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戰場古今談

  我生活的這片土地有著幾千年的歷史,每當經過這些飽沾了滄桑的泥土,就想起了從前發生的那些激動人心的事來(又在泛酸)。國慶游玩回來,便打算寫些東西。正好近來對歷史地理很感興趣。由于我搜集的資料有限,只能部分言之。

  韓原之戰(前645年)
  晉惠公六年,晉人趁秦國饑荒之際準備攻秦(而兩年前晉國饑荒時秦人曾送大批糧食晉),九月,兩軍戰于韓原。開始,秦軍人少,處于不利之地,秦穆公車騎被圍,秦軍中的“岐下野人”(就是那個著名的“食善馬肉不飲酒,傷人”的故事,大家以后如果吃馬肉可要注意了,呵呵)奮勇沖殺,反敗為勝,并掠晉惠公。后晉人割地質子才贖回惠公。
  韓原,現位于山西西南河津縣和萬榮縣之間的黃河東岸,現半已為黃河所沒。其北即龍門,再向北就是壺口了;對岸為太史公故里——韓城(古稱馮翊夏陽縣)。

  晉狄大原之戰(前541年)
  晉平公十七年,晉狄戰于大原。晉將魏舒認為作戰地形復雜,以戰車對狄人步兵非常不利,乃決定車戰的甲士與徒卒混變為步兵作戰,這種大膽的行動引起很多人反對。晉軍統帥的親信甲士不肯與奴隸身份的徒卒為伍,遭魏舒斬首示眾,改革得以進行。晉人以新編步兵按車戰方法列為五陣(一),狄人笑晉軍失常,不列陣就輕率沖鋒,被晉人誘入陣中,合圍擊潰。此役為我國戰爭史上的中原各國由車戰轉向布戰的開始。
  注:(一)以五個分離的小陣組成一個大陣:前為“兩”,后為“五”,左為“參”,右為“專”,中空,最前為“偏”,以為誘敵之兵。易于進退和變化隊形,并能相互支援。
  大原,今之太原南,“大原 大鹵 大夏 夏墟 平陽 晉陽六名,實一地也”(《元和郡縣志》)讓我疑惑的是,太原南現在是汾河谷地的平原,兩千年前也是這個樣子呀,十分有利于車戰。可文中又說該地地形復雜,與實際不符;若說按以前的晉陽舊地之南更不對了,晉陽舊城比現在的太原城更向南,那里的地形只會更平。請明者教我。

  晉陽之戰(前455年)
  春秋末期,晉國封建勢力迅速增長,出現了中行、范、智、魏、韓、趙“六卿專權”的面。六卿之一的趙簡子為了擴張領地,爭取戰略優勢,派其家臣董安于在太原盆地北緣的晉水之陽建筑城堡,名曰晉陽城。初建的晉陽城,城墻由土夯成,高厚堅實,為“城高四丈,周回四里”的正方形。城內建有高大宮殿,“公宮之垣,皆以狄蒿苫楚倍之,其高自丈余”“公宮之室,皆以鑠銅為柱質”。晉陽城建成后,董安于為第一任行政長官,他用強有力的“無赦”之法治理晉陽,政績顯赫。第二任晉陽令尹鐸,減輕剝削,寬恤民力,并在城周修建了軍事防御工事,使晉陽成了趙氏的堅強軍事堡壘,在六卿斗爭中顯示出了重要戰略意義。
  公元前 497年,中行氏、范氏攻趙氏,趙簡子“走保晉陽”,以此為據點,打敗了中行氏、范氏,后來回到晉都絳,盟于公室。從此“趙名晉卿。實專晉權,奉邑侔于諸侯”。
  公元前 454年,智、魏、韓聯軍攻趙,趙襄子遵其父“晉國有難,而無以尹鐸為少,無以晉陽為遠,必以為歸”的遺訓,退守晉陽,以其“城郭之完,府庫足用,倉廩實”以待。三方聯軍攻打晉陽,歲余不能拔,以至引晉水灌晉陽。聯軍圍晉陽三年,“城不浸者三版,城中懸釜而炊,易子而食”,晉陽城仍巍然屹立,使趙終于贏得時間,爭取魏、韓,“反滅智氏,共分其他”。晉陽之戰,為趙、魏、韓三家分晉奠定了基礎,從而拉開了戰國的帷幕。
  趙國以晉陽為都,占據了晉國北部,成為戰國七雄之一。公元前 425年,趙獻子由晉陽遷都中年(今河南鶴壁市西)。晉陽為趙國都城約70余年。趙都南遷后,直到秦統一,晉陽一直為趙國北部最重要的政治、經濟、軍事重鎮。
  讀史方輿記要稱:“都邑記:太原舊城,晉并州刺史劉琨筑,高四丈,周二十七里。城中又有三城,一曰大明城,古晉陽城也,左氏謂董安于所筑……。高齊于此置大明宮,因名大明城……。晉陽宮西南有小城,內有殿,號大明宮。又一城南面因大明城,西面連倉城,北面因州城,東魏靜帝武定三年于此置晉陽宮,隋又更名新城。又一城,東南連新城,西北面因州城,隋開皇十六年筑,今名倉城。高四女,周八里……。”唐會要:“舊太原都城左汾右晉,潛邱在中,長四千三百二十一步,廣二千一百二十二步,周萬五千一百五十三步。宮城在都城西北即晉陽宮也。隋大業三年……詔營晉陽宮,高祖起晉陽故宮,仍隋不廢其城,周二千五百二十步。汾東曰東城,貞觀十二年長史李績所筑,兩城間曰中城,武后筑以合東城。崔神慶傳:武后擢神慶為并州長史,初,州隔汾為東西二城,神慶跨水連堞合而為一之……”。現在的“晉祠”在唐代正是太原城的西郊,李白詩:“閑來走馬城西曲,晉祠流水如碧玉……”即是證明。
  今之晉陽古城,在太原市南郊古城營村一帶,現在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村子。看到那個敗落模樣,真的難以想象一千年前這里的繁華。有時候真想大聲告訴他們,你知道以前的太原嗎?

  秦趙瘀與之戰(前269年)
  秦趙聯軍以胡傷為將攻趙瘀與。趙奢率兵救援,軍邯鄲三十里而駐,示怯也,并善食秦間,迷惑敵人;趙奢卻突然拔軍進襲,二日一夜到達瘀與,與秦軍對壘,并聽從軍士許歷建議搶先占領了制高點-北山,秦軍來攻受挫,趙軍趁勢出擊,打敗秦軍,瘀與之圍遂解。
  瘀與,在今和順縣西北。又有稱在武安者,在涅縣者,在銅緹者。諸說并存。
  縣志中有稱“樂毅村”,在縣西六十里,為燕將樂毅出逃趙國后避居之處,村中姓藥者皆其后;趙奢壘,在縣東石家莊,為趙奢屯兵之處;石勒村,縣北,傳為“勒耕與此”,今為上下石勒村。
  道遠險狹,譬如兩鼠斗于穴中,將勇者勝。劉鄧有言:狹路相逢勇者勝,大概是從這句話衍生的。
  瘀(應為“門於”)

  長平之戰(前260年)
  “秦使武安君白起擊,大破趙于長平,四十萬盡殺之”。這段歷史大家熟的很了,不再多說。
  長平,“晉烈公元年,趙獻子城泫氏”(《竹書紀年》)。“泫氏有長平亭”,自西漢始,置泫氏縣,故址在今高平縣西北二十里的王報村。
  有光狼城,在高平西南二十五里,亦白起所拔之城。今稱康營村
  有趙障城,為王龁所陷,在高平西二十里。(讀史時,這些地名很熟悉啊;在四十萬比例的地圖上有的地方找不到,是不是這些地名太“無名”了?)
  有哭頭村,現為谷口村,在告平息,傳為白起坑殺趙卒之處。
  長平之戰遺址,現為山西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遺址范圍廣闊,西起骷髏山、馬鞍壑,東到鴻家溝、邢村,寬約10公里;北起丹朱嶺,南到米山鎮,長約三十公里,東西兩山之間,丹河兩岸的河谷地帶均屬于重點保護區。 古長平在今高平市城北10公里的長平村。高平春秋時稱泫氏,戰國時改為長平。這里是中華民族原始文明的發祥地,相傳中華民族的始祖,中華第一大帝——炎帝就活動在澤潞盆地,逝世后就埋葬在羊頭山東南的莊里村,是為炎帝神農氏的先塋。高平三面環山,丹河從北向南縱貫全境,這里崇山峻嶺,地形險要,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
  長平之戰遍及大半個高平,涉及到的山嶺、河谷、關隘、道路、村鎮五十多處。距今雖然已有2200多年的歷史,但是,許多優美的故事和傳說,至今仍然廣為流傳,許多地名、村名的由來都與此次戰爭有關,如康營、谷口、圍城、箭頭、企甲院、三甲、趙莊、徘徊等。百里長城(又稱秦壘)、營防嶺、空倉嶺、白起臺、骷髏山、將軍嶺、廉頗屯等許多遺址遺跡尚存。秦軍為斷絕趙軍的糧道和援軍而修筑的長城,西起丹朱嶺,經關和嶺、羊頭山,到陵川的馬鞍山,婉蜒曲折百余里,至今遺址尚可見到。圍城村相傳為趙軍被秦軍圍困處,趙括就死于此地。趙莊村,相傳長平大戰后,此地成為一片廢墟,趙括死后,當地老百姓將趙括尸體偷回,葬于村北的二仙嶺上,為使子孫后代不忘趙國,遂將此地改名為趙莊。成語“紙上談兵”就是指趙括用兵的教條主義。 
  谷口村,相傳是白起坑殺趙軍的地方,因此,谷口村又名殺谷、哭頭、省冤谷,位于高平市城西5公里處,村子里有白起臺、骷髏山、骷髏王廟等古跡。
  骷髏王廟始建于唐代,唐玄宗作潞王時,巡幸至此,見白骨遍野,頭顱成山,觸目驚心,遂在頭顱山旁修建骷髏王廟,“擇其骷骨中巨者,立像封骷髏大王”。現骷髏王廟為清代遺構,廟內塑趙括夫婦像。明代詩人于達真寫道:“此地由來是戰場,平沙漠漠野蒼蒼。恒多風雨幽魂泣,如在英靈古廟荒。趙將空余千載恨,秦兵何意再傳亡?居然詞宇勞瞻拜,不信骷髏亦有王。”每到高平旅游觀光的人們,都要到骷髏王廟參觀游覽,領略長平古戰場的雄渾場面。
  長平之戰遺址內,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常有戈、矛、箭頭等文物出土。近年來,高平市對長平之戰的考古工作取得了很大的進展,有許多重要的發現。1995年5月,在永錄村發現一處尸骨坑,此坑就在將軍嶺下,出土了大量的尸骨以及刀幣、布幣、半兩、箭頭、帶鉤等文物,為研究長平之戰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此尸骨坑現已原地保護,不久就會對游人開放。
  (以上三段摘自《山西之旅》)
  世間哪有此怪事,四十萬人同日死.(這是誰說的?想不起來了)

  李牧破匈奴之戰(前 245年) 
  李牧者,趙之北邊良將也。常居代鴈門,備匈奴。日擊數牛饗士,習射騎,謹烽火,多閑諜,厚遇戰士。為約曰:“匈奴入盜,急入收保,有敢捕虜者斬。”匈奴每入,烽火謹,輒入收保,不敢戰。如是數歲,亦不亡失。然匈奴以李牧為怯,雖趙邊兵亦以為吾將怯。趙王讓李牧,李牧如故。趙王怒,召之,使他人代將。歲余,匈奴每來,出戰。出戰,數不利,失亡多,邊不得田畜。復請李牧。牧杜門不出,固稱疾。趙王乃復強起使將兵。牧曰:“王必用臣,臣如前,乃敢奉令。”王許之。李牧至,如故約。匈奴數歲無所得。終以為怯。邊士日得賞賜而不用,皆愿一戰。于是乃具選車得千三百乘,選騎得萬三千匹,百金之士五萬人,彀者十萬人,悉勒習戰。大縱畜牧,人民滿野。匈奴小入,詳北不勝,以數千人委之。單于聞之,大率觽來入。李牧多為奇陳,張左右翼擊之,大破殺匈奴十余萬騎。滅襜襤,破東胡,降林胡,單于奔走。其后十余歲,匈奴不敢近趙邊城。
  若無李將軍,以趙在長平之戰后的贏弱之軀,早在秦和匈奴的夾擊下滅亡了。可李牧的下場真慘。
  代郡雁門郡,趙武靈王置。秦時治所在善無(今右玉南)和代縣(河北蔚縣),一直是北邊要地。 
  雁門得名于《山海經》:“雁門,飛雁出于其門。
  自牧死,邊事益無人,趙亡征覺矣(用在兩千年前也很合適)

  漢匈平城白登之戰(前200年)
  西漢初年,漢高祖劉邦曾封韓王信為代王駐守馬邑,以防匈奴入侵。漢高祖六年(公元前 201年),匈奴果然南侵漢朝邊疆,圍攻馬邑(今朔州)。韓王信投降匈奴,并引匈奴南克雁門,漢將樊噲奉命去討伐,好不容易才把雁門關奪回來。
  同年,匈奴冒頓單于同韓王信宮太原郡],到晉陽。劉邦帥三十二萬軍迎擊。匈人隱強示弱,將漢軍誘至平城白登山,四十萬大軍圍困七日。劉邦用陳平“吹枕頭風”的方法解圍,才與主力匯合。
  白登山:今大同東北三十五里的采掠山南麓,今大同北陽高縣境內仍有大白登鎮。要特別說明的一點就是大同附近的山峰大部皆是死火山,這里也是我國最大的死火山分布地。看來匈人是不打算活捉劉邦的,因為大同周圍的山勢并不險峻,最高不過1500米左右,且當時劉邦的人實在是很少。
  白登之名,似乎來源于附近的白登河

  馬邑伏擊戰(前133年)
  六月,武帝使韓安國 李廣等將帥車騎材官登三十萬人伏擊于馬邑附近山谷中,王恢及李息伏于代,由聶壹偽為間,詐稱殺馬邑長吏來降(其實是個死囚的腦袋),欲誘匈人來攻,軍臣單于帥十萬騎南下;沿路看到牛羊遍野無人看護(學人家李牧也要象些),產生了疑心,同時抓獲雁門尉吏,這個膽小鬼全說了,單于不禁呼:吾得尉吏,天也。閃。曾力主北伐而具體組織策劃馬邑事件的王恢,亦因馬邑事件落空命喪牢獄。
  馬邑,秦置馬邑城,漢置縣,曾為韓王信的都城。今之朔縣。
  說到埋伏,我不禁想起志愿軍戰士做的插樹枝偽裝的辦法來。三十萬大軍埋伏在馬邑,如果是現在的光禿禿的山嶺上,根本就會被匈奴的斥候老遠看見,所以一定是有偽裝的,那一人插幾根樹枝嗎?最有可能的就是根本不需偽裝--那個時候山西到處都是森林(婁煩唐時曾是國家軍馬場,相當于現在甘肅山丹縣的地位,那環境會差嗎?),現在的窮山惡水是在幾千年的糟踏下造成的。(說到這里又讓人痛心了)

  白波軍起義(前188年-190年)
  漢靈帝中平五年,白波余部其于河西白波谷,寇太原河東,次年又攻河東,后董卓派牛輔擊退。
  東漢末年白波黃巾軍屯軍之所就在今山西省襄汾縣西南22公里永固村。 
  東漢末年黃巾軍起,河東農民領袖郭太于白波谷構筑壁壘,號“白波黃巾”,聚眾10萬,聲勢浩大,轉戰太原、河東一線長達十余年,是數千年間山西地區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組織最嚴密的農民起義軍。 《后漢書》有“黃巾余賊郭太等起于西河白波谷”的記載,但西河白波谷究竟在哪里,至今學術界仍有不同看法。據唐代地理總志《元和郡縣志》說,“白波谷,在太平縣(今山西襄汾西南)東南十二里”,學術界多認為白波谷即今襄汾西南永固村;又有以漢代西河郡郡治在當今離石而以為漢代白波谷即今離石。經過中國著名的歷史地理學家靳生禾教授與山西地圖集編輯部謝鴻喜先生野外考察后,使白波谷地址最終被確定下來。 
  靳生禾教授介紹,白波谷地理位置極其重要。它東瀕汾河湍流,背依懸崖絕壁,隔河為古晉陽與河東間的汾河河谷傳統大道,是晉中與晉南間的交通咽喉和戰略要沖。 迄今永固村及其周圍的南五、西吉、東吉等村仍保留有5座白波壘遺址,均是黃土懸崖沖溝和夯土成墻的巨大土堡。土堡大者周長約700米,小者周長約500米,墻外側高7-10米,墻厚約8米。各堡中央有地道,堡外有護堡壕。城堡均依懸崖而建,盡可能借助懸崖代替板筑城墻,構造既險要又經濟。這種要塞的構筑方式古來就很是罕見。 永固村東北的城堡至今仍有居民40余戶,堡前原建有大王廟,供奉的就是義軍領袖郭太,鄰近四鄉每年農歷二月都舉行盛會祭奠。遺憾的是大王廟在抗戰時期被日軍毀掉了。 
  (以上為新華網內容)

  曹操攻高干之戰(前205年)
  袁紹舊部并州刺史高干城曹操北伐烏桓之際,據并州反,并使河東地區皆反。曹派樂進李典進攻,又以杜幾為河東太守,略定。次年,曹親自引兵從鄴城出發,攻壺關口,降。高干逃入匈奴,未被收留,又逃至荊州,路中被捕斬,
  此段史實并不著名,但卻因曹操的途中之作《苦寒行》為人牢記,茲著錄如下:
  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坂詰屈,車輪為之摧。樹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
  熊羆對我蹲,虎豹夾路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頸長嘆息,行遠多所懷。
  我心何怫郁,思欲一東歸。水深橋梁絕,中道正徘徊。迷惑失故路,薄暮無宿棲。
  行行日已遠,人馬同時饑。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東山詩,悠悠使我哀。
  詩中羊腸坂,在壺關縣東南一百零六里,坂長三里,盤曲如羊腸,故得名。狀其險也。
  漢時壺關縣在今長治市東南十六里,北魏太和十三年在羊腸坂羊頭山之扼置壺口關,縣名歷代均不改。
  壺關漢至隋屬上黨郡上黨郡在今長治一帶。因為這一地區地勢極高,“與天為黨”,因此稱為“上黨”。這里,東據太行南麓,西臨霍山、太岳,南連晉城、洛陽,北連左權、太原,有沁河、漳河流經境內,所以是兵家必爭之地。戰國時著名思想家荀況曾說過:“韓、趙二國相鄰,趙國卻很難把韓國怎么樣,原因就是韓國占據著上黨”。

  劉淵攻晉魏郡之戰(308年)
  此前,劉淵已占據平陽(在臨汾西南),太原 屯留(屯留南) 長子(張子) 中都(平遙) 泫氏(高平)等地,都于蒲子(隰縣南),胡族紛紛來降,冷遣別將抄掠山東(太行山以東)。同年九月,登帝。不久,晉并州刺史劉琨攻壺關,劉淵將綦母達敗走,琨據有此要地。此后,石勒 劉靈寇魏郡,殺晉太守王粹。第二年,王彌 劉聰 石勒等漢將與晉軍在壺關附近又展開了長期戰斗,晉人連遭敗績,前后損失數萬人,壺關也被奪去。
  在以后的歲月里,這里又發生了無數的戰爭,簡述幾例:公元 369年,前燕大將皇甫真曾對他的主子慕容(日韋)說:“前秦的符堅有奪取上黨的打算,我們應當加強對洛陽、太原、壺關的防守。特別要防守好壺關,切不可掉以輕心”,慕容(日韋)不聽。結果讓符堅先攻破壺關,控制住了上黨,最后滅亡了前燕。唐建中二年( 781年),有個叫田悅的人反叛唐朝,有人勸他:“只要有一萬人在上黨阻止住朝廷從西面派來的軍隊,那么黃河以北的二十四個州就都是你的了”,田悅不相信。結果,后來河東節度使馬燧和昭義節度使李抱真共同攻入上黨,東下壺關,終于殲滅了田悅叛軍。宋朝靖康初年(1126年),金兵將領粘沒喝攻取澤州,種師中曾領兵從邢臺、安陽之間很快進占上黨,給金兵以嚴厲的打擊。
  壺關,前述:歷代縣名均不改。至隋時并入上黨縣,故址在今壺關縣西二十里的故縣村。唐武德四年,在高望堡復置壺關縣,屬潞州,故址在壺關縣西七里(地圖上現有西七里村,大概是這里,幾千年了,名字都沒改),貞觀年間又移至清流川,即今縣城。至宋時屬隆德府,金元屬潞安州,,明清時屬潞安府,民國屬冀寧道。

  劉氏據平陽(309年—318年)
  前述,劉氏據有平陽,先都于蒲子,二年度于平陽。劉淵占據了臨汾,自稱是堯的后代,從此,劉淵父子氣焰囂張,以臨汾為基地四處搶掠,擾亂了整個中原。
  最早看到這里是戰略要地的是戰國時候的商鞅,他曾對秦孝公這樣謀劃:“秦國和魏國互相盯著對方,都好象是自己的一塊心病;不是秦國吞并魏國,就是魏國吞并秦國。魏國現在占據著臨汾,獨占了崤山以東的有利形勢,我們應設法使魏國讓出這塊地方。這樣,秦國就可以向東發展,制服各個諸侯國。”這一戰略思想,被后人一直繼承、多次運用。整個晉代及十六國時期,臨汾一直兵連禍結,各方為爭奪臨汾付出極大代價,到了南北朝時期,這里的戰事就更為激烈。公元 576年北齊軍包圍臨汾,北周派兵去攻取,北齊軍實行堅壁清野戰術,不和北周軍交戰,退守高梁橋。結果未能阻止北周軍的攻勢,被迫撤離臨汾外圍。幾年后,北齊又占了臨汾,有個名叫盧叔虎的人進言說:“現在北周軍占據著蒲州(永濟),蒲州與平陽(臨汾)相對。我們應當很好地加強平陽的防御,挖深溝、筑高壘、積糧屯兵。如果北周軍不出戰,我們可以慢慢奪取它在河東的地盤;如果他出兵,沒有十萬人以上的兵力,那是沒有力量和我們對抗的。”北齊后來果然加強了臨汾的防御,但防御不牢,臨汾還是被北周奪回去了。一旦失去臨汾,北齊也就日益衰落下去了。以后各朝,都對臨汾十分重視:李淵父子起兵大原,是先攻克臨汾然后才進軍關中的;朱溫與李克用爭奪關中,也以先奪取臨汾為優勢;女真(金)和蒙古(元)進入內地,要過潼關也都把臨汾作為首先奪取的對象。
  臨汾古稱平陽,位于汾河下游。這里東連上黨,西臨黃河,南通汴(開封)洛(洛陽),北阻太原,自古以來就是襟帶河汾(黃河、汾河)、翼蔽關洛(潼關和洛陽)的軍事要地。《帝王世紀》稱,“堯都平陽”,因其在平水之陽,故稱平陽。春秋時為晉羊舌氏之邑;漢時置平陽縣,屬河東郡,至北魏時基本變化不大;隋時改為平和縣,不久又稱臨汾縣,一直延續至今。
  今臨汾市西南二十里,有劉淵城,據《讀史方輿紀要》稱“劉援筑此城”,“今名金店”,現稱金殿村,已改鎮,正在大運路旁。
  臨汾以西不遠,有姑射山,就是莊子中說的:“藐姑射山,有神仙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引人遐想啊。

  前秦滅前燕潞川之戰(370年)
  此前,晉桓溫北伐時,前燕曾許以割虎牢關以西土地的代價換取前秦出兵救援,后又失言。前秦以此為借口發動進攻,統帥是猛人王猛,統軍六萬;燕人由慕容評統軍四十萬,兩軍對峙于潞川。前燕統治十分腐朽,上下一片奢靡,一派沒有明天的景像;而前秦正在蒲堅和王猛的治理下,蒸蒸日上。慕容評是個十分貪婪的人,他已有富可敵國的財產,卻還要百姓在他封占的山水打柴汲水也要交錢,連自己的將士也是如此(當時軍制,將士出征都是自備口糧軍器的)。后果可想而之(真有人舍命不舍財)。慕容評以為王猛孤軍深入,可以用持久戰的方法來對付;沒想到王猛派郭慶帥騎兵五千小道潛入,燒掉了前燕的糧草,大火在鄴城都看得到,燕主責備慕容評,要他快快賞賜三軍,盡快穩定軍心,但已經晚了,在秦軍的猛烈打擊下,燕軍全線潰退。很快,秦軍攻下了鄴城,前燕就此滅亡。
  潞川,在今潞城縣以北,春秋為潞子國,漢為潞縣,屬上黨郡,晉為上黨郡治,故址在今潞城縣東北四十里處。隋唐時為潞城縣 潞子縣,五代以后均稱潞城縣,至今。
  東有微子鎮,是商時微子的封地。

  參合陂之戰(395年)
  后燕太子慕容寶及王族農 麟等將兵八萬自五原攻北魏,魏主拓拔歸誘敵深入,,使燕軍徒耗半年,無從得戰,日久,國內生疑,寶等不得已回撤,時值深冬,黃河還未封凍,燕人渡過黃河燒掉船只,遍放松了警惕,至參和陂,未設斥候(該死)。“已卯,暴風,冰合”;魏人“選精銳兩萬余騎急追之,銜枚束馬口潛進,掩覆燕軍”;“丙戊,日出,燕軍將東引(剛睡醒),顧見之,大驚相擾”。燕軍在突然打擊下,亂作一團,自相踐踏,踩死淹死的以萬計,其余四五萬“一時放杖斂手就擒”。逃出的只有四五千人,可說是一場標準的殲滅戰。戰后,魏主拓拔歸聽從了王建的提議,將俘虜的燕軍“盡坑之”,又造成了一個長平的悲劇。第二年,燕主慕容垂再次進軍參合陂時,看到積骸如山,為之設祭,“軍士皆慟哭,聲震山谷”,垂”慚憤嘔血”,自此重病纏身, 不久不久病亡。(慕容垂也算是一代雄主,竟然是這樣死的)
  這場戰役,符合一場勝仗的幾個標準條件:敵進我退,敵疲我進;快速機動;趁敵不備,突然攻擊。又有老天助戰(其實根據當時的天候,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很快就會變天的),真是一場教科書式的戰役。
  參合陂,古之稱也,又名參合陘。今名殺虎口,殺虎堡,在今右玉縣北。<<水經注>>稱:“北俗謂之倉鶴陘,道出其中,亦謂之參合口”. 張相文《塞北紀行》稱:“而殺虎口內外,實為數水交匯之處,故其地綰轂南北,自古倚為要塞,即參合陘也。就殺虎口土人之音審之,與參合口酷肖”。明嘉靖中置殺虎堡城,清有巡司,民國有縣佐。所以,古地名往往以訛傳訛,傳至今日便完全不是原來的樣子了。現在的殺虎口,正在明長城上,是一個幾千年的要地。 
  拓拔歸,應為王圭。

  柴壁之戰,后秦與北魏(402年)
  后秦主姚興率戎卒四萬七千,自長安赴柴壁。此前,義陽公姚平帥四萬步騎攻北魏,“平攻魏乾城,陷之,逐據柴壁”。魏軍大至,攻平,截汾水以守之。”姚興至蒲坂,畏懼魏人兵盛,居然“憚而不進”。魏主拓拔圭親自引軍三萬來襲,渡蒙坑,逆擊興軍,大破之.“姚平糧竭矢盡,將麾下三十騎赴汾水而死,狄伯支等十將四萬余人,皆為魏所擒”。“興坐視其窮,力不能救,舉軍慟哭,聲震山谷”。
  秦魏之戰由于北魏取得全勝,為其日后獲得北方局部統一奠定基礎。

  蒙坑之戰,北周北齊(576年)
  數月前,北周軍大舉攻北齊,雙方統帥層皆全數出動,投入到這場賭國運的戰爭中。北周帝宇文邕“帥諸軍八萬,置陣東西二十余里”;北齊帝高緯帥軍“亦于塹北列陣。申后,齊人填塹南引,帝大喜,勒諸軍擊之,齊人便退。齊主與其麾下數十騎走還并州。齊眾大潰,軍資甲仗數百里間委棄山積。
  齊周之戰的獲勝方是北周,使得北周在周齊對峙中取得優勢,乃至后來對隋的統一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蒙坑,在山西省臨汾市襄汾、曲沃兩縣交界處。東踞海拔1160米的喬山,西至汾河岸邊的柴莊,其間東西長30里、寬約1公里,相對深度100米,為一條巨大的黃土沖溝,由于此地扼南北要沖,地形復雜,歷來為軍家所爭。這里曾經發生過數次大規模的戰爭,跨越東晉十六國、北朝和五代十國等歷史時期而持續逾5個世紀。
  柴壁,在汾城東三十里,舊時又稱柴村,今名柴莊,即402年后秦軍所拔之柴壁。
  有子奇壘,在汾城東南三十里柴村附近。這里的子奇就是前文中的姚平(姚興之弟),因其字子奇,此處乃其投汾水之處。
  乾壁,乾壁曾是當年后秦圍攻60余日,強行攻克的北魏輜重基地。乾壁古城即今距襄汾東南5公里的閻店村,村畔尚有古城墻垣遺存和烽火臺殘墩。
  看到這里,大家就會明白為什么“齊人填塹南引”,周帝會大喜,這樣一條巨大的溝壑,只要雙方都不出戰,誰也不能把對方奈何(第四次中東戰爭中,敘利亞裝甲部隊冒險越過以色列人挖的反坦克壕溝向戈蘭高地進攻,被以逸待勞的以人攻擊,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不過這也是進攻方必然承受的損失);而齊軍越溝進攻,實在是自取滅亡。

  玉壁之戰(546年)
  西魏大統十二年,“齊神武傾山東之眾,志圖西入,以玉壁沖要,先命攻之。連營數十里,至于城下。乃于城南起土山,欲乘之以入。當其山處,城上先有兩高樓。孝寬更縛木接之,令極高峻,多積戰具以御之。齊神武使謂城中曰:“縱爾縛樓至天,我會穿城取爾。”遂于城南鑿地道,又于城北起土山,攻具,晝夜不息。孝寬復掘長塹,要其地道,仍簡戰士屯塹。城外每穿至塹,戰土即擒殺之。又于塹外積柴貯火,敵人有在地道內者,便下柴火,以皮排吹之。火氣一沖,咸即灼爛。城外又造攻車,車之所及,莫不摧毀,雖有排楯,莫之能抗。孝寬乃縫布為縵,隨其所向則張設之。布懸于空中,其車竟不能壞。城外又縛松于竿,灌油加火,規以燒布,并欲焚樓。孝寬復長作鐵鉤,利其鋒刃,火竿一來,以鉤遙豁之,松麻俱落。外又于城四面穿地,作二十一道,分為四路,于其中各施梁柱。作訖,以油灌柱,放火燒之,柱折,城并崩壞。孝寬又隨崩處,豎木柵以捍之,敵不得入。城外盡其攻擊之術,孝寬咸拒破之”。搞得高歡無可奈何。“乃射募格于城中云:“能斬城主降者,拜太尉,封開國郡公,邑萬戶,賞帛萬匹。”孝寬手題書背,反射城外,云:“若有斬高歡者,一依此賞。”孝寬弟子遷,先在山東,又鎖至城下,臨以白刃云:“若不早降,便行大戮。”孝寬慷慨激揚,略無顧意。士卒莫不感勵,人有死難之心。神武苦戰六旬,傷及病死者十四五,智力俱困,因而發疾。其夜遁去。后因此忿恚,遂殂。
  玉壁遺址位于稷山縣西南約六公里的太陽鄉白家莊一帶。
  進來的考古工作發現:故城北垣因河水沖刷崩塌,墻體大多不存,東西南三面有黃土沖溝,尚有墻體依稀可辨。整個城址依自然地形構筑為凹字形,東西略長,周匝長約四公里,東城墻外有當年東魏高歡攻城挖掘的地道殘存,西城墻外有一巨壑,斷崖處猶見白骨累累,為當年高歡攻城時死難將士遺骸。稷山縣城西二點五公里的南陽堡,地處汾河北岸,世代相傳為玉壁之戰中高歡所筑,俗稱“高歡城”,是高歡幕府駐地。
  學者并發現古代文獻未曾記載的四條防線,當年西魏以玉壁為中心,在汾南的峨嵋北緣與汾河平行構筑參差相距十公里的兩條防線;東魏則以南陽堡為中心,在汾北構筑與汾河平行相距約五公里的兩條防線,這些防線仍留有當年兵爭相關地名或古城堡遺址。
  其實,《元和郡縣志》早有明示:“玉壁故城在縣南十二里,西魏大統四年,王思政表筑玉壁城,因自鎮之。八年,高歡寇玉壁,思政有備,攻不克。”正是有了前任王思政的準備工作,韋孝寬才能取得十二年的勝利。
  看一下地圖就可知,此地地形十分重要,向西就可到達禹門渡過河就是以無險可守的關中平原,向南就是富饒的晉西南平原,當然兩軍要舍命爭奪。
  孝寬真世之名將也(人品又好)。

  大利城之戰(599年)
  隋初,突厥分為兩部,各可汗互相攻戰。文帝為從中漁利,許都蘭可汗之弟突利可汗娶安義公主,以間各可汗。都蘭乃與達頭合擊隋及突利,突利降于隋。同年,高颎出朔州(今朔縣)
  ,楊素出靈州(今寧夏靈武南),燕榮出幽州(北京),合擊突厥。趙仲卿以三千為前鋒,在朔州與都蘭部戰,七日兩勝,堅持到主力來到,共破都蘭,向北追七百余里,至白道(今內蒙呼市南);楊素部周羅堠以精騎逐達頭,楊素帥主力掩進,達頭退走。取得了暫時的勝利。
  文地命長孫晟帥兵五萬在朔州筑大利城以御邊;突利為意利珍豆啟民可汗,居五原(包頭附近),共御。此后,達頭又來攻,在恒州(正定)敗隋韓洪部,并擊啟民,退。趙仲卿再筑金河(呼市南二十里)定襄(平魯西北),協防。至602年,楊素趁達頭攻啟民之時,猛擊其后方,轉戰六十里,又]趁其合營未穩時再攻,達頭達百,遠遁漠北。至此,突厥的威脅暫時消失,北方邊界處于相對的安定中。
  大利城,隋大業五年,改云州為定襄郡,下轄大利縣,至唐廢,故地在今平魯縣西北,想來是城名因縣名而起。
  “大利大業初置,帶郡。有長城。有陰山。有紫河。”《隋書 地理志》

  突厥圍雁門之戰(615年)
  八月,煬帝巡視北方。“突厥始畢可汗率騎數十萬,謀襲乘輿,義成公主遣使告變”(此前,義成公主加入突厥中,幸虧有大姨媽)。”壬申,車駕馳幸雁門。癸酉,突厥圍城,官軍頻戰不利。上大懼,欲率精騎潰圍而出,民部尚書樊子蓋固諫乃止”。時雁門四十一城已有三十九城入突厥人之手,僅余雁門 崞縣二城。”齊王暕以后軍保于崞縣。甲申,詔天下諸郡募兵,于是守令各來赴難”.當時的描述,說突厥人箭矢雨下,直入煬帝室中,及御前;煬帝抱著心愛的兒子趙王杲哭,“目盡腫”。幸虧各地的援軍來到,并有義成公主在突厥內部散布北方有急的謊報,“九月甲辰,突厥解圍而去”。
  其上之崞縣,今之渾源縣,自漢時置,唐時因縣內之渾源河,得改名,故址在今渾源縣西二十里之麻莊。崞縣這個名字卻被現在的原平縣使用,啟用時間是在大業初年,一直到1960年才改為現在的原平縣。只是,這兩個縣相距近百公里,其中淵源糾纏值得好好研究。
  這里的雁門,就是現在的代縣,其沿革:西漢為廣武縣,屬太原郡;東漢時為雁門郡;曹魏晉時因之,故址在近代縣城西十五里,亦有說在山陰縣西南之舊廣武村;北魏明帝時遷至上官城,就是現在的代縣縣城。此后都稱為廣武城。接下來,“雁門舊曰廣武,置雁門郡。開皇初郡廢,十八年改曰雁門。大業初置雁門郡。大業初改為崞縣。又有云中城,東魏僑置恆州,尋廢”《隋書 地理志》。注意,廣武改稱雁門,時在開皇年間,大概是為了避當時楊廣的諱(這是他還不是太子)。(以后的沿革到宋時再說)

  李淵甄翟兒太原之戰(616年)
  就在突厥圍楊廣那年,歷山飛別將甄翟兒聚眾十余萬反,616年,攻太原,隋將潘長文敗死(就是說唐中的那個象關羽的家伙)。后以李淵為太原留守,討伐之,戰于鼠雀谷,“淵眾才數千”,起義軍“圍之數匝”,眼看就要完蛋,幸虧李世民帥騎兵救之,史載“太宗以輕騎突圍而進,射之,所向皆披靡,拔高祖于萬眾之中”。“淵始得出,適步兵至,合擊,大破之”。
  鼠雀谷,在今靈石縣東(西河郡永安縣亦有鼠雀谷),,其北有冷泉關,為鼠雀谷北口,亦名靈石口。
  有仁義砦,傳為劉武周所筑,為唐高祖仁義之師所破,故名,今名仁義。

  李淵取霍邑之戰(617年)
  接上段,當時天下大亂,李氏家族遂有中原之志。七月,引軍向關中進發。“大軍西上賈胡堡,隋將宋老生率精兵二萬屯霍邑,以拒義師。會久雨糧盡,高祖與裴寂議,且還太原,以圖后舉”(當時有傳聞突厥與劉武周要進攻太原)。幸李世民極力勸阻,號,泣,并曉以利害,才是李淵從之。“八月己卯,雨霽,高祖引師趣霍邑。太宗恐老生不出戰,乃將數騎先詣其城下,舉鞭指麾,若將圍城者,以激怒之。老生果怒,開門出兵,背城而陣。高祖與建成合陣于城東,太宗及柴紹陣于城南。老生麾兵疾進,先薄高祖,而建成墜馬,老生乘之,高祖與建成軍咸卻。太宗自南原率二騎(其中有段志玄)馳下峻坂,沖斷其軍,引兵奮擊,賊眾大敗,各舍仗而走。懸門發,老生引繩欲上,遂斬之,平霍邑”。打下了霍邑,前途便一片光明,李家兵渡龍門直指長安。“至河東,關中豪杰爭走赴義。尋與大軍平京城。”
  霍邑,即今之霍縣。 周初封叔處為霍國。后為彘邑,周厲王被國人所逐,出居于彘,最后死在這里,就是此處(彘者,牝豬也,又名豕巴,就是母豬。前幾天看了一部古人的食譜。沒想到豬竟然有這么多的稱呼,不象現在只稱作前腿 中腰,頂多加個臀尖 口條以后罵人可以換個花樣,哈哈,祖國文化真是發達)。漢設彘縣,后漢改為永安。隋于此置汾州,再改為呂州,領霍邑、趙城、汾西、靈石四縣。貞觀十七年,廢呂州,以霍邑等三縣來屬,以靈石屬汾州,直到元,都稱霍邑縣。明清后此處為霍州州治之處。大家都比較了解平遙是現存比較完好的縣級單位,可是霍州也是現存最完好的州級單位,想要更好的了解明清政府構制,這里是一定要看的。

  劉武周起事及柏壁之戰(619年)
  617年,馬邑校尉劉武周殺其長官自立,依附于突厥,被封為’定楊可汗”,又命宋金剛(上谷人在易州界為群盜,后附于劉,兩人是連襟)南下攻唐,兵鋒甚銳。齊王元吉委城(太原)遁走;右驍衛大將軍劉弘基沒于賊,一時關中震動。
  高祖“悉發關中兵以益之,二年十一月,太宗率眾趣龍門關,履冰而渡之,進屯柏壁,與賊將宋金剛相持。尋而永安王孝基敗于夏縣,于筠、獨孤懷恩、唐儉并為賊將尋相、尉遲敬德所執,(敬德等)將還澮州。太宗遣殷開山、秦叔寶邀之于美良川”(攻敵于回程)(這個地方熟悉《說唐》的朋友們很熟悉吧,就是叔寶與敬德論將之處;抱歉,我又拿小說來混淆事實了)大破之,“相等僅以身免,悉虜其眾,復歸柏壁”。不久,敬德增援在永濟的友軍王行本部,世民夜間伏擊其于安邑小路,大勝。 此后,唐軍陸續擊敗王行本部,又取得晉州(臨汾市) 石州(離石)的勝利,但主力一直堅壁不出,等待戰機。“三年二月,金剛竟以眾餒而遁”(堅持不住了),太宗帥軍一晝夜行二百里,”追之至介州。金剛列陣,南北七里,以拒官軍。太宗遣總管李世勣、程咬金、秦叔寶當其北,翟長孫、秦武通當其南。諸軍戰小卻,為賊所乘。太宗率精騎擊之,沖其陣后”,連戰數十次,一日八捷,俘殺數萬人,直至鼠雀谷。“賊眾大敗。敬德、相率眾八千來降,還令敬德督之。于是劉武周奔于突厥,并、汾悉復舊地”。
  柏壁城,在新絳縣西南二十里處,北魏明帝元年筑此城,太武帝時置東雍州城(《元和郡縣志》)。后人有稱秦王堡,今名柏壁村。
  美良川,在今聞喜縣南,今稱為美陽川。
  美良川之南二十余里,是夏縣司馬光故里;北二十余里是宋朝趙鼎之故里;北八里處是楊深秀孤立;在東北方五十里絳縣下村有晉文公之墓(好多死人呦)
  在孝義縣西有白壁關,不同于此柏壁。其之始源于北魏時在狐嶺山之東設的軍壁,又白壁 賈壁 辛壁等,作用同與在五原設的六鎮,皆為防止柔然的入侵。柏壁 玉壁 柴壁,這些名字常讓人糊涂,其實在當地都是表示此地乃堅壁堡壘之意;有時往往看一眼這個地名(即使不熟悉)就可知此處大概位于何方。

  太原之戰(安祿山與李光弼)(757年)
  自755年安祿山反后,一直在謀劃占領太原。至德二年(757年)安史之亂時,史思明、蔡希德率兵十萬,進犯晉陽,晉陽守將李光弼手下只有兵萬余,光弼命擅長挖地道的數名鑄錢工,帶領兵士將地道挖到城外,敵軍用云梯、堆積土山等方法攻城,可一到城根就陷落地道,一籌莫展。史思明又增兵圍攻晉陽,李光弼假意約定日期出城投降,暗中卻在敵營周圍挖掘地道,先用木棍支撐,到了約定日期,李光弼讓偏將帶領數千人出城假裝投降,史思明等正準備受降,忽然營中地面塌陷,沖出數千唐軍,城外詐降唐軍亦擂鼓吶喊,兩下里應外合,兩路夾攻,斬殺和俘虜敵軍上萬。
  “二年,賊將史思明、蔡希德、高秀巖、牛廷玠等四偽帥(四路來攻)率眾十余萬來攻太原。光弼經河北苦戰(常山大捷),精兵盡赴朔方,麾下皆烏合之眾,不滿萬人。思明謂諸將曰:“光弼之兵寡弱,可屈指而取太原,鼓行而西,圖河隴、朔方,無后顧矣!”光弼所部將士聞之皆懼,議欲修城以待之,光弼曰:“城周四十里,賊垂至,今興功役,是未見敵而自疲矣。”乃躬率士卒百姓外城掘壕以自固。作塹數十萬,眾莫知所用。及賊攻城于外,光弼即令增壘于內,環輒補之。賊城外詬詈戲侮者,光弼令穿地道,一夕而擒之,自此賊將行皆視地,不敢逼城。強弩發石以擊之,賊驍將勁卒死者十二三。城中長幼咸伏其勤智,懦兵增氣而皆欲出戰。史思明揣知之,先歸,留蔡希德等攻之。月余,我怒而寇怠,光弼率敢死之士出擊,大破之,斬首七萬余級,軍資器械一皆委棄。賊始至及遁。《舊唐書 李光弼》
  隋唐時由于當時突厥稱雄北方,為了抵御少數民族的侵擾,晉陽城成為北方軍事重鎮。隋文帝封他的次子楊廣為晉王,駐守晉陽。公元 605年,楊廣即位,史稱隋煬帝。他把晉陽作為他的“龍興”之地,在北齊晉陽宮外,又筑起了高13公尺,周圍 3.5公里的城墻,叫做新城,在城邊修筑了高13公尺,周圍 4公里的“倉城”,并且又修建了一座晉陽宮。由于隋煬帝荒無道,大興土木,爆發了各地農民大起義。公元 617年,太原留守李淵及其子李世民,從晉陽起兵,攻入長安,奪取了隋朝政權,于 618年建立了唐朝。由于李唐王朝對他們起兵奪取天下的發祥地十分重視,對晉陽城不斷擴建,原來的晉陽城主要在汾河西岸,稱為“都城”或“西城”,城中有大明城、晉陽宮和倉城,唐太宗李世民又派李績在汾河東岸筑起了東城。武則天在位時,并州刺史崔神慶又在東城、西城之間修建起了中城,正好跨在汾河之上。當時的都城與東、中城相連,稱為太原三城。規模宏偉的晉陽——太原之城,成為唐朝的北方屏障。因為東城內井水苦澀難飲,還修筑了從西城把晉水架過汾河引到東城的引水工程,叫晉渠。其后,河東節度使馬燧又修建了想東城引晉水工程,還潴成隍塘蓄水,又把汾水分出許多小流環城流繞,兩旁都載上楊柳,進一步綠化、美化了城市。與此同時,還在晉陽修筑了許多廳、堂、寺廟,這些建筑圍繞晉陽宮、大明宮、坐落在清水綠樹之間,使晉陽城更為堂皇清雅。唐代宏偉的晉陽三城,共有24道城門,晉水擦西城而過,汾河穿中城南流,晉渠穿西城、過中城,跨汾河達東城,使之流水嘩嘩,楊柳飄絮,樓臺相望,宮闕巍峨,蔚為壯觀。當時的晉陽交通四通八達,經濟富庶,手工業、商業十分發達,是全國鑄造貨幣的中心。鐵制武器日臻完美,并州剪刀鋒利無比,鐵鏡、銅鏡、盛譽全國。此外,晉陽硝石、葡萄酒都是當時的貢品。唐代的晉陽不僅城市繁華,而且文化薈萃,人才輩出。詩人白居易、文學家王翰、工部尚書喬琳、宰相狄仁杰都是太原出生的唐代名人。詩人禮李白、杜甫也都來過晉陽。李白還留下了“晉祠流水如碧玉,百尺清潭瀉翠娥”,杜甫也曾寫下“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吳凇半江水”的美麗詩句。
  公元 690年(唐代武則天天授元年)定太原為北都,742年(唐玄宗天寶元年)以北都為北京,與首都長安以及南京(成都府)、西京(鳳翔府)、東京(河南府)合稱五京。據記載,當時的太原府“領縣十三,戶十二萬八千九百五,口七十七萬八千二百七十八”,太原進入了歷史上的鼎盛時期。以上兩段摘自《太原日報》, 1997.12、1998.01 太 原 道 
  據《新唐書 地理志》講:太原,“宮城周二千五百二十步,崇四丈八尺。都城左汾右晉,潛丘在中,長四千三百二十一步,廣三千一百二十二步,周萬五千一百五十三步,其崇(高)四丈”。而對比長安,“皇城長千九百一十五步,廣千二百步。宮城在北,長千四百四十步,廣九百六十步,周四千八百六十步,其崇三丈有半”。外城“其長六千六百六十五步,廣五千五百七十五步,周二萬四千一百二十步,其崇丈有八尺”。這樣對比下來,唐時的太原城,至少相當于長安城的一半到三分之二,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因為現在的西安城也只略同于唐時的面積,而今之太原比之于西安就小太多了,可以說,那時的太原是“全國第X大城市前列”。

  唐平澤潞之戰(844年)
  初,其節度使劉從諫死,子劉稹(木旁),為留后(就是自立)。武宗抓住這個借口,派成德 魏博節度使王元逵 何弘敬為南北招討使,攻邢(河北邢臺)洛(河北永年)磁等地。三州皆降,劉稹為部將所殺,唐將石雄入潞州,平定之。
  這場戰爭是唐憲宗元和年間大定藩鎮的余波。很快,裘浦 龐勛 王仙芝 黃巢等人紛紛起事,各地的大大小小軍閥紛紛建立起自己的軍政府,投入到了對起義軍屠殺的尸山血海中去了。
  潞,現之潞城縣,名源于春秋時的潞子國,漢時置潞縣,此后歷代均無太大變化。城東有微子鎮,今稱微子店,商時為微子的封地。
  澤,隋時改高平郡為澤州,故址在今晉城市。 

本文作者:大雄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vxswc.live ( 2006-04-05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vxswc.liv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