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重新進入公眾視野的《丹楓閣記》

 

 

 

 

 

  傅山的《丹楓閣記》在中國書法史上,是和王羲之 《蘭亭序》、顏真卿《祭侄文稿》并稱的行草精品,可說是無價之寶。其內容則是明朝遺民們不滅的反清復明乃至保有華夏文化的夢。然而,世上一直流行著此書法精品的兩個版本,到底孰真孰假?孰優孰劣?不可不辨。

    日前,記者在一次會議上獲悉,2007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傅山書法全集》已售罄,現在準備重新出版。接著,記者拿到了西泠印社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丹楓閣記研究》一書,仔細讀完此書,發現在近30年的時間里,發生在《丹楓閣記》身上的種種傳奇,不由令人百感交集,驚奇、驚喜、感動、惋惜夾雜而來。

《丹楓閣記》山西的國寶 無價之寶

    公元1660年(清順治十七年),滿清入主中原已近二十年。國內大規模的起義都被鎮壓,但反抗的種子一直保存在對漢族衣冠文物念念不忘的人心里。祁縣人戴廷栻(字楓仲)就是其中一個。那年九月,他做了一個夢,夢中和一些身著“古冠裳”(意即明朝服飾)的人在一個小閣樓中聚會,閣名“丹楓”。醒來后,就依夢中所記,修建了丹楓閣,并寫了一篇《丹楓閣記》以記其事。

    丹楓閣建成后,山西和全國的許多碩學大儒、反清志士常在此集會,其中比較著名的有傅山、顧炎武、白孕彩、薛宗周、閻若璩等。后來,戴廷栻請傅山書寫了樓匾和《丹楓閣記》文章,傅山又為《丹楓閣記》作了跋。一匾、一記、一跋共同構筑了明朝遺民們不滅的反清復明乃至保有華夏文化的夢。

    傅山的書法藝術即使在當時也聲譽卓著,在清朝初年就被稱為“國初第一”(清初第一),近代又被稱為“三百年來第一人”。而匯聚了傅山全部精神氣質的《丹楓閣記》更是傅山整個書法藝術的最高成就,在中國書法史上,是和王羲之《蘭亭序》、顏真《祭侄文稿》并稱的行草精品。假如出現在拍賣市場上,價值上千萬元也不止。這是一件國寶級的文物,是山西的驕傲、山西的國寶。

林鵬先生與《丹楓閣記》的傳奇

    1934年(民國23年),商務印書館曾影印出版過《傅青主征君墨跡》,將《丹楓閣記》收入其中。我省著名書法家、學者林鵬先生(曾任山西省書協主席)早在上世紀80年代看過文物出版社出版的 《清傅山書丹楓閣記》后,便寫了《讀〈清傅山書丹楓閣記〉》,仔細比較了商務版和遼博版,(為敘述方便,商務印書館的簡稱商務版,遼寧省博物館的簡稱遼博版)斷言遼寧省博物館所藏的是贗品,而商務印書館影印的《丹楓閣記》才是真跡。1996年,清華美術學院的教授葉喆民先生也指出,遼寧博物館所藏的《丹楓閣記》為仿臨之作。上世紀90年代末,山西有人在遼寧省博物館求閱《丹楓閣記》,館方回應說:“我們的藏品是贗品,真跡在山西。”

    1994年,山西古籍社根據商務版出版《丹楓閣記》,將林先生的《讀〈清傅山書丹楓閣記〉》附在后面,這引起了真跡藏主的注意。藏主是祁縣渠家后人,是一位老先生。事有湊巧,正好老先生的兒子曾和林鵬一起工作過一段時間,不久便攙扶著老先生找到了林鵬。老先生說,《丹楓閣記》的真跡一直就珍藏在他們家,至于如何由戴家輾轉至渠家,年代久遠,難以考證。當年商務印書館為真跡拍照時,他就在跟前,商務印書館還給了一幅同原作一般大的照片。老先生隨即拿出了照片和真跡原本。“絹本、微黃,冊頁裝,織錦封皮,高34厘米,寬27厘米,前后共蓋有6枚小印。墨氣生動,筆法自然,真跡無疑”,林鵬后來在文章中這樣描述。

    “真跡300年來未出昭余(祁縣古稱)一步!”林鵬非常激動,這是一個傳奇,山西文化史和書法史的一個傳奇,這也是冥冥之中300年來傅山的精神和這片土地和這里的人們的一種精神延續。“300年來十幾代人精心呵護,真跡竟然未出昭余一步,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一個偉大的非常感人的奇跡。”林鵬這樣感嘆。

真偽之辨 優劣之辨

    兩個 《丹楓閣記》哪個才是真的?人們自然要這樣追問。從現存的情況看,兩個版本一直夾纏不止。

    1934年商務印書館影印出版的是山西的藏品,1985年,文物出版社出版本的是遼寧省博物館的藏品,1993年,上海書店出版《中國歷代書法墨跡大觀》,又用的遼寧省博物館的藏本。1994年,山西古籍出版社(今三晉出版社)隨即針鋒相對地據商務本出版了《丹楓閣記》單行本,以澄清之。

    遼寧省博物館的藏本,據他們一位姓郭的女士介紹,是上世紀60年代購自北京,一些專家看了,都說不錯,就此流傳開。若從流傳范圍上來看,遼博本可能更普及一些,2006年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的《中國書法鑒賞大辭典》以及2007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傅山書法全集》都用了遼寧省博物館的藏本。

    究竟從書法和學術上該怎么鑒定兩個版本的真偽呢?記者也走訪了省內出版和書法方面的專家,大家較為一致的看法是:林鵬先生對 《丹楓閣記》的研究和判斷是正確的,但要在學術上嚴格地證明遼博版為偽作,林先生現在還無法進行證偽,也許隨著時間的推移再有新的更為確鑿的證據,我們對真偽的判斷才會準確。然而,現在對兩個版本進行比較,山西的藏品在各方面遠遠要優于遼寧省博物館的藏品。因此,在這個意義上稱山西的藏品為《丹楓閣記》真跡毫不為過。

    現在,《丹楓閣記研究》的出版,為比較兩個版本提供了非常方便的途徑。《丹楓閣記》藏品在山西的出現,而且是那么優良的一個版本,這是山西文化上的一件大事,也是令山西人特別自豪的事。今后,省里要重新出版《傅山書法全集》希望能采用自己省里的《丹楓閣記》,以使更多的人了解這個優良的版本。

本報記者 吳炯

相關鏈接

兩個《丹楓閣記》的比較

一、精神面貌不同

    商務本《丹楓閣記》顏體的味道十分濃厚,遼博本卻有趙(孟頫)董(其昌)的姿態。傅山雖然學過趙孟頫,但后來因為厭惡投降清朝的文人,所以對以趙宋宗室身份出仕元朝的趙孟頫也沒了好感,曾多次痛罵趙字。

二、筆墨不同

    遼博本將《丹楓閣記》的原文寫錯。如文中“幸而楓仲忘之”,因“而”字較草,臨寫者難以辨別,遂改為“為”字。但傅山的文集《霜紅龕集》中,明確寫著“幸而楓仲忘之”。

三、裝裱形式不同

    商務本戴廷栻的名字下,有戴廷栻的印章,但遼博本的卻沒有。若遼博本為真跡,商務本為贗品,則戴廷栻給抄件蓋印不給真跡蓋印就難以理解。

——引自林鵬《讀〈清傅山書丹楓閣記〉》

 

文來源:山西日報20120509;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12-08-08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