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原服裝城謀變

 

 

 

 

 

  “太原服裝城謀變”之上篇:村里建起一座“城” 

    郝莊,位于太原名剎雙塔寺腳下。面積不大,064平方公里,比省城迎澤公園還要略小一點;人口不多,700余戶,2283人。從1991年開始,坐落在郝莊朝陽街上的太原服裝城,以讓業界為之側目的增長速度快速崛起。如今,太原服裝城集團已擁有10個服裝批發市場和兩個物流配送中心,營業面積達到50萬平方米,經營戶7000余戶,就業人員4萬余人。2011年實現營業額405億元,連年被評為太原市企業50強和太原市服務業50強。

    2012年,服裝城集團內部進行了整合與規劃。精品服裝城在原址上重新翻蓋;御都服裝城、東城服裝批發市場也正在翻蓋之中;年底,西城也將拆除翻建。脫胎換骨之后的服裝城,不僅在硬件設施上有新氣象,更要在經營模式上告別傳統套路,建立現代企業管理制度。舉辦服飾藝術節,就是希望社會各界對服裝城有一個全新的認識——改變,正在發生。”

    121日,郝莊社區主任、太原服裝城集團董事長王天明在 “太原市首屆服裝藝術節”開幕式上的這段講話,以及創立21年來服裝城首次進行的大規模商業促銷活動,無不發出了這樣的訊息——太原服裝城試圖以 “形象切換”來努力擺脫“地攤貨”的印象。市場硝煙彌漫,電子商務風生水起,服裝業正面臨著嚴峻挑戰。靠“復制”“貼牌”商品起家的服裝城,這個號稱華北地區最大的服裝批發零售集散地,已然意識到自己走到了十字路口。

    從集貿文化轉向現代商業文化,華麗變身之后,能否迎來又一個春天?郝莊的發展軌跡或將成為城市化進程的時代標本。

    21年前,朝陽街上拔地而起的東城服裝城,成就了后來的太原服裝城集團,成就了郝莊的名氣,也成就了許多人的致富夢。

四千長子人 淘金服裝城

    “服裝城不去啊,堵得上不去,只能把你送到五一商廈那兒,你要不重打個車吧。”聽說要去服裝城,出租車司機一副“拒載”的表情。“五一商廈”現在已是太原市社會保障大廈。樓前,機動三輪車橫七豎八停在路邊,車主嘴里喊著“服裝城,服裝城……”招攬著生意。沿朝陽街往東走,車流、人流,兩邊店鋪循環播放的廣告聲,路邊攤的叫賣聲,此起彼伏,熙熙攘攘。令人頭暈目眩。

    改造后的朝陽街擁堵依舊。行人三五成群朝著目的地——服裝城走去。“你按我說的價把那個款給我配幾件。”“那個價真拿不上。”

    128日中午,東都服裝城4樓,一間經營中老年時尚休閑服飾的商鋪內,店主張建枝正在跟一個女客戶討價還價。

    女客戶是朔州人,十天半月來太原服裝城批一次貨。她并不是哪個經營戶的鐵桿客戶,每次來都要在商城內就自己所選的服裝種類大致瀏覽一下,才決定進誰家的貨。

    服裝流行周期很短,考驗的是賣家的眼光。跟不上潮流,東西滯銷,貨就砸自己手里了。

    張建枝是長治市長子縣碾張鄉西里村人,1994年,在太原五龍口農貿市場賣小商品的他與妻子在西城服裝城租了個柜臺,開始了服裝生意。那時候,一年的租金是6000元。

    當時,兩口子租住的房子只有幾平方米,夫妻倆同時站在地上,轉身都有些困難。“一人一個餅子,一碗稀飯,一根黃瓜,就是我們的晚飯。”

    來太原前,張建枝的妻子是村里的小學老師,每個月的工資是60元,而賣服裝1天的收入,差不多是妻子1年的工資。沒有節假日,吃不好飯,睡不好覺,甚至一天兩趟去石家莊進貨。雖然很辛苦,但張建枝覺得相比在村里,還是賣服裝掙錢快,于是堅持到了現在。

    最初兩年,生意時好時壞。第一年因為選貨沒經驗,貨物積壓,幾乎賠光了本錢,以致春節都沒錢回家。第三年生意起步,之后越做越順。

    從西城到東城,然后是現在的東都。每有新商城建起,張建枝總要在新商城買下商鋪后,再將之前的舊商鋪出租給別人。“新商城的市場需要培育,相對租金便宜些。”在服裝城打拼多年,張建枝懂得了如何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在距離張建枝商鋪不遠的地方,是張建枝的老鄉崔金紅的商鋪。

    1995年,25歲的長治市長子縣碾張鄉關街村人崔金紅,懷揣賣豬、賣麥子賺得的4000元,“闖”進太原服裝城,從事褲子批發。“一年時間,我就掙了1萬多元,過年給家里買了臺熊貓彩電。”

    幾年后,他給自己經營的褲子注冊了商標,并從“百圓褲業”的經營模式中得到啟發,主打價位88元。“生意好的時候,一年能賣出十幾萬條褲子。”生意越做越大,崔金紅每隔幾年就要更換更大面積的商鋪。8平方米、40平方米、200平方米。

    如今,崔金紅已在太原購買了3套住房。2012327日,太原東都服裝城開業后,他花60多萬元,買下了兩間商鋪。

    張建枝告訴記者,服裝城不斷擴大,目前在朝陽街從業的長子人,連經營戶帶服務員,大概有4000人。“碾張鄉有3000多人,僅一個村,就來了幾百號人,家里就留下了一些老人和孩子。我們村最多的時候來了40戶。都是親戚朋友互相介紹的。”

    “只要能堅持下來的,大都生意不錯。有車有房有商鋪。”來服裝城的碾張鄉人多,其中有幾十名共產黨員。除了賣服裝,張建枝還有另一個身份——長子縣碾張鄉服裝城黨支部書記。

“圈地”倒閉廠 建起服裝城

    東城服裝城,2010年開始拆除翻蓋,擬于20121228日開業,正在進行最后的施工。挺拔的身姿,時尚的裝修,當年身高只有4層的東城,如今躍身為十幾層的商廈,矗立在朝陽街上。

    作為太原服裝城的開端,如今的東城已難覓當年的容顏。“剛開始在這里選址的時候,有人擔心,服裝城建在郊區會有人來嗎?我們選址首先考慮城市的發展遠景,其次是交通便利條件。郝莊離火車站比較近,交通方便,地處郊區,地域寬闊,適合長遠發展。”73歲的許瑞挺,對服裝城的創立記憶猶新。

    1990628日,許瑞挺履新太原市南城區工商局(現迎澤工商局前身)局長。上任伊始,即提出“依托城區地理優勢,以成本低、競爭力強、輻射面廣的市場建設為龍頭,大力發展第三產業。”

    同年11月,許瑞挺與南城開發公司等相關單位負責人組成考察團,到福州、廈門、石獅等城市“取經”。“當時太原到處是馬路市場,在南方轉了一圈,才發現人家主要是發展室內市場。”“取經”歸來,正值山西省委、省政府向全省各地發出通知,要求各地推廣侯馬集貿市場建設經驗。許瑞挺提出建設市場的建議,立刻得到上級領導的支持。于是,很快成立了以許瑞挺掛帥的市場建設領導小組。“當時太原市亟需解決的是服裝市場、果品市場和建材市場。多年來,太原及周邊‘倒’服裝的人,都往石家莊跑,因為那兒的貨便宜。而南城區的個體服裝加工點多、亂、雜,不便管理。我們就想著建一個輻射省內外、全省規模最大的服裝加工批發市場。郝莊一個螺絲釘廠倒閉,空著一個大院子。我們跟郝莊鄉政府達成協議,四六投資。我們投六,鄉政府出地,并負責施工。協議一簽20年。”

    199172日破土動工,121日即開業。占地面積5400平方米,4層城堡式建筑的市場,呈現在太原人面前。

    攤位設計為前店后廠的家庭作坊式結構,集生產、加工、銷售、食宿為一體,可容納服裝加工批發經營戶1000余戶。市場起名為“太原朝陽服裝加工批發市場”。市場大門外立面上,懸掛著時任山西省副省長郭裕懷的題字——“太原服裝城”。服裝城之名由此而來。

南方人先行撐起服裝城

    彼時,在太原體育館附近牛站村租房搞服裝加工批發的浙江人林昌順,正經歷著房租不斷上漲的困擾。“房東每個月漲房租,你不給房租,就把你衣服都扔出去了。當時在牛站的浙江人就有637戶,全是搞服裝的。太原人稱‘浙江村’。”

    牛站這個上世紀80年代自發形成的馬路市場,由于外來人口多,環境臟、亂、差,令管理部門也很頭疼。

    服裝城建起來了,如何讓習慣于“打游擊”的服裝個體戶進“城”經營是個問題。

    本地經營者怕賠錢不敢貿然進“城”。許瑞挺就組織車輛從牛站村選了4名浙江服裝加工戶代表,到服裝城參觀。林昌順便是其中之一。“那時候,朝陽街上是一排排的平房,東城周邊全是荒地,路上我們只碰到了一個人。從火車站步行上來,大概是一刻鐘左右。工商局的人問我們這個地方行不行,我們說行吧。”

    之后,牛站村的浙江人全部被工商局請進了服裝城,前面銷售后面加工。至此,太原的服裝批發市場從路邊攤,進入商廈式服裝批發時代。

    許瑞挺回憶,為了擴大服裝城的知名度,他們投入幾十萬元在報紙、電視、電臺、公交車車身等媒介上,進行了大量廣告宣傳。“太原服裝城”的廣告鋪天蓋地,很快蜚聲省內外,享譽華北。開業沒幾天,每日4萬余人客流量,日成交額35萬余元。但凡社會上流行什么款式,只要這里的經營戶知道,即刻制出,即刻上市。今天訂貨,明天就能取貨。

    “看見東城服裝城生意紅紅火火,當時的郝莊村委主任安愛忠找我,也想跟我們合作再建一座服裝城。這次我們將攤位全部進行投標,用預付5年房租來集資。本地人、外地人都爭著集資。我的條件是,南方人一定要占到70%。因為南方人集資是為了經營,本地人集資是為了出租,管理起來比較麻煩。”

    19921028日,總高6層,可容納經營戶1400余戶的西城服裝城開業。一部天橋將東、西兩城連為一體。同時,儲蓄所、法律顧問中心、保險、長途電話、拖運、飯店、理發洗澡等配套服務設施逐步建立。

    那年頭,農村人一年賺個幾萬元是很了不起的事情。“那會兒別說銀聯卡,連銀行都很少見。人民幣最大面額是10元。我春節回家坐飛機,馬甲里揣得鼓鼓囊囊。過安檢,工作人員問我衣服里面是什么。我說是錢,服裝城做生意的。”林昌順將這段往事講給別人,逗得別人哈哈大笑。

    林昌順衣錦還鄉,在村里只是個泥瓦匠的他,讓親戚朋友羨慕不已。先后有50多名老鄉跟隨他來到了太原服裝城。

    1993年,專賣內衣的浙江人梁子生,將陣地從侯馬批發市場轉到了太原服裝城。每隔幾天,他就會往老家發電報,催老家加工衣服的人往太原發貨。

    “不管什么款式,什么面料,只要拿到太原,很快就賣完了。”1997年,做仿版多年的梁子生注冊了自己的商標,有了自己的品牌。“現在的生意還好,每天晚上七八時都還有客戶。”

本報記者 何玉梅 文/圖 

“太原服裝城謀變”之中篇:試水突圍“坐地生財”模式 

    東城之后,西城、精品、御都……一座座服裝批發市場,如雨后春筍出現在太原朝陽街上,而且是建一座火一座。修建商城成了郝莊人的發財樹。

郝莊人村民變“股”民

    2012327日,一個總建筑面積為15萬平方米的服裝批發市場——東都,在郝莊正街開業。主體工程200天封頂,100天完成內外裝飾,建設速度之快令人稱奇,被外界稱為“郝莊速度”。

    這一被郝莊人稱為城中村改造的標志性建筑,是舉郝莊全民之力投資5億元建設的。“一股5萬元,光村民集資5000萬元,社區出一部分,社會融資一部分,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發起者,便是郝莊掌門人王天明。

    1985年,高中畢業的王天明進入郝莊村辦企業——磚廠工作。因為吃苦耐勞,表現突出,他被提拔為磚廠廠長,一干就是十幾年。

    2003年,王天明建起新東城服裝批發市場,開始將事業重心從工業轉向了服裝批發業。

    2005年,太原市政府把郝莊列為“城中村”改造試點村。

    20088月,郝莊村委會掛牌成為郝莊社區居委會。也就在這一年,王天明被村民選舉為社區主任,自然成為村集體企業——太原服裝城集團董事長。

    村民變居民,身份雖改變,社區政務仍沿襲著村民固有的自治模式。去年換屆選舉,王天明成功連任。“2008年那次選舉,村民們考慮的是,只要不讓以前的村委主任連任,誰當主任都無所謂。王天明當村委主任這幾年,村里蓋起了東辰小區,建了物流中心,修了路。去年能連任,是村民們打心眼里認可他。”郝莊一居民說。

    王天明之所以被郝莊大多數人認可,一大舉措是讓每一位居民“分享了改革發展的成果”,即將村集體企業賺取的利益,分配到了每個居民身上。

    王天明執掌郝莊社區后,郝莊城中村改造正式啟動。

    集體企業改制是城中村改造的必經之路。

    對社區資產進行清產核資,股份量化,居民按股分紅。股份怎么分配?“當時市里面提出按農齡和村齡分。農齡沒辦法操作,算兩年也算不清。市內的幾個城中村我們也考察過了,他們采取新人、老人一刀切的辦法,由此引發的矛盾比較多。我們社區就決定統一按村齡算,從1956年郝莊村在冊人口往后算,一年算一股。1956年入社的社員每個人加5股,1982年參加土地分配的再加5股。針對原來是郝莊村村民,后來轉成市民戶口,再后來又轉回農村戶口的這部分人,我們的方案是,中間走了的這段時間不計入村齡。村民基本沒什么意見。”郝莊社區民事辦主任賈駿,全程參與了《郝莊社區集體經濟改制總體方案》的制定。

    2010年年底,郝莊居民每股分紅400元。賈駿說他算是村里股份最高的,“除了我自己的股份,我還繼承了母親的10股,總共75股。一年就能分3萬元。小孫孫4歲,有4股。我們家大小11口人,有250多股,平均每口人能分個1萬元吧。每人一張卡,年底來簽個字,3天后錢就到賬戶上了。現在那些市民可羨慕我們呢!”

    郝莊社區有工貿、服裝城兩大集團。據介紹,郝莊社區90%的財政收入來自于商業。城中村改造,王天明給郝莊確定的發展思路,是“以商興業,以商富民”。于是“東都”由此誕生。

    出租房屋、每年啥也不干都有錢分,服裝城讓郝莊人嘗到了“坐地生財”的甜頭。他們最該感謝的,是20年前那些率先進“城”的南方人。

一座城改變一村人

    20年前,為了讓南方人安心扎根服裝城,太原市南城工商局(現迎澤工商局前身)局長許瑞挺可謂事無巨細,面面俱到。

    服裝城里90%的經營戶來自南方,拖家帶口。孩子沒地方上學,南城工商局與郝莊鄉政府共同投資,在雙塔寺腳下建起了托兒所、幼兒園、服裝城子弟學校。南方人愛吃海鮮,于是周邊有了海鮮市場。經營戶越來越多,市場內用房不夠,附近民房的租賃價格水漲船高,最高時達到每月每平方米20元。許瑞挺又與郝莊村委協商,聯合成立了租房服務辦公室,對需要租賃民房的經營戶統一造冊登記,再由辦公室出面與村民簽訂租房協議,統一房價為新房每月每平方米8元,舊房每月每平方米6元。

    服裝城里有服裝加工批發經營戶1940戶,外圍還零散分布著560個加工戶,另有與之配套建設的小商品批發市場和布匹批發市場。

    服裝城白天車水馬龍,人流如織,夜間燈火通明,機聲不斷。每當星期天、節假日,很多市民不去逛市里面的百貨大樓,而是三五相約來服裝城買衣服,“這里的商品至少比市里面的衣服便宜30%,甚至一半。”“東西便宜”是服裝城根植于太原人心中的印象。

    每天7時開門營業,來自太原及山西各地市(縣)批貨的客戶早已等在門外。經營戶爬到貨堆上,按排隊順序挨個發貨。偶有零買的進來詢問價格,“不零賣!”手忙腳亂的經營戶果斷丟出這句話便不再理會。

    四面八方的人匯聚到服裝城,地痞流氓乘機活躍起來。“就是明搶呢!晚上都不敢出門。從火車站往朝陽街走,一看你是外地人,兩三個小伙子攔住你,口袋掏空了,包拉開沒錢,打你幾耳光,走了。因為當時附近村里的人很窮嘛,現在就沒這種現象了。”浙江人林昌順說。

    為了“安全”,市場內24小時有保安值班。當時的郝莊村委主任安愛忠,晚上披著大衣親自帶人上街巡邏……

    日客流量近8萬人,日均成交額達80余萬元,全年成交額為2.8億元。太原服裝城以讓業界為之側目的增長速度快速崛起。昔日鮮為人知的朝陽街,成為太原市與柳巷并駕齊驅的繁華商業街。“7路沒有水,8路沒有電,19路汽車看不見。”人們用這句順口溜描述著郝莊當時的荒涼與不便。許瑞挺與公交公司協商:“公交公司為服裝城增開小巴士,工商局為公交車每公里補貼1元。”

    隨著服裝城日益繁榮,客流量增大,往返的小巴士和19路公交車趟趟超員。公交公司增設了從火車站到服裝城的專線車,雙方的補貼協議至此終止。

    有了服裝城,郝莊人的生活由此改變。村民不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開餐館、賣小吃、買汽車跑出租等,經濟意識逐漸增強。據1992年的統計數據,郝莊鄉飲食業由原來的5家發展到27家;貨運由原來的7戶發展到28戶;修理、服務業猛增到12戶;客運業、冷飲攤點打破零紀錄,分別發展到12戶和32戶。鄉鎮企業的磚窯、灰窯晝夜生產,仍趕不上村民建房的需求。

    浙江人徐某提出想占用村委會辦公樓建一個布匹市場時,村干部爽快答應,并很快騰出,搬到了別處。“好地方騰給南方人,好條件送給南方人,好政策照顧南方人……”當時有些人心里想不通。但事實證明,南方人的進駐,帶來的是郝莊日后的繁華。

“坐地生財”遇瓶頸

    說起陳福喜,或許有人會覺得陌生。說起太原精品服裝城,太原人大多都知道。陳福喜便是精品服裝城總經理。

    陳福喜,太原來福集團董事長、太原市服裝城集團常務副總經理、山西省政協委員。

    陳福喜是土生土長的郝莊人,出身貧寒,自稱吃百家飯長大,從小即開始闖蕩社會,當過木匠,辦過養雞場,也倒騰過自行車、鋼材等。上世紀80年代,他已掙得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百萬元。

    19934月,陳福喜組建太原市精品服裝城,同年126日,朝陽街上第三個服裝商城誕生。

    2004年,陳福喜創立太原來福集團。同年10月,其旗下太原一心堂醫藥連鎖有限公司成立,朝陽總店開業;200612月,來福投資興建的倉儲物流中心運營;20079月,鑫東方商務會議中心開業;20111月,來福并購新東方東西配樓,起名“新精品”開業運營……陳福喜在朝陽商圈布著一枚枚棋子。

    其實,在服裝城像陳福喜這樣希望借勢而為、借勢而進的大有人在。據了解創建至今,太原精品服裝城以年遞增25%的速度,不斷擴容改建。“低水平重復建設,低水平攀比規模。商城之間各自為政,經營戶被動擴展開店,不斷簡單克隆,重復經營,致使各個市場的定位不明確,往往同一市場內,同時經營多類服裝商品,商品只有量的增加,而無質的提升。各商城之間由于產品相同,缺乏縱向合作,導致競相壓價,與自己的兄弟單位爭奪著市場份額。”服裝城一管理人員直言不諱。

    20089月,朝陽街上高端店——同至人購物中心開業。定位為品牌服裝批發。意欲打造山西的品牌代理商總部基地。

    126日,記者看到,這個號稱華北地區最大的單體商場內冷冷清清。部分商鋪仍在招租中。“現在朝陽街上市場已經飽和,生意不好做了。”一經營戶說。

    而郝莊人面臨的現實是,除了城中村改造,已沒有多余的土地再讓郝莊人“坐享其成”。唯有通過發展模式轉型、產品服務升級來獲得新生。

    傳統市場硝煙彌漫,電子商務風生水起,雖然服裝城目前生意依舊火爆,但王天明他們已隱隱感覺到,服裝業的危機正在悄悄逼近。

本報記者 何玉梅 / 

“太原服裝城謀變”之下篇:傳統商貿城渴求華麗變身 

    交通擁擠、環境臟亂、空氣污濁,檔次不明、定位不清、人才匱乏等等,成為制約太原服裝城發展的瓶頸,以華北地區最大的服裝批發零售集散地自居的郝莊人,被迫走上了轉型之路。

重整河山成就商業集群

    業態老化、設施陳舊、空氣污濁,太原服裝城走到了發展的十字路口。改,勢在必然。

    20113月,朝陽街片區升級改造方案確定,改造工程被列為太原市、迎澤區的重點工程。

    此次改造的參照標準是柳巷商業區。為此,太原市迎澤區政府特意聘請為柳巷商業區設計方案的香港專業團隊,為朝陽街片區改造出謀劃策。設計內容包括道路升級改造、立面整飾、沿街綠化以及交通循環改造。

    根據規劃,朝陽街片區的沿街違建、臨建將予以拆除,道路予以拓寬。雙塔南、北路,新修的太行路,南內環街東延部分以及朝陽街主干道,將成為貫通朝陽街片區的主要干道。

    改造后的朝陽街全程無車位設計,穿插酒店和寫字樓,同時增加至少3處綠化帶,道路兩旁設置高檔路燈、電網入地等。

    郝莊社區即在朝陽街片區改造范圍之列。市、區兩級政府出資改造,這一機遇郝莊等了很多年。

    2012年,迎澤區啟動朝陽街商圈改造工程。

    政府部門在全力打造著朝陽街商圈,借著朝陽街改造之勢,各商城也開始了自己的升級之路。

    2010年,1991年建設的老東城率先拆除改建;201125日,太原精品服裝城拆除改建;20123月,左有“東方紅”,右有“圣亞服飾”,飽受“夾板氣”的御都服裝城拆除翻蓋,并將新城命名為“御都新天地”。重建后的御都定位高端,招商要求經營品牌必須是國內一二線品牌,且是一級代理自己經營。據守朝陽街與雙塔北路十字路口門戶位置的御都,意欲從批發向零售業態轉變,地表高度躍升至19層。

    朝陽片區改造共涉及20條街巷,其中被改造的3條主干道,都是“東都”的必經之路,這讓郝莊人興奮不已。

    東都商城、新東城、精品商城、眾愛布料窗簾城、美食街、大型停車場,緊鄰雙塔景區,一個新的商業集群形成。太原服裝城集團董事長王天明“商圈南移”的設想初步實現。

人才匱乏羈絆提檔升級

  “21世紀最缺的是什么——人才”,這是葛優在電影中的“著名”對白。

    硬件上去了,人才匱乏同樣困擾著太原服裝城的發展。“1111日‘光棍節’,天貓的銷售額為191億元,上演了一場網購大狂歡。郝莊物流集中,有來自全國17個省市的經營戶,如此天然優勢是長風商圈和柳巷商圈無法企及的,為何不發揮自身的優勢,發展電子商務?”1126日,太原服裝城集團與省城部分媒體記者進行座談,有記者提問,座談會現場短暫沉默后,一服裝城管理人員回答:“我們正在做電子商務。”

    郝莊第一代創業者們均出身草根,管理企業主要憑經驗行事,對企業文化、經營策劃、電子商務等不甚了解。有些管理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經營的商城里有什么品牌。

    習慣了“坐地生財”的部分郝莊人,更滿足于安于現狀。大部分企業內是家庭式組織。“服裝城發展20年,有其根深蒂固的東西存在。說起來人才缺乏,但真從外面招來了,又沒有什么用武之地,還常常被人排擠,往往因為‘水土不服’,呆不了多長時間就走了。有些管理人員年齡偏大、思想僵化,還不愿意讓位。下面人的合理性建議很難傳遞到決策層那里,上下溝通脫節。”一管理人員認為現在的服裝城缺乏的是現代化的經營理念。“一件小事兒,開十幾次會都難以作出決定。”集團辦事效率低也被子公司的工作人員所詬病。

    2010年底,為了配合城中村改造,將布料、窗簾整合到一個市場內,服裝城集團旗下眾愛布料窗簾城總經理劉根柱,決定在原商城基礎上向東擴建,意欲建成華北一流布料窗簾批發中心。

    破土動工后,劉根柱將在電信公司上班的大兒子劉斌成叫回了家,讓兒子協助自己管理企業。論年齡,劉根柱也才52歲,他卻稱自己“力不從心”。“我大學畢業后沒想過接父親的班,也沒想著靠家里人。我的視力很好,報考飛行員,體檢時因為身高和體重比例不符,給刷下來了。畢業后在蘇寧呆了3個月,一個機會,給中國電信投簡歷,就被錄用了。在電信老加班,在這兒最多的是責任,畢竟是自己家的企業。”

    劉斌成在公司的職務是總經理助理、副總經理、經營辦副主任,最近他又開始建網站,搞策劃。但實際上他“大事”要參與,“小節”也得檢點。早上8時之前上班,碰到地上有垃圾,他都要檢點一下保潔員。“工商管理人才、策劃中層干部、計算機人才、電子商務人才、法律人才,我們都缺。”太原服裝城集團辦公室主任張俊義說。“我們計劃與山西工商學院簽署人才戰略合作協議,從2013年開始,對集團現有干部職工進行培訓,他們也可以直接給我們輸送人才。”

后勁乏力轉型勢在必行

    太原服裝城缺少叫得響、影響力大的品牌,缺乏創新和差異化競爭能力,這也容易導致集團內部的惡性競爭。

    一些有實力的批發商,或選擇到街上建設自己的門店,或進駐2000年之后陸續建成的東方紅、圣亞、同至人等中高端商城。太原服裝城的客戶資源在逐漸流失。

    同時,因為擁堵,太原市的中高收入者,很少甚至不再光顧服裝城。“很多商品的總代理商都在服裝城,市里面賣的許多衣服也都是從服裝城進的,價格卻比服裝城高了幾倍。”服裝城留給外界的印象是低檔與廉價,一管理人員覺得這樣的評價對現在的服裝城來說是一種偏見。

    縣鄉消費人群是服裝城最為固定的客戶。城鎮化速度加快,縣城、鄉鎮的購買力也在不斷升級,小城鎮的居民不再僅僅滿足于價廉而開始追求品質,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想用“錢”換得“價值”。能否體現個性化的情感因素,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消費者的購買決定。

    老客戶變得越來越挑剔,經營戶梁子生深有感觸,“過去兩三個款式很快就搶光了,現在幾百上千個品種,都無法滿足消費者。”

    商城過剩,競爭加劇,就看誰能留住消費者。現在,只要有人光顧,服裝城的經營者會忙不迭熱情相迎。顧客購買商品后,順勢送上名片一張,讓其幫著宣傳。“生意越來越難做嘍!”經營戶們時常感嘆。市場招商形勢與10年前亦大不相同。“品牌與實惠,是大眾消費的兩大核心。太原服裝城起步于鄉鎮企業,那時候是拾遺補缺。而現在走到了十字路口,定位不明、業態老化、檔次低廉、人才匱乏等,都是制約服裝城長久發展的瓶頸。企業制度要改革,急需專業化的管理團隊進行資本運作。轉型是服裝城最大的機遇,否則就會被市場無情淘汰。”山西工商學院教授、副院長容和平分析當前郝莊的發展形勢,“服裝城想要進一步發展,必須實施品牌經營戰略,加快培植自己的文化品牌,以解決后勁乏力的問題。”

脫胎換骨占領時代舞臺

    今年,太原服裝城開始走上形象戰略轉型之路,試圖擯棄其略顯土氣的印記。

    每年農歷六月十八,是雙塔寺傳統廟會的日子。雙塔是太原市的地標,利用雙塔這張名片,太原服裝城集團主辦了首屆太原雙塔文化服裝藝術節。

    1123日,經歷4個多月的改造,朝陽街通車。此次大修并未拓寬路面,而只是對地下管網進行了更新換代。“朝陽街寸土寸金,讓老百姓拆了房子拓寬路面很難。”郝莊社區一工作人員道出緣由。

    借著朝陽街通車,太原服裝城以舉辦為期一個月的“山西首屆服飾文化節”為噱頭,向消費者拋出了“媚眼”。他們要求集團旗下東都、西城、精品等十大商城所有商品,參與到打折促銷、購物贈禮、購物抽獎等活動中來。

    這是創立21年來,服裝城首次進行大規模商業促銷活動。或許是因為已習慣于以前的狀態,經營戶們對參與促銷的熱情并不高。手里拿著商場發放的刮獎卡,也懶得給顧客發。有的經營戶自己刮開,看到有大獎,把大獎領回了自己家。這讓商城管理者哭笑不得。“部分經營戶沒有意識到商城與他們是共同體,商城的影響力提高了,他們的生意才會好。”

    采訪中,有業內人士給太原服裝城把脈,稱服裝城的功能不應該僅僅是一個批發市場,它還應該是一座商品展示中心、品牌孵化中心、商品交易中心、購物休閑中心、時尚娛樂中心及信息發布中心。應該從過去的低價競爭,轉向質量競爭、品牌競爭、風格競爭。這樣才能提高整體競爭力和市場占有率。“為什么不能嘗試將體育服裝用品、青少年服飾、孕嬰服飾、中高檔女裝、中老年服裝等分類,科學布局各放在一個商城。定位明確,消費者逛起來也不會那么累。”

    有人發文預言,受服裝網批通道的影響,全國范圍內,大大小小1000多家服裝批發市場,5年內將消失90%。預言是否成真,只有等待時間的檢驗。但傳統服裝批發市場的影響力正在削弱,卻是不爭的事實。

    這個月底,20歲的西城服裝城也將啟動拆除改建工程。至此,上世紀90年代建設的幾個老城,全部退出了歷史的舞臺。“蛻變”成一座座華麗的新城。

    今年,太原市重點開發的七項旅游產品中,永祚寺、雙塔明清歷史遺址被列其中。下一步,太原市政府將適時啟動永祚寺路、新開南路、朝陽街南一巷、永祚西街、新開路等5條道路的改造工程。郝莊人希望借著雙塔這張名片,讓郝莊能夠再次騰飛。

    轉型擴容,提檔升級。121日,“太原市首屆服裝藝術節”開幕式上,王天明用“脫胎換骨”來形容未來的服裝城。

    華麗變身之后,服裝城能否實現“想要好裝到郝莊,衣統天下冠朝陽”的場景?當年的“三晉明珠”能否在朝陽街上繼續散發出璀璨的光芒,我們期待著。

 

文來源:三晉都市報;本文作者:何玉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3-01-23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