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晉善晉美系列策劃之三晉古渡

 

 

 

 

 

  山西簡稱晉,亦稱三晉。山西是善與美之集大成者。

    山西之美,美在曠世悠久、源遠流長、豐富厚重的五千年歷史文化積淀;

    山西之美,美在自然天成、氣勢磅礴、鬼斧神工的三千里表里河山;

    山西之美,美在勤勞智慧、崇文善理、淳樸厚重的民風;

    山西之美,美在文化、自然、民風的和諧統一。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山西的歷史人文與地理風情,本報陸續推出“晉善晉美”系列策劃,其中包括三晉之山、三晉之水、三晉古寺、三晉古樹、三晉古渡、三晉之塔、三晉關隘、三晉楹聯等,我們期待通過這樣的梳理,能夠展現出山西表里山河的魅力,讓更多的人了解山西、熱愛山西、建設山西,從而讓山西之美走向世界。 

魯順民:城鎮建設的根本動力是物流 

    他從小在黃河邊長大,對于渡口的興衰有最直觀的童年觀察,也曾聽說過無數以渡口為平臺謀生的勞動者故事。這些感知與記憶無形之中成為他生活經驗的一部分,最終訴諸筆端,讓更多的人從這段日漸衰落的歷史中讀出一段乾坤。他是作家魯順民,今天,來為我們講述黃河古渡口的故事。

    三晉都市報:您是哪年創作《山西古渡口》的?當時的創作初衷是什么?前后準備了多長時間?

    魯順民:那是2004年的事,前后采訪一共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對山西歷史文化中的14個古渡口進行了呈現,希望讀者能通過這本書對山西的古渡口多增加一些了解。我的家鄉在河曲,所以我是一個在黃河邊長大的孩子。黃河自山西偏關入境,從垣曲出境,其間一千公里都是貼著晉陜、晉豫的邊界。歷史上,渡口在經濟、軍事上的地位都十分重要,今天當這種曾經的繁華大多消退之后,記錄下渡口如今的樣子,愿意思考的人們自會從中有所領悟。

    三晉都市報:山西有如此之多的渡口,并繁榮了那么多年,這其中有哪些必然的原因呢?

    魯順民:首先從自然條件來看,山西境內的黃河段為其中游部分,與在上下游部分頻繁改道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黃河進入晉陜峽谷之后幾乎沒有改道,這樣大致穩定的狀態是適于航運的先決條件。

    另外一個重要的條件是,在山西、陜西段,一共有40多條一級支流匯入黃河,其中著名的有無定河、渭河、汾河等,充沛的水量保證了航船的順暢運行。另外,在支流與黃河匯合的地方,沖積之下,泥沙堆積形成渡口,比如磧口就處于湫水河與黃河的交匯處。我省80%的渡口都為此類。

    三晉都市報:渡口的興起與發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魯順民:盡管大多數渡口已經衰落,但是今天我們去看其中的建筑,大多都是清代時期的風格。這起碼說明,渡口的發展在清朝曾經達到過頂峰。事實上,清朝也正是我省渡口經濟發展的極盛期,渡口大規模應用于民用就是從清朝開始的。當時,隨著經濟的發展與晉商的崛起,不同地域之間的貨物流通頻繁起來,但是由于陸路不發達,且路況大多險惡,河道就成了相對便捷、安全的運輸方式。

    而在清朝之前,早在漢朝就已經有渡口形成,并在唐朝繁榮,但在明代之前,渡口大多數被應用在軍糧與皇室貢品的運輸上。

    三晉都市報:在航運與經濟發展中渡口究竟發揮著哪些具體的功能?

    魯順民:晉北與晉南段的黃河渡口功能是不同的。柳林三交鎮以北的渡口主要溝通山西與內蒙古的貨物往來,以前受自然條件制約,山西多數地區糧食產量低、人口數量少,渡口主要充當著糧油調運的角色,同時也為當地人提供了就業崗位,有效分散了多余的勞動力。具體來講就是,內蒙古的糧、油、鹽、堿等生活必需品通過渡口進入山西,而山西則向內蒙古輸出絲綢、瓷器、中藥材等物品。有意思的是,由于在行船過程中順、逆流方向的水勢不同,山西貨物運往內蒙時走的是水路,返回時則要換成陸路。這些渡口的存在,有效保證了山西的糧油供應。河曲曾經是內地重要的糧油集散地。而溝通晉陜的黑峪口則由于繁榮的航運,曾在民國初年達到了稅收第一的輝煌。

    三交鎮以南的渡口則是另一番景象。由于幾乎沒有支流匯入,河口到三交段的河流水勢洶涌,在兇險的地段會出現黃河拐八九個大彎的情況,而且很多都是360°的大彎,這樣的水勢基本不適于行船,于是沿岸的渡口大多數成為順流而下的船只歇腳的地方。受水勢影響,該區域的船只形狀也與上游不同,很多都是在水流急的地方好調頭的圓形船。而著名的壺口瀑布旁邊用來旱地行船的船槽,也在這段區域。該段的永和關、風陵渡都曾經是聞名的煤炭碼頭。

    三晉都市報:除了吞吐船只,對于生長在此的當地居民來說渡口還有其他哪些功用?

    魯順民:世界上大多數城市的興起都是由于港口的發展,渡口對于如今城鎮化建設有實實在在的貢獻。

    事實上,這些如今大多消亡的古渡口曾經是作為城市類型存在的,具體可以劃分為政治、文化、商貿、軍事等類型,只是作為河港城市,功用比較單一。比較典型的一個例子是黑峪口,作為天然良港,黑峪口自古就是溝通晉陜兩省的重要樞紐。當年的黑峪口,在最繁盛的時候,人口達到三四千人之多,從一個小山村成功發展成了商貿小鎮,是一個集商貿、航運、倉儲為一體的渡口。由于商鋪多,人口組成復雜,有晉中的商家,有北路的船家,還有來自南方的行商,甚至北京人、內蒙古人、山東人也穿過呂梁大山的崎嶇山路來到這里,五方雜處。受發達經濟的影響,當地在民國8年設置了高小,帶動了文化的發達,繼而帶動了周邊村落的發展。從黑峪口這個典型的例子不難看出,渡口有巨大的經濟輻射功能,為當地居民提供很多就業機會。

    三晉都市報:曾經如此繁華的渡口與渡口經濟是怎樣走向衰落的?

    魯順民:很明顯,渡口的發展與繁榮與航運的發達密不可分,航道一旦廢棄,渡口的衰落幾乎是一夜之間的事。

    19143月,全長44.8公里的京包鐵路大同至豐鎮段開工,19159月通車。到1924年時,不到十年的時間,山西古渡口的稅收明顯減少。隨后的幾十年,在鐵路快速發展的同時,公路與大橋的快速發展進一步加速了古老渡口的衰落。剛才提到的黑峪口,古渡功能和在地方教育的地位一直維持到上世紀70年代,直到1988年連接晉陜兩省的黃河大橋修通之前,黑峪口還有渡船和長船4艘,用來擺渡興縣和神木、榆林的過往商客和貨物、牲畜。2000年興神黃河公路大橋建成通車,2004年我去時,眼前“野渡無人舟自橫”的空曠景象讓人很難再聯想到這里曾經的繁華。

    三晉都市報:渡口衰落之后,如今依然生活在當地的人們處于怎樣的生存狀態?

    魯順民:和中國大多數的鄉村一樣,青壯年勞動力在渡口衰落失掉就業機會之后,背起行囊涌入城市,在大規模的城市化建設中尋找就業機會,留下來的大多是留守的老人和兒童。失掉實際功用之后,大多數的渡口作為一個符號或行政意義存在,最多是發展一下旅游業,但早已不復曾經的繁華與熱鬧。

    三晉都市報:在研究山西古渡口興衰的過程中,您從中看到了哪些現實意義?

    魯順民:山西古渡口幾百年的興衰史對于如今的城鎮化建設有著巨大的現實意義。

    從古渡口的興起與衰落中不難看出,城市發展的根本動力在于物流的流通,換句話說,是人類為了自身生活的方便才終于一點點在這些渡口上發展起了一種經濟形式與生活方式。因為有所需求,才會有所發展。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近些年來隨著城市化的發展,很多地方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新規劃高標準建設的城市新區,這些新城新區因空置率過高,鮮有人居住,夜晚漆黑一片,被形象地稱為“鬼城”。如鄂爾多斯市新城康巴什,杭州郊區的天都市等。這足以說明,城市化的過程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因為有所需求自然會有所發展,而不是為了發展硬性規劃某些區域,最終既沒有達到發展的目的,還因為對金錢與土地的浪費而遏制了發展。

    就像曾經的輝煌一樣,如今古渡口的衰落也是種歷史必然。只有尊重自然與歷史的選擇,人類才能在發展途中少些坎坷。

見習記者 葛慧敏

臨縣磧口:眼里是九曲黃河,腳下是千年古渡 

    初次見到蘇澤龍教授時,他身著牛仔褲和T恤,黑框眼鏡,遠遠望去像是大學生。蘇澤龍教授目前正在進行磧口民俗文化研究,“磧口的形成首先是地理因素起決定作用,但其作為貿易樞紐也和當地的民間信仰有關。”

    蘇教授介紹,磧口是大同磧的一部分,位于黃河中游,是一段落差近10米,長500米的暗礁石槽,水急浪高,船只難以通行,所以由黃河運來的物資到達磧口后,須轉陸路再運到太原、北京、漢口等地。乾隆十五年(1750年)黃河發大水,將位于磧口附近的商貿重鎮候臺鎮與曲峪鎮夷為平地,但是同樣經歷了大水的磧口卻安然無恙,人們將功勞歸功于鎮上龍王廟中供奉的龍王。龍王廟取代了候臺與曲峪被沖毀的寺廟成為人們祈求神靈、寄予希望的精神天堂。所以原本“荊棘叢生于階,瓦礫狼藉于庭”的磧口,代替候臺鎮、曲峪鎮成為黃河岸邊的一個新商埠。此后100年間,磧口鎮迅速發展成為連接黃河中上游地區與陜西中部、華北內陸、京津地區重要的水旱碼頭。

    臨縣地處黃土高原腹地,因此磧口鎮及其周邊村莊保留著大量的窯洞式建筑,這些建筑在形態、構成及功能方面體現了不同的功能。當時磧口繁榮時經濟力輻射所及村莊中最有名的當屬西灣村。整個村子單姓陳,又稱“陳家大院”。房屋依山而建,層層攀高。每一層的屋頂是上一層的院子,每一院落都有小門相通,院院相連,巷巷相通,走進一院即可遍串全村,應和了“遠親不如近鄰”的傳統價值觀。

    當地人喜歡聽呂梁的傘頭秧歌,除了重大節慶日的表演外,鎮民將傘頭秧歌刻成盤,以便平常也可以聽到。在當地,有位著名的盲人說唱藝人,名叫張樹遠。令人驚嘆的是,他雖然是盲人,但是磧口的故事卻可以從古唱到今,就連昨天剛發生的故事都能唱出來。蘇教授說,“我曾經專門雇了一位當地人,幫我翻譯張樹遠的唱詞,記錄下這些寶貴的民間史料。這些資料都對于磧口鎮及晉商文化的研究都有極高的學術價值。”

    將來對于古渡口的研究方向是什么?蘇澤龍教授介紹,接下來打算通過研究磧口鎮民的婚喪嫁娶、飲食習慣,探索傳統習俗的生命力問題。比如說,磧口鎮如今還保留有一天吃兩頓飯的生活習慣。這可以追溯到宋朝,經過明清商業改造后的磧口仍存在農耕文化。這就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點。希望后面的民俗研究能更大范圍的展開,不僅局限在磧口這一區域。

    蘇澤龍教授認為,“對于社會史的研究不能局限于文獻當中,走出去搜集民間實物史料。通過匾額、對聯、碑文這些散落的史料留心觀察,以小見大。從事多年的歷史研究最重要的是要有歷史責任感,用心去感觸歷史。歷史成為我生活的重要部分,潛移默化的影響著我的思維。”

    蘇澤龍,山西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在《社會科學戰線》等雜志報刊發表文章二十余篇,其中有關臨縣磧口鎮一文 《民間文化與區域社會歷史研究》 獲山西省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

實習生劉文娟 

永濟蒲津渡:此地空余大鐵牛 

    暮色蒼茫,鐵牛肅穆。從佇立起至今,大鐵牛在黃河岸邊已經默默凝望了1200多年。在它的眼里,走過了政要,經過了商賈。在它的身上,忽而是戰火的烘烤,忽而是洪水的冰涼。在它的心中,白云千載,往事悠悠。

    開元十二年,歷經千辛萬苦,大鐵牛第一次呈現世人。這是當時的一項大工程,耗費了大唐年產四分之一的鐵,世居河東、曾在唐王朝前后三次為相的張說是總負責人。唐朝起兵太原,定都長安;蒲州是長安與大后方河東聯系的樞紐,蒲津渡的暢通,對唐王朝來說,有著鞏固北方地區統治的必要。在黃河兩岸各鑄造了四個大鐵牛,用以索制連艦千艘的鐵鏈,穩定河橋。從此,由臨晉到蒲州的河橋之上,商賈往來頻繁,潞鹽秦運遠銷的車輛絡繹不絕。

    這是蒲津渡歷史上的鼎盛時期。黃河流經秦晉交界,沖涮出險峻風光的同時,也切割出了交通要道。蒲津渡是從陜西通往山西進而北方各省的重要渡口,這里有著黃河上有史以來最早的浮橋,從春秋時期開始。

    朝代交替,戰事連綿。浮橋幾番毀于烽火,鐵牛曾被洪水淹沒。一個叫懷丙的宋朝和尚,也留在了大鐵牛的歷史里。八只幾千斤的笨重鐵牛,被一個聰明的和尚,從洪水里撈出。這個發生在宋朝的故事,曾被寫入我們的語文課本。當地的學生,對著大鐵牛有著不一樣的記憶。學完了這一課,三五少年,結伴而行,騎車來黃河邊上看鐵牛。那時的鐵牛泥巴裹腿、銹跡斑斑。

    大鐵牛最近一次被埋入河灘,是因為上世紀50年代,三門峽水利樞紐正式投入使用,這是一座曾經引起成千上萬人迷狂歡呼的水庫。因為蓄洪而使河床淤積,河水西移,致使鐵牛被埋。能讓大鐵牛再現天日的是,上世紀80年代對蒲津渡遺址的發掘。歷史就是這樣兜兜轉轉,現代交通的發達,讓古渡口更加失落。而旅游業的興盛,又讓渡口容光煥發,但卻失去了它最本來的意義。

    終于,蒲津渡就像蒲州城一樣,從繁華轉入凋敝,隱入光陰,成為遺址。而只有無聲的大鐵牛,卻有著頑強的生命力,氣勢磅礴地趴臥在黃河岸邊,讓后人憑吊、供來者追憶……

本報記者 李清偉 / 

偏關老牛灣:枕著黃河水入眠 

    老牛灣位于山西省和內蒙古的交界處,以黃河為界,它南依山西的偏關縣,北岸是內蒙古的清水河縣。作為一個景區,老牛灣最大的特點,就是游客較少,沒人來爭搶風景,而且這個景區的門票是可以砍價的。所以無論是拍照還是閑坐,有的是時間和空間任你揮霍。

    進入村莊,路就成了磚石路,一路小搓板,兩邊是可以住宿和吃飯的“農家樂”,走起來也別有一番樂趣。

    這個景區內的村子,就是老牛灣堡,始建于明成化三年(1467),當時是一個軍事要塞,河的對岸就是內蒙古的地界了,是以“北控黃河,南接偏關”,成為黃河河防長城第一堡。隔岸相望,對面的內蒙古清水河縣單臺子鄉,兩岸相距不過幾十米遠,但要繞行陸地,卻有近150公里。

    與磧口不同,雖然老牛灣也是一個依傍古鎮的古渡口,但這里商業化并不嚴重,也沒有磧口那么多現代化的產物,十幾個人吃一頓農家飯也不過二三百元,而一個可以住進兩三個人的窯洞也只有一百元一晚。

    這里相對于磧口來說要更加原生態一些,再加上較少的游客,靜怡和自如是來過老牛灣的游客最大的體會。

    前往老牛灣的交通不能算便利,甚至可以算很差,但“曲徑通幽處”,也許正是由于這種閉塞,這里民風淳樸,在藍天白云下,你看到的是濃郁的高原風采,而在遠離城市的喧囂后,看到的景色總覺得那么剔透,所有的一切都像帶著露水般晶瑩、純潔。

    夜宿老牛灣堡的農家小院里,吃個農家飯,再切兩個西瓜、開兩瓶啤酒,三五個朋友圍在一起聊聊人生,或是吹著山風躺在草地上對著星空發呆、圍著篝火唱唱山歌……一片祥和的山村夜色,怎一個愜意了得?

賈振鐸 

古船響起馬達聲 

    焰火沖天而起,河燈傾瀉而下,也許這漆黑夜空中的一幕太過壯麗,成為我兩度到達古渡磧口時,在心頭刻下最深刻的記憶。在一個古樸悠遠的地方帶走的卻是視覺刺激,這仿佛是一個悖論,卻也是一個不可避免的現實。“渡”這個詞,有著一言難盡的意境,連接著此岸和彼岸,過去和未來,迷茫和希望。

    一切社會劇變的洪流,都能從細節上找到影子。停泊在黃河邊上的木船,已經不再用古老的槳,而是裝上了現代的馬達。黃河流淌,馬達轟隆,船離開視線的速度很快,讓人的心頭一片悵惘……

    眼里是九曲黃河,腳下是千年古渡。自清乾隆年間,至民國年間,作為黃河中游秦晉峽谷間最重要的水旱碼頭,這里船筏眾多、店鋪林立;西北各省的大批物資源源不斷地由河運而來,到磧口后,轉陸路由騾馬、駱駝運到北方重鎮,回程時,再把當地的物資經磧口轉運到西北。在鎮內街道兩旁,貨棧、票號、當鋪等雖已風光不再,卻是繁榮經濟的無聲見證。你若一路登高,才可以攀至全鎮的制高點黑龍廟。在這里可俯瞰全鎮,也可遙望對岸。廟中有一個古戲臺,遙想當年鑼鼓聲起、戲音嘹亮,對岸耳聞的陜西居民,心里一定艷羨磧口的熱鬧。

    那是2006年的一次 “超現實”體驗。一條紅地毯通向歇馬驛,院內有一塊電影幕布,還有一幅劉小東的油畫《溫床》。電影放映機鐳射燈的照耀下,數不清的飛蟲在圍繞飛舞;陳丹青、翟永明、歐陽江河等文藝界人士到處溜達。導演賈樟柯剛剛在威尼斯斬獲金獅,汾陽小子有了國際聲譽;而當地政府有著推廣旅游的迫切愿望,于是,紀錄片《東》的中國首映禮暨磧口影視文化節,在一眾影視明星、文化精英的帶領下,顯得璀璨耀眼、風生水起。

    最給人視覺沖擊力的是,一幅有著賈樟柯頭像的巨幅海報,懸掛在磧口鎮外的山崖上,對于每一個走進古鎮的人來說,看上去多少有些詫異。但就是從那年開始,賈樟柯漸漸浮出水面,走向市場。

    古渡和藝術,發生的糾葛還不止于此。從磧口古鎮往南3公里,就是著名畫家吳冠中在1989年發掘的李家山村。窯洞層疊、鄉徑幽雅、收獲的玉米堆砌起一片炫目的黃,中午的廚房飄出一陣誘人的香。這是一個恬淡的天地,喧囂塵世,渺無音蹤。

    賈樟柯登上山頂之后,默默回望村落人跡,輕輕地說,“這是一個浪漫的地方”。

本報記者 李清偉文/

 

黃河三大古渡

 

    茅津渡、大禹渡、風陵渡被并稱為“黃河三大古渡”。

    茅津渡:在平陸縣城南四公里處。據北魏酈道元《水經注》說“陜城北對茅城,故名茅亭,茅戍邑也,津亦取名”故名茅津渡。渡口風景秀麗,激浪江波,水天一色,“茅津晚渡”是平陸古八景之一,它西連風陵渡和大禹渡電灌站風景區,向東可達“一壩鎖三門,高峽出平湖”的三門峽大壩。現在又成了“黃河一日游”的著名風景區。

    大禹渡:在芮城縣東南的神柏峪。相傳大禹治水時,休息于柏樹之下俯察河勢,并乘船東下,鑿開三門,導河入海。后人將此樹稱為神柏,并建廟以祀,其地則稱“大禹渡”。在神柏下翹首遠望,滾滾黃水迎面撲來,游船往來蕩漾,詩情畫意躍然大河之上;又可以登船游弋,參加“黃河風情游”,兩岸高山密林,田園風光盡收眼底,氣象萬千。如果再品嘗一下黃河鯉魚的美味,更是別有一番情趣。

    風陵渡:古稱“風陵關”“風陵津”。相傳黃帝的大臣風后在這里發明指南針使黃帝戰敗蚩尤。風后死后,黃帝把他葬在這里稱為風陵,渡口也由此得名。風陵渡正好位于黃河由南北走向轉為東西走向的轉折處,也是歷代兵家的必爭之地。地處山西、陜西、河南三省交界處的風陵渡是黃河沿岸最大的渡口。

 

文來源:三晉都市報;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08-13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