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行游山西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云丘山傳奇

 

 

 

 

 

  幾乎所有罪惡都是從謀殺天使開始的。而后世的反思,大多不過是徒然傷感的迷惘回眸。

杰克·倫敦就曾對源于北極的一個傳奇作過描繪:在遙遠的阿拉斯加,一個與冰雪苦苦爭斗了十幾晝夜的淘金漢遇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北極狼崽,盡管他也已經搖搖欲墜了,但他還是出手救了它,他將狼崽抱進懷里,掙扎著走出暴風雪。于是,一匹狼與一個人,在極地嚴酷的世界里,極為奇特地融為一體,一同尋覓,一同流浪,一同成長。從而引出一個極為精彩的結尾——蒼莽荒野之中,餓紅了眼的狼群緊追不舍,最終把他們圍堵在山的盡頭。無路可走了,狂奔中的它只能倏地停住腳步,望望冰封雪漫的崖頂,松口放下了命在旦夕的淘金漢。崖上一人一狼,崖下壁立千仞,對峙的平衡早已打破,等待他們的惟有死亡。而那匹狼,不僅沒有示威,沒有嗥叫,沒有返身廝咬,作最后的困獸之斗,甚至連一絲呻吟也沒有。那一刻,它只是半轉身子,驀然回眸,深深凝視著對手,一動不動,直至狼群散去……誠然,把生命的品格與嚴酷的生存和凄美的極地風光漂亮地融而為一,是杰克·倫敦的獨到之處。但對我而言,永遠揮之不去的卻恰恰是那匹孤狼面臨絕境時的驀然回眸。

這種回眸,可能會有悲情,但絕不會有傷感,更沒有迷惘。

那定是一種異常獨特的眼神:因燃燒著生之渴望而熱烈,亦因浸透了死之淡然而深刻,它飽蘸了對生命本質的認知與召喚,并將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融合、提升為一種更為深邃、廣博的愛與親情。毫無疑問,這樣的眼神對所有生命都具有震撼力!

云丘山中,廣為流傳的山之精靈,有關玄武大帝的傳奇,就是這樣一種回眸。

任何傳奇都離不開傳說。傳說中的玄武是云丘山的護佑之神,他不僅“普福生靈,操持社稷”“保祚佑圣,護國定亂”,還賦予了這方土地:山之奇偉、水之靈秀、人之純樸;造就了云丘山“壁千仞、大林莽、祥云起、紫氣回”的綺麗風光。佇南北望,云丘蒼莽,若天頂高榘,接北斗而蒼穹,故有古曰“昆侖”俗稱“北頂”之說。難怪在“三清”“四御”“十方天尊”之中,唯有云丘山人會將玄武大帝供奉于首位,從而使云丘山的真武頂成為道教龍門派的祖庭,比肩武當,堪與白云觀齊名。然而,令我最為驚奇的是,這位傳奇的玄武大帝居然會是鯀:一個因治水失敗先被堯帝流放、后被圍殺于羽山的倒霉蛋!有文獻為證,最早記載鯀禹治水神話的有《尚書·洪范》《尚書·堯典》和《山海經·海內經》。不難看出,同是《尚書》,其記載已經發生分化。根據《洪范》中的記敘推測,鯀治洪水沒有得到“帝”的批準,而根據《堯典》,鯀治洪水是得到了四岳的推薦,堯帝曾提出異議,最后還是批準了鯀去治水。第一種說法與《山海經》的記載比較接近,顯然是較為原始的說法,第二種說法很明顯已經帶有后世國家制度的痕跡,應該是較為后起的說法。而云丘山傳說卻與第二種說法相近,幾可視為同源,唯對鯀的形象塑造與神話記載大相徑庭。在云丘山,傳說中的鯀其實是個英雄,他治水的失敗并非緣于“墮高堙庳”的方法,即用了“堵”而未用“疏”,真實原因是遭受了宵小之輩的暗算,而他最終的慘烈結局則是一場地道的謀殺……在山海經的神譜中,鯀是黃帝的孫子之一,也是一位部落首領,他的部落聚居地在共(今山西芮城縣),而他的故里則是崇(今山西鄉寧縣)。鯀生性內向、木訥,不懂風情,不善辭令,亦不喜周游應酬,惟對泥瓦匠的技藝十分著迷,常領著族人以土為泥、圍堰筑墻,以防野獸侵襲,總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如此另類,難以討得權貴歡心也就在所難免。他從來沒有治理過水,可當洪水泛濫之時卻有人偏偏強烈推薦了他,盡管堯對他也缺乏信心,但實在沒有合適人選。這種啟用,也就有了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意味……興許,悲劇抑或陰謀,在那一刻便已然潛伏?他像一塊玻璃,又像一截木頭,但他卻是愿意獻身的,愿意為人排憂解難。他就那樣灰頭土臉地領命出征了,他矗立船頭順水而下,秋雨打濕了全身,黑色的葛衣緊貼肌膚,兩名忠誠的甲士站在他的身后。他本打算號召沿途各部落首領統一行動,堵也罷,疏也罷,只要能避開洪水就好。但,根本沒人聽從他:沒有哪個部落愿意將自己的聚居地讓出來充當水道,他們每一個人都遠比鯀要聰明得多。最終,無所作為。鯀只好又輾轉返回自己的部落,故技重施,帶領族人圍堰筑墻,將滔滔洪水拒之墻外藉此自保。可這樣一來,肆虐的黃河便無法從北向的支流泄洪,導致河水改道,泛濫成災。首先受難的,是處于黃河中下游的祝融氏族諸部落。于是,以昆吾、豕韋等為首的祝融氏族,一面聯名上告堯帝,一面聯手從濮陽西攻共地,最后流放了鯀。那天,同樣下著冷雨,鯀青白著臉,如同一株塵封的紙花插立船頭,身后仍跟著那兩名甲士,被一同押往流放地羽山(今山東郾城縣境內)。鯀當然知道那是祝融八姓的中心控制地帶,他再也無法重返自己的部落了。他沒有辯解,也不想辯解,他第一次發現自己不僅嘴拙,頭腦也不夠靈光。流放不久便再次遭到圍攻,兩名甲士先后死去,身處斷崖已退無可退。于是,鯀轉過身來,睜大透明純凈有如兩片玻璃或是兩汪深湖似的眼眸,靜靜地、深深地凝視著不斷逼近的死亡……鯀是站立著被殺死的,雖已死去卻仍像斷崖頂端那只威嚴的鷹,它把寬闊的翅膀別在身后,如同一位穿著墊肩大氅的將軍——不論生前死后,鷹始終俯瞰著它的王國,護佑著它的家園。它總是把卵產在空寂又險拔的崖頂,讓孩子從一降生,就處在英雄高遠而又孤絕的起點上。因為它堅信:雖然現在它是脆弱的,但它終將是最強大的,因為它是未來之王。

果然,鯀的兒子長大后完成了父親未竟的事業,成功治理了肆虐的洪水,他就是禹。

禹并沒有像李冰父子那樣開鑿、興建大型水利工程,他只是將原有的河道加寬加深、順自然地勢加以疏通。實際上,他耗費精力最多的是公關層面的瑣事:先以謙卑又不失聰慧的乖巧取得堯帝的信任,再用“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辯才贏得大臣集團的支持,最后施展分而治之、合縱連橫、剛柔相濟、軟硬兼施的手段,游說甚至逼迫沿河各部落就范,從而統一號令,實現了階段性集權。這是協調,也是權謀,是一種極為可貴的行政能力。毫無疑問,鯀的短板正在于此,禹發現并認真總結、汲取了父親的經驗教訓,制定了正確的戰略方針。很難說,之后中國第一個國家政權——夏王朝的建立,沒有受到權謀的啟迪……今天,在芮城黃河北岸還造有大禹的塑像。作為成功的英雄,他理應受到膜拜。但我卻對那個失敗的鯀難以釋懷。在我看來,鯀是悲情的,鯀的悲情不在于成敗,也不在于被謀殺,而在于他甘愿讓兒子踏著自己的肩膀步入輝煌,甘愿背負千古罵名,并永遠保持緘默。如此悲情,又豈是一句“父愛如山”便可詮釋!

沿著山脊,蜿蜒而上,一天門、二天門、三天門、蠟臺峰、直至玉皇頂,所遇景致多與玄武遺跡相關,撫今思昔,難抑感喟。相傳鯀死后三年尸身不腐,栩栩如生,致使祝融十分惱怒,欲以吳刀剖尸,鯀便化作一條黃龍飛離而去,馭風向西。他沒有降落在共,而是降落于崇。魂歸故里,他將肉身化作起伏雄渾的云丘疊巒,神靈飛升,皈依元始天尊封為玄武,以龜蛇相交之像鎮守北方。此后云丘,春樹蔥蘢,夏林蒼郁,秋葉染丹,冬松傲雪,融合人文傳奇,成為黃河北地極為壯美的一大勝景。

有一種回眸,是對以往情感的回首,也是對從前記憶的一次梳理和自省,因而帶有幾分理性,幾分清澈,幾分懷戀,還有幾分無奈與訣別,便多少有了些傷感和凄婉。還有一種回眸完全不同——那是一種面對命運的凝視,除了曾經有過的掙扎、苦難、磨礪、頓悟,更多的是一種絕地奮起的激情、涅槃重生的毅然和對未來的堅信不疑與無比憧憬。只有這種回眸才更令人感動、懾人魂魄。

難怪,詩仙李白會把這種回眸升華為一幅雋永意象:

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文來源:太原日報20141126;本文作者:陳馳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01-0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行游山西系列總目錄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