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王昭君葬在朔州市青鐘村的幾個證據

 

 

 

 

 

  2013年8月5日,記者在朔州市朔城區南榆林鄉青鐘村采訪時得知,離村約1公里遠有個王昭君墓。墓地面積約5畝左右,長方形,東西走向。據目測,封土堆有3米左右高度。墓地滿是青草野花,沒有墓碑,被盜的痕跡約有五六處。在一處盜坑里,發現幾塊瓷片。墓地四周是老百姓的玉米地,但都與墓地隔離。鄉長告訴記者,村民在墓地撿回不少磚瓦瓷片和骨頭片,已經交到村委會。

  眾所周知,昭君墓在全國有十幾處,比較出名的有呼和浩特市東郊的“八拜昭君墓”、土默特左旗的“朱堡昭君墓”、鄂爾多斯市的“達拉特旗昭君墓”等,其中猶以呼和浩特市南郊昭君墓最為有名。

  這座沉睡于雁門關北側紫荊山之下的封土堆究竟是不是王昭君墓?王昭君是不是真的葬在青鐘村?帶著疑問,記者在青鐘村采訪了幾位年長的村民,考證了剛發現的藏山大王廟石碑,并翻閱了大量史料。種種跡象表明,王昭君葬在青鐘村的可能性極大。

  青鐘村村名由來及幾次變更

  青鐘村村民蔚國義老人生于1939年,從小喜愛讀書,對王昭君墓頗有研究。他說,昭君出塞時,由于長安(即今西安)北部有30多個小國家,通關手續繁瑣,便決定從長安過風陵渡(位于今芮城縣境內),走太原,經雁門關,出殺虎口北上。大隊人馬出了雁門關后,來到一個叫舊堡的村莊。看到舊堡村依山傍水,風光秀美,昭君一行人在此村歇息了5天。臨行時,昭君說這一帶青草長勢很好,就改名叫青莊吧,并說雁飛不過衡山,我身后也不過雁門關,這個村是塊風水寶地,將來有可能的話就把這兒做我的墳地吧。從此,舊堡村就成了青莊村。

  有史料記載,昭君臨死前對單于說,希望死后能埋回大漢國老家湖北秭歸,若不讓回國,就埋在離雁門關不遠的地方,最好就埋在青莊村。由于飛書漢王請求尸骨還鄉的奏表遲遲不見回音,單于只得將昭君埋在了雁門關腳下的青莊村,并將該村改名為青塚。后來幾經王朝更迭,青塚村又幾番易名,解放前為清鐘,解放后改成了現在的青鐘。

  蔚國義說,托昭君保佑,青鐘村從來就沒遭過災。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自然災害期間,青鐘村的野生水稗子都顆粒飽滿,沒讓村里人受餓。64歲的村民田旺告訴記者,家里打小就不讓到昭君的墓地去割草、玩耍,說是不能作害那個地方,會遭報應的。

  昭君葬在該村的幾個證據

  證據一:村名由來。

  由于記者手頭史料不多,無法驗證蔚國義所說的青鐘村原來叫舊堡村,但翻閱明萬歷年間、清康熙年間、民國年間編印的《馬邑縣志》中,村堡一項中都有“青塚村”。

  就在記者調查時,恰逢鄉政府決定在已破敗不堪的藏山大王廟舊址上修建一所小學校。清理工地時發掘出幾塊石碑,其中一塊為清道光27年的 “藏山大王廟碑記”。碑記上不僅詳細描述了藏山大王廟的歷史沿革,還記錄了青鐘與青塚村的名稱變化。

  自古以來,“青塚”只有一個意思,那就是王昭君墓。李白、歐陽修、王安石、高適等都對王昭君墓進行過詠嘆,但從其詩句中無法獲得“青塚”的位置。元好問《雁門關外》里提到的“青塚”似乎應是指朔州青鐘村的王昭君墓。其中有“云暗白楊連馬邑,天圍青塚渺龍沙。憑高吊古情無盡,空對西風數去鴉。”詩里提到的“馬邑”,即現在的朔城區;“天圍青塚”指的是沒有圍墻的王昭君墓,正與青鐘村的昭君墓地情形相符。

  證據二:昭君遺言。

  敦煌出土的唐代《王昭君變文》里記錄了昭君臨死前留給單于的遺言:“妾死若留故地葬,臨時奏報漢王知。”三更時昭君“大命方盡”,單于當即派人奏報大漢王朝,而飛書漢王的奏表卻遲遲不見回音,單于無奈,只好把昭君葬到漢匈邊境。那么,葬在哪里呢?“一百里鋪氍毹毛毯,踏上而行;五百里鋪金銀胡瓶,下腳無處。”也就是說,安葬昭君時是從單于牙帳(即今呼和浩特市)出發,共走了600里路,才到了安葬的地方。這600里的距離,與內蒙古境內的所有昭君墓都不相符。經考證,從呼和浩特市單于牙帳出發經右玉殺虎口到青鐘村,其距離正好是600里。

  同時,《變文》還詳細描述了昭君棺槨下葬時的場景。“牛羊堆堆生埋壙,仕女芬芬(紛紛)聳入坑,地上筑境(墳)猶未了,泉下惟聞叫哭聲。”“黃金白玉蓮(連)車載,寶物明珠盡庫傾。”“墳高數尺號青塚,還道軍人為立名。”也就是說,單于安葬昭君,采用了早已絕跡的活人、活牛、活羊殉葬制,而且陪葬了無數的金銀珍寶。據了解,考古人員在對“八拜昭君墓”和“朱堡昭君墓”考證時發現,這僅僅是兩座漢代烽燧遺址。“達拉特旗昭君墓”也不是人工修筑的古代墓葬,而是一座天然的石山。

  證據三:史料記載。

  記者翻閱幾本《馬邑縣志》,有這樣的記載:青塚,在縣西南三十里,闊四五畝,高三丈余,俗傳漢王昭君墓。黃水河,在縣二十里。

  唐代《明妃傳》和《王昭君變文》都記錄了昭君墓的地理位置:“只今葬在黃河北,西南望見受降城。”內蒙古境內的幾座昭君墓經考證發現都不是真正的墓葬。呼和浩特市南郊的昭君墓盡管也在“黃河北”,但與距離最近的托克縣城北東沙崗,這座建于唐代的東受降城相距也有100多里。然而,青鐘村王昭君墓卻存在與此相符的證明。這里正南方約100米處有一道河,叫黃水河,現只存古河道,《馬邑縣志》有明確記載。至于古人是不是誤把“黃水河”記為“黃河”,不得而知。同時,青鐘村昭君墓地西南方向約10里處,正好有一座古城神武郡,晴天時抬眼便可望見。《遼史》有“神武本隋縣,因北齊僑置之神武郡,改設縣,有桑干水,則地又是馬邑神武軍,今州南之神武村,去桑干水遠。”更為巧合的是,唐朝時的受降城在朔州也有一座。《中國古今地名大辭典》有“唐受降城有三,中城在朔州,西城在靈州,東城在勝州。”朔州的受降城是不是神武郡,資料沒有記載,但從“神武”二字來看,作為接受敵人投降的城池可能性極大。

  《變文》記載,若干年后,漢孝哀帝差使者楊少徵和番,返回途中走到番漢邊境,看到了孤零零的昭君墓,宣讀了皇帝的祭文。按常理,楊少徵出使匈奴,來回應該走的是王昭君和番時的線路。也就是說,“番漢界頭”也應該是雁門關附近,“明妃之塚”當指青鐘村昭君墓。

  證據四:墓地拾遺。

  采訪期間,耳聞在朔城區古玩愛好者及文物販子手里,有不少漢代的出土文物。至于這些東西從何而來,不得而知。據青鐘村民講,墓地的那些盜坑是改革開放以后才出現的,以前從來就沒有過。記者將從青鐘村昭君墓地撿來的零星瓷片帶回周末太原南工人文化宮古玩市場,請業內人士鑒定。幾個行家一致認為,都是漢代的東西。

  記者私下里想,如果文物部門派專家來此墓地挖掘考證,說不定會有新的考古發現。或許,這對王昭君而言,對各民族而言,都是一種安慰。

 

文來源:山西日報;本文作者:鄭鳳岐、齊宏亮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11-0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