殿中西壁為祈雨圖,東壁為降雨圖,南壁東側是著名的《忠都秀在此作場》元雜劇壁畫。這些壁畫是研究戲曲民俗的珍貴史料。風調雨順,才能國泰民安,祖祖輩輩靠天吃飯的老百姓,對雨水的渴望極其強烈。所以,為祈雨而唱戲,成為一種風俗。每年古歷三月十八日,明應王圣誕日辦會,會期三天,洪洞、趙城兩地官紳士庶均來致祭,儀式隆重,規模盛大,演戲獻藝,熱鬧非凡。遠近村鎮扶老攜幼“相與娛樂數日”,娛神也娛人。這副戲聯,就是兩地人祈雨的真實表現。

 

百姓對戲曲的癡迷

  許多戲臺聯真切地傳達了百姓對戲曲的熱愛與癡迷。如,萬榮西毋莊家戲聯:村無半百家你要唱他也要唱來幾位勸住幾位我已六十余好不管歹亦不管看一回便宜一回上聯大意是:村中只有幾十戶人家,舉辦家戲時,人人都爭著要唱,互不相讓,主事人只能勸了這個勸那個,把要上臺演唱的戲迷勸住,以免發生意外。下聯說的是:60多歲的老人,不管戲好戲賴都要看,因為看一次就少一次了,形象地刻畫了老人看戲的心態。

    萬榮東毋莊還有一副家戲聯:人人說很好,硬功夫何妨再演一次娃娃唱不夠,愛熱鬧還要再續兩天這副戲聯的大意是:老百姓看了戲都說演得好,演員為了答謝百姓的厚愛,決定耽擱些時間,再表演一次。小孩子們嫌唱得不過癮,吵鬧著要演員們再續兩天。過去,人們的娛樂方式很少,看戲算是最熱鬧、最有趣的一件事了。通過看戲,百姓可以獲得知識、娛樂,遠近親戚因看戲而互相走動,年輕人可以看戲時約會,可見看戲在百姓生活中的重要性。

    老百姓看完戲后回到家里,看戲的感受就成了家人、鄰居聊天的話題,有的評點演員優劣,有的暢談人生感悟,有的重構故事結局,這些都是百姓視角的戲曲批評。戲臺聯中的戲曲批評,詼諧幽默,發人深省。

    如洪洞東張村戲臺聯:下臺是今人上臺是古人古往今來百年不過鐘兩點魯國為同姓齊國為異姓異鄉同樂萬事只當夢一場上聯指出,一部戲可以演繹一個朝代興盛衰亡與政權更迭,可以演繹一個人的悲歡離合、命運沉浮。下聯點出同在他鄉,大家可以一起看戲娛樂,曲終人散,百感交集,人生如戲,人生似夢。上聯以敘起筆,下聯以議收筆,先敘后議,前因后果,水到渠成。

    再比如洪洞馬頭村戲臺聯:東西漢南北朝幾輩英雄看來都非真面目張獻忠李自成一般悍將裝出總是直心腸這副戲聯的大意是,戲臺上演繹的各個朝代的英雄都已非原來的面目,舞臺上的張獻忠、李自成之類的彪悍大將,看著都是個直心腸。“英雄看來都非真面目”,是說戲曲人物是劇作者創作、演員塑造出來的,包含了主創者的看法、意愿、情感和價值觀,有他們獨特的理解。觀眾以調侃的語氣,評判演員的表演與自己內心的人物形象相差甚遠。

    洪洞馬頭村戲臺聯:馬上功名錦上添花都是假頭等富貴水底撈月總成空聯嵌“馬頭”村名。上下聯合起來闡發一種看法,戲臺上獲得的功名榮耀不是真的,只不過是演繹而已。這是百姓通過看戲總結出的人生真諦。即便戲曲情節虛構,內容中的榮華富貴終究是一場空,但是,觀眾還是被生動的情節所感染、被演員精湛的表演所折服,對戲曲的熱愛之情一點都沒有減弱。

 

豐富多彩的劇目聯

  有的戲臺聯中巧妙地嵌入演出劇目,是謂劇目聯。豐富多彩的劇目聯反映了百姓對劇目和劇中人物、劇情的熟知和喜愛。

    比如洪洞白石村戲臺聯:白虎堂六郎斬子兒媳穆桂英敢救石佛口八姐探險伯父楊繼康告密《白虎堂》和《石佛口》是“楊家戲”中的兩出戲。劇名以戲中地點命名,上下聯首字“白”“石”,嵌入所貼戲聯的村名“白石”,非常巧妙,既點劇目名,又點出演出地名。

    再比如洪洞火神廟戲臺聯:火焰駒費銀十萬金騎到金沙灘破開天門陣得下文武魁拿回雙官誥才能全家福

    神亭嶺寄居一翠花鬢插無影簪手提逼塵帕身穿贈綈袍腰系合鳳裙恰是意中緣

    這副戲聯以“火”“神”二字分別為上、下聯的首字,點出了演出地點。上下聯用十多個百姓熟悉的劇目名稱串聯而成,如《火焰駒》《十萬金》《金沙灘》《天門陣》《文武魁》《雙官誥》等,別有趣味。

    河津樊村正月十五爐行對聯是這樣的:爐火廿九家鐵資造化豎起爐打開鐵龍山鑄一副鐵冠圖掛在鐵弓緣上

    行規十五會金作生涯偕同行游到金剛廟來幾枝金瓶梅插于金沙灘中

    這副對聯給我們提供了許多民俗信息。根據爐行的規矩,河津縣樊村每年正月十五,凡是開鐵爐作坊、操金作生涯的人都要聚會,聯絡感情,協調事務,相商合作,互祝生意。這個聚會其中的一項內容,是邀請戲班演戲助興,既有祭祀行業祖宗的功能,又有大家一起娛樂的目的,還有預祝一年生意興隆的寓意。

    上、下聯首字分嵌“爐”“行”兩字,體現行業特點。上、下聯的前一部分客觀敘述:二十九家鐵作坊豎起鐵爐,準備大干一場。正月十五金作生涯的人聚會游樂,好不熱鬧。而上、下聯的后一部分由“鐵”“金”巧妙生發,虛構承接,把帶“鐵”字的劇目《鐵龍山》《鐵冠圖》《鐵弓緣》和帶“金”字的劇目《金剛廟》《金瓶梅》《金沙灘》編綴成聯,聯意順暢,表面是文字游戲,內涵卻十分豐富,既表現了戲曲劇目,又體現出與“鐵”“金”打交道的行業特點,妙不可言。上、下聯前實后虛,前是基礎,后是生發,前邊反映了中國人同行密切合作、和氣生財的理念,后邊虛構想象、反映了浪漫氣息和瀟灑情懷。

    河津南舞芹村有戲聯曰:折桂斧難折月中桂摘星樓盍摘天上星《折桂斧》《摘星樓》是兩出戲,前者講兄弟情誼,后者講紂王暴政、窮途末路。這副戲臺聯由劇目引申、生發、演化而成,對仗工整,語意巧妙,富有機趣。戲聯的大意是:激勵陳植考取功名的折桂之斧難以折取月中的桂樹,供紂王娛樂的摘星樓無法摘取天上的星星,反而在摘星樓上自焚而死。

 

戲聯與對臺戲

  山西演戲有唱對臺戲的習俗,多個戲班相互競爭,熱鬧非凡,通過競爭,優秀演員脫穎而出,促進了戲曲藝術不斷發展。這樣的情形從戲聯中也可以看出來,比如,河津縣大禹廟戲臺東臺對聯:

    一傳楚舞一唱吳歌一一爭奇誰第一雙驗鸞笙雙吹鳳管雙雙斗巧自成雙這副對聯描寫了戲班演員及樂員互相爭勝的場面,大意為:舞臺上,各種角色,唱念作打,顯露絕活,八仙過海,各顯其能,爭奇斗巧,看看今天誰演得最好?今日誰能贏得纏頭?樂場上,笙笛齊吹,雙雙斗巧,難分高下,相互烘托。

    民國二十年(1931)五月十一日,大同城隍廟廟會,四班戲對臺,當時,著名演員鄧友山飾《金沙灘》中的楊繼業,演至宋金鏖戰,楊繼業拉住七郎的槍不讓走,七郎一掙,楊繼業扎大靠跌“殼子”。由于天氣熱,起范兒走得又高,鄧友山的鼻腔被震破,血把髯口染紅了。晚上演《八蠟廟》,鄧友山的褚彪,連翻三個跟頭,搶背、爬虎、殼子,又把鼻子震破了,血流不止,可他照樣翻打跌撲。觀眾感嘆:“啊呀,這哪兒是十七紅(鄧友山的藝名),這真是個舍命紅!”從此,“舍命紅”藝名不脛而走。

    關于對臺戲,著名的“天貴旦”對臺輸給祁太秧歌演員“大要命”也十分有趣。民國十九年(1930),教坊村唱“對臺戲”,一臺是中路梆子,一臺是祁太秧歌,剛一開戲,號稱“天貴娘娘”的“天貴旦”在拿手戲《斷橋》中,“嗨嗨嚎嚎”把觀眾迷得如醉如癡,后來藝名“大要命”的秧歌演員劉祖富以《三上轎》與“天貴旦”抗衡,演至奶娃娃一節,他輕抱幼兒,百般愛撫,還不時用口技學出幼兒“唧唧”的吮乳聲音,惟妙惟肖,觀眾不住地喝彩叫好,任憑“天貴旦”喊破喉嚨,觀眾還是倒向了“大要命”。“天貴旦”事后感慨地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要命’奶娃娃!”

    唱對臺戲,也會有彼此不分上下的時候。如民國二十年(1931)五月十三日,宏道鎮唱對臺戲,雙盛和班與忻州聚興園卯上,實質上是“十六紅”與“十二紅”形成對臺形式。十三日正唱,雙盛和出《殺院》,聚興園出《鍘判官》。晚場,雙盛和出《法門寺》,聚興園出《雙官誥》,老戲迷們感嘆:“論唱還屬‘十六紅’和‘十三旦’,論排架(身段與做功)要看‘十二紅’和‘五月鮮’。”

    也有同班藝人不服氣而相互卯上的情況,勉強可以稱為班內對臺,屬于同班演員或明或暗相互較勁。比如,“一千紅”與“八百黑”同班,上午是《金沙灘》和《下河東》,“八百黑”唱完七郎還要趕呼延贊,心里不大服氣。兩人在《下河東》中會面,“一千紅”飾演趙匡胤。當趙匡胤問道:“來將何人?”呼延贊脫口而出:“末將七郎!”觀眾大嘩。此時“一千紅”腳一跺,袍袖一甩,叫起了板:“趙匡胤今天好倒運,出門遇見你這號人,明明你是呼延贊,冒充七郎嚇寡人!”臺下頓時“好”聲四起。回到后臺,“八百黑”作揖“一千紅”:“老哥人好藝高,兄弟服了!”

    正是通過唱對臺戲,藝人們在演技上下功夫,不斷取長補短,博采眾長,轉益多師,才使得戲曲藝術不斷向前發展。

 

戲聯中的演出場景 

    有的戲臺聯是描摹演出效果的,這一類戲臺聯很有趣味,再現了當時演戲的生動場景。

    如河津大禹廟戲臺聯:左右奏新聲左嘯月右吟風聲達左右東西傳雅韻東陽春西白雪韻滿東西舞臺上兩邊演奏新聲,月下吟嘯,風中作響,美好的聲音傳向四面八方。出將入相,你方唱罷我登場,傳出高雅韻致,格調優雅,氣度不凡,韻味充滿整個戲場。

    這副戲臺聯創作時間為康熙初年,作者為武介宗。從形式上看,上聯首“左右”、中“左”“右”、尾“左右”,下聯首“東西”、中“東”“西”、尾“東西”,構成“總、分、總”結構,回環往復,極具中國語言的巧妙,幾近文字游戲。從內容上看,這副對聯描寫的是舞臺演出的場景,上聯說樂隊及效果,兩邊文武場,演奏新聲,傳到了舞臺左右周邊,月下風中,這是多么優雅的生活狀態呀。下聯說演出內容特點及韻味,演員出場入場,格調優雅,氣度不凡,韻味充滿整個戲場。給人以無限美的享受。新聲指昆曲,這副對聯見證了昆曲在山西的傳播。

    再比如幾幅晉南戲臺聯:過來過去熱熱鬧鬧看家戲亭前亭后敲敲打打表奇觀這副戲臺聯展現了晉南農村演出家戲的熱鬧場景。看家戲,雖然不是專業演出,但也是一種娛樂形式,聯絡了感情,豐富了文化生活。當時這樣的家戲演出是比較多的,出于各種目的,或為還愿,或是逢紅白喜事,戲迷看家戲,樂此不疲,這家看了又看那家,非常熱鬧。演出一般在村中寬闊的場地上,場地上有人們歇息的亭子,即所謂亭前亭后,有時在村中大樹底下。總之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也是人們經常聚集的地方。

    遠看紅紅綠綠呀不知何等事故近聽言言語語咦才是這般情由這副戲臺聯生動地描寫了觀眾從家里往演出地點趕,路上焦急地想知道演的什么劇情,到看完戲后最終明白了戲曲所演繹的故事內容的情感變化。戲已經開演了,觀眾因為一些雜事,沒能及時在開演前趕到。匆匆忙忙地往演出場地趕,在遠處就看見舞臺上,演員穿紅著綠,來回舞動。焦急地想:“唉呀,今天演的是什么戲?”走近,美美地欣賞品味著,演員們伴隨著音樂,歌之舞之,唱之念之,演繹著引人入勝的傳奇故事,甚是好看。看完之后,長舒一口氣,咦,原來是這樣的故事。

 

戲臺也是大講臺 

    過去,戲曲演出承擔著傳播知識、教化民眾的職能,許多目不識丁的人通過觀看戲曲,了解了中國歷史,感悟了人生真諦,受到了人生啟迪,學到了生活經驗,得到了人生教化。戲曲的認知功能、教化功能,可謂大矣。比如,萬榮縣太趙村后稷廟戲臺聯:

    不知此內興衰雖學士文人枉自夸通風雅能解其中褒貶即庸夫豎子也可與講春秋這幅戲臺聯重點講了觀眾欣賞戲曲的主觀條件,需要有一定的知識與悟性。看戲知興衰、懂褒貶,就是找到戲曲欣賞的門徑了。看了戲,懵懵懂懂,糊里糊涂,從中領悟不到歷朝歷代興衰成敗的道理,即使是學士文人,也枉自夸耀自己懂文化。聽了戲曲,清清澈澈,朗朗爽爽,只要能了解明白其中的正義邪惡,寓含的褒贊貶責,即使是凡夫俗子、野民村夫,也可以與他講歷史。

    河津樊村舞臺隔板對聯:凝滯于物縱有莊為蝶老為龍世上對癡人說夢活潑在胸不須韓之潮蘇之海眼前即蜃氣成樓這副戲聯的大意是:凡夫俗子、愚頑鄉民如果一味執著拘泥于塵世俗務,貪戀富貴榮華,縱使有莊周化蝶、老聃變龍的現身說法,演繹教化故事,也只能是如對傻子說夢一樣,對參悟人生不起作用。如果一個人悟性高超、靈活善對,根本不需要韓愈、蘇軾的磅礴妙文來啟發人生,看著舞臺上輕歌曼舞,欣賞著演繹的名流凡子的人生起伏、朝代起落興衰,也會得到許多人生的啟迪與感悟。這副戲臺聯極富道家氣息,勸人放下塵世,不要凝滯于物,而要活潑在胸,過得瀟灑自由,從側面強調了戲曲的醒世教化作用。雖是戲臺聯,意卻在言外,也說明觀賞者的生活、心態不同,欣賞得到的效果有別。

    洪洞師村戲臺聯:師孔明徒伯約六出九伐試看梨園演故事村老婆鄉瓜子一知半解竟認優孟作真情這幅戲臺聯上下聯首字嵌“師村”村名。戲臺上演出三國戲,諸葛亮、姜維六出九伐的故事,故事情節引人入勝,演員技藝精湛,人物塑造形象逼真、栩栩如生,竟讓鄉間對歷史一知半解的憨婆子、傻小子深受感染,信以為真。

    新絳泉掌鎮光馬戲臺聯:公好惡之情恰似歷代史記嚴善惡之辯全然一部春秋這副戲聯的大意是:一部戲曲公開表露人們對歷史人物的喜愛憎恨的情懷,一部戲在舞臺上演繹出來,就好比歷朝歷代的歷史書一般。一部戲曲總要明顯分辨出善惡忠奸,這就是一部暗含褒貶的《春秋》史書。這副戲臺聯點明了中國戲曲的特點:總是忠奸分明、善惡有報,愛誰恨誰,百姓有共同的情感判斷。

 

傳神會意表奇觀 

  山西戲臺聯有些是對演員演技進行評價,從中可以看出演員對表演的認真態度和表演技法。比如萬榮東毋莊戲聯:

    盛名冠諸伶趁此清和佳節須要鼓力用心顧素望

    兒態超群輩來到孔孟門墻更當傳神會意表奇觀

    這副戲臺聯大意是:梨園界久負盛名,聲名超蓋其他同行,功夫超越其他名伶,趁著清正和祥的大好時節,一定要使用全身氣力,用心表演自己的拿手好戲,以不負素有的威望;來此祭祀孔孟之地演出,一定要演出人物有精氣神韻,活靈活現地表現奇妙景觀,以震撼感染觀眾。這副戲臺聯,從名伶表演角度告訴人們:越是名角大腕,更應該注重自己的表演,用心用力,傳神會意地演出戲曲的魅力,不能有絲毫的馬虎大意。

    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亦非我裝誰像誰誰裝誰誰就似誰這副戲臺聯以演員口氣說出。上聯玄奧,似有禪意。看戲的人,在舞臺上看的“我”,已經不是生活中的“我”了,而是“我”扮演的角色。就是“我”自己看“我”,“我”也不是從前的“我”了。演員每飾演一個角色,通過對角色的理解與體驗,對自己的生活態度、精神境界等等方面都是一次提升。演員正是在飾演角色的過程中不斷地成就著自己,也改變著自己。下聯,道出了藝人對藝術的至高追求:裝誰誰像。演員扮演一個角色,不僅僅追求形似,還要演出這個人物的神韻與靈魂,這是對每一個戲曲演員的要求。能夠真正做到這一點的畢竟是少數,有“活武松”“活周瑜”“美猴王”的美譽的只是少數。演活一個人,除了演員表演基本功外,天賦、悟性也很重要。深入生活、刻苦訓練也非常重要。哪個演員來扮演哪個角色,當他真正深入到人物內心世界之后,自己也就帶有這個人物的某些氣質了。所以說誰裝誰,誰就似誰。

 

以歌舞演故事

  王國維先生說,中國戲曲是以歌舞演故事。一語道破中國戲曲表演的特點與本質。在山西戲臺聯中對戲曲表演的特點多有闡述。

    比如,襄汾縣汾城鎮尉村戲樓石柱聯:即景生情水月鏡花皆妙語逢場作戲吳歌楚舞盡奇觀對聯的大意是:戲曲就是演員在設置的特定情境中生發幽情,敷演故事,猶水中月,似鏡中花,玄幻飄渺,朦朦朧朧,臺上演員妙語連篇,令觀眾感慨萬千;演員在特定的場地情境中演戲,扮演生旦凈丑,逢場作戲,演繹悲歡離合,唱念作打,歌之舞之,展現奇特景觀,盡現戲曲的無限魅力,觀眾深受感染。吳人善歌,楚人擅舞,吳歌楚舞指代戲曲中唱念與作打。這副戲臺聯闡釋了中國傳統戲曲的表演特點。中國戲曲是一種虛實相生的轉場戲結構,是詩、歌、舞合一、又以“樂”統帥場上表演為主的表現性藝術。這種場景式演出、假定性情境,決定了中國戲曲的玄幻飄渺大寫意品格。舞臺空靈,而戲在演員身上,布景講究寫意性,如水墨畫一般,不講究場景的真實性,而講究情景的空靈、簡約,以一當十。一切場景都在演員的表演當中,這是中國戲曲的優長所在。“逢場”的“場”既是指演員表演的舞臺,與上聯的“即景”的“景”相對,也指戲曲場景,即演員表演的特殊情境。前者,演員經常在舞臺題壁曰某某演員在此作場,演出某某劇目。逢場作戲就是指設定一個場合就可以作戲了。中國戲曲是以歌舞演故事,舞臺上演員唱念作打,手眼身法步,載歌載舞,不僅展示水袖、帽翅、髯口、變臉等戲曲技藝,還綜合雜技、魔術,武術等其他藝術技藝,使觀眾眼中滿是奇特景觀,給白天勞苦、缺少娛樂的百姓以無限審美愉悅。

    再比如洪洞上張村戲臺聯:上場載歌載舞真個是惟妙惟肖看后津津有味張口能唱能吟果算得合情合理聽時振振有詞演員在戲臺上,載歌載舞,惟妙惟肖,觀眾看得津津有味,樂此不疲。演員上臺張口就能唱能說,妙語迭出,振振有詞。一部戲,演員唱念作打,功夫全面,演得惟妙惟肖,合情合理,才能給觀眾以美的藝術享受。

    河津南舞芹村戲聯:金榜題名虛富貴洞房花燭假姻緣曾經看過一個謎語,謎面是:日行千里不出房,同胞兄弟不一娘,無孕婦女生貴子,恩愛夫妻不同床(打一職業)。答案是戲曲演員。四句謎面生動形象地概括了戲曲演員這種職業的演出特點。對演員來講,舞臺上的富貴榮華都與自己無關。因為這是假扮來演戲的。對演員來說,金榜題名,是富貴榮華虛度一場,曲盡人散后,依然是演員。這副對聯是觀眾對戲曲演出的一種理智的判斷,不過這是在戲前或戲后的判斷,若在戲曲演出時,也許會暫時忘記,會被戲曲演員精湛的演技、優美的唱腔所吸引、折服,被動人的情節所吸引,而沉浸到戲曲故事中,與人物同喜同悲,成了看戲的“傻子”。

萬榮后土祠戲臺聯:前緩聲后緩聲善哉歌也大垂手小垂手軒乎舞之這副戲臺聯大意是:前場緩緩唱來,后面慢慢道來,美啊,歌聲;上下左右,各種舞姿,優美大方,瀟灑動人,雅啊,舞姿。上聯指明戲曲的“歌”,下聯指明戲曲的“舞”。其實“念”也是一種特殊的唱,“打”也是一種特殊的舞。戲曲的魅力就在這一唱一舞、一念一作當中,讓人們享受不盡、癡迷不已。什么才是“善哉歌也”,不是扯著嗓子吼,而是緩慢抒情地唱。如果用歌不能表達自己的內心情感,那就用舞蹈來表現。《毛詩序》中說:“情動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萬榮縣西毋莊戲臺聯:傾刻間千秋事業

    方寸地萬里河山這副戲臺聯大意是:在舞臺上,或是金榜題名,或是洞房花燭,或是重耳稱霸,或是勾踐復國,短短時間就能成就千秋事業,方寸之地能夠演繹萬里河山。上聯觀眾驚嘆戲中人物得到功名富貴的神速。這與戲曲的演出時間和演出內容有關,一般地講,一部戲演出兩個小時左右,而在這兩個小時中,就要演繹一個人的一生,而傾刻間的表演是藝術化的虛構與假定。下聯觀眾贊嘆中國戲曲演出場地特點,小小舞臺,竟能演繹萬里河山,這與電視等藝術的實景演出完全不同,戲曲是虛擬情境,劇中人所處地點、環境變化非常自由,有時用一句話、一個道具、一個布景便轉換了場景,而且傳統戲曲特別講究場景要體現在演員的表演之中,觀眾的樂趣也在于欣賞這種假定性情境中的悲歡離合。

 

傅山的戲臺聯

  傅山是明末清初思想家、書法家、醫學家。太原人。初名鼎臣,字青竹,改字青主。少時受到嚴格的家庭教育,書讀數遍即能成誦。15歲補秀才,20歲讀十三經、諸子、史書、佛經等。傅山一生淡泊明志,無意居官,喜好交游。他酷愛戲曲,對民間土戲、說書、小曲、雜耍等興趣頗濃,閑來自彈自唱,抒發胸襟,對戲曲有著很深的研究和造詣。徐昆在《柳崖外編》中寫道:“老人家甚是不待動……倒是哪里有唱三倒腔的,和村老漢都坐在板凳上,聽什么《飛龍鬧勾欄》,消遣時光,倒還使得。”可謂是傅山晚年生活的寫照。傅山所著《霜紅龕集》里,有關戲曲、歌舞的描寫有30多處。并創作了《紅羅鏡》《八仙慶壽》《齊人乞食》等雜劇,劇作感情真摯、語言生動。他為山西省孝義圪卓頭村所作戲臺聯三幅,反映了傅山對戲曲藝術的精辟見解。如:

    莫妙于臺上人離合悲歡入畫譜最靈是閱場者興觀群怨助詩情

    大意是:世上沒有比舞臺上演繹的一幅幅悲歡離合的有聲圖畫更美妙的了。而這些有聲圖畫最顯著的作用是,能使觀看的人從中受到鼓舞感染、精神得到感化提升,了解社會現實,抒發內心怨恨,激發出無限的詩情畫意。

    再比如:載治亂知興衰千年制度若親目寓褒貶別善惡一部春秋全在茲大意是:舞臺上表現歷朝歷代治亂興衰的故事,觀眾就像是親眼目睹了幾千年的制度變化,得到了許多歷史知識;而這些故事包含寄寓著樸素的褒貶善惡、道德評判,就像一部活生生的歷史書。

    再比如:曲是曲也曲盡人情愈曲愈折戲豈戲乎戲推物理越戲越真大意是:曲就是曲折,曲應該符合人情,愈是曲折,愈能引人入勝,展現出戲曲的藝術魅力;戲豈能胡編亂造,戲要有生活依據,這樣去演繹,才能讓人感到真實可信,起到應有的藝術效果。傅山這副戲臺聯非常巧妙,上下聯分別以“曲”和“戲”開頭,對“曲”和“戲”進行了闡述,一語道破了戲曲的本質,曲應該在符合人情的基礎上的演繹,戲要有生活依據的構思,這樣才能感化人心。編寫雜劇的傅山深知戲曲之三昧。當代劇作家鄭懷興正是受了傅山先生這副戲臺聯的啟發,寫出了反映傅山精神風貌的《傅山進京》。

 

戲聯中的戲曲名家

  秀雅之體,清亮之音蘭蕙其質,柳絮其才這是一名熱愛戲曲的觀眾給蒲劇著名旦角王秀蘭的嵌名聯,出自晉南戲臺。上下聯開頭分別嵌“秀”“蘭”二字,上聯贊揚她在舞臺上身段秀雅,嗓音清亮,下聯用蘭柳喻她品德高尚,才華出眾。這幅對聯準確恰當地評價了她的演藝特點與人品才華。

    王秀蘭是山西臨猗人,初名秀貞,學藝后取名秀蘭。抗戰爆發后,流亡到西安。入西安晉風劇社,受業于蒲劇花旦月月仙(原筱亭)。首次登臺飾《柜中緣》中的許翠蓮,受到觀眾贊賞。曾受到孫廣盛、王存才、筱艷秋等人的教誨及梅蘭芳、程硯秋的指點,加之又勤奮好學,博采眾長,因而戲路寬廣,根底深厚。在廣泛地繼承傳統藝術的基礎上,努力進行革新創造,逐步形成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她的嗓音清脆,咬字清晰真切,演唱委婉大方,韻味醇厚,聲情并茂。她重視藝術經驗的總結和戲曲理論的探討,曾提出運用程式要做到真實化、生活化、個性化和舞蹈美的主張。“秀雅之體,清亮之音”正是她藝術特點的概括,也正印證了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她與閻逢春、相虎臣、張慶奎和筱月來并稱蒲劇五大泰斗。代表劇目有《殺狗》《賣水》《藏舟》《竇娥冤》和現代戲《蛟河浪》。

    楊老六捉放曹奸相活顯彥子紅出棠邑雄心暗藏這也是一副晉南戲臺聯。楊老六是蒲州梆子演員、班主,山西芮城人,本名楊登云,因排行老六,人稱“楊老六”。幼年務農,13歲入芮城陌南鎮娃娃班學藝,先工小生,后改凈角,20歲馳名晉南、豫西一帶。他體態高大,聲音洪亮,功底扎實,文武雙全,最拿手的戲是《捉放曹》,飾演曹操,把曹操的奸詐陰險活脫脫地展現給觀眾,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人稱活曹操。楊老六刻苦學習,演戲嚴肅認真,演戲必提前兩個小時化妝,然后靜坐沉思或來回走動“默戲”,從不與他人嬉笑言談。這樣的職業精神是他成功的前提。

    彥子紅是蒲州梆子演員祁彥子的藝名。祁彥子是山西永濟人,7歲入學,因愛戲入迷,17歲被除學籍。20歲科班畢業,工須生,他會很多戲,均以高難動作稱絕,又能以酣暢淋漓的唱腔和念白取勝。彥子紅擅演《出棠邑》,在劇中飾演伍員,為了演活伍員,他反復研究所演人物,根據劇情創造了摔盔、撣劍、拆書、上馬等動作和特技,又兼他身材魁梧,有拳腳功夫,動作富有雕塑感,雙目傳神,把伍員雄心勃勃的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受到同行和觀眾的稱贊。彥子好學,一生潛心研讀史籍與前朝掌故,寒暑無間。彥子紅成名之后,在永濟建立梨園會館,讓數以千計的貧困藝人安度晚年。他擅醫道,精針灸,對小兒驚風、大人喉疾手到病除,晚年行醫,分文不取,備受贊頌。

俗話說,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優秀的戲曲演員總是活在觀眾的心中。他們高超的技藝、高尚的美德讓人們提起來總是贊不絕口、記憶猶新。

    如晉南舞臺上的戲臺聯:留根觀陣架子好安娃祭江唱口新上聯中的留根是景恒春的乳名,他是蒲州梆子演員,山西洪洞縣董堡村人。初學青衣,后因變聲嗓音失調而改學須生,拜名伶丁丑兒為師。他扮相俊美,唱念做打均有所長,擅演英雄豪杰與帝王將相。在《觀陣》一劇中,扮演秦瓊,做功細膩,身段尤為優美,即老百姓所說的“架子好”,表現出秦瓊身處困境、百感交集的心情,他塑造的秦瓊形象,在晉南觀眾中有口皆碑,被譽為“活秦瓊”。京劇名家程硯秋曾多次觀看他的演出,贊譽有加。

    景恒春為人謙虛,生活中平等待人,藝術上不甘心落后于人,常說:“后臺不會就問,前臺誰也不讓誰。”他演戲嚴肅認真,與他配戲,誰都不敢有絲毫懈怠。他自律甚嚴,絕不以自己的名聲和地位搶戲或賣弄,其藝術和戲德給同行和觀眾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下聯中的安娃是馮安榮的乳名,他是蒲州梆子演員,藝名“筱艷秋”,山西新絳宋村人,工青衣。在《祭江》一折中,唱功極佳,多有新腔,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唱口新”是他刻苦鉆研的結果。安娃的父親是皮影藝人,安娃在皮影班里學會了各種唱腔,還學會了操作皮影,學會了司鼓,因為有了這些基礎,他的表演技藝在同班中首屈一指。后因嗓音原因改唱中路梆子,名噪晉中、太原地區。但是在此期間,他根據自己的嗓音條件,繼續揣摩蒲州梆子唱腔的新唱法,特別注意不失其韻味。試驗成功后,重返晉南獻藝,后又赴西安演出,演唱益加成熟,深受百姓喜愛。觀眾聽其唱聲情并茂、吐字清晰,深受感染,常拍手稱贊。戲曲演員成名非常難,要練就自己的獨門絕技、形成自己的獨特風格,是需要下很多功夫、克服很多困難才能實現。安娃能夠結合自身嗓音條件,既尊重傳統、繼承傳統,又不斷揣摩,加以改革創新,為戲曲藝術向前發展作出了貢獻,也為戲曲演員作出了榜樣,他的代表作有《罵殿》《三擊掌》《金水橋》《三上轎》。

 

文來源:;本文作者:張敏娟張麗娟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03-09 )

太 原 道 >> 民歌戲曲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民歌戲曲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民歌戲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