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聽姥爺講晉商長盛川的往事

 

 

 

 

 

  朋友說姥爺是晉商,寫寫你姥爺吧。

其實寫姥爺的想法由來已久,每每說起姥爺我更是欲罷不能。在我一篇校園氣息濃厚、浪漫主義、個人色彩隨處可見的“小說”里我曾寫過姥爺,里面的提法是“最后一代晉商”。而姥爺的說法是“渠家柜上的”,無論哪種說法,我敬仰姥爺。

姥爺九十四歲,卻老而彌堅,除一只眼睛是青光眼之外,耳朵靈光,腿腳俐落,精神矍鑠,臉有紅光。

從記事起,住姥姥家最大的樂趣就是聽姥爺講騎著駱駝送藥材、喝駱駝尿的故事,這些景象常常讓我心生向往。每每星期天或寒、暑假,都會記著帶點姥姥愛吃的干饃片,姥爺愛抽的“鳳”字牌香煙,和哥哥老鼠托葫蘆般抬著東西走著去姥姥家。腳板累了,腰板酸了,姥爺一段“柜上買賣”的故事,讓我們兄弟乏意全無。

于是知道了姥爺是在渠家入的“伙”,知道了姥爺開始做的買賣是茶葉。

姥爺是1927年經人介紹進入祁縣渠家“長盛川”做的伙計。東家叫渠仁輔(渠本翹的同族兄弟)人稱“天義財主”。姥爺開始的工作是灑水,掃地,給東家、掌柜、二掌柜端茶倒水,晚上做“算課”,學習打算盤、記賬、做盤點,背誦“商德”。一年之后(1928年)因為當伙期間為人勤謹、伶俐,做事可靠,連同帶姥爺入師的二掌柜一同被調往“長盛川”湖南分號專做茶葉生意。

茶業對中國人而言,就相當于外國人的咖啡、可可一樣,當時的中國人對茶葉簡直就是到達了瘋狂的程度,茶樓酒肆以茶為先,現在我們只能從后人拍攝的影片中窺視到當時的盛況;酒足飯飽,茶樓“斗”茶;朋友聚首,茶樓相會;友人送行,茶樓相聚;不勝酒力,以茶代酒……

可以說離開茶葉,中國人就不是中國人,中國人之所以是中國人,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茶葉帶給中國人的一種說話的“理由”,客觀地講類時于今天商界的“酒桌生意”或“人情生意”一樣。正如晚清大儒辜鴻銘在《茶樓》中寫到:“丑陋的中國人同樣有可愛的地方,他們能持之以恒地熱衷一樣小東西,卷了辮子,耷拉了耳朵,敲著長指甲,悠閑的呼朋引伴,‘老板,來一壺茶,’這些,肯定是中國人。”

茶,幾乎成為那個時代中國人的一種象征。

而其時,湖南分號的茶葉生意卻由于掌柜郭子奉(太谷郭家堡人,對票號匯兌生意相當熟練)對茶葉生意的輕視而連續半年虧損。對“有麻雀就有山西商人,有山西商人的地方就有祁太平的字號”的祁縣商幫來說連續六個月的虧損是對總號名頭的一種侮辱,因而總號對湖南分號的茶葉生意特別關注。

湖南分號由于原掌柜的輕視,對經營管理相當松懈,許多伙計都偷偷地將字號的茶葉“轉出”私自“抽頭”(當時的一個商業用語,意為轉出自己字號商品賣給競爭對手),姥爺僅僅“入伙”一年,但看起來相當老成,給人感覺已是久經商場的老人。在熟悉了字號的人事、生意業務之后,老爺和掌柜姚掌柜商量,必須禁絕這種“轉出抽頭”的現象,于是在一次號事會議上宣布:既往不咎,但今后一旦再出現此種情況,嚴懲不貸。

原湖南分號二掌柜,因分號其他伙計都是其老人,且老爺和掌柜姚長澤到任后,總號將其將為大伙,因而心懷謙隙。其不畏前言,攛掇其他伙計“抽頭”,老爺發現這種跡象并匯報掌柜后,果斷宣布將其開除出號。

自此以后,湖南分號各項工作正式走上正軌。條理好前期帳務后,姚長澤掌柜和老爺商量開設湖南號茶葉加工廠。

經過兩個月的準備,一個集茶葉回收、加工、批發的茶葉商號正式開始生產。這樣,一年至少給總號節約20萬兩銀元。一年后,姥爺升職為湖南分號大伙。

三九、三六、二七、斤磚,這是磚茶的包裝專業用詞。三十九塊、三十六塊、二十七塊一箱,一斤一塊一個包裝,是當時茶葉生意的定規。因當時最大的出口國是蘇聯,為實地了解蘇聯人的飲茶習慣、生活習慣,姚長澤掌柜派姥爺專程去莫斯科實地考察。乘了當時最先進的小火輪到達海參崴,后又轉成汽車抵達莫斯科。莫斯科人的生活同中國人一廂情愿的想象是不同的,雖然當時蘇聯建國不久,但蘇聯人的生活是相當不錯的,就了夾了鹽的面包,來一瓶伏特加酒,認為是絕頂的美味,對茶的嗜好也僅僅停留在紅茶這一個茶品種上,對中國人輸出的茶磚,只是出于一種無奈或別無選擇;茶好,但磚茶并不合適蘇聯人的口味。

回國之后,湖南分號開始根據老爺的建議組織生產。很快湖南分號的生活迅速居于總號下屬分號之首。

姥爺有著學究的風范,做什么事情都特別的認真、謹慎,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規矩,誰要破壞了他自認為的“規矩,”就會循循善誘的教導你學習他這套“規矩”。吃飯執筷子、斟茶、沖茶的方法,也不是隨隨便便的端碗、擱茶,倒水這么簡單,先要用熱水溫一下碗,將水倒掉,放茶,倒水三分之一,待兩三分鐘之后,將水濾去,(意思是將茶葉浸潤一下把茶葉味引出)再斟滿水,斟水時,茶壺嘴不可碰茶口,水斟過程中逐漸降低茶壺嘴的高度……

茶水泡好,掲了蓋子茶香漫溢。略呷一小口,滿口生香……

1929年,湖南號生意日見興旺,總號設在綏遠(今呼和浩特市)的分號因掌柜、二掌柜調離而空缺,總號調姥爺赴綏遠擔任綏遠號的二掌柜,大掌柜由平遙人王一辰擔任。

乘車、船,過長江、黃河,所見之處,膏之地,已被兵火所毀,大片莊稼被來往的亂兵傾捻成齏粉,原先繁榮的市井小鎮,難得見到幾個行人。沿途舟楫勞頓,被隨處所見的尸骨刺激而不再疲憊。

綏遠也叫歸化城,是滿清統治者希望蒙族百姓歸順同化,服從清政府的管轄,但真正的情況是,除了日常生活外,蒙族百姓基本保持著自己的生活習慣。

取道綏遠,四散的游兵跟土匪沒有兩樣,背著大槍,遇到大戶人家就是一頓洗劫。馮玉祥的部隊和張作霖的“胡子軍”在綏遠城外的帳子山打仗。馮玉祥的部隊頂不住了,綏遠號的伙計這么說。姥爺和綏遠號的新任掌柜不禁一陣發慌,兵荒馬亂,綏遠號能保得住嗎?

就在這一天晚上,一個頭戴黑禮帽,身穿黑綢緞衫的,帶著一個彪悍短打扮男人的中年男人來到店中。站柜多年的老伙計一眼就認出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國民革命軍西路軍司令馮玉祥將軍,忙沏茶、上座。老伙計當時沒說,所以姥爺僅略略看了看,這個人微胖,身形健碩,平和的樣子,確有不怒自威的氣勢。他要了幾包茶葉,就在短打扮男人的護衛下走了。據老伙計說,馮玉祥同原號里掌柜關系很好,常來。

沒有幾天,綏遠城陷落,張作霖的“胡子軍”駐進了綏遠城。

軍閥混戰,沒幾天,張作霖又被馮玉祥趕走。祁縣幫“長盛川”代表山西商號前往軍政府祝賀。這一天,姥爺再一次見到了馮玉祥將軍。

經過兩年的歷練,字號里的事姥爺已是駕輕就熟,祁縣總號調姥爺到蘭州票號任二掌柜,正式從事票號業——現代銀行的“鄉下祖父”。

其時,姥爺認識了姥姥,用姥爺開玩笑的話說,是攀附了姥姥的“富貴”。(姥姥娘家是忻州原平票號大家郜家,姥姥三個舅舅皆畢業于日本東京帝國大學軍事課,小舅舅媳婦為日本帝國大學一少將的女兒)

姥爺至今仍津津樂道喝駱駝尿的故事。自綏遠城東行至沙漠邊緣,就將字號的貨物從馬匹身上換成駱駝房(類似于今天的駱駝運輸公司)的駱駝。第一次騎駱駝就被看似溫順的駱駝給甩到沙子上,駱駝房的老大拉了韁繩,上了峰背撫摩幾下,突然,老大的兩個手指直直的戳向駱駝脖子上的一個部位,只聽“轟”的一聲,這只駱駝才慢慢地站起來。駱駝房的老大示意姥爺騎上去,果然,這只駱駝一路之上乖巧得很,穩穩當當地托姥爺到達蘭州城。

行至蘇羅岔(原為內蒙古一旗名,因沙漠逼近,現已廢棄),駝隊遇到了大風,駱駝們在駱駝中“首領”的帶領下,急急地向自認為安全的方向前進,駱駝們自動地閉起了鼻子,以防止沙子進入。

一陣風沙,每個人的耳鼻口舌都是滿滿的沙子。駱駝們也是一片昏黃,本能地搖擺著身子,積聚著氣息,以使鼻腔中的沙子能被空氣吹出來。字號里有人摳著鼻子,不幾下鼻子就流了血,駱駝房的老大趕忙過來,告訴大家不要隨便摳鼻子,不然沙子會將鼻孔中的毛細血管蹭破。

只有弊住鼻子擤鼻涕,才會自動的將沙子“吹出”鼻子。

駝隊安然無恙,字號的伙計發現,大風當中,駱駝們擁擠著防避風沙,幾只大水袋都被擠破了,水袋子滴滴嗒嗒的,只剩下幾滴水。而人們已經是饑渴難耐,一個個滿身風沙,嘴唇干裂,如果不喝點水潤潤唇、食道,會得一種據駝老大說影響嗓子發聲的怪病。

喝圣水!駱駝房的老大說。只見駱駝房的人從駱駝褡子上去了一只大鐵壺,放到駱駝兩只后腿之間,駝老大左手摸著駱駝的兩只耳朵,右手拿鞭桿輕輕敲著駱駝屁股。不一會,大鐵壺里已是滿滿一大壺駱駝尿。

駱駝尿像啤酒,姥爺笑著說。眼神悠悠的向回到了那個遙遠的年代,回到了那個有著駱駝、枯樹,滿是沙子的遠漠。

接下來,姥爺在蘭州呆了三十年。人們從書籍、電影、傳聞中傳說的匯通天下的晉商,就是在姥爺他們手里上演。

大筆大筆的款項在這里進進出出,在他們小門面的大柜臺上,調劑著舊中國不規則、原始的金融。

漫漫的,駝隊承載著無數像姥爺一樣的山西商人在中國金融舞臺上叱詫風云,黃沙過后,舊中國的民營“銀行”在新中國成立后的1952年最終推出了歷史的舞臺。

1952年,中國銀行西北分行在蘭州成立,作為負責西北地區山西票號善后事宜處理工作的主要負責人,因西北銀行籌建過程中缺少專業銀行人才,經推薦,姥爺被安排進西北銀行負責銀行財務工作,任中國銀行西北分行副行長。時任中國銀行西北分行行長的是解放軍西北軍副司令員習仲勛。(當時實行軍管)

1961年,政治斗爭進入銀行系統,西北銀行(1960年剛剛更名,姥爺記不起來了)迅速跟進。姥爺作為“剝削勞動人民、鉆入政府銀行的走資派”典型而受到了空前的揪斗。理性被狂熱占據的社會,幾乎每個人都處在恐懼之中。在斗爭中被打死、打殘者數不勝數。

懷著深深的無奈,1962年,姥爺拋棄了蘭州的房產,回到老家祁縣古縣鎮溫曲村。

老家接納了這個知天命的老人,村子里給分了土地,姥姥和姥爺自己動手,學習種植麥子、玉米、土豆。自給自足的農村的生活,平和而安詳。

如果一個人喜歡回憶過去。那只能表明他的老邁。姥爺確實老了,陽光里,我會常看到他拿著一張報紙,坐在藤椅上靜靜的看;姥爺確實老了,九十四歲,卻依然對商貿、金融有著一如既往的熱情。

我曾問過姥爺為什么“想當年的晉商”能夠在中國,甚至日本、蘇俄、朝鮮做大自己的生意。老爺說:山西人老實,老老實實做人,老老實實做生意。那會兒一個商號的名聲,那可是絕對、絕對的重要,誰生意中有欺騙,那他只能是做“一單生意”;那會的山西人都是走出去,一個、兩個、三個、,慢慢多起來以后形成一個群體,就會有巨大的帶動作用。走出去,一定得走出去……

今天,我們在典籍中尋找前輩的輝煌,以自我滿足,我想,是應當汗顏的。

 

后記:為寫這篇文章,我專程回老家看了姥爺,再次聽姥爺講“柜上的故事”,姥爺還是那樣,娓娓道來……

乘了回太原的火車,我看到了村村點火,處處冒煙,鐵路沿線高聳的工業煙囪直入云天,一排排整齊的車間里,是經過人工吹制正待出口的玻璃器皿。模糊的廠房里,依稀可見工人們在流水線上奔波忙碌。

這,就是孕育了晉商文化,產生了許多富商大賈傳奇故事的晉商故里。這些,就是曾經富可敵國的傳奇人物的后裔。

  作者簡介:代秦,男,35歲,山西祁縣人,畢業于山西財經大學法學院,經濟法學碩士。現居北京。就職于北京多維聯合集團,現任集團戰略規劃副總經理。本文作于2003年慶祝太原建城2500周年。曾刊載于《山西晚報》。

 

文來源:作者提供;本文作者:代秦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05-03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