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晉善晉美系列策劃之三晉之水

 

 

 

 

 

  在人類歷史發展進程中,人與自然的關系經歷了依存、開發、掠奪、和諧4個時期。要親近自然,就要了解自然。

    山西地處萬里黃河的中游,也是海河水系的源頭,華夏兒女在這里引水灌溉,創造了燦爛的黃河文化。

相對于倫敦泰晤士河,商人和工匠們在河岸聚集;維也納多瑙河,可以聽到優美的華爾茲;上海蘇州河,講述著不盡的風花雪月……流經山西境內的河流同樣一步步從歷史走來,當后人用審視的目光回望時,是否也會自豪地說:它們是歷史的經典! 

    河流,在人類歷史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先民們逐水而居,從平靜的河流里獲取生存要素,也在汛期的無常里見識河流的張狂。在供需、逃離與對抗中,人類與河流的關系越來越密不可分。

    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現代人生活在由管道構架而成的都市中,享受著便捷的同時,對于河流的記憶也越來越淡薄。而事實上,人類與河流的相處從來沒有中斷過,并一直試圖從這種相處里尋求一種平衡,這一過程注定將很漫長,太原師范學院城市與旅游學院任世芳副教授,講述了山西人與河流相處的故事。

    記者:山西的河流分布大概呈現一個怎樣的狀況?

    任世芳:山西省河流分屬于黃河與海河兩大流域,其中流域面積大于4000km2的有汾河、沁河、涑水河、三川河、昕水河、桑干河、滹沱河、漳河等。前5條向西、向南流,屬黃河流域,后3條向東流,屬海河流域。在這所有的河流中,汾河是省內最大河流,長710公里,縱貫省內中部,是省內主要農業地帶。

    山西礦產資源豐富,大量的城市工業和生活用水以及廢水、污水排放,使水環境形勢不容樂觀。2000年,據山西省水環境監測部門按照《地面水環境質量標準》對全省地表水質的評價結果,全省河流半數以上河段受到污染或嚴重污染。

    河流污染,產生一連串連鎖反應。首先,水衰落之后,與之相關的水風貌、水文化將不復存在。我是太原人,小時候印象中太原有很多街道名都與水相關,比如海子邊、西海子、柳溪,但是現在,這些地方一點水的痕跡也找不到了。此外,很多人都有被暴雨攔在下班途中的經歷,這正是因為,在快速的城鎮化建設中,地面被硬化,但相配套的下水管道系統建設跟不上而致。其次,地表水遭到污染之后,周圍的植被也會受到影響,繼而相關區域的生態環境質量下降。目前的水資源開發比例中地下水占了很大比重,與地表水不同,地下水循環周期長,如果過分依賴地下水,一旦超出其恢復期,那后期將很難恢復。這個模式就像殺雞取卵,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晉祠難老泉的斷流。盡管在各方努力下,已恢復一部分,但要完全恢復仍需一個漫長的過程。

    記者:這種結果在經濟與社會發展過程中是必然的嗎?

    任世芳:當然不是,這只是一個暫時的結果。河流水資源是一種可再生資源,傳統的水資源開發模式,就其歷史發展而言,大體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依靠水資源的高消耗來追求經濟數量增長,力圖最大限度地開發利用當地或鄰近地區水資源,以充分滿足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第二個階段:當可利用的水資源均已開發完畢,生態環境嚴重惡化,出現水危機時,研究并推行各種節水措施和污水資源化。山西的水資源開發模式,走的正是這一條路。

    治理三廢,減少以至完全杜絕污水向河流的自由排放,是保護水環境安全的大前提。對于政府來說,可以從調整產業結構、蓄水、跨流域引水等幾個角度著手治理。而對于普通百姓來說,培養節水意識無疑是應該養成的一個良好習慣。

    古人說,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無論人類怎樣進化,水在人們生活中承擔的作用都一直重要。現代社會,怎樣處理與水的關系,對于現代人來說除了是智力上的考驗,更是一種發展眼光的考驗。在和諧中求發展,是一道永恒的大題目,值得我們一直探究下去。水資源的合理利用與經濟增長之間并無根本矛盾,問題的關鍵在于開發利用率不能超過最大限度。在采用各種節水和開源措施,提高水資源在山西省境內使用效率的基礎上,積極控制地表河川徑流開發利用率,維護和保障省內生態環境質量,建設“青山綠水”的美麗山西。葛慧敏 

黃河水系 

  山西地處黃河中游,境內黃河流域面積97138km2,占全省總面積的62.2%

汾河:汾水之神,疏導治水先于大禹

  “汾河流水嘩啦啦,陽春三月看杏花。待到五月杏兒熟,大麥小麥又揚花。”

——《汾河流水嘩啦啦》

    汾河是黃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內最大的河流。汾者,大也。作為山西人民的母親河,汾河孕育了燦爛的三晉文明。

    汾河發源于寧武管涔山麓,《山海經》記載:“管涔之山,汾水出焉。”汾河自北向南,縱貫山西,于禹門口下游萬榮縣榮河鎮廟前村附近匯入黃河,全長700多公里。《水經注》曾用“雜樹交陰,云垂煙接……水流潭漲,波襄轉泛”的文字描繪了汾水源頭的景觀。

    早在距今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汾河流域就有古人類活動。位于襄汾縣城4公里的丁村附近汾河河畔的丁村遺址,是我國最重要的舊石器文化遺址之一。《左傳·昭公元年》講訴了臺駘在太原治理汾河的功績,這也是關于汾河的最早記載。臺駘作為先于大禹的治水功臣,以其疏導汾水,治理水患的英雄壯舉,被人們稱為汾水之神,“分野捫參次、山川奠禹先。”金人一首《臺駘祠》中曾如此贊嘆著他的造化之功,至今晉祠、汾陽、侯馬等地仍有臺駘廟,各地流傳著臺駘的傳說。

    春秋戰國時期,“泛舟之役”、“三家分晉”等歷史典故都和汾河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公元前113年,漢武帝劉徹率領群臣到河東郡汾陽縣祭祀后土后,坐樓船泛舟汾河,恰逢漢軍南征捷報傳來,觸景生情,有感而發,寫下了流傳千古的《秋風辭》:“泛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揚素波。簫鼓鳴兮發棹歌,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唐宋時期,劉禹錫吟“疊鼓蹙成汾水浪”,姚合誦“汾河波亦清”,孫光憲詠“汾水碧依依”,眾多文人的筆下,汾河水的豐沛和清澈可見一斑。

    在山西大學中國社會史研究中心張俊峰的研究中,明清時,由于大興土木導致的森林植被被破壞等因素,汾河水資源的相對短缺,直接導致汾河流域的人民糾紛不斷。傳說中,官府為解決此事,想出油鍋撈錢的辦法:在滾燙的油鍋中放入十枚銅錢,要求爭水雙方各派一名代表,撈得幾枚銅錢,便可分得幾分水。“油鍋撈錢”和三七分水的傳說,在汾河流域的眾多地方廣泛流傳。晉祠張郎塔、介休“五人墓”、洪洞“好漢廟”、翼城“四大好漢廟”等,都是為紀念那些“跳油鍋撈銅錢”的爭水英雄所建。直到上世紀60年代,汾河沿岸尚有漁民專靠捕魚為生,在那首廣為傳唱的《人說山西好風光》中,尚有“人說山西好風光,地肥水美五谷香”的句子。孰料,伴隨著社會日新月異的發展,曾經水波浩淼的汾河水甚至一度斷流。汾河哺育了三晉兒女,然而兒女回饋給母親的不應是“不見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飛”的落寞。近年,各地汾河生態治理工程相繼展開,汾河水質逐漸改善,依稀可見昔時“汾河珠翠明”。武曉磊 

沁河:昔日古堡群默然屹立

  “齊侯遂伐晉,取朝歌。為二隊,入孟門,登太行。張武軍于熒庭,戍郫邵,封少水。”

——《左傳·襄公二十三年》

  《左傳·襄公二十三年》中的少水即沁河。這條省內第二大河流,發源于山西東南沁源縣的霍山,經上游郭道鎮,向下流經沁源、安澤等地,南流入晉城澤州縣山河鎮、晉城陽城縣、晉城沁水縣等縣后進入河南境內,在武陟附近匯入黃河,全長450公里。

    今天,在沁河流域沁水縣、陽城縣依然能看到大規模的古堡群,這些當年在戰爭中用于防御工事的文物,常常讓接近它們的現代人浮想聯翩。古堡群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奇跡,多年的默然屹立中,從古堡群中走出的文人名士們將這種奇跡向另一個維度延續。他們中有思想家荀子,有詩人李商隱,有中國潑墨山水畫的巨擘荊浩,有明代改革家王國光,有學者張慎言,有政治家陳廷敬,有作家趙樹理。這份華麗名單的背后,是當地人遮掩不住的驕傲,所有人堅信這份得天獨厚的人杰地靈全拜沁河所賜。

    進入現代,沁河在工業背景下又充當了新的角色。據統計,沁河流域沁源縣境內共轄12個鄉鎮,流域內人口13.3萬。流域位于沁水煤田中西部,煤炭資源十分豐富,地下有煤面積占到流域總面積的80%。除煤炭資源外其他礦產資源也極為豐富,且種類多、分布廣。目前已探明的黑色金屬礦產有鐵、錳鐵、稀有元素釩等。此外,石膏、水泥黏土、陶瓷黏土等非金屬礦產業儲量豐富。流域內的沁水煤田無煙煤儲量占全國的四分之一,晉城因之成為煤炭、鋼鐵、電力為主的工業城市。

    高速發展中,其他河流曾經遭遇過的污染狀況也不可避免地在沁河流域發生了。降水量的減少、工業廢水的排放、化肥農藥的污染讓這條昔日充滿靈氣的河流變得遲重,曾經一度在上世紀90年代時匯入黃河的水量銳減。同樣,在經歷了反思與探索之后,當地政府試圖在發展與環保中間求得一個平衡點。

    任世芳教授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山西主要河流允許開發率平均在40%左右。根據第二次水資源評價數據統計分析,山西省全省平均地表水資源開發利用率為32.09%,總體屬于中度開發利用區,仍有一定的水資源開發利用潛力。但各行政區分區開發利用率很不均衡,太原市、運城市和朔州市由于工農業發達,人口密度大,對水資源需求量大,因而屬于高開發利用區;而晉城市雖然人口相對比較集中,地表水資源豐富,但缺乏地表水控制性調蓄工程,總體上地表水資源開發利用率很低,開發潛力較大。

    這個研究結果,對于施政者而言,也許是一個方向。畢竟,和那些已經斷流或者正在面臨斷流的河流相比,沁河的得天獨厚還是讓我們有理由樂觀預測她的美好未來。葛慧敏

涑水河:河水漱口可治百病

    “初夏,晉南的涑水河河水不大,但沿岸300多畝蘆葦卻長得格外茂盛。站在聞喜縣涑陽村橋頭一望,風吹葦動,綠浪起伏,蕭蕭的蘆葦隨著彎曲的涑水河直鋪天際。”

——《涑水情》

    著名的新聞記者穆青曾經在名篇《涑水情》中,用動情的筆觸描繪了涑水河。涑水河,古稱為涑川,位于我省運城市境內。《水經》:“涑水出河東聞喜縣東山黍葭谷。”注曰:“涑水所出,俗謂之華谷,至周陽與洮水合,水源東出清野山,世人以為清襄山也。”涑水河流經聞喜、夏縣、鹽湖等地,出臨猗,一路向西,最終于永濟市獨頭村附近注入黃河。涑水河干流總長196.公里。

    關于涑水河名字的由來有一個傳說:由于水質清澈透亮,涑水河原名清亮河,在清亮河水的惠澤下,沿岸人民幸福健康地生息繁衍。某年,黑龍作祟,清亮河水變得渾濁不堪,眾多沿河的居民在飲下河水后罹患重病,不得已,大伙向黑龍的父親五龍王求助,五龍王在憤怒之下大義滅親,斬了黑龍,終于使得清亮河恢復了往日的盈盈碧波。更有傳言說用河水漱口便可治百病。于是,得名為涑水河。

    距離涑水河不遠處,便是自古以來的重要鹽產地運城鹽池。涑水河和鹽池之間,有一種“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特殊關系,涑水河攜帶的大量含有機物的泥沙曾經為鹽池的形成提供了重要的“原始積累”。與此同時,涑水河的沖擊又成為當地產鹽的重大威脅。為了避免河水對鹽池的沖擊。涑水河多次經歷改道。作為涑水河主要支流姚暹渠,便是為保護鹽池而修的。

    涑水河周邊曾孕育了豐富絢爛的文明,和《史記》作者司馬遷并稱為“史界兩司馬”的司馬光,曾主持編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編年體通史《資治通鑒》,身為夏縣涑水鄉人的他也因此被世人稱為涑水先生,曾著有《涑水記聞》。他生前曾有一言:“吾無過人者,但平生所為,未嘗有不可對人言者。”被后世尊稱為武圣的關羽,以其忠義、勇武而彪炳千古。在河東大地上,曾廣泛流傳著關公為了保護鹽池而大戰蚩尤的傳說,史家秉性,武者雄風,五龍王身上映射出河東人民性格中的耿直和剛烈,在一文一武兩位圣賢身上得到了充分體現。武曉磊

海河水系 

  山西也是海河主要支流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漳衛河的發源地,海河流域面積為59133km2

桑干河:在應縣木塔上愜意遠眺

    “老頭用鞭子在牲口的兩邊晃,‘呵,呵,呵’隨著車的搖擺而吼著。車前邊的一片水,被太陽照著,跳躍著刺目的銀波。”

——《太陽照在桑干河上》

    提起桑干河,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丁玲的《太陽照在桑干河上》,這部獲得斯大林文學獎的小說盡管曾因為政治立場、創作風格等原因引發過多方爭議,但它在某種程度上呈現了農民的現實生活,為對那段歷史感興趣的后人提供參考。

    桑干河為永定河之上源,始稱恢河。經寧武縣城,在朔州市馬邑附近與源子河匯流后稱為桑干河,隨著黃水河、渾河、御河等支流的注入,流經山陰、應縣、懷仁、大同等縣,在陽高縣南徐村流出省境,后經北京南部流向天津,在那里注入海河,最終流入渤海。

    盡管山西北部常年干旱,但是桑干河曾經因為在朔州市境內得到北方著名的神頭泉水補給而常年有水。

    對于朔州當地人來說,站在聞名的應縣木塔上遠眺不遠處蜿蜒而過的桑干河曾經是無比愜意的一件事。后來,隨著桑干河的斷流與木塔的不斷傾斜,這種愜意成為無法復制的記憶。日漸蒼老的應縣木塔只有一、二層對參觀者開放,不遠處桑干河的河床還依稀可辨,為了發展旅游業,當地政府在木塔附近修建起的仿古街逐漸成為縣城里的新景觀。

    一位朔州網友轉帖了一首名為《哀怨》的詩,以此表達對母親河的眷戀:“是誰激起了桑干河的哀怨,任白色的堿土把母親最后一滴眼淚榨干。是誰拖走了那棵千年的垂柳,讓晚來的風找不到昔日的纏綿……我找不到桑干河的岸,我多想為她舒展皺紋讓流淚的母親重綻笑臉……”詩中的追憶與追問表達了很多當地人的心聲。

    太原師范學院任世芳副教授在另一份報告提到,2000年時桑干河的實際開發利用率達到76.8%,遠超其34.35%的標準。結合曾經河道采砂現象嚴重、上游修建水庫截流以及地下水過量開采的事實,似乎桑干河的斷流成了一種必然。

    值得欣慰的是,在2013416日《山西日報》的一篇題為《生態之城——山陰縣打好“三大戰役”系列報道之三》的報道中提到,由于山陰縣政府桑干河濕地生態修復治理工程的啟動,其境內的桑干河逐漸開始恢復活力。

    從一味蠻橫索取到徹底失去之后的追悔,人類在與桑干河的相處中見證了自然的脆弱、淳樸與寬厚,但愿,失而復得的驚喜能讓人類在以后的相處中學會克制自己的貪婪,懂得珍惜。葛慧敏

漳河:飲譽世界的紅旗渠之源

  “親圪蛋下河洗衣裳,雙圪丁跪在石頭上呀小親圪呆。親呀圪親,呆呀圪呆,小親圪呆呀。”

——左權民歌《親圪蛋下河洗衣裳》

    關于漳河,有這樣一個靈動的傳說。從前有一對姓張的孿生姐妹花,姐姐溫婉嫻靜,妹妹活潑跳脫。一日父母外出,出發前叮囑姐姐看管好妹妹。生性好動的妹妹不愿悶在家里,于是攛掇姐姐一起出去玩,經不住妹妹的軟磨硬泡,姐姐終于同意動身。姐妹倆分頭出發,誰知一出門妹妹就化成了一股黃色的水流,而姐姐化成了一股清澈的河水。已無法回頭的姐妹倆在流經不同的村莊時,經歷了各自的人生際遇,最后終于在一個叫做合漳的小村莊相遇。后來,姐姐被當地人稱作清漳河,妹妹就成了濁漳河。

    兩條河被賦予青春、美貌、活力,在這個小故事里,不難看出當地人們對于河流最質樸最發自肺腑的贊美。這種樸素的想象力,來自與河流的朝夕相處,在這樣一種樸素的情感表達里,人們與母親河相依的親密關系得以具象。

    漳,在今天的漢語里專用于這條河流的名字,本義為源高流低的河。漳河是海河流域衛河支流,分濁漳、清漳兩支。濁漳河有南、北、西三源,北源是其最大的一級支流,發源于榆社縣邊河口鄉上白雞嶺,全長116公里。清漳河東源長104公里,西源長101公里,東、西二源在左權上交漳村匯合后,稱清漳河,至黎城縣東北的下清泉村注入河北省。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縱橫交錯的水網、廣闊的流域面積孕育了漳河流域淳樸的民風以及搖曳多姿的文化形態。這里千百年來口口相傳的民間傳說與神話,如同啟明星般點亮了中國文學史的清晨。精衛填海、后羿射日、大禹治水、愚公移山、堯舜禪讓,這些包含著遠古初民性格中最純美品質的故事,成了我們文化中的精華。而《親圪蛋下河洗衣裳》、《桃花紅杏花白》等左權民歌,又以其活潑、直白的表達方式將文化傳承向更易于流傳的方向推進。

    同樣是由于流域范圍廣,進入現代,經濟發展的需要逐漸打破了漳河的寧靜。據太原師范學院任世芳副教授介紹,在我國貧水區,水量的分配與爭奪日益成為一個敏感話題。水利部的一份統計顯示,2001-2005年,全國共發生水事糾紛4萬余起,比較典型的就有晉冀豫漳河水之爭。著名的紅旗渠的水源來自漳河,其用水事關河南、河北兩省,是河南林州市農業與工業用水的保障線。然而,日益嚴重的斷流危機使漳河的分水問題逐漸成為一道難題。除紅旗渠之外,從上世紀60年代末開始,山西境內相繼修建了3座大型水庫、80多座中小型水庫,河南、河北兩省則分別修建了躍進渠、大躍峰渠、小躍峰渠等,由于缺乏統一規劃和管理,漳河水資源的供需矛盾越來越緊張。為了緩解這一矛盾,水利部正在積極制定《水量分配暫行辦法》,而社會各方也在試圖利用市場機制優化水資源配置。

    從堯舜禪讓時的高風亮節到用水之爭中的互不相讓,漳河一直在靜靜流淌,以漳河為生命之源的人類卻發生了太多的變化。這種反差,讓我們不得不反思,在經濟發展之外,人類還有很多方面需要改進。

見習記者 葛慧敏

滹沱河:九月搭橋四月拆

  “滹沱河是我的本命河。它大,我小。我永遠長不到它那么大,但是,我能把它深深地藏在心里,包括它那深褐色的像蠕動的大地似的河水,那顫栗不安的岸,還有它那充滿天地之間的吼聲和氣氛。”

——《滹沱河和我》

    滹沱河古又作虖池或滹池,是海河水系的主要河流之一,發源于山西繁峙縣泰戲山下,向東流至河北獻縣與滏陽河匯合后成為子牙河,全長513.公里,流域內地勢自西向東呈階梯狀傾斜。“記憶中的滹沱河給我們的童年生活帶來了太多的歡樂。夏天我們可以在它溫暖的懷抱中盡情地戲水、撈魚兒、逮蛤蟆;冬天,我們坐著自制的冰車在它厚厚的冰面上盡情地馳騁。現在想起來,我們這些頑皮的孩子如果沒有滹沱河帶給的無盡歡樂,我們的童年生活一定會缺少太多的活力與生氣。”太原市民李聚珍出生在滹沱河邊,在他的記憶中,這是一條為大家生活帶來無限生機的母親河,“河邊每隔二三里便有水磨,人們借助水力磨出的面要比石磨細,放在甕中也不容易變質。沿河的居民中,有的做鐵器,有的做陶藝,都是用這河水。”“河邊還有一望無際的蘆葦蕩,里面有數不盡的鳥群,風一吹,蘆葦隨風而斜,美不勝收。”李聚珍回憶當年“搭橋”的習俗:“為了方便出行,每年九月份我們會在河面上搭起一座簡易的木橋,到來年的陰歷四月十八,我們會把木橋拆卸下來,因為接下來的雨季會使河面上漲,水勢變大,木橋會被沖壞,所以將拆下的木料保存起來,等雨季過了,再去搭建。這種習俗一直保持到上世紀70年代,建了大石橋之后才停止。”然而現如今的滹沱河卻不復當年,李聚珍說,“去年回了一趟老家,發現記憶中的河流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雄風,以至于瘦成了一條小溪流,河面之狹窄、河勢之頹廢、河水之渾濁,簡直令人難以想像……”賈振鐸 

再探母親河:實現河水復清,我們在路上 

    2007322日,本報在“中國水周”中開展了 “尋找母親河”的調查活動。

    記者當時將太原的母親河分為三類:“汾河屬于記者尋找的第一類情況,由于汾河在山西獨特的地位,它較早地得到了關注,美麗的汾河公園,給太原的生態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但是,汾河公園只是一個人工的湖泊,它不是汾河的復活,它棲居在汾河的河道中,但其靈魂決不是昔日的汾河。第二類情況是,河水依然流淌著,只不過它的河水已經改變了原來的成分和性質。南沙河和虎峪河就是這樣一種情況,它們當年清澈的河水已不復存在,軀體里流淌著黑色的眼淚。第三類情況是,這條河依然存在,依然發揮作用,可是,在急功近利的社會風氣之下,它面臨著污染、破壞和最終消失的危險,它的明天可能就是一條臭水溝,而當人們開始懷念河流的時候,它可能又會成為一種人工河。太原市南郊的瀟河,就面臨著這樣一種威脅。”

    6年過去了,記者再探其中的虎峪河、南沙河……

虎峪河:河道兩邊栽種綠色植被

    6年過去了,曾經“滿目瘡痍”的母親河如今又怎樣呢?4月中旬記者對虎峪河進行了再度走訪。比起以往的垃圾遍地,臭氣熏天,虎峪河景象有了一定程度的改觀。

    當天中午,記者乘車前往省城下元站,向南100米來到橫在虎峪河之上一座橋邊。和6年前描述的河道中雜草叢生,堆積著大量淤泥、居民生活垃圾、生活廢水和建筑垃圾的景象不同。如今的虎峪河河道干凈整潔了很多,兩邊已經立起來新的圍欄,在河道兩邊也栽種起了綠色的植被。

    在橋邊,有一位修車子的老師傅,1995年前他在這里做起了營生,從此一待便是18年。在他的回憶中,當年初來此時,河水還不像如今這么渾濁,河道兩旁尚算干凈。可接下來的幾年,河道兩岸周邊的環境越來越差。河水中、河道旁,到處堆滿了垃圾。最為嚴重時,河岸兩邊的居民、商家隨意把生活垃圾、廢水傾倒到河中。垃圾焚燒的黑煙與異味,經常彌漫在兩岸。去年,政府對虎峪河進行了整體改造,周圍從此變了樣。環境變干凈了,成堆的垃圾也不見蹤影,還經常可以看到河道工人對河道進行清理。“過去幾年,惡臭使得我們連門都不敢開。即使是最熱的時候,也只能忍住不開。”在河道旁,幾家商鋪的經營者紛紛表示,周邊環境比起過往好多了。

    走在沿河的路上,可以看到三三兩兩的老人踱著步子在遛彎兒,往前走大概50米,有兩座小涼亭,幾個年輕人正在里面休憩停留。這樣的景象,在過去幾乎是不可想象的。站在橋上向下望去,滾滾而去的虎峪河河水仍呈醬色,要想實現河水復清,再現青山綠水的夢想仍然顯得任重道遠。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如今的我們已經在路上。

見習記者 武曉磊

南沙河:夢中的城市玉帶

    “出了海校的東門便可以看到南沙河,這是汾河的一條支流。由于當時的人們環保意識淡薄,南沙河變成了一條污水河,大塊兒被工業廢水熏得發黃的石頭裸露在河床上,河水變成了鐵銹紅,泛著泡沫,散發著刺鼻的硫磺味兒。由于沒有活水引入,水面變得很窄,以至于有些地方踩著裸露的巖石便可以一步跨到對岸……”這是一位老太原人在博客中寫的一段話。這篇名叫《童年的回憶:南沙河》的文章很詳細地描繪了多年前的南沙河模樣。

    為了把南沙河沿岸變成“黃金地”,從2003年起,太原市就開始花大力氣治理南沙河沿岸,是太原市繼建設汾河景區后又一大規模的河道治理工程,通過集中整治,曾經為當地居民所“憂”的南沙臭水河一度變成一條干凈整潔的河流。可好景不長,治理后的南沙河又被“涂黑”。如今,映入人們眼簾的河水依然流淌著,只不過它的河水已經改變了原來的成分和性質。“無論是城市,還是村莊,有一條河流穿過,便會給這個地方帶來生機,在太原,南沙河原本有機會成為這樣的河流,但遺憾的是我們并不懂得珍惜和保護。”在談到南沙河時,山西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所長、研究員高專誠如是說。

    高專誠說:“沿河而居是幾萬年前老祖宗留下來的習慣,在早期,沿河而居可以解決飲水、灌溉等問題,但隨著科技的發展,飲水和灌溉的需求不再那么明顯,因此對于很多穿城而過的河流來說,它們的作用便只剩下了排污,因此它的生態環境便受到很大的影響。”“河水清澈、綠樹成蔭,既能防洪,又能美化環境”,這是每個市民的心愿,但與之相對應的,除了管理部門的治理外,還要有大家的自覺與關愛。據了解,太原市水務局對南沙河的治理工作已經展開,屆時,南沙河兩岸的設計將體現綠化、環保、休閑,表現以人為本的宗旨,做到人與自然、建筑與環境在色彩、形態等方面的和諧統一,環境質量也將趨于生態化。賈振鐸 

晉水韻 

難老泉

    難老泉水出自懸甕山斷巖層,《山海經》有“懸甕之水,晉水出焉”的記載。泉水清澈見底,長流不息,北齊時擷取《詩經·魯頌》中“永錫難老”的錦句,命名為“難老泉”,與晉祠內周柏、侍女像,并稱為晉祠三絕。

    難老泉水曾因世代澆灌晉祠附近的千頃良田,造就了“千家灌禾稻,滿目江南田”的豐饒景象。因泉水含有多種礦物質,水溫恒定,水質優良,所以晉水培育出的晉祠大米,米質晶瑩,顆粒飽滿,吃起來口感香醇,回味無窮。但令人遺憾的是由于水位的下降,難老泉水量已大大減少,由古時每秒近2立方米降為每秒不足0.1立方米。

運城死海

    運城死海,即運城鹽湖,形成于距今約5億年前的新生紀第四代,由于山出海走,大量含鹽類的礦物質匯集在這里,經過長期的沉淀蒸發,形成了天然的鹽湖。運城鹽湖可同聞名于世的以色列死海相媲美,湖中的黑泥蘊含七種常量和十六種微量元素。湖水中可以人體泛舟,湖中黑泥可以美肌活膚,所以運城鹽湖被譽為“中國死海”。

    運城死海與以色列死海一樣,同屬內陸咸水湖。以色列死海黑泥以氯化物為主,運城鹽湖黑泥則以硫酸鹽為主,兩者都富含有益于人體的礦物質元素,且均在同一數量級上,對人體的健康作用可謂“異湖同功”。

    在鹽湖有一個美麗的傳說:由于鹽池缺乏甜水,人們生活、曬鹽所需甜水都得從很遠的地方去背,有位美麗的姑娘名叫甜姑,很會唱歌,有位神仙告訴她,如果她能唱一百天歌就能在鹽池挖出一口甜水泉,但是在泉水噴出之前,由于池牛怪作崇,會冒出一股黑水使眼睛變瞎,喉嚨變啞,甜姑為了造福百姓便不惜犧牲自己,整整唱了一百天,跟池牛怪斗了一百天,終于挖出了一眼甜水,她果然變啞,眼睛也變瞎了,因此,當地居民也稱該泉為“啞姑泉”。

霍泉

    即霍山泉水,位于山西洪洞縣城東北17公里的霍山腳下,離廣勝寺下寺不過百米。《水經注》載:“霍水出自霍太山,積水成潭,數丈之深,又名廣勝寺泉。”

    霍泉用于農業灌溉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古時,霍泉水流經洪洞、趙城兩縣,相傳兩縣人民常因爭奪水源而發生械斗。清雍正四年(1726年),地方官員為了解決爭水糾紛,實行了“油鍋撈錢分水法”,并在水流出口處建起一座分水亭,亭下立鐵柱九根,將水分為十段,水中筑堅壩一道,將水三七分開。解放后成立專門機構,水源得以合理使用。分水亭已成為歷史遺跡。如今,霍泉已經成為廣勝寺景區的景點之一,由海場、分水亭、碑亭、水神廟組成,是著名的旅游景點和灌溉水源。

 

文來源:三晉都市報;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05-03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