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晉卿家族狐氏傳說

 

 

 

 

 

  泄密情護主出亡  禮樂崩彰顯仁親

    春秋時期,晉獻公當太子時,曾娶賈國國君的女兒為妻,沒有生育。后又從父親那里烝了齊國國君的女兒齊姜為妻,生下一子一女,兒子就是太子申生,女兒是后來的秦穆夫人。在他即位后,又娶了狐突的兩個女兒為妃,大戎女狐姬生下公子重耳,小戎女生下公子夷吾。即位第五年伐驪戎時,驪戎主又把驪姬姊妹倆獻給了他,驪姬生下奚齊,妹妹生了卓子。在史書里,獻公一共有九子,其他四子都名不見傳。

    驪姬是作為戰利品而投入獻公懷抱的,身份當然低下,可是她年輕貌美,深得獻公寵愛。據史書載:齊姜死后,夫人位置一直空缺著,這便成為驪姬改變地位而追逐的目標。由于她“貌比息媯,妖同妲妃,智計千條,詭詐百出”,很快就如愿以償。生下奚齊后,又萌發了想讓自己兒子當太子的欲望。她為此而精心設計了四步計劃。

    第一步計劃是讓申生、重耳、夷吾離開都城。這一步相當棘手,主要是申生已被立為太子,且深孚眾望。朝中的主要政治勢力都團聚在他的周圍。重耳、夷吾也很有才干,自然而然地成為申生的左、右兩翼。為了達到目的,她首先和優人私通,靠這個面首買通了獻公的兩個寵臣“二五”,即梁五和東關五,建立了自己的政治小集團。后來,獻公果真將申生安排到宗廟所在地曲沃(今山西聞喜縣),將重耳安排到浦城(今山西隰縣西北),將夷吾安排到屈城(今山西石樓縣)。從而造成了獻公對申生、重耳、夷吾心理上和感情上的距離。

    第二步計劃是經常唆使“二五”在獻公面前訴說申生的壞話。奚齊十歲那年,“二五”中傷申生有兵變的圖謀。驪姬唆使獻公讓申生伐東山皋落氏,獻公聽其言,遂令申生出征。在當時,太子是向不外遣的,這樣做,一則是檢驗了獻公確實有了廢太子的決心,二是在國人面前表明太子已不再受寵了的輿論。這一舉動,朝中大臣們都很明白。老臣狐突嘆曰:“危哉呼,公子也!”遂寫信告訴申生,勸其千萬不可出兵,可暫時出逃他國,以圖后報。申生得書后,深感狐突對他的關愛之情,但他知道,這是獻公測試他的心思,如若不征,違背君命亦是死,不如出兵征戰,戰死還可留個名聲在世上。于是率本部兵馬與皋落氏大戰于稷桑,皋落大敗。申生雖獲全勝,不但無功可表,反而謠言四起。狐突料定晉國不久將發生內亂,乃托言有病,杜門不出。

    第三步計劃是欲置太子于死地而后快。驪姬看到時機已經成熟,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加快了陷害太子的計劃,在獻公面前訴說太子對她無禮。后來又乘獻公外出狩獵之際,假傳圣旨,派人對申生說:“君夢齊姜,必速祭之。”在那個社會里,凡是夢見了死去的親人,就要祭祀。申生奉命至曲沃宗廟里祭祀了自己的生母。按照當時的習俗,要把祭祀的酒肉分一部分給自己的父親,稱之為“歸胙”。酒肉送到降都,六日之后,獻公才回來。此時驪姬已經做了手腳,在酒肉里下了毒藥。獻公用酒祭地,就地煙起,把肉喂狗,狗死去了,又讓小臣吃,小臣也死了。這時驪姬又假惺惺地流下了眼淚,乘機訴說了申生的不少壞話,獻公終于動了殺心:“我將誅此賊子。”

    狐突雖然杜門不出,卻時刻使人打聽朝事。聞“二五”戎車出城,心知必往曲沃,急使人密報太子申生。并力勸申生趕快逃生。申生復信告知狐突:“申生是有罪之人,決定以死殉國。現在父君已老,奚齊尚小;國家多災多難啊,誠望伯氏您努力輔佐國家。申生雖死,但受伯氏的恩賜卻不能報答。”于是北向朝拜,自縊身亡。

    驪姬的第四步計劃是趕盡殺絕。申生死后,驪姬遂將茅頭對準了重耳和夷吾。半夜在獻公面前哭訴:“妾聞重耳、夷吾,實同申生之謀,申生之死,二公子歸罪于妾,欲襲晉而殺妾,以圖大事,君不可不察。”獻公信其言,乃遣寺人勃鞮率師往浦城追殺公子重耳,派賈華率兵前往屈城追殺夷吾。狐突聞訊,急召次子狐偃告之曰:“重耳駢脅重瞳,壯貌偉異,又素賢明,他日必能成事。且太子已死,次當及之,速往浦助之出奔,與汝兄毛(當時隨重耳在浦城)同心輔佐,以圖后舉。”狐偃遵命,連夜奔浦城來投重耳。重耳大驚,急與狐毛、狐偃商議出奔之事。這時勃鞮人馬已到。攻入浦城,圍重耳住宅。重耳與狐毛、狐偃急奔后花園,勃鞮挺劍趕到,一把將重耳的衣袖抓住,狐偃急中生智,揮劍砍斷袖口,重耳方得脫身,勃鞮知狐毛、狐偃不好惹,只好拿著重耳被砍斷的袖口回去復命。隨后不久,重耳的親信,隨從人等亦陸續趕到,同重耳一起出奔狄國。

    重耳出亡時,年方四十三歲。而狐毛、狐偃俱是花甲之人了,他們為了江山社稷,舍棄國內的優越生活條件,開始了與重耳十九年艱難險阻的流亡生活。其忠誠報國之心可昭日月。

    狐突“杜門不出”,采用的是韜晦之計。他時刻關注著政局的變化。當獲悉太子即將遇害時,冒著生命危險通風報信。更有甚者還極力勸太子不可遵父君之命,去伐東山皋落氏,可暫時出逃,以圖后報。當獲知重耳也面臨被害的危險時,急命其子狐偃、狐毛偕同重耳一起出亡,這更是違抗君命的表現,這也是要殺頭的。在那個“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年代里,狐突的舉動顯然與君命相悖。可見他為了國家為了人民所表現出的大智、大勇和大無畏精神。如果不是狐突父子采取的這種行動,重耳早已成為刀下之鬼,那么中國的歷史就要改寫了。在這個意義上講,狐氏父子乃是推動了歷史進程的偉人。

    春秋時期,是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的轉型時期,因而處于激烈的大動蕩時代。不僅政治動蕩,秩序動蕩,就連那倫理道德也一起動蕩起來。

    為了自己的利益,諸侯敢于征伐天子,家臣可以背殺諸侯,父兄也可以自相殘殺。政變事件層出不窮,不義戰火到處燃燒,宮庭內的血一直汩汩地流淌,流得無盡頭,流得心膽寒。

    晉獻公在歷史上是一位有作為的君主,可是到了晚年,聽信寵妃驪姬的讒言,竟然殺死了自己已被立為太子的兒子申生,繼而又派人追殺自己的二兒子重耳和三兒子夷吾,逼得重耳在外流亡了十九年。

    重耳是春秋時期著名的霸主,也是歷史上的一代偉人。在他流亡期間,可以說是一路乞討,一路娶妻。逃到狄國,一呆就是十二年,期間,國君賞給他兩位美女,姐姐季隗和妹妹叔隗,重耳娶季隗為妻,將叔隗賞給隨從趙衰為妻。后來,季隗為重耳生下兩個兒子,名曰:伯倏、叔劉。叔隗為趙衰生下一個兒子,名曰趙盾。再后來又流亡到了齊國,齊恒公對他敬重如賓,還將女兒齊姜許配給他為妻,住了約五年之久,齊恒公死,其子五弟兄因為爭奪君位而互相殘殺,最后重耳又流亡到了秦國。秦穆公本是重耳的姐夫,待他的禮遇自不必說。《左傳》講:“秦伯納女五人,懷贏在焉。”說得是秦穆公將五個女子一齊許配給重耳為妻,其中四位是其宗女,一位是其女兒,就是懷贏。懷贏原是晉惠公夷吾之子圉的妻子,即在他居住秦國當人質期間,秦穆公將其女兒許配與他,后子圉逃回了晉國,將懷贏只身拋棄在秦國。按理講,子圉娶得是表妹。而將她許配給重耳,輩份就不同了,重耳是子圉的伯父,懷贏便是重耳的侄兒媳婦了。重耳本不想娶懷贏,狐偃勸他說:“將奪其國,何有于妻?”意思是說,子圉的君位都要奪過來,娶他的妻子有什么不可以呢?于是重耳鄭重其事地將五個女子按正規的婚禮程序娶了過來。秦穆公既是重耳的姐夫,又是重耳的岳父。可見當時的婚姻關系已是變了味的人際關系。此外,《左傳》還講到:晉獻公娶的第二夫人齊姜本是他父親的小老婆,也是獻公的后母,但是獻公在其父死后竟然將后母“烝”為自己的夫人;重耳即位后,把出逃前前妻生得女兒嫁給趙衰為妻,后為趙衰生下趙同、趙括、趙嬰齊三個兒子。重耳與趙衰的關系既是翁婿關系也是連襟關系。

    這種違背倫理關系的婚姻,在那個無人情味的年代里幾乎司空見慣,就連有作為的偉人也毫不另外。但是狐氏三代人在婚姻的問題上,史跡并無點墨記載。“禮崩樂壞”的時代潮流似乎對他們并無影響。足見他們的道德人品是極其崇高的。

    公元前651年,晉獻公死后,大夫荀息擁立奚齊繼承了君位。大夫里克、丕鄭父等人連續發動了兩次宮庭政變,將先后擁立的幼主奚齊和卓子殺死,并將荀息、“二五”、施人等趕盡殺絕,驪姬也投河自殺。

    里克聚朝中百官議曰:“今庶孽已除,公子中唯重耳最長且賢,當立。”丕鄭父曰:“此事非狐老大夫不可。”于是里克請人以車迎接狐突。狐突辭曰:“老夫二子從亡,若與迎,是同殺也,突老矣,惟諸大夫之命是聽。”意思是說,我的兩個兒子隨重耳流亡在外,若是迎立重耳為君,天下人會認為重耳、狐毛、狐偃等人是殺死幼君的同謀。以殺戳而謀位是違背仁德的,還是請諸大夫另立其他公子吧。

    后來里克又派人直接到秦國迎立重耳,狐偃亦以“乘喪因亂,皆非賢名”的道理勸說重耳勿行。他對重耳說:仁德與信義是治國之本,是做人的最高總則,現在你父的喪事還未辦理完畢,如果乘機繼位,是不仁不義的表現,就會失信于天下百姓,不仁不義之人,怎么能坐穩江山呢?于是重耳以不敢乘亂而貪國的名義,拒絕了使者的好意。

    后來,里克等人無奈只好迎立公子夷吾回國繼承了君位,是為惠公。不久,夷吾借口殺死了里克等政變大臣。他極擔心重耳的威望,派刺客前往狄國行刺重耳。不難看出,夷吾重耳本是共患難的親兄弟,由于政治角色的變化,親同手足的兄弟關系也隨之發生了變化。夷吾死后,子圉繼承了君位,是為懷公。他依然懼怕伯父重耳的勢力,為招回重耳的隨從,竟殘忍地殺死了自己的曾外祖父狐突。這一系列的殘殺事件,僅僅是春秋時期的一個縮影。難怪后人將春秋比作為“多事之秋”“無義之秋”呢。

    二百年以后的孔夫子,針對春秋時期的這一歷史現狀,曾大聲疾呼要“克已復禮”。“克已”,就是要以仁義之心去寬容別人,從而恢復西周極盛時期的禮制。而當時狐突、狐偃雖處“禮崩樂壞”的動蕩時代,卻能伸張“仁、德、義、信”之舉,去治理國家,去教育百姓,去踐行自己,實在是難能可貴。從這個意義上講,狐氏父子乃是儒家思想的先驅。

 

文來源:太原日報20130811;本文作者:郝天昌整理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10-10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