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應縣木塔修繕:24年的等待

 

 

 

 

 

   8月上旬,一則消息在各媒體文化版刊出:今年9月,山西省文物局將把應縣木塔的修繕方案上報國家文物局審批。這是目前為止應縣木塔的最新修繕方案,也是自1989年以來終于能夠進展到上報國家文物局這一高度的修繕方案。此前24年中,對這座絕世珍塔的修復意見,始終在5種方案間爭論徘徊。

    有專家稱,如果這個方案被批準,應縣木塔將開始終于進入修繕的具體操作階段。

    媒體的扎堆報道傳達著外界的關注。而在山西人心中,對這座珍塔的惦念,其實從來沒有停止,也不曾淡化。

A

歷經千載,震撼當世

    盡管應縣木塔的珍貴已被無數次闡述過,但一提到它,仍不能不先回顧它的珍貴。

    這座靜靜佇立于應縣縣城西北一角的巍峨木塔,以無可超越的建筑水準,歷經千載而震撼當世。

    它比意大利比薩斜塔年長118歲,比法國埃菲爾鐵塔早生833年。312根千年不朽的木柱托起67.13米高、7430噸重的塔身,無一釘一鐵的木件榫卯架構成奇絕的斗拱飛檐。六次大地震不倒、數十回雷擊不動、二百余流彈不毀、千番洪水朔風不摧。世界三大奇塔之首。中國最古老最高大最完整的純木結構……

    如此珍貴的建筑瑰寶,隱在晉北一隅默默千年。它進入世界視野,是1933年之后的事。這一年,在美國獲得建筑學碩士學位歸國并在東北大學創辦了建筑系的梁思成,開始了遍布大半個中國的古建考察。山西是他的考察計劃目的地之一,但此前他并不知道應縣木塔。

    某日他看到一位日本學者關于中國的考古報告,提到大同南50英里的應縣有一座11世紀建成的木塔,這讓他興奮不已,寢食不安。當時的中國,建筑方面的歷史資料基本是一片空白,而當時從北京到應縣交通很不便利,梁思成在焦急中異想天開,給“山西應縣最高等照相館”寫了封信,希望照相館主人幫助他拍一張應縣木塔的照片,并把要這張照片的意圖交代了一番,鄭重聲明會如數支付全部費用。不久,他果然得到了一張來自應縣某照相館寄來的木塔照片。

    1933917日,在考察了大同古建后,梁思成和夫人林徽因及兩位同事來到了應縣。見到木塔時已是當夜8點鐘。“這是在鹽堿地上一個貧窮的城鎮,城圈里只有幾百家土房子和幾十棵樹。但它自夸擁有中國至今僅存的木塔……這塔就像一個黑色的巨人,俯視著城市……這塔真是獨一無二的偉大作品。不見此塔,不知木構的可能性到了什么程度。我佩服極了,佩服建造這塔的時代,和那時代里不知名的大建筑師,不知名的匠人。”梁思成后來這樣寫道。

    梁思成一行在應縣住了 天,把木塔從里到外、從上到下,做了極為精細的考察。測量了50多種不同的斗拱,畫出了木塔的斷面圖,繪制了樓梯、欄桿、隔扇的圖樣,用儀器測量了各檐的高度和塔剎。他們從頂層南天門爬到塔外,攀上塔頂,四面空曠如懸,鈴鐺大響。塔尖有10米高,聯系塔尖的是8根已不知有幾百年之久的鐵索。

    突然一個驚雷在頭頂炸響,震得梁思成險些摔下。許多古建因雷擊而焚毀,應縣木塔卻安然無恙。因為塔頂立一鐵剎,中間有鐵軸一根,插入梁架內,這正是一枚避雷針,而四周八條鐵鏈,正是引雷的引下線。

    10年之后,梁思成寫成中國第一部建筑史。這部著作中收有應縣木塔的斷面圖、立面圖及準確高度。又20年之后,曾師從梁思成的建筑學家陳明達再赴應縣,全面考察木塔,撰成建筑學專著《應縣木塔》,這是目前有關應縣木塔的第一部、也最完整的學術專著。

四套修繕方案均遭否定

    一座經過千年風雨的古塔,不可能沒有傷痕。

    有資料顯示,目前塔內存在柱身及柱頭開裂、柱腳劈裂等300余處殘損。山西一位年已八旬的古建專家曾痛呼:“你們該去看看木塔傷成什么樣了!”從1989年起,木塔的安危開始進入高層關注視野,國家文物局批準成立了“山西省應縣木塔維修工程領導組”,開始籌備木塔大修工程。先后有7位院士(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30余位專家學者共同關注它的安危與修繕。國內許多知名機構都參與了修繕研究。應縣木塔維修的意向性方案主要出現了4種。

    “落架大修”:中國傳統的木建筑本像積木一樣,是由木構部件一個一個搭起來的,應縣木塔由柱和梁用榫卯疊加在一起,是可以組裝、拆卸的結構,可以拆下來修。

    “大支撐”:建造一個新的結構去支撐木塔,相當于給木塔做一個架子,用架子來幫助年代久遠、支撐能力薄弱的木塔,使它不再受力。

    “抬升”:將木塔保存尚為完好的三層到五層吊起來,將損壞最嚴重的第二層進行“落架”維修,待第二層修好之后,再將三到五層放下來。

    “現狀加固”:在不改變木塔整體結構的前提下,糾正木塔殘損最嚴重的部位。

    此前,應縣方面也曾多次聘請多位專家進行研究論證,不少專家傾向于采用“抬升”方案,原山西省古建筑研究所所長柴澤俊就是其中一位。他認為,這種方法穩妥、透明,能讓全世界看到我們是怎樣修復這個復雜的木結構樓閣的。

    而國家文物局再次邀請專家對應縣木塔進行的專項討論結果,則是反復慎重論證之后對上述4種方案的否定。“它們無法完全保證盡最大可能保留木塔的完整性和原真性。”同時,也有專家認為,木塔目前的主要結構如梁、柱及它們之間的連接方式,狀態都還良好,沒有外界說的有很大的風險。

    最終的決定是“繼續觀察,暫時不修”。

    這時已是2006年。

“現狀修繕”方案仍遭質疑

    2011年,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開始了對應縣木塔的監測與測繪。在研究院方面看來,木塔整體和局部都發生了傾斜、扭轉和變形,以二層明層局部傾斜程度尤甚,并且在繼續發展。由于木塔周邊常年主導風向是西南風,因此木塔主要是塔身的一二層明顯向東北方向傾斜。據此,他們提出了“現狀修繕”方案,認為這樣能夠最大程度地保護歷史。應縣木塔扭曲已是既定事實,把它重新裝一次,就成了新的形態、新的樣子。斜也是一種形態,代表一種歷史文化,這種扭曲的狀態也應該被看成是應縣木塔歷史狀態的一部分。

    將在今年9月份呈報國家文物局審批的方案,正是這個“現狀修繕”方案,即在保持木塔現狀的情況下對其進行加固。

    但這個方案也被持另外觀點的專家質疑,他們認為,現狀修繕難以保證扭曲的木塔不再加劇扭曲,所謂保存原狀,其實是保存殘狀。木塔不是拿某根鋼絲能固定住的,現在要把傾斜度往回扭一扭,木質結構是扭不動的,否則就會有損壞。

    此外,應縣木塔文物管理所也有專家持不同意見。與木塔朝夕相處的他們認為,木塔扭曲變形主要是“骨病”嚴重,一層構件殘損嚴重,二層面臨坍塌的危險。

    在一輪又一輪的爭論中,時光不止步,木塔負重依然。201211月,應縣木塔終于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錄。修繕方案的遲遲不能拍板,或許也有對能否成功“申遺”的顧慮。因為在申遺認定標準中,“原真性”非常重要,殘損建筑申遺必須出示修繕方案。如果因修繕而致缺陷,或將導致申遺遇阻。但這只是其次。正因為木塔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文化遺產,所以維修起來才要慎之又慎。古建筑修繕工程涉及非常專業的技術,若非院士級別的專家,尋常專家都難以對此深入評價。

    誰能負起這個責呢?在應縣吧里,當地人帶著無奈和心疼這樣調侃:“咱的寶貝,其實是個燙手山芋,誰愿接、誰敢接、誰能接呀?!” 

B

木塔建造年代成謎

    如果我們能回溯到塔的建造年代,是不是就可以找到相關的營建資料,從而幫助我們今天的修復呢?

    很遺憾,我們找不到。實際上,就連塔的建造年代,我們都搞不清楚。應縣木塔的建造年代一直是個謎,對它的建造原因,最少有4種說法。

    一、建于五代(10世紀):五代后晉天福年間(公元936年-943年)建,遼清寧二年重修。

    這個說法,見于清朝年間出版的幾本官方地方志書,即康熙《古今圖書集成》,雍正《山西通志》,乾隆《應州續志》等。書中所引“舊志載晉天福間建”的舊志早已失傳,無從查考。

    二、建于遼代(11世紀):遼清寧二年(公元1056年)建,金明昌四年重修。

    這也是被引用最多的觀點,包括應縣政府申遺和宣傳文件在內的許多資料都注明,這座塔建于遼清寧二年即公元1056年,其出處是明萬歷年間田蕙撰《應州志》,及臺基墻上一方明代弘治三年(比田蕙更早百余年)的知州薛敬之石刻銘文,還有塔上高懸的金朝“釋迦塔”匾額題字。

    五代與遼代,前后相距120年。梁思成當年發現木塔保留有許多唐代建筑技術,這正是遼代建筑風格的特色之一。遼代說因此最被認同。

    三、建于北魏。

    公元425年,在北魏道士寇謙之建議下,尊崇道教的太武帝拓跋燾在北魏首都 (今大同市)東南建崇虛寺。442年,崇虛寺又建起五層道壇,全部用木頭做成,也就是一座五層木塔。自此,每一位皇帝登基,必須到崇虛寺道壇上接受天書。到公元493年孝文帝時,下詔在清靜處再建一座道壇,地點就在今天應縣木塔所在處。這座新建木塔的設計和建筑完全遵循道家思想。塔身八面就是八卦圖,塔的底座也筑成八角形,塔基正南面嵌砌了一塊石雕八卦圖,月臺上還有一塊天然太極黑石,也就是今天人們看到的“云漢石”。明五層暗五層的塔身也隱含了道教陰陽合十的教義。除塔基外,從第一層起直至九層,每一層的木結構都連接成一個卦的樣式,即乾、坎、艮、震、巽、離、坤、兌,頂層又把這八個符號集中在一起,形成八卦歸一。

    這一記載見于《魏書》《山西通志》《水經注》。據此推斷,可能孝文帝遷都洛陽后,崇虛寺與道壇日漸衰微,后來漸漸演變成為釋迦陣地,也就是今天的佛宮寺和釋迦塔。

    四、建于唐。

    李靖任隋朝官員時,被外放到馬邑郡(今朔州),又被李淵收降。唐貞觀三年,李靖在應縣平叛有功,深得百姓愛戴,尊李靖為天王,將軍營所在的村莊叫作天王村,建天王祠,后來有個巧木匠,精心設計制作了沒用一粒鐵釘和半點鰾膠的木塔供奉李靖。后來他帶人們伐附近黃花山原始森林的古松,建了一座和小木塔一模一樣的大木塔。這就是為什么李天王手中托著一座塔。

    應縣城就是李國昌和李克用父子在天王村的基礎上建成的,李靖的故事在應縣一帶代代相傳。

    這只是一個傳說。

何人建造說法眾多

    那么又是誰建了這座塔呢?

    明朝萬歷年間田蕙撰《應州志》說,當時木塔已無碑記可考,他只找到一片石碑,上面刻有“遼清寧二年田和尚奉敕募建”幾個字。而這片石碑,今人并不曾見過。

    田和尚是誰?或是一代高僧,更可能是一位高官,因遼代崇佛風盛,許多契丹人的名字都與佛教有關,例如遼道宗宣懿皇后,名字就是蕭觀音,另一位皇帝遼圣宗的小字是文殊奴,一些王公大臣也有耶律和尚、蕭和尚、李和尚、張和尚等名字。

    既是“奉敕募建”,奉誰的敕呢?

    許是遼興宗仁懿皇后蕭撻里(1035年-1076年),即《楊家將》中的蕭太后。這位太后是應州人,出身契丹貴族家庭,兩位姐妹皆為后,父兄三人都封王,一家三后三王,顯赫無比。她入主后宮的40余年正是遼王朝最穩定的時期。清寧二年,是1056年。

    應縣木塔下層門楣前后,繪有三女三男,正是蕭家“三后三王”的畫像,因此,應縣木塔應為遼代蕭太后一家在故鄉興建的“祖廟”。不但取材方便(當地黃花山林木茂密),更因處于戰略要地,在此建高塔或同時具備瞭望塔之功用。

    但無論是誰令建、誰募建,究竟是什么人具體承建,我們沒有半點草蛇灰線。“滄州獅子應州塔,正定菩薩趙州橋”。趙州橋是李春造的,故宮是蒯祥造的,但我們不知道應州塔是誰造的。“他們默默無聞,在中國也未獲得應有的承認”(梁思成語)。

    因了這默默無聞,我們后人無從得到那精妙無比的思想與手法的真傳,只有苦苦的猜測揣探與惴惴的不安。

    有時我們會慚愧地望一望東鄰。距今1200多年的日本奈良東大寺大佛殿,是世界現存最大的木結構建筑。“日本人修東大寺時,就是找到好木頭,逐步把下邊壓壞的木構件替換掉,完成修復的”(阮儀三語)。

C

歷史上的修繕留下遺憾

    實際上,多少年來,對木塔的修與補從未停止過。

    有確切史料記載的應縣木塔的修繕,我們能找到以下幾條:

    金明昌六年(1195年),進行了增修,重點是修理木塔不完善處。

    元延佑七年(1320年)進行了大修,重點是將磚臺基換成了石臺基,木塔內加了木斜撐,外加了立柱,以增加木塔結構的穩固性和抵御各種自然災害的能力,延長其壽命。

    明正德三年(1508年),離第二次大修已有近190年。此前木塔經歷了元順帝時的七日大地震,木塔周圍的房屋全部倒塌,而木塔沒有被震倒,但肯定有所損壞,所以這次維修規模較大,不僅重砌了塔基,還翻修了一層的厚墻。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重修。清光緒十三年(1887年)重修二層平座。

    有文物工作者介紹,1934年民國政府也曾對木塔進行了一次“大維護”,拆除了各層間的泥夾墻和斜戧,換成了現在的門和窗,大大降低了各層的抗側移剛度和承載能力。這次維修影響到了木塔的整體結構,留下了不少遺憾。

    此外還有建筑領域之外的記載顯示,19747月,國家文物局古建專家來應縣對木塔實施搶險加固工程。時值“浩劫”期間,當地文物部門數年間進行了5次清理,從木塔中發現大批經卷文物珍寶,這或可印證“木塔初筑時是按藏經樓設計”這一傳說,但木塔修復效果如何,未見任何說明。

    據說1977年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來應縣時曾問大家:“你們知道應縣為什么叫應縣嗎?”佛經上說佛陀圣物“上應天道,下應群萌,實為應地”。“天道、群萌”意思就是天上神祗、地上眾生,佛陀遺骨靈牙示現之地,就是“應地”。應縣因此得名。

    應縣一帶信佛百姓眾多。每年春節,當地人都按照古老的習俗,登塔、繞塔,為來年祈福。許多中年人都記得,他們小時候,應縣木塔還能上到第六層。

    近年來為保護木塔,已限制游客登塔,登塔需要另外交費,也只能上到第二層。2003年后,也是為了保護木塔,許多大型的鐵鑄塔鈴已被卸下,早先那種勁風撲面時鈴鐸齊響的壯觀場面已然不再。

    人們始終在想方設法為木塔減負。200694日,在當地為木塔舉行950周年生日慶典的前一天,應縣佛宮寺釋迦塔重建儀式在附近的龍首山舉行。一位來自臺灣的僧人發愿,用鋼筋水泥建一座應縣木塔的姊妹塔,讓新塔代替千年危塔承載游人,以延長木塔壽命。

    此舉在宗教界內自有爭議,外人不必談及,我們只知道,由于種種原因,這一項目于2008年擱淺。

民間經驗或可借鑒

    而在當地宗教界人士看來,應縣木塔的命運,或許自有冥冥中的安排。“有佛舍利的佛塔很多,為什么只有這一座才稱為釋伽塔?因這里是殊勝的金剛寶地。而這座塔,不是研究它的一部分結構就可以修復得了的,更沒有古代建塔時那樣杰出的工藝與人才了,當今各處有眾多的仿古建筑,其質量不敢恭維,中國建筑史上登峰造極之作,非短短幾十年就能搞懂的。所謂修復,或許,只能是‘吹吹牛’而已。”

    在他們看來,這座塔,不可修復,更不可復制。滄海桑田,順其自然。只能通過信仰,或通過對文物古建的真誠與尊重,來很好地保護它,方可保其盡量長久。

    怎樣保護?

    杜絕游人登塔。對絕大多數游客來說,登上一層塔并不會看到啥,也不會真正明白啥。神圣的塔只應遠觀膜拜。而近旁,應用現代化的科技手段,建造一個立體的演播室,令人能夠如臨其境如聞其聲地感受這座塔的建筑文化、歷史文化與佛教文化,不登塔亦不白來一次,而是領略了更深遠的內涵。

    應縣木塔,是全世界的珍塔,更是應縣人的魂之所牽。多少當地人,依戀它,崇敬它,膜拜它。亦不乏民間人士苦心孤詣地鉆研它,琢磨它。1997年,就曾有一位大同王師傅“十年建一塔”,成功復制了一座1.34米高、與它一模一樣的縮造木塔。王師傅這樣的人,在應縣不止一位。如今,縮造的應縣木塔,已成為當地觀光旅游紀念品中的代表之作。

    也許有一天,這些民間的能工巧匠,可以介入到本由專家們擔綱的中國古建的修繕研究中,貢獻一點他們也許微薄卻來自實踐的經驗。

    據介紹,“現狀修繕”的方案是目前不少專家認為最穩妥、風險最小的方案。“這種方法對木塔的傷害最小。也可以控制木塔的致命傷不繼續發展。把傾斜的木塔支撐起來,雖不能完全去除病根,但是木塔的安全狀況可以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得到改善。”

    但沒有一種方案能十全十美地解決所有問題。責任重大的山西省文物局方面給出最中肯的解釋:“這就相當于給一個行動不便的老人拄上根拐杖。木塔已經1000年了,我們盡量對它實行最小化干預。我們希望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會給它做手術。我們希望做完手術之后,木塔至少能夠再保存1000年。”

 

文來源:三晉都市報;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09-16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