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韓石山:太原五十年,從村姑到艷婦
 

 

 

 

 

 

  村姑乎,艷婦乎 ——我看太原五十年

  韓石山

  連上上大學,到后來的定居,與太原的關系,斷斷續續,差不多有五十年之久。

  我是一九六五年秋天,上了山西大學來到太原的。如今回想起來,初來太原,印象最深的是太原的吃食。

  真是老了,思想退化了,品位也退化了,寫篇談太原幾十年變遷的文章,要在過去,不說像楊子榮先生那樣,“抒豪情寄壯志面對群山”——群樓了,怎么也應當像杜子美老先生那樣,來上句“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俯在陽臺的塑鋼窗前,假意感慨一番,斷不會一下筆,就落在吃食上。

  我是晉南人,高中是在運城上的,飲食習慣與一河之隔的陜西相似,愛吃的是白面蒸饃,愛喝的是綠豆面湯(注意,不是綠豆米湯)。大學的學生灶上,有幾樣飯食,幾乎是我無法容忍的,一是早飯有時有咸菜,有時沒有,茴子白剁吧剁吧撒些鹽就是咸菜;再就是,窩窩頭面粉之粗糙,直可比包谷糝子;第三就是面條了,沒來太原,就知道太原的刀削面有名,可我們灶上的面條,不是刀削面也還罷了,畢竟那是費功夫的做法,該叫撥面吧,又粗又硬,偶爾遇上一根,咬在嘴里,就差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了。

  學生里,我要算是富裕的,很快就找到了解饞的門徑。辦法之一是,星期天去市里打牙祭去。先是閑轉,找有特色的飯店,比如海子邊一家削面店,開化市后面一家莜面店,橋頭街的羊肉包子店,都去過。吃的最多的,還是刀削炸醬面,一次兩碗,中午吃了可以管到第二天早上。后來摸索出一種更好的吃法,就是,要一碟過油肉(三毛),再來兩碗白皮面(一兩三分,一碗三兩),第一碗是肉攪到面里,第二碗是面倒進肉盤子里,一點油水也不落。有時吃得太飽,不坐電車了,十幾里路,晃晃悠悠就到了。

  吃飽喝足(面湯管夠),長街信步,那感覺真是好極了。五一廣場到大營盤,還有街道模樣,再往南,除了二營盤有兩三家工廠,塢城路有幾家商店外,一路上兩邊全是莊稼地。路上有汽車有馬車,夏天能聞到漚熱的牲口糞味,田里有莊稼有野草,秋天能嗅到苦澀的荒草氣息,冬天則是一片蕭瑟,如同魯迅筆下江南的曠野。這是當年的感覺,如今回想起來(當然是跟眼下的城市景觀相比),彼時的太原市,像是個衣著樸素,面容清秀,嬌羞可人的村姑。

  是比喻,也是真事。景色一眼就可以瞥盡,剩下的時間,就是看姑娘了。那時正年輕,走在街上,從來不會老老實實地走路,一雙三角眼,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一面還裝作悠閑的樣子,似乎在欣賞著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成就似的。應當說,那時的姑娘,若遇見個漂亮的,那是真的漂亮,粉白的臉兒,黑亮的眼兒,腳下沒有高跟鞋,卻像是安了彈簧似的,走起來,胸前一顫一顫的,你能想象那素靜的襯衣、夾衣或是棉衣里面,是怎樣一個歡蹦亂跳又歡天喜地的情景。

  千萬別以為,我是個假正經,或是一個土包子,只能欣賞村姑的神態與姿色,那時的城市沒有什么高樓大廈,也沒有什么紅墻綠瓦,就比作村姑且愿意與之親近,不,以女色而論,較之村姑,我更喜歡艷婦。

  經過近十幾二十年的超常規發展,如今的太原,直可說是一個艷婦了。

  不說別處了,就說汾河吧。過去的汾河,是一曲細流,你可以與之對唱,“汾河流水嘩啦啦”,也可以與之凝視,與之耳語,嘰嘰咕咕,不覺聒噪;過去的汾河灘,是草叢,是野地,是狐兔出沒的場所,你可以與孩子一起放風箏,也可以與情人一起捉迷藏。現在,短短的一截河面上,這個橋,那個橋,新建的,改建的,一個一個又一個,白天還可以裝模作樣,學學杜牧,來上句“長橋臥波,未云何龍”,到了晚上,那烈焰騰空,恍如白晝的氣勢,只會讓你心驚讓你膽怯。驟然間,就說這是上海的外灘,廣州的珠江岸邊,甚至香港的維多利亞海灣,也會啊一聲,將錯就錯認領了去。

  這是整體的感覺,最為動人的,還是那些行走在街道上,游弋在商場里的美婦們。這才是城市的光鮮的景觀,也可說是城市的永恒的精靈。一個城市的品位,以至榮寵,全系于此輩一身。

  太原是內陸城市,無海洋之利,亦無舟楫之便,與北京的距離,自從動車(現在已經是高鐵了)開通以來,驟然間縮短了許多,同樣的五百公里,過去是十個小時(快車),現在是三個小時,等于實際距離縮小了十分之七,五百公里成了一百五十公里。說是融入大北京經濟圈亦不為過。然而,我常提醒從事經濟工作的朋友,太原與北京之間,還有一個距離,向被忽視,那就是縱向的距離,或者說是立體的距離。北京海拔五十米,太原海拔八百米,這中間的七百五十米,是再快的高鐵也難以瞬間抵達的。

  然而,因了交通的大為改觀,太原這個剛剛裝扮起來的村姑,臉上的雪花膏還沒有抹勻,就一頭撲進洶涌的商業大潮里了。烏金變黃金,村姑成艷婦,自以為香艷無比,自以為光彩奪人,什么京上廣,什么高富帥,先人們“馬頭指處即長城”,今日娘兒們要來他個“足尖指處即舞廳”。千萬別說我這是仇富,貧窮從來不關乎道德,奢華也難說是什么罪惡。各有涇渭,也各有職司。

  不說富婦們的事了,且看尋常婦道人家,一入冬,滿街的裘皮大衣,長筒皮靴,夏天還沒來,又是滿街的短裙薄紗,墨鏡洋傘。其動作之迅捷凌厲,步調之整齊劃一,極不恭敬地,就讓我想起東鄰那個剛剛進行了核試驗的社字頭的小國,女兵們在金氏廣場上甩開雙臂,踢出皮靴,挺胸邁進的方隊。

  感慨,嘆息,無濟于事;剖析,反思,或許能有所補益。仰望巍巍的高樓,俯察飄飄的裙裾,我這酸腐的文士,忍不住作想,什么時候,這個時尚的艷婦,有著村姑般清純的,帶幾分羞怯的神色,這迅疾變幻著的美人,有著永不變幻的心態,那么,我們這個城市就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文明了吧?

  明知尚須時日,我有足夠的耐心等待,再等待。

  因為,這是我的城市,是我必將終老是鄉的地方。

  2013年2月18日于潺湲室

 

文來源:;本文作者:韓石山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5-01-12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